[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遵守行为规范才能自由
   

   人们生活在社会中,必须受各种各样的行为规范的约束,那么,是不是人就毫无自由可言?当然不是。
   
   由于各种各样的行为规范的调整,才能维持一定的社会秩序;在一定的社会秩序之内,人才能享有自由。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自由也是社会性的规定。企图摆脱社会约束求自由,首先是不可能;假使可能,那就失去了人的本质而不成其为人,更谈不上自由的人。
   
   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人们常常羡慕天上的鸟、海里的鱼,看,多么自由自在!其实,动物所进行的是本能的活动,没有不自由,也无所谓自由。动物园里的老虎不是失去自由了吗?这也是从人的观点来看老虎,老虎本身并没有不自由的意识。自由是人的有意识的活动。但有意识的活动并非都是自由,也可能是不自由,拳打脚踢,到处碰壁。有意识活动的选择性、目的性才是自由。自由就是在多种可能中进行选择,形成目的并达到目的。无所选择的被动性、盲目性、单向性是不自由;有所选择而无目的性或有目的而无现实性,还是不自由。一个奴隶,除了做奴隶之外别无选择,有所求而不可得,所以,是不自由的。在资本主义社会,有钱有势的人想当议员可以参加竞选,想求名声可以办慈善事业,想图安逸可以退居乡村别墅;穷人就没有这种选择。同样是富人,不作任何选择,一辈子只是守财奴。在不同的条件下,客观上提供的选择的可能性是不同的。即使条件相同,不同的人实际享有的自由也是不同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充分地利用选择的可能性,是否积极地形成目的,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达到目的。没有选择就没有自由,不达目的就不能自由。
   
   自由的出发点是意志自由。意志自由是在认识事物的基础上进行选择、作出决定的能力。将意志自由实现出来是行为自由。行为自由是在变革事物的基础上实行决定、达到目的的能力。行为自由是自由的归宿点。没有意志自由就没有行为自由,有了意志自由未必有行为自由。自由是凭自己的意志去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凭自己的力量去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自由人,不是长于幻想,而是勤于实践。
   
   行为自由不能否定行为规范,而且行为自由正是实现于行为规范之中。行为规范并非都是行为自由的保证,但行为自由不能没有行为规范;没有行为规范就不成其为社会,自由也失去了立足之地。
   
   §§自由具有社会性和历史性
   
   自由具有社会性,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自由。社会是历史地发展的,具有社会性的自由也具有历史性。不同历史阶段上的自由是不同的。在社会历史的发展中,人的自由度是不断扩大的,后一社会形态的自由总是高于、多于前一社会形态的自由。
   
   在阶级社会,自由不能不为阶级关系所制约。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在行使自由方面占有优势;同时也是对被统治阶级行使自由的压制。每一时代,具有一定的社会自由总量。统治阶级占有社会自由总量的大部分,留给被统治阶级的自由就不多了。谁能享有自由?享有多少自由?为阶级关系所制约。但并非自由本身具有阶级性,不能说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自由。自由的社会性,就是社会共享性。自由就是自由,统治阶级的自由和被统治阶级的自由,不可能作出两个不同的关于自由的定义。对自由的占有,你多我少,我有你无,正好说明是同一种自由,只是不同阶级的占有的比例不同。马克思说:“没有一个人反对自由,如果有的话,最多也只是反对别人的自由。可见各种自由向来就是存在的,不过有时表现为特权,有时表现为普遍利权而已。”⑴表现为特权的自由和表现为普遍利权的自由是同一种自由。因为是同一种自由,被统治阶级就可以利用自己手中不多的自由去反对统治阶级的特权,争得更多的自由;否则,被统治阶级只能死守自己阶级的自由而永无翻身之日了。阶级的存在妨碍了人的自由;应当为了自由而消灭阶级,不应当将自由纳入阶级的框架。
   
   §§揭去自由的阶级标签
   
   苏联和中国的“马列主义”者,不管论证什么问题,贴上阶级性的标签,就算大功告成。自由也被贴上了“阶级性”的标签。其实,理论家们并不理解自己的理论。自由的阶级性是什么意思?没有人能讲得清楚。如果不同阶级的人享有不同的自由,各自行使不同自由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共处于同一社会之中。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享有的言论自由和无产阶级享有的言论自由是同一种言论自由,只能说资产阶级比无产阶级享有更多的言论自由,不能说资产阶级享有的是资产阶级的言论自由、无产阶级享有的是无产阶级的言论自由。资本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也享有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这些自由是资产阶级自由还是无产阶级自由?如果说是资产阶级自由,无产阶级怎么能享有?如果说是无产阶级自由,资产阶级统治之下怎么能存在?所以,只能说既不是资产阶级自由也不是无产阶级自由,而是社会自由。也许,资产阶级享有更多的集会自由、结社自由,无产阶级享有不多的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这是同一种自由在不同的阶级之间的分配不同,不是两种不同的自由。人身自由即人身安全不容侵犯,资产阶级的人身自由和无产阶级的人身自由有什么区别?至多只能说资产阶级的人身自由有保障,无产阶级的人身自由无保障。如果按照“自由阶级性”论者的逻辑,那么,资产阶级的人身自由有保障就是“资产阶级人身自由”,无产阶级的人身自由无保障成了“无产阶级人身自由”。荒唐之至!
   
   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建立在资本和劳动力自由交换的基础之上,资本和劳动力都是自由的,但资本和劳动力享有的自由是不相等的。因此不能说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是资产阶级自由,只能说资产阶级是占有自由的优胜者。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都贴上“阶级性”的标签,一言以蔽之曰“资产阶级自由”,哪里还有什么“无产阶级自由”?有无产阶级而没有无产阶级自由,没有不同阶级的自由,何来自由的阶级性?
   
   §§反对自由化的实质是提倡专制化
   
   邓小平就是对自由贴上“资产阶级”的标签之后,发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同时,是不是提倡“无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说:“自由化本身就是资产阶级的,没有什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自由化”。⑵有资产阶级,就有资产阶级自由化;有无产阶级,却没有无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的阶级观点也是半身不遂。江泽民所吹捧的“邓小平理论”就是这样一堆没有逻辑的断语。
   
   中国还不曾有过“资产阶级自由”。何谓“化”?按照毛泽东的解释,“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连“资产阶级自由”都没有,怎么会有“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却起劲地反对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是站在低于资产阶级的历史水平,从背后攻击资产阶级。邓小平把自由化都奉送给资产阶级而加以反对,实际是反对自由本身,反对社会共享的自由。进一步说,这是为了自己充分享有自由而反对别人享有自由。从根本上说,正如马克思所指出,反对别人的自由,不过是维护自己的作为特权的自由而取消作为普遍利权的自由。因此,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实质就是维护对人民的压制和对社会的控制。
   
   从邓小平反自由化的历程,可以得到一个最通俗的解释:不听话就是自由化。胡耀邦不听话,是自由化;赵紫阳又不听话,也是自由化;选了一个听话的江泽民,于是成了反自由化的接班人。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相对应的,就是提倡封建主义专制化。
   
   §§正确地行使自由
   
   人的有意识的活动可以创造自由,也可以毁灭自由。正象人的有意识的活动可以求得生存,也可以结束生命。人具有自杀的能力,人也具有毁灭自己创造的自由的能力。
   
   自由的创造是一个艰难的历史过程,而历史积累的自由可以毁于一旦。20世纪出现三大狂热:德国的法西斯狂热、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狂热和伊朗的宗教狂热。这三大狂热都是自由的毁灭、文明的灾难。创造或者毁灭,也是一种自由;做好事或者做坏事,为君子或者为小人,都是自由。按照人类的使命,应当鼓励创造,避免毁灭;按照社会的利益,应当鼓励做好事,避免做坏事;按照人生的价值,应当鼓励为君子,避免为小人。自由可以向善,也可以向恶。所以,自由不是人类、社会和人生唯一的或最高的标准,在行使自由时还需要综合运用其他的标准。没有自由,必将扼杀一切;有了自由,不会得到一切。没有自由,作为追求,自由的价值最高;有了自由,作为现实,可以利用自由做好事、当君子,也可以利用自由做坏事、当小人,正负作用相等,价值减少一半。这是有自由对无自由的悖论。
   
   身陷不自由,必须大胆抗争;面对自由,应当小心谨慎。正确地行使自由,比反对不自由更加困难。
   
   
   注:
   
   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63页。
   
   ⑵《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8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