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郭罗基作品选编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宪政民主的三个层次
   近代民主不是古代民主的直接继续,而是在反对中世纪的专制制度中产生的新型的民主政治。根据美国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的分析,继英国、美国、法国之后,世界上出现了三波民主化的浪潮。第一次民主化长波是从1828年到1926年,将近100年间差不多有30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是从1943年到1962年,又有10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是从1974年葡萄牙推翻独裁统治开始,至今也已有30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民主化仍在进行中。
   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民主国家?由于确定民主的参考系不同,所作的统计也不同。1994年,“第三政体”这一民间组织的赞助者科罗拉多大学对157个国家进行分析,按民主和专制的程度分别进行打分,两类均为最高10分、最低0分。结果,65个国家的专制为0分,民主分别为8、9、10分。得10分的35个国家为“最民主国家”,得9分的7个国家为“较民主国家”,得8分的23个国家为“民主边缘的国家”。超党派组织“自由之家”在1996-1997年度报告中,就政治利权等级和公民利权等级对所有国家进行排名,两项都能达到一定标准的为民主国家,总数是58国。⑴2002年7月24日,联合国开发署发布的《2002年度人类发展报告》指出,全世界将近200个国家中,140个国家实行多党选举制度,而在保障人权、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方面具备较为健全的民主的国家是82个。⑵无论哪一种统计,中国都不在民主国家的行列之中。
   总而言之,从18世纪的两、三个国家到20世纪的一系列国家,民主化的趋势已成世界潮流。近代民主也有弊病。丘吉尔说:如果没有专制,民主就是最坏的制度。这就是说,近代民主无论怎样坏,总是比专制要好,否则不可能取代专制。
   宪政是以宪法和法律维护的民主,表现在三个层次:提出原则、建立制度、形成程序。
   直接民主与宪政民主的原则是相同的,但缺乏制度和程序。人们以表决来行使直接民主,没有事先设定的规则,实际上是因人因事设规则。雅典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的主要根据是“蛊惑青年”。苏格拉底是否“蛊惑青年”姑且不论,此案确立的规则是“蛊惑青年者死”。如果事先讨论规则,“蛊惑青年者死”就不一定得以通过;根据规则来审判,苏格拉底就不一定(或许是“一定不”)处死刑。亚里斯多德认为古希腊实行直接民主的“平民政体”,不是以法律来裁决政务,具有与专制君主一样的随意性,民众就是集体的君主。没有规则的民主最终走向了反面,成了不民主。宪政民主是有规则的民主,制度和程序就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规则。古代民主敌不过专制,终于被专制所取代。宪政是在战胜专制的烈火中锻造出来的民主。
   §§原则是什么?
   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需要协调彼此的意志和利益。谁说了算才合理?古希腊的思想家柏拉图主张国家应由“哲学王”来统治,中国的儒家认为治世决定于“明君贤臣”。所有人或多数人为什么要服从一个人或少数人?当然是不合理的,这是专制独裁的原则。为了反对一个人或少数人决定一切,那就实行全体一致决定的原则。一致决定,听起来比少数决定合理,做起来与少数决定同样不合理。一个群体、一个社会,事事都是意见一致、利害相同可能吗?不可能。无论多么重大、多么紧迫的事件,只要有一个人不赞成,就不能达成一致决定。一致决定的反面是一票否定。少数决定,少数可以决定全体的作为;一致决定,少数可以决定全体的不作为。殊途同椤A瞎踩硎禄岢H卫硎碌囊槭鹿嬖蚓褪且恢戮龆āT诳扑?沃事件中,美、英等国为了避免安全理事会中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定,于是绕过联合国,以北约的名义对南斯拉夫采取行动。由于一致决定难以实现,以致联合国在这个问题上丧失了应有的作用。
   少数决定和一致决定是对立的两极,两极相通。合理的原则是在两极之间,既不是少数决定也不是一致决定,而是多数决定。多数决定可以防止少数代替全体作决定,也可以防止少数阻碍全体作决定。在人类共同体中实行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民主的原则。一个群体、一个社会采取行动时只有体现多数人的意志、符合多数人的利益才是合理的。
   民主,首先是一个简单明了的原则。原则是简单的,但发现这一原则并不简单。人类早期的原始民主是无可选择、自然成长的。后来经历了多少世代用暴力冲突解决纷争的痛苦,才重新发现民主的原则。发现了这一原则加以承认也不简单。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学生代表与政府领导人对话时,有人说:广场上绝食的同学只要有一个人不离开,我们大家都不离开。这就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大家服从一个人。事实也正是如此。“高自联”经长时间的讨论,作了撤出广场的决定,只因为有一个广场的“副总指挥”不同意,决定立即作废。可见,自以为发动了一场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对于多数决定这一简单明了的民主原则并不理解。
   §§原则 制度 程序
   民主的原则在政治上的运用,就是多数人统治国家。民主政治的首要条件是在公民积极参与的基础上形成自觉的多数。多数人怎样统治?
   简单的原则加以运用更不简单。原则总是最抽象、最一般的,原则的实行还要加上诸多条件;直接民主机械地、生硬地实行原则,反而不符合原则。牛顿力学提出“动者恒动,静者恒静”。实际上没有一件事情直接符合这一原则。民主政治也是这样,原则上是多数决定,实际上组成政府的总是少数人,多数人只能把权力交给少数人。但少数人组成的政府必须体现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当多数人不满意委托时,又可以有办法收回权力。为此目的,就要建立一系列的制度,如:选举制度(多数人选出少数人掌权)、代议制度(少数人代表多数人议政)、政府制度(少数人代表多数人用权)、监督制度(多数人监督少数人用权)、弹劾制度、立法制度、司法制度、政党制度,等等。民主制度的实质是人民制约政府。实行选举制度的地方,政客们为了得到选票必须讨好人民;即使怀有不良动机的人,也不得不顺从民意,这就是制度的力量。
   宪政民主不是直接民主,但也不能离开直接民主;宪政民主的一系列制度都是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结合。如果只有间接民主,甚至间接而又间接的民主,等于没有民主。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县、市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的,而县级以上的所谓“人民代表”不是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的人民的代表,而是代表的代表。
   制度是重要的,还不是问题的全部。同样的制度,执行的结果,可以很不相同。为了保证制度的正常运转,还要形成适当的程序。例如立法制度、司法制度,如果没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制度就会落空。美国学者甚至认为:“民主的历史基本上是奉行程序保障的历史”。⑶
   因为民主的原则体现在制度和程序之中,宪政民主的操作主要是遵守制度、执行程序,不再以简单的多数决定安排一切。美国的总统由选举产生,这是制度。由于联邦制下的选举制度不仅要考虑选民的多数,还要考虑联邦成员(州)的多数,根据这种制度设计的选举的程序是在全体公民投票之后,再由各州“选举人”投票产生总统。某位总统候选人在一个州得了最高票,那么该州的“选举人”票数都归他。一般来说,公民投票的多数和“选举人”投票的多数是一致的。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发生三次“选举人”投票的多数并非公民投票的多数(最近一次就是布什当选)。只要严格按照制度和程序进行的选举,就是有效的。这是宪政民主不同于直接民主的地方。根据原则建立的制度和程序,操作成为习惯,宪政民主才是现实的。
   宪政民主的原则、制度、程序之间的关系,好有一比:原则是灵魂,制度是骨骼,程序是血肉,这三者的结合,才是一个生动的有机体。
   §§在中国原则、制度、程序互相脱节
   毛泽东说:“许多国家都挂起了共和国的招牌,实际上却一点民主也没有。中国现在的顽固派,正是这样。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在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⑷他所指的“顽固派”是抗日时期的国民党。现在轮到批评顽固派的共产党自己“挂羊头卖狗肉”了。
   中国之所以有宪法而没有宪政,首先在于政治是无程序操作。常规办事靠批条子、打招呼、走后门、拉关系;问题积累多了搞运动,“炮打司令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若有程序,又与制度脱节。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但行使权力的程序、国家决策的程序、领导人更迭的程序等,与这一制度无关,而是幕后操作,前台亮相。人民代表大会还没开,下一届国家领导人已经确定了。制度又和原则脱节。1982年宪法宣布的原则是“高度民主”;1993年的宪法修正案去掉了虚饰的“高度”二字,还是保留了民主原则。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体现不出民主的原则。1975年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最高”之上还有“领导”,逻辑上根本不通,事实上倒确是如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能自主,谈何民主?后来的宪法作了修改,但只是改变了词句,并没有改变现实。
   民主是政治。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只适用于政治领域。在中国,政治领域不实行民主,却热心地将民主原则向其他领域推广,大力提倡什么经济民主、艺术民主、学术民主等等。在学术问题上,只能服从真理,不能服从多数,也不适用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学术领域的原则是自由讨论、实践检验。由于误用“学术民主”,出现了以群众运动搞科研的蠢举,以及从众、媚俗等不良学风。经济领域也不适用多数决定的原则。与民主政治共存的是自由经济。企业的外部应当服从市场的需要,企业的内部必须进行科学的管理,都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能解决的。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似乎并不反对民主的原则。民主的原则为什么会导致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可见,对民主的原则的理解也大有问题。
   注:
   ⑴见罗伯特·达尔《论民主》,第208-209页,商务印书馆,1999年。
   ⑵http://www.undp.org/hdr2002/
   ⑶Felix Frangkfurter: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Report(87 Law.Ed.Oct.1942
   Term), The Lawyers Cooperative Publishing Company, 1943, p.82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