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郭罗基作品选编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宪政民主的三个层次
   近代民主不是古代民主的直接继续,而是在反对中世纪的专制制度中产生的新型的民主政治。根据美国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的分析,继英国、美国、法国之后,世界上出现了三波民主化的浪潮。第一次民主化长波是从1828年到1926年,将近100年间差不多有30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是从1943年到1962年,又有10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是从1974年葡萄牙推翻独裁统治开始,至今也已有30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民主化仍在进行中。
   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民主国家?由于确定民主的参考系不同,所作的统计也不同。1994年,“第三政体”这一民间组织的赞助者科罗拉多大学对157个国家进行分析,按民主和专制的程度分别进行打分,两类均为最高10分、最低0分。结果,65个国家的专制为0分,民主分别为8、9、10分。得10分的35个国家为“最民主国家”,得9分的7个国家为“较民主国家”,得8分的23个国家为“民主边缘的国家”。超党派组织“自由之家”在1996-1997年度报告中,就政治利权等级和公民利权等级对所有国家进行排名,两项都能达到一定标准的为民主国家,总数是58国。⑴2002年7月24日,联合国开发署发布的《2002年度人类发展报告》指出,全世界将近200个国家中,140个国家实行多党选举制度,而在保障人权、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方面具备较为健全的民主的国家是82个。⑵无论哪一种统计,中国都不在民主国家的行列之中。
   总而言之,从18世纪的两、三个国家到20世纪的一系列国家,民主化的趋势已成世界潮流。近代民主也有弊病。丘吉尔说:如果没有专制,民主就是最坏的制度。这就是说,近代民主无论怎样坏,总是比专制要好,否则不可能取代专制。
   宪政是以宪法和法律维护的民主,表现在三个层次:提出原则、建立制度、形成程序。
   直接民主与宪政民主的原则是相同的,但缺乏制度和程序。人们以表决来行使直接民主,没有事先设定的规则,实际上是因人因事设规则。雅典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的主要根据是“蛊惑青年”。苏格拉底是否“蛊惑青年”姑且不论,此案确立的规则是“蛊惑青年者死”。如果事先讨论规则,“蛊惑青年者死”就不一定得以通过;根据规则来审判,苏格拉底就不一定(或许是“一定不”)处死刑。亚里斯多德认为古希腊实行直接民主的“平民政体”,不是以法律来裁决政务,具有与专制君主一样的随意性,民众就是集体的君主。没有规则的民主最终走向了反面,成了不民主。宪政民主是有规则的民主,制度和程序就是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规则。古代民主敌不过专制,终于被专制所取代。宪政是在战胜专制的烈火中锻造出来的民主。
   §§原则是什么?
   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需要协调彼此的意志和利益。谁说了算才合理?古希腊的思想家柏拉图主张国家应由“哲学王”来统治,中国的儒家认为治世决定于“明君贤臣”。所有人或多数人为什么要服从一个人或少数人?当然是不合理的,这是专制独裁的原则。为了反对一个人或少数人决定一切,那就实行全体一致决定的原则。一致决定,听起来比少数决定合理,做起来与少数决定同样不合理。一个群体、一个社会,事事都是意见一致、利害相同可能吗?不可能。无论多么重大、多么紧迫的事件,只要有一个人不赞成,就不能达成一致决定。一致决定的反面是一票否定。少数决定,少数可以决定全体的作为;一致决定,少数可以决定全体的不作为。殊途同椤A瞎踩硎禄岢H卫硎碌囊槭鹿嬖蚓褪且恢戮龆āT诳扑?沃事件中,美、英等国为了避免安全理事会中常任理事国的一票否定,于是绕过联合国,以北约的名义对南斯拉夫采取行动。由于一致决定难以实现,以致联合国在这个问题上丧失了应有的作用。
   少数决定和一致决定是对立的两极,两极相通。合理的原则是在两极之间,既不是少数决定也不是一致决定,而是多数决定。多数决定可以防止少数代替全体作决定,也可以防止少数阻碍全体作决定。在人类共同体中实行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民主的原则。一个群体、一个社会采取行动时只有体现多数人的意志、符合多数人的利益才是合理的。
   民主,首先是一个简单明了的原则。原则是简单的,但发现这一原则并不简单。人类早期的原始民主是无可选择、自然成长的。后来经历了多少世代用暴力冲突解决纷争的痛苦,才重新发现民主的原则。发现了这一原则加以承认也不简单。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学生代表与政府领导人对话时,有人说:广场上绝食的同学只要有一个人不离开,我们大家都不离开。这就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而是大家服从一个人。事实也正是如此。“高自联”经长时间的讨论,作了撤出广场的决定,只因为有一个广场的“副总指挥”不同意,决定立即作废。可见,自以为发动了一场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对于多数决定这一简单明了的民主原则并不理解。
   §§原则 制度 程序
   民主的原则在政治上的运用,就是多数人统治国家。民主政治的首要条件是在公民积极参与的基础上形成自觉的多数。多数人怎样统治?
   简单的原则加以运用更不简单。原则总是最抽象、最一般的,原则的实行还要加上诸多条件;直接民主机械地、生硬地实行原则,反而不符合原则。牛顿力学提出“动者恒动,静者恒静”。实际上没有一件事情直接符合这一原则。民主政治也是这样,原则上是多数决定,实际上组成政府的总是少数人,多数人只能把权力交给少数人。但少数人组成的政府必须体现多数人的意志和利益;当多数人不满意委托时,又可以有办法收回权力。为此目的,就要建立一系列的制度,如:选举制度(多数人选出少数人掌权)、代议制度(少数人代表多数人议政)、政府制度(少数人代表多数人用权)、监督制度(多数人监督少数人用权)、弹劾制度、立法制度、司法制度、政党制度,等等。民主制度的实质是人民制约政府。实行选举制度的地方,政客们为了得到选票必须讨好人民;即使怀有不良动机的人,也不得不顺从民意,这就是制度的力量。
   宪政民主不是直接民主,但也不能离开直接民主;宪政民主的一系列制度都是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的结合。如果只有间接民主,甚至间接而又间接的民主,等于没有民主。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省、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县、市人民代表大会产生的。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的,而县级以上的所谓“人民代表”不是由人民直接选举产生的人民的代表,而是代表的代表。
   制度是重要的,还不是问题的全部。同样的制度,执行的结果,可以很不相同。为了保证制度的正常运转,还要形成适当的程序。例如立法制度、司法制度,如果没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制度就会落空。美国学者甚至认为:“民主的历史基本上是奉行程序保障的历史”。⑶
   因为民主的原则体现在制度和程序之中,宪政民主的操作主要是遵守制度、执行程序,不再以简单的多数决定安排一切。美国的总统由选举产生,这是制度。由于联邦制下的选举制度不仅要考虑选民的多数,还要考虑联邦成员(州)的多数,根据这种制度设计的选举的程序是在全体公民投票之后,再由各州“选举人”投票产生总统。某位总统候选人在一个州得了最高票,那么该州的“选举人”票数都归他。一般来说,公民投票的多数和“选举人”投票的多数是一致的。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发生三次“选举人”投票的多数并非公民投票的多数(最近一次就是布什当选)。只要严格按照制度和程序进行的选举,就是有效的。这是宪政民主不同于直接民主的地方。根据原则建立的制度和程序,操作成为习惯,宪政民主才是现实的。
   宪政民主的原则、制度、程序之间的关系,好有一比:原则是灵魂,制度是骨骼,程序是血肉,这三者的结合,才是一个生动的有机体。
   §§在中国原则、制度、程序互相脱节
   毛泽东说:“许多国家都挂起了共和国的招牌,实际上却一点民主也没有。中国现在的顽固派,正是这样。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在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⑷他所指的“顽固派”是抗日时期的国民党。现在轮到批评顽固派的共产党自己“挂羊头卖狗肉”了。
   中国之所以有宪法而没有宪政,首先在于政治是无程序操作。常规办事靠批条子、打招呼、走后门、拉关系;问题积累多了搞运动,“炮打司令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若有程序,又与制度脱节。中国的政治制度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但行使权力的程序、国家决策的程序、领导人更迭的程序等,与这一制度无关,而是幕后操作,前台亮相。人民代表大会还没开,下一届国家领导人已经确定了。制度又和原则脱节。1982年宪法宣布的原则是“高度民主”;1993年的宪法修正案去掉了虚饰的“高度”二字,还是保留了民主原则。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体现不出民主的原则。1975年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最高”之上还有“领导”,逻辑上根本不通,事实上倒确是如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能自主,谈何民主?后来的宪法作了修改,但只是改变了词句,并没有改变现实。
   民主是政治。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只适用于政治领域。在中国,政治领域不实行民主,却热心地将民主原则向其他领域推广,大力提倡什么经济民主、艺术民主、学术民主等等。在学术问题上,只能服从真理,不能服从多数,也不适用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学术领域的原则是自由讨论、实践检验。由于误用“学术民主”,出现了以群众运动搞科研的蠢举,以及从众、媚俗等不良学风。经济领域也不适用多数决定的原则。与民主政治共存的是自由经济。企业的外部应当服从市场的需要,企业的内部必须进行科学的管理,都不是少数服从多数能解决的。
   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似乎并不反对民主的原则。民主的原则为什么会导致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可见,对民主的原则的理解也大有问题。
   注:
   ⑴见罗伯特·达尔《论民主》,第208-209页,商务印书馆,1999年。
   ⑵http://www.undp.org/hdr2002/
   ⑶Felix Frangkfurter: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Report(87 Law.Ed.Oct.1942
   Term), The Lawyers Cooperative Publishing Company, 1943, p.82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