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郭罗基作品选编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
2009
·送戈扬
·识破形形色色的告密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最近,陈小平因请求护照延期被拒,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提起宪法诉讼,颇为引人注意。
    陈小平是宪法专家。他情钟外国的宪法,恐怕没有详察中国的宪法。根据外国的宪法,可以提起宪法诉讼,在中国是不行的。中国没有宪法委员会或宪法法院,普通法院也不能进行司法审查。例如,国务院、公安部关于劳动教养的行政法规,不但违反国际人权公约,而且违反本国宪法,但在国内无处可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公民、法人只能起诉“具体行政行为”,对于“行政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的起诉,不在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之内。“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构成普遍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怎么办?不是比“具体行政行为”问题更为严重吗?中国的法律很奇怪,更为严重的问题却可以不受追究。说穿了也不奇怪。“具体行政行为”是下级机关的事,而“抽象行政行为”是上级机关、特别是中央机关的事,中国的法律总是对下不对上。假如某人被公安局“决定”劳动教养三年,不服,向法院起诉,只能告公安局,不能告国务院。法院只能在三年还是两年、一年之间斟酌,不能从根本上推翻违宪的劳动教养。这事如果发生在美国,普通法院在受理某人不服劳动教养的起诉时,不必在两三年之间讨价还价,可以直截了当地裁定行政法规违宪。从此,任何警察局就再也不能挥舞劳动教养的警棍了。这事如果发生在德国,某人向普通法院起诉,根本不服劳动教养。案件就转到宪法法院,首先就行政法规是否违宪进行裁决。如果宪法法院认为不违宪,再回到普通法院在两三年之间抗辩;如果宪法法院认为违宪,非但某人不必执行劳动教养,从此这一法规必须撤销。这事如果发生在法国,不需要某人起诉,宪法委员会早就在审查劳动教养的行政法规了,一旦被裁定为违宪,则不许行政机关公布。这事就因为发生在中国,毫无办法!民主人士和人权工作者已经多次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要求取消侵犯人权、违反宪法的劳动教养。说了等于白说。在山谷里喊一声还有回音,无奈中国人面对的是黑洞政治,非但黑洞的内幕不可知,任何喊声进入黑洞都是有去无回。
    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虽有“监督宪法实施”的职权,但没有受理宪法诉讼的职权。中国的法律制度根本就没有违宪审查和宪法诉讼的程序。所以,陈小平的宪法诉讼是无效的,大概只相当于一封“人民来信”,可以理也可以不理,按常规是置之不理。
    几年以前,也是因为护照延期被拒,我根据有效的法律,按照有效的程序,采取有效的行动,结果同样是无效的。
    我的护照一九九七年就到期了。我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申请延期,在波士顿和纽约之间来回两趟,文书往还九次,最终被拒。从波士顿到纽约的车程是四个半小时,两三分钟就被他们打发走了。意外的是见识了中国外交官的风采。每次都遇到窗户里面的外交官和窗户外面的中国同胞吵架。我有在七八个国家的外交机构办理签证的经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中国政府自己声称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需要他们服务的时候则报之以吵架。

    我是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办事的。首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上级机关外交部请求行政复议(见附件一),然後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见附件二),都是石沉大海。
    不要灰心。陈小平和我的诉讼虽均为无效,但不是无意义。护照延期被拒的人有一大批,更多的人采取法律行动就更有意义。不仅护照延期被拒一事,如果在中国政府侵犯人权、违反宪法的所有事件上都采取法律行动,意义更大。意义何在?在于为中国开拓一片用法律手段反对不民主的新天地。中国自十九世纪以後,辛亥革命,北伐战争,解放战争,反对不民主的手段都是暴力。暴力推翻了不民主的政府後,不可能建立民主的政府,又面临着被别人推翻的命运。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不民主的时候大讲民主,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热血青年。共产党自己执政同样也不民主,又成了热血青年反对的对象。中国政府和共产党经过几十年无法无天的统治,现在高喊“依法治国”了。中国的民主力量要教他们“依法治国”。孺子不可教怎么办?那就为将来取代共产党上台的人们创造“依法治国”的条件。现在用法律反对不民主,就是为将来用法律实行民主作准备。法律手段一时不如战争手段见效,一旦见效,必是民主的坦途,可以避免历史的曲折。
   附件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 请转
   外交部
   唐家璇部长先生:
    不知你是否记得我这位老师?我还记得你进入北京大学东语系的情景,那是一九五八年,整整四十年了。你离开北大后,未尝一晤,恐怕已是相见不相识。
    现在,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章第三十七条,为申请护照延期被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拒绝一事,向你这位外交部长提请行政复议。
    我的因私护照于一九九七年十月十四日到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实施细则》第十七条,我于八月二十七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申请延期(见附件1)。九月三日,收到退回之护照及一纸名为《护照延期》的文件(见附件2)。九月九日,我又按要求重新寄去一应材料(见附件3)。我因急需护照申请访问欧洲的签证,一个多月后去信纽约总领事馆催办(见附件4)。十月二十日,我收到纽约总领事馆退回的护照,延期并未办理,且无任何说明。我即去信询问:“究系工作疏漏还是不予延期?如属前者,请予补救。如属后者,说明理由。”(见附件5)纽约总领事馆无视公民利权,不予答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章第十一条第四款,“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和执照,行政机关拒绝颁发或者不予答复”,可以提出行政诉讼。护照是执照的一种,事关公民在国外的合法权益。纽约总领事馆“拒绝颁发”且不说明理由,对于询问又“不予答复”,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没有有效护照,我不能离开美国,欧洲国家邀请我去作学术访问,无法成行。在美国国内,我也遇到移民方面的麻烦。因此,我又于一九九八年一月五日致函纽约总领事馆,“请求中国政府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见附件6)。还是没有答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章第十一条第五款,“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也是属于行政诉讼的范围。
    今年八月二十一日,我特地再次赴纽约,到总领事馆询问:为什么我的护照延期不予办理?杨国海领事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却去查阅电脑,说:“现在可以办理。”随即在王新生副领事处办理了护照延期手续(见附件7)。一个星期后,我并未收到延期之护照。九月二日,我传真一信致杨国海领事、王新生副领事询问(见附件8)。他们告诉我,我的护照延期问题转到国内处理了,需等一等。等了两个月,我因急需护照办理出访签证,十月二十一日又传真一信催问(见附件9)。王新生副领事在电话中答复,外交部、公安部没有批准我的护照延期。我问:“什么理由?”他答:“没有说。”
    不批准我的护照延期是不是你作出的决定?也许作为部长管不了那么多。现在我向你提出,你就应该管了。而且不批准居留美国的中国公民的护照延期,不是我一个,而是一大批,作为一项政策,你更应该管了。可能你还不是制定政策的人,但你有责任向制定政策的人建言,按照中国政府最近签署的两个人权公约修改以往的政策。
    一件简单的事情,频繁往返,以至附件有九个之多。纽约总领事馆和外交部先后作出决定,不予延期我的护照,但都不给出理由。我不能不产生联想和对比。在美国生活多年,常和移民局打交道。凡向移民局递进任何申请,都会寄来一份 Notice, 说明申请已收到,将在30天内作出决定;如果30天后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可以向某某部门询问,电话……,地址……。假如移民局作出否定性的决定,除了说明理由之外,还会告诉你可以向某某部门申诉,电话……,地址……。有些决定,还有一条附注:“这个决定不是不可更改的,90天后可以再次申请。”这是民主国家的政府机构的办事作风,任何事都是有制约的,任何人都是可监督的。大至死刑判决,小至交通罚单,都有地方可以申诉;哪怕 homeless 给总统、议员写封批评信也会得到一个回应。中国政府自称是为人民服务的。且不说贪污腐败等人民痛恨的严重问题,仅仅对人民的诉求置之不理、不讲道理,就使人民无可奈何。人民能感受、能承认你们的服务吗?这是因为政府官员的产生完全是两条不同的途径。美国的各级议员、市长、州长、总统都是凭选票上台,必须在政治竞技场上身经百战,由百万人、千万人、亿万人挑选才能出头。不管他们的本意如何,制度决定了他们必须讨好人民而不是讨好上级。中国的政府官员是层层由领导人指定为接班人培养出来的,他们的眼里没有人民,只有少数有权指定他为接班人的领导人,因此必然讨好上级而不是讨好人民。就说你吧,你在北大的时候,不算是一个一流的学生,当然也不是很差的学生。当年的老师和同学们没有人能看出你竟是未来的外交部长,那些富有才华的学生现在反而不如你。你身居高位经过多少人的挑选?既然当上了外交部长,希望你能当好。外交部及其驻外机构,有较多的机会接触外国,你们应当将文明社会的风气引进国内,不要再把中国的官僚习气带到国外。
    人民向政府提出要求,不说理由行吗?不行的。为什么政府办事对人民就可以不说理由?李鸿章说过:天下之事当官最易,如当官都不会,则愚不可及矣。这位清朝大官僚的切身体会和广泛观察在今日之中国还是至理名言。滥用行政权力,不予本国公民延期护照,这是最容易不过的事了。你们却没有本事使中国护照在外国得到尊敬。我在加拿大、日本和欧洲民主国家旅行时,经历过多次这样的遭遇:当旅客们手持护照通过海关,鱼贯而出;一旦海关官员盯上了我的紫红色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就被叫出来问话、检查。问到我的身分,我出示一张哈佛大学的名片,对方什么问题都没有了,马上就说 Everything is ok, go ahead please (一切妥当,请往前走)。我有了一次经验,以後遇到麻烦就赶紧掏名片。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不及一张哈佛大学的名片。虽然作为哈佛大学教授使我得到方便,并不能抵消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国际上缺乏应有的尊严而使我感受的不快。我打听所以然,有人告诉我,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与伊朗、伊拉克、缅甸、利比亚等国的护照被视为同类。中国政府应当做的事情是改善自己的声誉,使中国护照增光,不要让本国公民因使用中国护照而蒙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