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郭罗基作品选编
·郭罗基简历 (附照片)
·著作目录
·思想要解放 理论要彻底
·谁之罪?
·补好真理标准讨论这一课 教育问题要来一次大讨论
·政治问题是可以讨论的*
·中国社会的说谎机制
·中国人需要民主的训练——参加学自联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联想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市场经济的前提是保障财产所有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所有权不清,就无法在市场上实现交换。古代社会,官府可以下令“抄家”、“籍没”,使腰缠万贯、富连阡陌者立刻倾家荡产。这是因为财产所有者的财产所有权没有保障。在近代社会,财产所有权是得到法律保障而神圣不可侵犯的。当然,公民都有同样的财产所有权,并非都有同样的财产。所以,保障财产所有权是富有财产的人最为高兴的。
    目前中国发展市场经济的重大障碍是“产权不清晰”。所谓“产权不清晰”,不是发生在私人与私人之间,而是发生在私人与国家之间。一方面,国家的财产非法地被私人所转移、侵蚀、并吞;另一方面,私人的财产所有权又得不到合法的保障,往往被国家所清算、剥夺、没收。
   什么是财产所有权?
    所有权有三个内容,这就是法律规定的自由地占有、使用、处置自己的财产,排除非财产所有者干涉、侵害的利权。
    所有权首先是占有权。占有权是指有权掌握和支配自己的财产。占有权必须具备两个要素,第一是为自己,第二是有某物。占有权可以转让。例如,出卖房屋,房屋就归别人占有。这是合法占有。破门而入,就是非法占有。因偷窃、抢劫而占有某物,不但非法,还是犯罪。在中国农村中,政府向农民购粮“打白条”,拿走了粮食而没有同时付款,这是侵犯了占有权。
    所有权的第二个内容是使用权。财产所有者有权按照财产的性能使用自己占有的财产。一般来说,占有是为了使用,但使用不等于占有。买一辆小汽车,占有之後是为了把它当作交通工具使用。非财产占有者也可以合法使用,那就是到出租公司花钱租一辆小汽车。有偿地使用某物,是租赁借贷或消费借贷;根据口头的或书面的协议无偿地使用某物,是使用借贷。无论是有偿使用或无偿使用,都必须将使用物归还占有者。仅仅得到使用权,不能改变占有权。
    所有权的第三个内容是处置权。财产所有者有权对自己占有的财产自行任意处置,包括经营、出卖、租赁、赠送以及转移、抛弃等等。未经财产占有者同意,擅自将其占有物变卖,即使将变卖所得金额全部交给占有者,也是非法的。这种买卖是无效的,占有者有权要求恢复原状,收回自己的占有物。只有根据法院的判决,变卖占有者的财产才是合法的。如果债务人无力还债,按照法定程序,法院可以拍卖债务人的财产,用以还债。
    占有、使用、处置这三者构成完整的财产所有权,其中处置权是最重要、最基本的利权。如果名义上占有某物,不能使用,特别是不能处置,等于不能占有,也就没有所有权。前几年,有人在中国发行一种“鹰卡”,购得这种“鹰卡”表示在美国的五十个州各占有一平方英寸土地。且不说一平方英寸的土地没有标出地界,即使有地界也无法使用和处置。名义上是在美国占有土地的“地主”,实际上一无所有,被骗去一大笔钱得了一张花纸。
    所有权是物权。人对物的支配可以排斥其他人的干涉,人与物的特定的关系实质上是人与人的关系,这就是财产关系。传统的财产关系,不仅包括物权,还有债权、继承权等;现代社会将专利权、知识产权等也列入了财产关系。
    中国的“产权不清晰”就在于占有与使用、处置分离。通过各种不同形式的承包、代理,国有财产的占有权归国家,使用权、处置权归了私人。企业亏损时,产权是清晰的,到後来私人经营赚了钱,产权就不清晰了。无非两种结果:一是占有权投靠使用权、处置权,摘了“红帽子”,国有企业连卖带送成了私有企业;一是占有权收回使用权、处置权,“红帽子”复辟,政府说收回就收回,私人经营的收益全部充公。由于政治上的腐败,“产权不清晰”的後果主要是国有财产非法地转化为私有财产,国有财产流失严重,并被大量地转移到国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三十年,通过国家政权强制把私有财产变为公有财产。後二十年,又通过“让少数人先富起来”的政策把公有财产变为私有财产。两次产权大变动,造成多数人受损、少数人得益。广大工人为创造公有财产勤劳一生,到头来还得“下岗”。少数特权阶层,因掠夺公有财产而成了暴发户。
   什么是社会主义公有制?
    所有权所属的人是所有者。所有权和所有者形成的社会体系是所有制。所有制分为两大类:公有制和私有制;公有制和私有制都有不同的形式。
    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公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有两种形式: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长期以来,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认为,这是关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经典定义。其实这不过是斯大林的定义,而且是完全错误的定义。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打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实际推行的是斯大林主义。
    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公共所有制,而且在社会公共所有制中还要“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就是说,财产的占有、使用、处置都是归社会公共所有,又是人人有份。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是这样说的:“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⑴土地和生产资料归社会公共所有,在此基础上建立个人所有制;这种个人所有制又不是个体劳动,而是协作生产。之所以说“重新建立”,因为它不同于私有制条件下的“个人所有制”。原始的公有制是一切归公共所有,几乎没有个人所有。原始的公有制为私有制所否定是历史的进步。私有制是个人所有制,但不是每个人的个人所有制,只是部分人的个人所有制。作为否定之否定,是两者的合题,既是公共所有制,又是个人所有制。原始社会是没有个人所有制的公共所有制;阶级社会是没有公共所有制的个人所有制;未来的理想社会是在公共所有制基础上的个人所有制。
    公有制或私有制,根本的区别是在于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结合或分离。原始的公有制,是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生产资料贫乏,生产者与生产资料不得不结合。私有制在生产者与生产资料分离的条件下,大大提高了生产力,发展了生产资料。与高度的生产力相应的生产资料的社会化,才要求生产资料的使用也必须社会化,这就是建立公有制的必要性。把小生产的锄头、铁锹集合在一起,是不能建立公有制的。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的重新结合不是也不可能回到原始的公有制,而是以个人所有制为条件的公有制。公有制不是离开了个人所有悬浮在上空的所有制;而“重新建立”的个人所有制,也不同于原有的实行剥削的个人所有制。
    马克思的理想社会是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一切人的自由发展;它的经济基础就是以每个人的个人所有制为条件的一切人的社会公共所有制。马克思只是提供理论论证,社会公共所有制和个人所有制结合的形式还需要在实践中创造。正象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只是提供理论论证,他并没有提供原子弹的设计,更不会制造原子弹。但後来设计原子弹和制造原子弹,完全是根据他的理论。
   现实的“社会主义”不是社会主义
    二十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搞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根本就不是社会主义。
    五十年代,经过“社会主义改造”,中国消灭了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了全民所有制;小生产者的个体所有制转变为集体所有制。这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两种形式。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早就被消灭了的私有制又冒出来了,而且富有活力。可见,当年消灭私有制是没有历史理由的。现行宪法规定,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没有私有财产同样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定,这也是“产权不清晰”的一个重要原因。
    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名义上由全民占有,实际上全民没有使用权,特别是没有处置权。这就是没有“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公有制,并不能实行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的结合。全民所有制其实是国家所有制。希特勒自认为他搞的是国家社会主义,不对,那是国家资本主义;苏联和中国等国家搞的才是国家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就是管理国家的政府所有。中国政府认为政府是人民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政府所有就是全民所有。这是一种空洞的推论,并不符合经济事实。政府只能委派官员来管理全民所有制的财产。全民占有,但全民不能使用、处置,而官员却能任意使用、处置。这种公有制下的生产者的地位与私有制下的生产者的地位相比,只是换了老板的名称,同样没有管理权。没有个人所有制的公有制,必然沦为政府官僚所有制。
    全民没有使用权、处置权的全民所有制,束缚了劳动者在生产中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开始还能靠政治鼓动、提高觉悟来刺激生产,久而久之就出现效益下降。国营企业大面积的亏损,过去由国家财政补贴,现在变为向银行借债不还,都是无偿地占有社会财富。最後,沉重的负担落在人民特别是农民身上。国营企业之间的“三角债”可以赖掉,农民的税款和额外负担是一分钱都赖不掉的。
    集体所有制就是合作制。国家所有制和合作制都可以在资本主义的条件下产生和存在,根本不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最终变成城市的“厂长—市长所有制”和农村的“支部书记—县长所有制”。虽然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垮台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变质了,并不能证明一般的社会主义的破产,只能证明一种特殊类型的社会主义的破产。
   为什么社会主义成了祸害?
    抽象来说,没有剥削的公有制比人剥削人的私有制合理。是不是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条件下,社会主义公有制一定优于资本主义私有制?不一定。人们常常以为苏联的社会主义始作俑者是列宁,并非如此。列宁本来也是一个狂热分子,他的可取之处是碰了壁能回头,沉痛检讨自己的错误。在军事共产主义遭到失败、转向新经济政策时,列宁就批评过共产党内的一种抽象议论:“‘我们’直到现在还常常这样议论:‘资本主义是祸害,社会主义是幸福。’但这种议论是不正确的”。列宁所说的“现在”是1921年。过了几十年後,这种不正确的议论照样流行。为什么说不正确?列宁认为:“和社会主义比较,资本主义是祸害。但和中世纪制度、和小生产、和小生产者散漫性联系着的官僚主义相比较,资本主义则是幸福。”在当时的俄国,是不是可以动手消除资本主义祸害、立即创造社会主义幸福?不能。正相反,列宁认为还要利用资本主义的“祸害”:“既然我们还不能实现从小生产到社会主义的直接过渡,所以作为小生产和交换的自发产物的资本主义,在一定范围内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应该利用资本主义(特别是要把它引导到国家资本主义的轨道上去)作为小生产和社会主义之间的中间环节,作为提高生产力的手段、途径、方法和方式。”⑵列宁认为,小生产占优势的俄国,必须通过资本主义、特别是国家资本主义作为中间环节,才能过渡到社会主义。这种过渡是长期的,他甚至认为“我们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阶段”。後来的事实是,并未经过长期的过渡,一九三六年斯大林就宣布“建成社会主义”,还说“一国建成社会主义”是列宁的理论,实际上完全是斯大林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