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郭罗基作品选编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反对专制独裁,如果走向无政府状态,那是打倒一个暴君出现无数暴君,更为可怕。以民主取代专制才是积极的社会变革。但民主政治也有不同的类型。
    以宪法推行法治,就是立宪主义(constitutionalism),或曰立宪政治,简称宪政。宪政一定是民主,民主不一定是宪政。只有以宪法的规定,制约权力,保障利权,从而实现民主,才是宪政。宪政非但与专制政治根本不同,也与其他的民主政治有区别。
    古代的直接民主
    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民主政治是直接民主。部落社会有原始民主,古代希腊有城邦民主。这种民主,由每一个社会成员直接参与,多数决定。“民主”这个词就是希腊人创造的。英语的 democracy 来源于希腊语的 demokratia, demos 是人民,kratos 是统治,两者组合成“民主”,意谓人民的统治。但人民只是全体居民中的一小部分。古希腊城邦的直接民主,参与者是有限制的。以最著名的城邦雅典为例,自由民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约九万人,而奴隶则达三十六万五千人,还有被保护民(外地人和解放的奴隶)四万五千人。⑴享有民主利权的,只是二十岁以上的男性,不到九万人的一半,而四十多万的奴隶、被保护民和自由民中的妇女是被排除在外的。尽管如此,能够参加公民大会的也并非享有民主利权的所有公民,实际只有一万人,其他人因路途遥远或去海外经商而无法参加。一万人也是无法开会的,实际参加公民大会的只有几百人。⑵公民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通过抽签的方法产生的五百人会议,行使政府权力。由于公民大会成员的随机性,前後两次会议的倾向可以完全不同,因此所作的决定常常随着民意的浮动而多变。直接民主操作简单,缺乏制衡机制,有时一哄而起的决定成了多数人的暴政。古希腊伟大的思想家苏格拉底就是被一哄而起的决定处死的。众多的愚民可以判处思想家死刑,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都认为这种民主主义是“愚民政治”。亚里斯多德的政治学在对政治形态进行分类时,民主主义被冠以“堕落的形态”。在其後的一个历史时期中,民主主义成了贬义词。
    除了古希腊的城邦,还有像瑞士那样的小国的小州,此外没有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实行过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直接民主。但在革命运动中,常常实行直接民主。法国大革命中,群众狂呼“共和国不需要科学家”,把伟大的化学家拉瓦锡推上了断头台。这是雅典判处苏格拉底死刑的重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号称“大民主”,也是一种直接民主。多数人一声吼,立即可以把人拉出来戴上高帽子、挂上大牌子,进行批斗。教授、学者、科学家被无知群氓“打入牛棚”,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直接民主是不需要法律的。排斥法律的民主,往往成为暴民政治。
    近代的宪政民主
    宪政民主是以直接民主为基础的间接民主,即代议制民主。代议制民主是人类政治生活中的重大发明。其实,直接民主的进一步完善,也必将发展出代议制民主。假如一万人开公民大会,开了一整天,每人发言十分钟,至多只有五十人发言。这五十人就是九千九百五十人的代言人。但并没有经过公民授权,应该说代言人的资格还不够充分。如果由公民授权的代表去议政,不是比公民大会更有效吗?况且,在地广人众的大尺度、高密度范围内实行公民大会式的民主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逻辑上的推论,事实上,代议制并不是从直接民主中产生出来的。起初,国王为了征税而召开各界代表参加的“等级会议”,“等级会议”逐渐演变成对抗国王的议会。代议制并非都是民主制,区别在于代议者的产生是否直接来自人民。“如果把中世纪的代议制度嫁接到古代的民主大树上,就可以培育出民主的新品种。”⑶宪政民主就是代议制和直接民主的结合。代议制民主的操作,不是像直接民主那样,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实行简单的多数决定,而是根据民意制定宪法和法律,以制度和程序作为民主的保证。代议制的优点是将社会的分歧和矛盾集中到代议机构去解决,即使发生对抗和冲突也只限于小范围,全社会可以保持稳定和平静。西方的议会常常发生吵架。据记载,英国早期的议会非但吵架,还有人拔出剑来,真是“剑拔弩张”。所以议会座位的设计,在中间留出一条很宽的走廊,左派和右派分坐两边,如果拔出剑来,恰好够不着。随着民主政治的成熟,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形见不到了,但议会总是激烈争论的场所。中国正好相反,人民代表大会风平浪静,全国上下却在激烈争论。
    民主是宪法产生的历史前提
    世界历史进入近代,一些先进国家在经济工业化的同时走向政治民主化;在政治民主化的过程中产生了宪法。十七世纪的英国,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制度和市场的契约关系已经确立,资产阶级要求自由民主,但时时受到君主专制的压制和威胁,于是发起立宪运动。十八世纪的美国和法国,继之而起。当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出现了民主政治的要求,或具备民主政治的倾向之时,才需要宪法;有了宪法,又进一步促进和巩固民主政治。宪法不能产生民主,但它能保证和发展民主。民主的制度化、法律化,以宪法确认的民主就是宪政。宪政的实施不是从头脑中构思、在纸面上设计宪法开始,相反,宪法的产生必须以现实中的一定程度的民主为前提。一九一九年德国的《魏玛宪法》是根据法学研究成果和欧洲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设计出来的,就宪法的内容来说,它是当时世界上最进步的宪法之一。但在德国的全国范围内,专制的因素多于民主的因素,结果,《魏玛宪法》并没有给德国带来宪政,希特勒上台後成了一堆废纸。由于《魏玛宪法》第一次承认公民的群体利权,并将社会经济利权列入宪法,对後来的立宪运动倒是产生了积极影响。
    先进国家从政治民主化到立宪,从立宪到实行宪政,是自然历史过程。後来的国家往往只是接受结果,没有创造前提。在缺乏民主的条件下,竞相仿效立宪,从外部输入“宪法制成品”,并寄希望于一部宪法带来一国宪政,都是不成功的。因为宪法不是从本国的土壤中产生的,即使产生了,总是水土不服。
    民主又是宪法存在的现实基础
    宪政的实行有赖于宪法,无论是成文宪法或不成文宪法,总之必须有宪法。但有了宪法不一定能实行宪政。当代世界上,一百六十多个国家有宪法,其中只有不到一半的国家能够不同程度地实行宪政。在先进国家,立宪的过程和实行宪政的过程是一致的;後来,相当多的国家有宪法而没有宪政。宪政是宪法的运动,没有宪政的宪法是不运动的宪法,即无生命的宪法。研究宪法和宪政的关系,特别是研究如何激活已有的宪法、推向宪政的问题,是当代国际政治中的重大课题。
    民主是宪法产生的历史前提,也是宪法存在的现实基础。立足于民主社会的宪法才能发生作用,具有实行宪政的效力。一九四六年国民党政府在大陆通过的《中华民国宪法》并没有实行宪政,未几又制定了《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冻结宪法。作为国家根本法的宪法,居然被一个“临时条款”所冻结,这是宪法史上的大笑话。四十多年後,台湾的报禁、党禁被冲破,国民党不得不放弃一党专权,事实上走向民主,才又回归《中华民国宪法》。
    二次大战後,殖民地国家纷纷宣布独立。某些新独立的国家仿效西方的民主化,但没有宪法或虽有宪法却不起作用,结果导致社会失序,经济混乱。非宪政的民主化也是不可取的。
    走向宪政的道路
    中国大陆是属于有宪法而没有宪政的国家,究其原因就在于立宪的过程缺乏相应的民主化。毛泽东在批评国民党的时候说:“世界上历来的宪政,不论是英国、法国、美国,或是苏联,都是在革命成功有了民主事实之後,颁布一个根本大法,去承认它,这就是宪法。中国则不然。……尚无民主政治的事实。”⑷毛泽东所说,除了苏联那一点之外,都是对的;批评国民党在“尚无民主政治的事实”的条件下忙于立宪,也属应当。但共产党取得政权之後,还是在“尚无民主政治的事实”的条件下忙于立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颁布了四部之多,依然没有宪政,甚至将阉割了的宪法条文充当反民主的工具。
    中国达到宪政的距离还相当遥远,存在的问题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宪法与宪法精神不一致;第二个层次,现实又与宪法不一致。这就是说,宪法不能充分体现宪法精神;而不能充分体现宪法精神的宪法又没有在现实中兑现。走向宪政民主,有两条可供选择的道路:一条是,首先修改宪法,或重新制定宪法,然後以一部完美的宪法为根据来实行宪政。这是从修宪到行宪的道路。另一条是,首先力求现有宪法的兑现,然後根据实际需要修改宪法,不断增加宪法精神。这是从行宪到修宪的道路。从达到宪政的最终目标来说,重要的是解决第一个层次的问题,必须创制一部能够规范宪政的宪法;从达到目标的途径来说,必须从第二个层次做起,首先是厉行宪法,有了一部能够兑现的宪法,不断加以修改,逐步达于完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在文字上明确地宣布了宪政主义的立场。序言中说:“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总纲第五条指出:“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正面和反面的规定都有了,问题是没有严格实行。所以,实行宪政,必须走从行宪到修宪的道路。
    中国的宪法虽然尚未具有规范民主的作用,但至少是升起了一种信号,表明中国将沿着世界文明的共同道路走向宪政。
    宪政民主的三个层次
    近代民主不是古代民主的直接继续,而是在反对中世纪的专制制度中产生的新型的民主政治。根据美国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的分析,继英国、美国、法国之後,世界上出现了三波民主化的浪潮。第一次民主化长波是从一八二八年到一九二六年,其间有近三十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二波民主化浪潮是从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六二年,又有十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是从一九七四年葡萄牙推翻独裁统治开始,至今也有三十多个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民主化仍在进行中。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民主国家?由于确定民主的参考系不同,所作的统计也不同。一九九四年,“第三政体”这一组织的赞助者科罗拉多大学对一百五十七个国家进行分析,按民主和专制的程度分别进行打分,两类均为最高10分、最低0分。结果,六十五个国家的专制为0分,民主分别为8、9、10分。得10分的三十五个国家为“最民主国家”,得9分的七个国家为“较民主国家”,得8分的二十三个国家为“民主边缘的国家”。超党派组织“自由之家”在一九九六--一九九七年度报告中,就政治利权等级和公民利权等级对所有国家进行排名,两项都能达到一定标准的为民主国家,总数是五十八国。⑸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联合国开发署发布的《二零零二年度人类发展报告》指出,全世界将近二百个国家中,一百四十个国家实行多党选举制度,而在保障人权、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方面具备较为健全的民主的国家是八十二个。⑹无论哪一种统计,中国都不在民主国家的行列中。总而言之,从十八世纪的两三个国家到二十世纪的一系列国家,民主化的趋势已成世界潮流。近代民主也有弊病。丘吉尔说:如果没有专制,民主就是最坏的制度。这就是说,近代民主无论怎样坏,总是比专制要好,否则不可能取代专制。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