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中 国 民 主 运 动 的 战 略 方 针]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 国 民 主 运 动 的 战 略 方 针

中国一定会变,而且变数很多,为每一个变数设计一个方案是不可能的。中国的民主运动应当确立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方针。纵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随机应变是需要的,但不是临时应付,而是万变不离其宗。随机应变是策略问题,万变不离其宗是战略问题。确定战略,就是为了统观全局,贯彻始终,唯民主是宗。
    欲知当前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首先必须考察一百多年来中国为民主而奋斗的历程;然后把眼光放大一点,考察中国历史上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再把眼光放大一点,考察世界历史上发达国家走上民主宪政的道路。最终必然会得出相应的结论,究竟怎样在中国实现民主?
    一
    一百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激烈地反对不民主、热烈地追求民主,为什么至今未能实现民主?
    近代的民主思想是十九世纪中叶从西方传入中国的。将西方的民主思想化为政治主张,最早提出民主共和国方案的是孙中山。一八九四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的兴中会,就是以美国式的民主政府为理想。为争民主而倡革命。章太炎的《驳康有为论革命书》断言:“事成之后,必为民主”。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王朝,人们以为必是民主代替专制、共和代替帝国。到了一九一九年前后的“五四”时期,陈独秀发现,所谓“民国”,只是换了一块“招牌”。所以他又重新强调民主,再加科学,“民主和科学”成为进行启蒙运动的战斗旗帜。
    五四运动的“总司令”陈独秀后来当了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民主和科学”的旗手在共产党内却成了“老头子”,实行的是家长制。
    一九二七年的北伐战争推翻了军阀独裁政府。但新军阀的独裁又代替了旧军阀的独裁,而后是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中国共产党虽然是共产主义政党,在中国所进行的是民主主义革命,还加上一个“新”字,区别于以往的民主主义革命,以示彻底。毛泽东说过:“历史给予我们的革命任务,中心的本质的东西是争取民主。”一九四五年黄炎培在延安谈到历史上朝代兴亡的周期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问:“共产党能否跳出这个周期率?”毛泽东回答:“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条新路,我们能够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如果实行民主,确实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走出了一条新路。但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取得政权以后并没有走上这条新路,还是走的一条老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结果建立了更加严密的共产党一党专政。毛泽东自称是“秦始皇加马克思”。秦始皇和马克思怎么能相加?不过是“中体西用”,秦始皇为体,马克思为用。
    一百多年的中国民主奋斗史,有两条重要的教训:
    第一,反对不民主,不等于民主。推翻了专制独裁,还可以出现新的专制独裁。
    第二,谈论民主,不一定理解民主。民主的宣言,也可以导致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
    历史轮到我们了。这两条教训,值得当今新一代的反对不民主、追求民主的人们反思、深思、三思。
    事件的悲剧性在于:反对不民主的人们往往自以为代表民主;当他们上了台,又有别人反对他们的不民主。谈论民主的人们往往自以为实行了民主;又不许别人再要求民主。
    中国古代也有“民主”概念,它的意思是“民之主”。古书中记载,推翻了夏桀统治的成汤就是“民主”。近代的民主概念是人民主权。“民之主”是为民作主,人民主权是人民自己作主;为民作主是主宰人民,人民自己作主是人民主宰一切。近代中国在反对不民主的时候,追求的是人民自己作主的民主;推翻了不民主的统治,又出现为民作主的“民主”。中国共产党强调,必须在“党的绝对领导下”人民才能享受民主,这不就是“民之主”吗?追求近代民主,结果又回到古代“民主”。何以如此?中国争民主虽有一百多年,但还没有摆脱几千年来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企图以传统的方式走出传统,这是近代中国民主运动的极大的矛盾。为这一悖论求解,才能找到出路;否则,历史将一次又一次地循环。中国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是什么?
    二
    中国历史上的权力斗争特别发达,围绕着夺取权力而无休无止地进行政治的或军事的、宫廷的或草莽的、公开的或秘密的、礼仪的或流血的斗争。项羽见了秦始皇威风凛凛的仪仗队,不禁脱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之!”“取而代之”就是中国历来解决社会问题、实现政治抱负的传统的思维方式和操作方式,简而言之,你下台我上台。不仅统治阶级内部,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之间,一切纷争总是在权力问题上见分晓。
    人们常常称赞中国人民具有高度的反抗压迫的精神。人们没有注意到,另一方面,中国人民也有高度的忍受压迫的精神。平时安于忍受没有权利的生活,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就起来暴动、造反,针对压迫自己的政治权力进行打倒、推翻,以取得政权作为达到改变命运的目的。农民起义不仅杀贪官,而且矛头直指中央政权。古代叫“取而代之”,共产党叫“翻身运动”。无论是“取而代之”,还是“翻身运动”,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制度。当自己的命运改变的时候,不过是把不幸转嫁给别人;自己被压在下面就要求翻身,翻过身来又把别人压在下面。最早的农民起义领袖陈胜自封为王,还没有打平天下就神气起来了。《史记》中有一段生动的描写。陈胜被压迫的时候,和一起扛长工的伙伴说“苟富贵,毋相忘!”他果然“富贵”了。当年的伙伴去看他,却拒不接见。哥儿们说:“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好家伙,陈涉——即陈胜当了王了不起啦!”)项羽兵败,未能实现他所提出的“取而代之”。刘邦建立的汉王朝,取代了秦王朝。中国古代的历史学家就已经揭示一个秘密:“汉承秦制”。改朝换代,权力转移了,原来的制度照样延续下去。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能说没有进步,但以夺取权力、垄断权力为中心的社会运动波澜起伏,而中央集权的封建专制制度一以贯之。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为中国人所接受,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共产党宣言》中说:“工人革命的第一步是无产阶级变成为统治阶级”。中国人对夺取政权、成为统治阶级最容易产生激情。欧洲的传统和中国不同。中世纪的农民暴动,只反庄园主,不反国王。近代的工人运动也过于迷恋经济斗争。马克思主义关于夺取政权的学说,对于欧洲工人来说不是很容易接受的,但中国的农民理解起来却毫无困难。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这就是中国的农民马克思主义。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也仅止于“第一步”,以后的事情就不好理解了。中国共产党起事的时候,空有一番改造中国的雄心,一旦政权到手,还是在传统的轨道上滑行。林彪作了一个总结:“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有权的人一切都有了,那么,没有权的人呢?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暴力夺取政权运动达到了很高的历史水平,武装斗争,纵横驰骋,地下工作,神出鬼没。但下世光景也来得很快。汉、唐、明、清都有几代太平盛世。而共产党用暴力夺取的政权,短暂的开国气象一过,在第一代领导人身上已开始衰败。这是因为历史条件不同。现代中国是处在世界民主化的浪潮之中,不可能再沿着老路走下去了。当代中国的民主运动还能走老路吗?如果用同样的方式和共产党较量,一是未必能取胜,二是即使取胜无非又一次无谓的尝试。中国的历史舞台不能再照旧演连续剧,而是要换剧本了。既然中国传统的社会变革方式不合时宜,就要看看人家怎样走上民主宪政之路。
    三
    专制制度和民主制度的区别何在?
    专制制度的特征是:政府权力不可制约,人民权利没有保障。
    民主制度的特征是:人民权利有保障,政府权力可制约。
    专制的两个特征的关系是这样的:正因为政府权力不可制约,所以人民权利没有保障,人民多少有一点权利是政府恩赐的。专制的两个特征归结为一点:权力决定权利。
    民主的两个特征的关系是这样的:正因为人民权利有了保障,所以政府权力才可制约,政府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民主的两个特征归结为一点:权利决定权力。
    用什么来保障人民权利?用什么来制约政府权力?宪法,唯有宪法!以宪法为保证的民主政治就是宪政。宪法的权威在于:以人民权利制约政府权力,以政府权力保障人民权利。
    怎样从专制制度转变到民主制度?通过立宪。立宪的道路有英国式的君主立宪,也有法国式的革命立宪。无论什么样的立宪道路,总是从争取人民的权利开始。
    英国是立宪成功最早的国家。英国的立宪就是始于人民争取权利的运动。十七世纪英国的资本主义有所发展,新兴的资产阶级代表人民向王权展开了斗争。一六二八年国会向国王提出《权利请愿书》,是第一个宪法性文件。一六七六年国会又通过《人身保护法》,进一步保障人民的权利,以对抗王权。一六八八年发生“光荣革命”。一六八九年国会通过《权利法案》,成为英国确立君主立宪的标志。争取人民权利的同时,就是制约君主权力,逐渐从主权在君转移到主权在民。至高无上的君主权威被至高无上的宪法权威所取代,专制制度就变为民主制度。英国虽然没有一部成文的宪法,一系列宪法性文件和惯例是实行宪政的保证。在君主立宪制度下,宪法都明文规定君主必须服从宪法。日本宪法指出,天皇的诏书违反宪法的条款一律无效。比利时宪法第七十八条写明:“国王除由建国法及归附于建国法所特别揭示的法章外,不得有其他权势。”
    法国的立宪道路不同于英国,是革命立宪。法国国王和贵族拒绝妥协、不肯让步,资产阶级只好领导人民把他们推翻。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黎人民起义,攻破巴士底狱,政权转移到制宪会议。制宪会议立即发表《人权宣言》,它的第一条就是“在权利方面,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平等的”,还强调人民有“反抗压迫”的权利。一七九一年通过的法国第一部宪法,即以《人权宣言》为序言。革命立宪与君主立宪虽然手段不同——暴力或非暴力,目的相同,都是争取人民的权利。但《人权宣言》的原则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并未成为事实,对政治权力的制约也不能实现,又出现拿破仑称帝、王朝复辟的动荡局面。从一七九一年到一八七五年,八十多年间法国制定了十一部宪法,就是因为权利和权力的关系没有得到正确解决。
    美国的立宪道路也使用了暴力,但又不同于法国。美国的宪法和宪政优于法国,但从自身的历史传统中走出立宪的道路,这方面不如法国典型。北美人民是在反对英国的殖民统治进行了独立战争之后立宪的。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在费拉德尔菲亚产生的《独立宣言》,为追求独立而宣布“独立的原因”是实现人的权利。马克思称之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人权宣言”。相比之下,可以看出一个半世纪后中国的五四时代在呼喊民族救亡时,过分突出“国权”而没有进一步强调人权的局限性。独立战争胜利后,一七八七年在费拉德尔菲亚召开制宪会议,通过了美国宪法。美国宪法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共和体制,实行联邦制。美国的政治家们最初只是注意到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宪法上没有关于人民权利的明确规定,因而引起人民的不满。一七九一年在宪法中增加了十条权利法案,主要是保障人民的权利。这又从另一方面证明了保障权利和制约权力的不可分割性。而后美国宪法虽作了二十几条补充,至今一直有效。它是世界上第一部成文宪法,也是寿命最长的宪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