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郭罗基作品选编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人们的行为规范,除了法律、道德、宗教教规以外,还有团体规则、政党纪律、社区公约、风俗习惯、交往礼仪等等。各种行为规范的总和构成社会的调整系统。不同的行为规范具有不同的特点,彼此配合、互相交叉,共同作用于现存的社会关系。社会调整系统联合发挥作用,才能使社会有序,出现稳定状态,这就是一定的社会秩序。社会调整系统失灵,就会使社会无序,出现动乱状态,一定的社会秩序遭到破坏。
    社会现象在空间上联系的重复性、在时间上发展的连续性就是社会生活中的有序,重复性的错乱、连续性的中断就是无序。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社会的有序是常态,无序总是短暂的。有序不一定都好,无序也不一定都不好。社会秩序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多数人的基本需要能够得到满足的社会秩序是合理的,否则是不合理的。合理的社会秩序,缺乏社会调整系统经常的、及时的工作,也会变成不合理的。一种使人压抑和窒息的社会秩序有什么好?只有从有序到无序才是出路,打破旧秩序之後建立新秩序。社会生活是在有序—无序—有序中前进的。
    在社会调整系统中,法律这种行为规范具有特殊的作用。只有法律能够将阶级斗争控制在一定的社会秩序之内。在阶级社会中,由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国家所制定和认可的法律,当然代表统治阶级的利益,但同时也不能不照顾被统治阶级的利益。法律既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又是平衡和缓和阶级冲突的手段。运用法律建立的社会秩序,既要满足统治阶级的特殊需要,也要满足社会全体的一般需要。法律能够处理公共事务,调整阶级关系,稳定社会秩序,对统治阶级也是有利的。苏联和中国的官方理论家总是颂扬阶级斗争,强调法律的镇压作用,以为如此才能稳定社会秩序,结果是事与愿违。《共产党宣言》中说,阶级斗争可以有两种结局:一种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另一种是“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51页)没有节制的阶级斗争对于社会具有破坏性,不能不损害阶级各自的利益。毛泽东说,他读了《共产党宣言》,只取四个字:“阶级斗争”。他所取的“阶级斗争”恰好是《共产党宣言》力求避免的破坏性的阶级斗争。
    在不同的社会,社会调整系统的作用是不同的。在专制社会、极权社会,社会调整系统之上还有权力意志起作用,社会调整系统必须根据权力中心发出的指令来运行。虽然有法律,权力中心的指令可以使法律从严或从宽、从重或从轻,以至有法不依、违法不究。其他的行为规范,也是为权力意志所左右。在民主社会,只有社会调整系统自身的作用,而没有更高的权力意志的作用。对于建立和维护社会秩序来说,有时专制、极权的手段比民主的手段更有效。专制统治、极权统治不是不能做好事,问题是无论做好事还是做坏事,都决定于它自身,社会没有调整机制;特别是做起坏事来,无法制约,只有等着被人推翻拉倒。民主社会的好处不是没有弊病,而是社会调整系统的作用可以克服自身的弊病,不会一错就是几十年。民主社会看起来乱乱哄哄、摇摇晃晃;其实,乱中有序,摇而不倒,这是一种动态的稳定。专制社会看起来好像比民主社会更稳定,这是一种僵死的稳定。民主社会好比大海,表面上汹涌喧嚣,深层是平衡宁静的;专制社会好比火山,表面上是平衡宁静的,深层却岩浆奔突,难免一朝爆发。专制社会的稳定中孕育着不稳定。
    50年代,中国政府做了许多好事,出现新的社会秩序,没有娼妓、没有吸毒、没有赌博、没有黑道……。但这些好事是用专制的手段做出来的,反而削弱了社会调整系统的作用而加强了权力意志的作用,至“文化大革命”而达于顶点,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现在,50年代已经消灭了的坏事都死灰复燃了。这就证明那些坏事不过是被一时的专制手段压下去的,不是社会调整系统发挥作用的结果。如今的中国政府也非50年代可比了,所做的好事不多、坏事不少。口称“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居然向人民开枪,十多年来死不认错。而人民对政府却无可奈何,可见在重大问题上中国的社会调整系统是不起作用的。

    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大喊“稳定压倒一切”,是因为他们感到不稳定了。以前不是很稳定的吗?现在的不稳定不是从以前的稳定发展而来的吗?以前的稳定中就存在着不稳定的因素。不稳定的因素是什么?那就是以某种力量压倒一切求稳定,而不是以社会自身的调整求稳定。现在面临着不稳定,还是以更大的努力追求压倒一切的稳定,只能是制造更大的不稳定的因素。用什么来压倒一切?那就是“同党中央保持一致”。为了“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势必钳制舆论、消除异己;不一致怎么办?惩罚,抓人,开枪。警察和法庭不够用了,将几十万正规军转为武装警察,再加庞大的国安人员,一齐来对付人民。结果是越来越不稳定。办法是有的,正好相反,取消“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取消至高无上的权力意志,将社会被剥夺了的职能还给社会,以社会调整系统自身的作用建立和维护社会秩序,这才是真正的稳定。
   
   《民主论坛》(纽约)2000年6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