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法律和宗教]
郭罗基作品选编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六)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七)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八)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九)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十)
2009
·送戈扬
·识破形形色色的告密者
·提出新启蒙的理由——《论新启蒙》之一
·思想启蒙是历史变革的先导——《论新启蒙》之二
·中国的现代化必须以新启蒙为前提——《论新启蒙》之三
·新启蒙的首要目标对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论新启蒙》之四
·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命题转换为“反对自由资产阶级化”——《论新启蒙》之五
2010
·《新启蒙——历史的见证和省思》
2011
·宾雁,我要欢笑!
·浴火重生的周扬
2012
·关于严慰冰的争议
·从传统思维中走出来吧!——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二(附《杜钧福声明》)
·还是没有看明白——关于严慰冰的争议之三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上)
·我有两个高贵的学生(下)
·适时升起的启明星——悼念方励之
2013
·毋忘我!——35年来王申酉的呼喊
·赞老胡
·陈寅恪误人子弟
·哭显扬
2014
·别光远
·走民主化的韩国道路——起诉江泽民
·什么是权力的笼子?
2015
·文化遗产属于全世界——参观大英博物馆随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律和宗教

    宗教首先是对超自然力量、超人间力量的信仰;因共同的信仰而组成教会等组织;在宗教组织内部推行教规、戒律、教会法、寺院法等等行为规范。那么,宗教行为规范与法律行为规范是什么关系呢?
    对超自然力量、超人间力量的信仰起源于原始社会。由于人自身的软弱,想象出自然之上、人间之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支配自己。信仰是宗教的前提,并非就是宗教,在一定条件下才成为宗教。苦难产生宗教。在阶级社会,由于身受痛苦而又向往幸福的人们,只能寄希望于天国或来世。于是形成共同的信仰,进行有组织的活动,才是宗教。地区性宗教发展成为民族性宗教,民族性宗教又发展成为世界性宗教。目前世界上流行的三大宗教是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
    中国的官方人士只知道马克思讲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不知道马克思还讲过宗教是对“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页)宗教本身是表达人民愿望的,可惜是一种错误的表达,只能沦为无谓的叹息、消极的抗议。它可以为不同的阶级所利用。因为它毕竟是一种抗议,如果为被压迫阶级所利用,消极的抗议就转化为积极的抗议。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常常利用宗教作为动员和组织群众的手段。又因为它是消极的,如果被统治阶级所利用,就成为麻痹人民的鸦片。
    历史上,宗教对于巩固统治阶级的国家起过重要作用,有些国家甚至实行政教合一,法律与教规浑然一体。古代巴比伦的《汉穆拉比法典》、印度的《摩奴法典》都是法律禁令和宗教戒律的合二为一。这些法典把王权神圣化,以王作为神的化身。违反法律,不仅受国家的制裁,还要遭宗教的惩罚。
    中世纪,基督教成为欧洲封建制度的主要支柱,教会凌驾于国家之上。在一些国家,宗教支配政治,法律服从教规;在另一些国家,教规就是国法。教会还行使司法权,建立自己的“宗教裁判所”,以制裁“异端邪说”为名,肆意迫害人民。意大利的科学家布鲁诺,因为坚持“日心说”,被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从1483年起,在首席法官多尔克威马特任职的15年内被宣布为“异端分子”而处以火刑烧死的就有8,220人,被判处其他刑罚的还有89,326人。以教规代替法律的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以後,宗教和国家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实行政教分离,宗教退出政治、退出学校,完全成为私人领域的事务。但宗教仍有广泛的影响,全世界约有30多亿人信仰各种宗教。宗教规范在社会调整系统中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宗教教规是由一定的宗教团体制定、或在共同的宗教活动中自发形成的适用于宗教团体内部的行为规范。它可以是成文的,也可以是不成文的。教规通常规定信仰的基本原则、宗教组织的结构、神职人员和一般教徒在宗教组织内的利权和义务,有的宗教还对教徒的世俗生活作出某些规定。教规都是以神学世界观作为基础的,因此,它既是行为规范,又是思想规范。
    宗教规范与法律规范互相区别,各有适用的领域。
    法律体现国家的意志,对于国家的全体居民都具有拘束力。教规体现“神”的意志,实际上是教会和全体教徒的意志,只对教徒具有拘束力,对非教徒没有拘束力。而教徒同时还必须受法律的拘束。宗教徒多了一种行为规范,总是对社会调整系统有利的。
    与法律规范相比较,宗教规范更接近道德规范。宗教教义都包含某种伦理观念,从教义引申出来的教规,必然带有道德准则的色彩。这是宗教在现代社会仍然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在科学技术发达的西方社会,许多人信奉宗教主要不是出于神的观念,而是伦理上的需要。因为教义和教规是社会公共道德的重要来源。宗教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力量。
    中国的历史上皇权特别强大,皇权压制了宗教,还常常摧毁宗教。唐朝的皇帝下令“毁佛”,一夜之间把全国的庙宇都给平了。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宗教干预政治,另一方面,也表明中国的统治阶级不善于利用宗教。
    宗教在现代西方是社会稳定的因素。中国政府却把宗教看作不稳定的因素,原因在于政府对宗教人士和宗教活动采取的歧视和压制引起了反弹,是错误的政策造成的不稳定。中国的宪法虽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事实上宗教信仰自由并没有得到保障。因为没有宗教信仰自由才出现“地下教会”,出现了“地下教会”就镇压,更没有宗教信仰自由。作为世界性宗教的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享有世界性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中国,基督教必须割断世界性的联系,就是同世界性的宗教自由相对抗。对宗教的镇压总是事与愿违,往往从反面刺激宗教的发展。恩格斯批评用强制手段“消灭宗教”的做法,说它是“替上帝效劳”的蠢举。现在宗教的队伍在中国反而扩大了,就是中国政府“替上帝效劳”的结果。
   
   《民主论坛》(纽约)2000年6月1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