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郭罗基作品选编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民主原则遭到的另一个歪曲是强调服从正确。服从多数变成服从正确,少数可以自命为正确,结果成了多数服从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是行动的原则,不是思想的原则。它所要解决的问题是:一个群体、一个社会行动上怎样才能合理,并不是思想上怎样才能正确。在采取共同行动时,多数决定是合理的,少数决定是不合理的。多数的意见并非总是正确的,即使不正确,多数决定仍然是合理的;少数的意见未必不正确,有时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即使意见正确,少数强加于多数仍然是不合理的。共产党在取得政权以前,对这一点是讲得很清楚的。刘少奇在论述白区工作中共产党和群众的关系时说:“当着我们的主张只有少数人赞成时,我们在行动上要服从群众的多数,在主张上则保留我们的意见。当我们是多数时,方能要求反对我们的少数服从我们的意见。”(《刘少奇选集》上卷第60页)取得政权以後就不同了。毛泽东经常强调发扬民主是为了集中正确的意见。邓小平说:“党的领导就是要善于集中人民群众的正确意见,对于不正确的意见给以适当的解释。”(《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35页)毛泽东、邓小平的民主不是将多数人的意见集中起来,而是将“正确意见”集中起来,要求大家服从。如果“正确意见”是少数,最终还会“集中”成为要求大家服从的意见;如果“不正确的意见”是多数呢?也只是“给以适当解释”。这就和当年说的不一样了,共产党不再“在行动上要服从群众的多数”。手中无权,强迫多数服从少数也办不到;手中有了权,就不在乎多数或少数了。
    在民主的问题上要求服从正确,可以将少数服从多数颠倒过来,变成多数服从少数。要求服从正确而不是服从多数,这是要求服从“党的领导”的一种论证。党是由少数人组成的。为什么全中国的人民一定要服从“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自封为“光荣、伟大、正确”,因此,服从“党的领导”就是服从正确。
    通过表决作出决定,通过投票进行选举,这是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铁定的民主程序。但在中国一度被废弃了。毛泽东认为“协商一致”更民主。为什么?因为在“协商”中可以按“正确的意见”达成“一致”。不需要表决,不需要投票,重大决策和候选名单只要“协商”就行了。“协商”到没有不同意见,一次性鼓掌“通过”;不一致再“协商”。有了不同意见要求服从正确,只能一致不许不一致,没有多数和少数,民主的原则又不起作用了。
    为什么在实行民主的过程中不能以服从正确代替服从多数?民主是政治,政治计较利害得失。讲究是非对错,是哲学。区分善恶好坏,是伦理。不同的领域不能互相侵犯,不同的范畴不能互相混淆。民主追求的是合理;所谓合理,就是按多数人的意志协调利害得失。合理不等于正确。粉碎“四人帮”以後的一个时期,工厂里比较普遍地选举“老好人”当车间主任。当时有人以此为据,认为工人的“素质”差,不能搞选举。“老好人”当选虽然不一定正确但完全合理,因为工人害怕“文化大革命”中的“整人”,所以看中不整人的“老好人”,是为了运用自己的利权保护自己。後来的事实证明,“老好人”当不了家,搞不好生产,再一次选举就选出了能人。民主的错误,民主自身可以纠正;而独裁的错误,独裁自身是不能纠正的。正确的东西、好的东西必然会为自己找到存在的利权。错误的东西、坏的东西只要它并不违反法律,没有丧失存在的利权,是不应当任意消灭的。北京镇压法轮功,是以思想信仰方面“歪理邪说”为论据。“歪理邪说”可以批评,但不能剥夺表达自由。如果以反对“错误”、“荒谬”为理由侵犯利权,就是破坏民主的原则;而民主的原则一旦遭到破坏,正确的东西、好的东西存在的利权也没有保障。强制服从正确,恰恰是走向不正确。民主只能提供平等的机会去进行竞争,让正确的东西克服错误的东西、好的东西克服坏的东西。所以,实行民主要求相应的宽容精神。民主主义者的对话常常是:“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尊重你发表意见的利权。”

    民主的原则,不仅要肯定利权的普遍性,而且还要肯定利权的平等性;发表正确意见和发表错误意见在利权上是平等的。作出决定时,不是区分正确与错误,而是坚持“一人一票”,不能允许某些大人物因为“一句顶一万句”而“一票顶一万票”。
   
   《民主论坛》(纽约)1999年10月1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