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郭罗基作品选编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共产党反对国民党时,对民主的追求不可谓不真诚。一批又一批的知识分子,冲破封锁线,奔向解放区,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忍受物质生活的艰苦,究竟为了什么?无非是为共产党鼓吹的民主所吸引。共产党掌权後,民主的原则变成了不民主、反民主的实践。如果仅仅以“虚伪”、“欺骗”等等字眼来进行谴责,是极其肤浅的。这不是一个伦理学问题,必须把它作为深刻的政治学问题来分析。
    不同时代、不同国家有不同类型的民主。中国确实不能照搬西方的民主。但只要是民主,必定反对专制、独裁;因此不同类型的民主又有共同点。中国官方的理论总是强调社会主义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对立,只讲民主的特殊性不讲民主的一般性。几十年中起劲地反对资产阶级民主,结果是没有任何民主。专制、独裁都是少数人或一个人的专横。与专制、独裁对立的原则是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不同类型民主的共同点。在中国,民主的原则非但没有形成制度和程序,原则本身还没有确立,严重的歪曲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对民主原则的歪曲,首先表现在少数服从多数成了多数压迫少数。
    民主反对少数人的专横不是代之以多数人的专横,少数人的专横和多数人的专横都是专横。民主原则不仅是把少数和多数的数量关系颠倒过来,更重要的是反对、否定、取消任何专横。
    从苏联到中国流行一种说法和做法,认为少数压迫多数是不合理的,而多数压迫少数就是合理的了。毛泽东在回答“你们独裁”的责难时说:“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中国人民在几十年中积累起来的一切经验,都叫我们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75页)这就是理直气壮地主张多数人的独裁。毛泽东的惊人之语是一个矛盾概念,什么叫“民主的独裁”?当今的新权威主义者又发明了“独裁的民主”,异曲同工。“民主的独裁”和“独裁的民主”虽然都想和民主非法偷情,终究是独裁。他们所注意的只是区别多数人独裁还是少数人独裁、好人独裁还是坏人独裁;毛泽东认为多数人独裁就是民主,新权威主义者认为好人独裁就会产生民主。其实,凡是主张独裁必定反民主。“文化大革命”中的“群众专政”就是多数人独裁,也可以算是一种好人独裁。“群众”判定某人为“叛徒”、“特务”、“反革命”,就可以进行抄家、劳改、打入“牛棚”。这种多数人独裁、好人独裁,当时称之为“大民主”,实际是大不民主,它所制造的冤、假、错案比之少数人独裁、坏人独裁有过之无不及。在中国,经常抓“一小撮”。“一小撮”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但落入“一小撮”就成了“敌我矛盾”,免不了遭受打击、迫害的命运。今天抓“一小撮”,明天抓“一小撮”,久而久之就成了一大片。

    只要容忍多数任意处置少数,就会发生惊人的变故:少数可以魔术般地变成多数。最典型的事例就是斯大林和“反对派”的斗争。列宁逝世以後,斯大林在党内是处于少数地位。他在一定范围内造成多数,并利用多数镇压、消灭一两个“反对派”。一次得手再来一次,零敲碎打,各个击破,把“反对派”——从托洛斯基到布哈林全部清除掉。到最後回头一看,原本是多数的“反对派”消失了,而大策略家斯大林则从少数变成了多数。
    承认多数人可以独裁,独裁变得名正言顺,多数往往被利用,实质上还是少数人或一个人独裁。一九八九年的民主运动,仅北京一地上街游行示威的就超过百万人次。邓小平说,这是“极少数极少数人”。当然比起十一亿人来只有百分之一,确实是极少数。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对百分之一的人难道就有理由开枪吗?而且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通过什么方式表达了开枪的意志?以人民的名义镇压“反革命暴乱”,完全是邓小平个人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几个人的独裁。沉默的多数最容易为独裁者所利用。
    因为多数可以任意处置少数,人们就不愿意成为少数,怕当“一小撮”。什么决定都是“一致通过”、“一致拥护”,这就没有少数了。没有少数,也无所谓多数。没有少数和多数,民主的原则根本不起作用了。
    民主的原则为什么会遭到歪曲?根本之点在于对利权的轻视和忽视。
    民主的原则必须承认一个群体、一个社会的成员具有同样的不可被剥夺的利权。根据同样的利权才能自由发表意见;根据不同的意见,才能区分多数和少数。出现多数和少数都是利权的运用;运用利权的结果,不能反过来成为剥夺利权的理由。少数强制支配多数,固然是对利权的侵犯;多数任意处置少数,也是对利权的侵犯。对利权的侵犯往往是从少数人开始的。如果在侵犯少数人的利权时不予制止,发展下去,必将殃及多数人。坚持民主的原则,首先就在于对利权的普遍地肯定;根据普遍的利权,多数决定和保护少数是同一原则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
   
   《民主论坛》(纽约)1999年10月9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