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郭国汀律师专栏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呼吁保障政治犯的基本人权
   
   作者: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郭国汀
   

   1月17日,郭国汀律师专程前往南京会见关押于南京市白下区看守所的杨天水先生;《刑诉法》第96条明确规定:“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 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应经侦察机关批准”。亦即,律师会见非涉密案件嫌疑人,无须经侦察机关批准。对此,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 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联合颁布实施的《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1条重申:“对于不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不需要经过批准。”然而,依现行实务做法,在侦察阶段,律师会见嫌疑人往往需经公安局批准才有可能。
   
   1月17日下午,我们先到南京市白下区看守所要求会见杨天水,被告知须经公安局批准方可会见。故我们又到白下区公安分局要求会见杨天水,因经办警官外出,我们只得于次日上午再次要求安排当日上午会见。李警官客气地告知:不可能安排今天会见,你明天上午再来,现在律师会见在押嫌疑人,程序相当严格,我们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也不违法。确实按照上述六部委的《规定》:“律师提出会见犯罪嫌疑人的,应当在四十八小时内安排会见”。结果,直到1月19日下午2点30分至3点才安排辩护律师见到了杨天水,但仅是隔着玻璃幕墙用电话通话而已。
   
   “不能谈案情,只可以提供法律谘询”警官告知。其实法律明定:“律师有权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关案件情况”;但实务中警方往往派专人在场监视,不让律师询问嫌疑人有关案情。
   
   约等了两分钟,杨天水戴着手铐面带微笑双手抱拳向辩护律师问候,随后隔着玻璃幕墙拿起话筒问了我几个简单的法律问题,我一一解答,告诉他若他被批捕,我已为他申诉取保候审。他轻松地说,现在还不知道结局如何,我并未做任何非法之事,仅是写了一些文章,表明了自己的见解。没甚么大不了的问题。取保候审可以暂缓,因为是否逮捕还不知道。但无论是哪种结果诸如劳教,或是批捕起诉,均委讬郭国汀律师做我的辩护律师。同时,他声称,白下看守所是南京地区条件较好的看守所,目前他各方面还好,对此种(牢狱)生活已习以为常,最后他还要我代向海内外关心他的朋友们转达谢意并问好。
   
   2点59分,我们结束了此次会见。然而为了该29分钟的会见,耗废辩护律师三整天时间。当然必须申明的是,白下公安局经办警官均相当文明有礼,待人热情周到;之所以客观上拖延时间安排律师会见,似并非其本意,而是相关规定不尽合理之故。比如,《刑诉法》第96条和上述《规定》第11条均明确规定:律师会见非涉密案件当事人无需侦察机关批准,但同时又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据此规定,公安机关特别是对政治案件,涉密案件或法轮功案件,往往不会及时安排会见,几乎总是拖至最后一天才做相应安排。其实,律师本来只需持会见被告(犯罪嫌疑人)专用介绍信及律师证,即应当可以会见当事人;此外,会见须由两人进行也是不合理规定,此种程序上的繁琐规定,实质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当事人不必要的诉讼成本,甚至可能因此剥夺贫穷的当事人聘请辩护律师的权利。
   
   解决此问题的做法相当简单:律师会见只需一人即可,因为,法律规定可以聘请一名辩护律师,规定会见需有两名律师或律师助理的担忧,可能是担心犯罪嫌疑人对辩护律师人身安全及防止嫌疑人逃跑,然而看守所及监狱诫备森严,律师会见室均由铁栏相隔,那种担忧纯属多余;只有在非正常工作日(节假日)律师申请会见,才需提前48小时申请,其他情况应当一律适用律师凭律师执业证和律师事务所会见被告(犯罪嫌疑人)专用介绍信当即安排会见。我认为,律师会见权应当得到法律的充分保护,这是司法文明最起码的要求,也是充分保障辩护权的基本要求。
   
   当下,中国律师在办理所谓政治良心犯及涉及法轮功的案件中或多或少均受到有关部门人为设置的障碍,其实,“一切政治犯都是冤案,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因为在文明政治的逻辑里根本就没有政治犯。在现代文明国家,政治主张是自由的,政治信仰是自由的,组织结社是自由的,发表言论是自由,根本不存在政治罪,哪有甚么政治犯。凡有政治犯的国家,皆有待进化、改良、革命的野蛮国家。因而一切政治犯都要平凡,活着得不到平凡,死后历史也要给他们平凡。”因政治主张不同,就将异议人士投入大狱十年二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人身自由,此种法律应当尽早废除。若当局不同意某人的政治主张,或认为其是谬论,正义、公道的方法应当是允许双方展开公平辩论;是真理一定经得起公开公平的辩论。只有谬论才需要靠镇压,暴力,谎言来维持。即便当权者不同意政治异议者的主张,完全可以采取不理采该主张的做法;而对“政治良心犯”动辄封口、逮捕、判刑的做法,不能不说是政治不文明、司法专横的产物。
   
   此外,据辩护律师了解,不少监狱当局对政治良心犯往往采取诸多有悖文明世界普世公认的司法文明做法,甚至采取极为野蛮下流的肉体摧残,精神迫害等五花八门令常人不可想像的做法,旨在摧毁政治犯的意志、污辱其人格、摧残其精神。诸如,故意安排、授意、或纵容牢头狱霸、地痞流氓、重刑犯人对政治良心犯进行人身侵害,而这些人渣往往因此竟“立功受奖”!因此而获减刑假释;或令政治良心犯大热天在阳光下做远超出正常人体能的超长距离跑步(例如令政治犯每天跑马拉松);或在寒冬腊月令其在雪地里奔跑,甚至踝奔(如李奎生冤案);还有更卑鄙者将政治良心犯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进行迫害;至于无理剥夺政治良心犯读书阅报权,通信权更为常见。
   
   鉴此,辩护律师呼吁中国当局取消政治犯,立即释放一切因言获罪的政治犯。因为参政议政权是每个公民的天赋基本人权,议论政治本来就不应成为犯罪;而所谓政治犯往往都是民族精英,绝大多数是大公无私为国为民族为人民的根本长远利益奋不顾身的品德高尚之志士。即便在现状尚未改变之前,当局也有义务确实保障全体政治犯最起码的基本人权,人身不应受到任何人任何形式 的侵害;精神不应受到任何人任何形式的迫害;人格不应受到污辱;保障政治犯的读书阅报通信权利;此外,监狱当局不得将政治犯与普通刑事犯关押一室,更不得纵容指使或默认刑事犯对政治犯进行人身侵害;否则监狱长及相关当值责任人员均应与具体实施人身攻击的刑事犯负连带刑事责任。因为任何对政治犯的人身和精神 的侵害肯定是犯罪,无论是狱警亲自所为还是纵容,指使,默认刑事犯所为,均是对国家,人民的不可饶恕的犯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