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日前,刘兄以《一个英雄贬值时代的“胡言乱语”──兼答郭国汀兄》回答了我的劝告。今天是我的第三次七人接力绝食抗暴日,那就花点时间对刘路兄提及的若干问题作一回复,希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一、人身攻击之争
   刘路兄的文彩才华与辩才我历来十分佩服,过去刘兄的勇敢正直也有目共睹,南郭仅是希望刘兄不要将天纵之才,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用错了对象。人身攻击不对,刘兄与我已有共识不必再论。袁红冰先生的软体动物说本意决非指丁子霖和战斗在第一线的人权律师,此点无庸置疑。他的说法由于表述不够严密确实易引起误解;然
   而身正不怕影歪,何必自我对号入座。软体动物在中国知识人中大有人在,即便在所谓文化名人中亦不乏其人,这当然是中共专制暴政乃最暴虐的事实使然。吾诚以为袁先生是那种精神高贵思想丰富文彩超群心高气傲坦诚真实心无城府直言不讳的真君子大英雄,有时言说过于直白故易得罪人,但有谁能否认他的真诚与坦诚?真话实说有时人
   们确实不爱听,因为人人爱听好话奉承语。但是,当今天下大势聪颖如刘兄者不会不懂,中共专制暴政业已成为天怒人怨的人民公敌,刘路应当如何发挥自已的才能,应当十分清楚;然而刘兄近来的表现给人的感觉是明显走错了方向。纵观袁先生的思想,文论,其观点立场大原则上皆没有错,仅是支节细节上部分不够周密,有需要注意加以
   改进之处。他批评抨击错误思潮,糊涂观念时毫不留情铁面无私,不怕得罪人诚属难能可贵,尽管方式方法需加以改进。既然人身攻击徒使亲痛中共专制暴政快,为何还要在同道内部为之?刘路兄本是中国律师中勇敢的人权战,现确有投已是末日黄昏的中共所好之虞,那绝对不值呵!
   二、刘路是否转向亲共?
   我注意到近来刘路兄在诸多重大问题上均与中共保持一致,均站在中共立场上言说,不能不怀疑刘兄欲何往?在中共专制暴政下做刑辩律师特别是人权律师,确实应当加强自我保护,不留任何把柄,否则很容易被中共暴政构陷轻则失业,重则入狱;但“无论如何不必为中共流氓暴政歌功颂德或用似是而非的论道为其涂脂抹粉”。
   刘兄问:“老路与袁、高之争无非是个维权路径问题,何曾有一言‘歌颂’中共?何曾有一字为‘暴政’‘涂脂抹粉’?既无凭据,郭兄何出此言?”“跟老路并肩战斗的一个战壕的战友,郭兄如此诛心,则不免令兄弟心寒齿冷矣。何以不同观点之争,一定要推出‘敌人’的结论?这种思维不正是郭兄一直致力批判的阶级斗争模式么?”
   或许歌功颂德与涂脂抹粉用语不太恰当,吾之置疑是看到刘兄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几无例外地站在中共立场上言说;与过去的刘路判若两人。这说明了什么呢?一则说明刘兄有可能为了取回因发起废除或修改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议案律师集体上书全国人大而被非法停业收走的律师执业证被迫而为?或是因弱智分不清大是非?还是其他原因?弱智显然不可能,难道是为取回执业证而被迫所为?似无此必要呵。刘兄在下述大是大非问题上的诸多是非不分的论调不能不令人生疑。
   (一)中共是否合法政权?
   “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的统治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即便从自然法的角度讲,我们有革命的权利,我们也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中国只能出现民国初年军阀混战的局面。”〔1〕刘兄虽未称中共政权是合法政权,但却说“中共是大陆合法的领导力量”;南郭以为中共政权实质上是一个极权专制
   流氓吸血鬼暴政,依现代国际法主权在民的法律精神,那怕是依中国宪法: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规定分析判断,中共政权始终是非法政权。如果刘兄认为身在暴政下,不便言说,保持沉默足以,何苦论证中共是合法领导力量来着?
   依刘兄中共是合法的领导力量之论,顺理成章的推论中共政权当然是合法的政权;刘兄列举的合法理由:
   1、中共建立了统治秩序,中共可以维持中国社会的运转;
   2、我们没有整合社会秩序的能力,(若中共跨台)中国只能军阀混战。
   既然中共是合法的领导力量,符合逻辑的推论则中共政权
   是合法的政权,进一步推论则是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等于推翻一个合法的政权,因而推翻中共暴政的行为构成犯罪!如此结论中共当权者那能不爱呢,然而却是荒谬绝伦。
   南郭以为,建立统治秩序且有能力维持社会的运转并非一个政权合法性的标准,因为能建立并维持统治秩序者并不必然合法。“强力并不构成权利,而人们只是对合法的权力才有服从的义务”〔2〕建立统治秩序维持社会运转并非政权合法性的标准,其实此论不过是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的另类表述。依现代国际法一个政权的合法性的公认标
   准在于是否符合主权在民的现代文明理念。因为土匪恶霸流氓凭借暴力欺骗同样可以在其势力范围内建立稳定的暴政统治秩序,照样可以维持社会运转。只不过在此种暴政统治下的人民根本没有做人的尊严,毫无人权,没有任何幸福可言,实质上成为奴隶。正由于有效统治的专制暴政不具有合法性,所以人民有权也有义务推翻专制暴政。
   中共依赖苏联支持发动武装叛乱推翻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自1949年用暴力欺骗手段窃取中国政权以来,虽然对中国大陆实行了有效的暴力欺骗恐怖统治,但其是以非法剥夺全体国民的言论思想出版舆论结社教育自由权等基本人权为代价的。正由于中共始终自知其统治不具有合法性,故长期以来实行党禁报禁言禁网禁,强制洗脑,推行愚民政策。吾以为,依据自然法和国际法,中国人民有权采取公开公平的定期选举等和平方式选择委托授权政府;而政府必须按照人民的意志在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和意见的同时,保障少数人的利益并尊重其意见。人民有权采取和平或其他方式推翻违背人民意志的政权,因此推翻中共专制独裁暴政,仅是行使还政于民的天赋人权。
   (二)退党大潮是否有正面价值?
   刘路认为“百万退党潮是海外激进团体搞地对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没有多少正面价值的政治活动,并且推进这项活动的团体也不是什么健康的力量”〔3〕“公共知识分子,是卓有影响的专家、学者、记者、律师、作家等,其特点是思想深刻、思维理性、知识专业化,不会参与形同行为艺术的退党活动。退党解体不了中共,而且在目前形
   势下,中共解体也非国家之幸。在向民主化和平转型的过程中,中共的政权其实是个看守政府,没有这个看守政府,中国社会的和平转型就将化为泡影。中国社会没有发育出跟中共势均力敌、平分秋色的政治力量,中共一旦退场,大陆中国将出现《黄祸》形象的描写状况。”〔4〕
   按刘兄之论:
   1、退党大潮没有正面价值;
   2、法轮功不是健康力量;
   3、公共知识分子不会退党;
   4、中共解体并非国家之幸理由是没有中共看守政府,中国社会和
     平转型将化为泡影;
   5、中国不存在足以抗衡中共的政治力量;
   6、中共跨台将导致中国出现军阀混战。
   吾以为《九评共产党》引发退党大潮,它对推动中国最终走上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抛弃一党极权专制独裁体制有着不可低估的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中共统治集团业已沦为人类历史上最反动,虚伪,无耻,下流,残暴,极端自私自利的正在迅速法西斯化的犯罪利益集团,绝大多数中共当权者皆已堕落成货真价实的贪官污吏。中
   共早已彻底丧失民心,抛弃中共一党极权专制独裁体制肯定是全体国民的共同心愿。通过彻底披露中共流氓本质真相,揭露中共历史上及当前所犯的滔天罪行,通过退党大潮,通过全世界华人和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自由民主的人们结成最广泛的反抗中共暴政同盟,必将最终促使中共跨台,迫使中共早日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而《九评共产党》
   引发的退党大潮正是和平抗争的最佳方式之一,怎能争眼瞎说其没有多少正面价值?!〔5〕其实从中共害怕九评的传播,迄今不敢正面回应《九评》的批判的事实,足可印证《九评》揭露批判的中共本质属实。
   其次,法轮功群体在中国及全世界坚持已七年的和平抗暴运动,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当前海内、外呼吁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运动最卓有成效的一场和平抗争运动。其意义决不亚于印度圣雄甘地倡导的和平不合作抵抗运动,也足以与马丁.路德.金提倡的和平抗争民权运动争辉。我实在不知道刘兄指责法轮功不是健康力量有何依
   据。
   第三,那些仰中共专制暴政鼻息苟活者根本不配称“知识分子”!因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决不会与流氓暴政同流合污。而那些所谓“思想深刻、思维理性、知识专业化的卓有影响的专家、学者、记者、律师、作家”在中共早已堕落成货真价实的犯罪利益集团的今天,仍宁可留在中共党内,除了唯利是图还有丝毫道德考量吗?此种人如何配
   称“公共知识分子”?!吾以为凡现在仍属中共党员者,决不配称公共知识分子!
   第四,中共一党极权专制暴政是中国社会1949年以降一切苦难灾难的总根源,也社会动乱不稳的真正原因;可是这个乏善可陈罪孽滔天祸国殃民的流氓中共,在刘兄眼中竟成了中国“向民主化和平转型”得天独厚的主角?如此可爱的维权律师,中共党棍焉有不爱之理。刘兄天真地期望中共“在向民主化和平转型的过程中”发挥其看守政府的
   作用;中国如果尽是刘兄这种想法的“公共知识分子,”可以断言,三百年后也甭想走上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宪政的社会。因为中共本质上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死敌,中共主导下决无“向民主化和平转型”的任何可能。
   第五,政治异议力量之所以尚不够强大,根源在于中共恐怖暴政统治下,根本没有结社自由,思想言论新闻出版自由;只要党禁报禁网禁开放,不出数月民间便会聚积起足于击败腐败无能的中共的强大政治异议力量;这正是中共死抱党禁报禁言禁网禁不放的根源。何况海内外民运力量正在大集结,法轮功精神运动的兴起为中国民运提供了强
   大的道德基础,《九评共产党》彻底揭露了中共专制流氓暴政的本质,道解了中共;中共表面上的强大,实质上由于完全丧失了道义、理论、思想、精神、信仰、理想资源,仅剩下赤裸裸的物质利益维系党内同伙,早已成为泥足巨人,只是该摧枯拉朽的最后一击尚不清楚由谁来完成而已。
   第六,中共跨台中国并不必然出现军阀混战局面,中国人民没有了中共的恐怖暴力统治,必会有美好的明天。没有中共,中国怎么办?这是中共故意混淆是非搅乱人们思维的谬论。我实在不明白为何聪明如刘兄者竟也积极配合中共唱此论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