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论公推自荐公选民运政治精神领袖的紧迫性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大纪元1月26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章天亮:我来讲两句。今天谈到文化和道德重建,其实文化重建是第二步的,首先应该是道德重建,因为我刚才谈到了文化实际上是对道德的一种表达,善恶标准如果不调整过来,那么你无论创造出什么样的文化,它都不能说是一个合理的文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维权运动,就包括法轮功学员他们对信仰自由的坚持,包括维权律师的出现,这些运动本身就已经在帮助中国重建道德,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可以看到2006年有两件事是比较鼓舞人心的。
   一件事情是我刚才谈到,高律师也比较赞同的。2006年造成中国文化和道德重建的巨大障碍就是共产党有可能会被大大的削弱;如果更乐观的讲,我们不能说一定是这样,那么甚至有可能被清除。这个是中国道德文化重建我觉得是很乐观的一件事情。
   第 二件事情是,还出现了一批真的敢于实践重建的人。你要知道,如果社会上假如说大家都是互相之间骗来骗去做生意,那么谁说真话,这个人肯定是要吃亏的。也就 是说第一批站出来说我要按照我认为正确的道德去行事的人,这些人是吃亏的。那么谁做这第一批人呢?现在在中国第一批人已经出现了。
   法轮功学员说:不管你怎么打我,我就要坚持我的信仰;维权人士说:不管你的截访也好、暴力镇压有多么残酷也好,我就是要维护我自己的权利。包括像高智晟律师,涌现出来一大批维权的律师,无论你给我多大的压力,我都要坚持正义的。’
   你会看到他们现在的压力很大,甚至说吃了很多亏,比如说高律师事务所都被别人关掉了,但是你看到他们仍然在坚持着,这个坚持本身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它有感染力,这个坚持会使道德重建的工作变得更加容易,很多的人会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
   退 党大潮,我想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道德重建的过程,因为这七百多万人,敢于退党,就是因为他们愿意承担风险,也不愿意再跟共产党做坏事了。从另外一方面来 讲,当共产党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我们通过这样的退党活动造成共产党不在了,那么中国社会会迅速重建道德,这过程会非常快。
   举一个例子, 你比如说孔子,当时的春秋时候他说,大道隐没、礼崩乐坏、社会风气很糟糕。但是你知道孔子当了大司寇以后,三个月的时间,鲁国的人,做生意都不好意思多要 钱;走路的时候,男女要分别两边不乱;然后大家都唱歌,说孔子当了政我们生活有多么快乐。《三国演义》都讲说刘备到了安喜县一个月,老百姓都受到教化,这 是非常快乐,因为人是有本性的,他本性是非常善良的。
   现在我们只不过是真正的善恶标准被共产党扭曲了,甚至说他不太敢按照正确的去做,他知 道在共产党社会里边如果你要按照正确的去做的话,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当威胁一旦不在的时候,那我觉得人的道德提升是非常的高的。同时,我觉得我们应该注 意到法轮功在1992年传出到1999年,仅仅七年的时间,在共产党这么严厉的社会里边,已经达到一亿多的人,他们已经能够达到道德重建,当共产党约束条 件不在的情况下,那么我想道德重建的速度会变得非常快。
   林晓旭:那两位能不能再进一步谈一谈,跟将来的政治制度有什么关系?因为现在有很多人也在关心中国未来会走向什么样一种政治制度。我们刚才谈到了信仰、道德、文化,跟政治制度是怎么样关系?跟法律是怎么样一个关系?
   胡平:我们未来的制度应该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制度,这个制度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基本人权,这个基本人权也是道德存在的一个基础,因为它首先让人们的基本权利能够得到保障,同时它也给人们的自由选择提供了一个基础。
   共 产党过去曾经一度把道德标准撑得非常高,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什么话都说得很高。但是为什么造成相反的效果呢?因为它不承认基本人权,它否认人的 自由选择,结果就把事情完全给搞反了。我必需能够自觉、自愿的行善,那才叫善事;如果我不去行善就要打我、骂我,我为了怕受这个罚我就做好事,那就搞反了 嘛,对不对?就像鼓励小孩子拾金不昧,捡了一分钱交给老师,第二天小孩子每个人都说捡了一分钱,他们家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
   相反的,共产党 为什么这么多年曾经非常高调赞扬道德,鼓励大家都很道德,结果造成相反的效果了呢?因为道德的基础主体是自由选择的,这是基本的一条。你不能用政治权力的 力量去逼着人们去做好事,那就不叫好事,就成坏事了。何况你的“好”内容本身都有问题。即便是真的好,你强迫别人做,那也成了适得其反的事情。确保基本人 权为每个人建立道德自主性提供这么一个基础。
   另外,因为过去的道德沦丧,很多情况人们是被迫的,就像现在中国人说人心很坏啊、腐败啊,大家 互相坑蒙拐骗,但大多数人并不想坑蒙拐骗的,只不过坑蒙拐骗到一定程度,你不这么做你就要吃亏、你就要倒楣,甚至官场都是这个样子的嘛!别人受贿,你不受 贿,你就是异类,别人看了你都不顺眼,觉得你在威胁他,一定要把你给除掉。所以哪怕你不想腐败,仅仅是为了保全自己,你也得跟着一块去腐败。那么你想想他 们并不愿意腐败的,只要大环境没有了,谁都愿意让自己良心心安,都会这个样子。所以这种情况,我觉得自由民主的制度,是道德重建政治制度这么一个基础。
   林晓旭:你刚才说到那些精神运动,让我联想起来,实际上很多人经过那么多讲精神文明运动、学雷锋运动,但是做到一定程度,包括当时做学生的我都觉得好像是“皮”了,一旦通过政治手段来宣传,是不是反而带来更多的弊端呢?
   章天亮:对,就像胡平先生刚才讲的,你是在用一个强制的手段去让别人学。比如说学雷锋,那个时候学校停了课,我们每个人都要去做一件好人好事,学校组织大家去帮军属挑挑水什么之类,都是这样的,是一种政治任务,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去做。
   人真正要做好的话,他如果不能发自内心想要做好,当这个约束条件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
   林晓旭:所以这根本是人心的问题,我们也联想到郭律师刚才谈到,人们要能明白人生的真正意义。那现在我们看看郭律师的讯号是不是好了,能不能请郭律师再谈两句。郭律师,您现在还听的清楚吗?
   郭律师:现在可以。
   林晓旭:刚才您谈到了人生意义,如果民众明白了这点,会有更强大的力量,能够使道德文化重建,能不能请您再继续谈一谈?
   郭律师:我刚才谈到真正的信仰能够给人们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战胜的。所以我认为一个政府、一个政权,对人们的信仰的打压是非常残暴愚蠢的。
   根源在于中共当权者对宗教信仰相当无知;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它知道宗教信仰的力量,所以非常害怕宗教信仰,因此对宗教信仰进行疯狂的镇压。实际上中共取得政权以后,一开始就对宗教信仰进行非常严厉的打击和镇压。
   中国在1949年以前,“一贯道”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一贯道”被镇压实际上是因为其理念反共!所以它们最早遭受打压。近年来我了解到内部文件表明中共将大约十个左右的宗教团体视为邪教,其中包括法轮功,其中大量都是基督教的团体,从它的内容来看,都是涉及到这些宗教团体带有反共的色彩。
   所以只要你是反对共产党的党文化或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这样的宗教团体一概被打成邪教。事实上,宗教信仰对人的精神面貌和道德回升有至关重要的力量。我认为有真正宗教信仰的人,他们的道德水准实际上都是相当高的,当然不排除其中个别人仅是口头上的信仰者实际却是虚伪的人,但是大部分真正的信徒,他们的道德水平都是高的。
   刚才我听到谈到黄色文明和《河觞》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个人看法是这样的,《河觞》的问世,从政治这个角度,通过文化来谈政治,这个观点我赞成。但我不太赞成的是《河觞》把中国的传统文化说得一塌糊涂,或持根本上特别否定的态度。
   我自称是孔孟信徒,我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接触孔孟的原著,比如像《论语》、《大学》、《中庸》、《易经》、《道德经》等经典著作,我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阅读。接触以后才发现中国古文化真是太棒了,也就是说,我的思想观点或是我的基本思想实际上是来源于中国的古文化。
   但是我本人并没有因受到这些古文化的影响而使我变得没有道德信仰,或是被党文化占据;恰恰相反!我认为孔孟思想是非常伟大的,有可能是历朝历代统治阶级利用或者说后世的媚世学者,为了迎合当时统治阶级的要求,对孔孟的精神做了一些歪曲的解释。
   我个人认为,文化和政治只要不是在一个专制体体制下,那么民族的文化是可以得到充分的发展和发扬光大的。在任何时侯任何条件下,由政府或者利用政体或者政权来统治文化、控制文化,这种文化一定会变质。道德文化的重建一定是要把政治体制的开放或者打破政治思想的专制,废除专制思想以后,文化和道德才能得到重建也必将获得发扬光大。
   还有一位先生谈到一个观点我是非常赞赏的,就是道德的重建应当先于文化,这点我非常赞,至少应同时进行。道德在任何时候、在任何条件下,其内容都有一个普世公认的道德标准,不可能说我今天是这个道德,明天变成另外一个道德,朝三暮四,可以随意改变。
   在中共这种专制党文化的统治下,它扭曲了所有的原本普世公认的道德标准,变得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整个社会变成道德虚无,变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一个可以共同遵行的标准。
   中国当代社会的道德水准沦丧到最低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当代中国特别是现在,可以说已经跌到了最低点,什么都是假的,如假药、假食品、 假文凭等等,什么都可以作假。这个原因在哪里呢?这个原因在于人们已经丧失道德标准,一切都是为了钱,老百姓是为了钱;当官的、共产党的当权者都是为了权,为了权归根究底又是为了钱。
   林晓旭:一环扣一环。
   郭律师:他们的追求就变成所谓的物质。
   林晓旭:郭律师,因为时间关系只能到这儿,谢谢您精彩的评论。两位嘉宾,也感谢你们今天跟我们一起来探讨文化道德重建的问题。
   章天亮:我们希望在2006年中国真正能够走入文化跟道德重建,并且能够取得相当的成绩,我觉得这样的话才能看到中国一个光明的未来,中国大陆的民众也能享受到他们应该享受到的权利。
   林晓旭:我们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中国在2006年在文化道德方面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感谢各位观众收看我们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