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郭国汀律师专栏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大纪元1月26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章天亮:我来讲两句。今天谈到文化和道德重建,其实文化重建是第二步的,首先应该是道德重建,因为我刚才谈到了文化实际上是对道德的一种表达,善恶标准如果不调整过来,那么你无论创造出什么样的文化,它都不能说是一个合理的文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维权运动,就包括法轮功学员他们对信仰自由的坚持,包括维权律师的出现,这些运动本身就已经在帮助中国重建道德,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可以看到2006年有两件事是比较鼓舞人心的。
   一件事情是我刚才谈到,高律师也比较赞同的。2006年造成中国文化和道德重建的巨大障碍就是共产党有可能会被大大的削弱;如果更乐观的讲,我们不能说一定是这样,那么甚至有可能被清除。这个是中国道德文化重建我觉得是很乐观的一件事情。
   第 二件事情是,还出现了一批真的敢于实践重建的人。你要知道,如果社会上假如说大家都是互相之间骗来骗去做生意,那么谁说真话,这个人肯定是要吃亏的。也就 是说第一批站出来说我要按照我认为正确的道德去行事的人,这些人是吃亏的。那么谁做这第一批人呢?现在在中国第一批人已经出现了。
   法轮功学员说:不管你怎么打我,我就要坚持我的信仰;维权人士说:不管你的截访也好、暴力镇压有多么残酷也好,我就是要维护我自己的权利。包括像高智晟律师,涌现出来一大批维权的律师,无论你给我多大的压力,我都要坚持正义的。’
   你会看到他们现在的压力很大,甚至说吃了很多亏,比如说高律师事务所都被别人关掉了,但是你看到他们仍然在坚持着,这个坚持本身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它有感染力,这个坚持会使道德重建的工作变得更加容易,很多的人会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
   退 党大潮,我想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道德重建的过程,因为这七百多万人,敢于退党,就是因为他们愿意承担风险,也不愿意再跟共产党做坏事了。从另外一方面来 讲,当共产党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一天我们通过这样的退党活动造成共产党不在了,那么中国社会会迅速重建道德,这过程会非常快。
   举一个例子, 你比如说孔子,当时的春秋时候他说,大道隐没、礼崩乐坏、社会风气很糟糕。但是你知道孔子当了大司寇以后,三个月的时间,鲁国的人,做生意都不好意思多要 钱;走路的时候,男女要分别两边不乱;然后大家都唱歌,说孔子当了政我们生活有多么快乐。《三国演义》都讲说刘备到了安喜县一个月,老百姓都受到教化,这 是非常快乐,因为人是有本性的,他本性是非常善良的。
   现在我们只不过是真正的善恶标准被共产党扭曲了,甚至说他不太敢按照正确的去做,他知 道在共产党社会里边如果你要按照正确的去做的话,是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当威胁一旦不在的时候,那我觉得人的道德提升是非常的高的。同时,我觉得我们应该注 意到法轮功在1992年传出到1999年,仅仅七年的时间,在共产党这么严厉的社会里边,已经达到一亿多的人,他们已经能够达到道德重建,当共产党约束条 件不在的情况下,那么我想道德重建的速度会变得非常快。
   林晓旭:那两位能不能再进一步谈一谈,跟将来的政治制度有什么关系?因为现在有很多人也在关心中国未来会走向什么样一种政治制度。我们刚才谈到了信仰、道德、文化,跟政治制度是怎么样关系?跟法律是怎么样一个关系?
   胡平:我们未来的制度应该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制度,这个制度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基本人权,这个基本人权也是道德存在的一个基础,因为它首先让人们的基本权利能够得到保障,同时它也给人们的自由选择提供了一个基础。
   共 产党过去曾经一度把道德标准撑得非常高,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什么话都说得很高。但是为什么造成相反的效果呢?因为它不承认基本人权,它否认人的 自由选择,结果就把事情完全给搞反了。我必需能够自觉、自愿的行善,那才叫善事;如果我不去行善就要打我、骂我,我为了怕受这个罚我就做好事,那就搞反了 嘛,对不对?就像鼓励小孩子拾金不昧,捡了一分钱交给老师,第二天小孩子每个人都说捡了一分钱,他们家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
   相反的,共产党 为什么这么多年曾经非常高调赞扬道德,鼓励大家都很道德,结果造成相反的效果了呢?因为道德的基础主体是自由选择的,这是基本的一条。你不能用政治权力的 力量去逼着人们去做好事,那就不叫好事,就成坏事了。何况你的“好”内容本身都有问题。即便是真的好,你强迫别人做,那也成了适得其反的事情。确保基本人 权为每个人建立道德自主性提供这么一个基础。
   另外,因为过去的道德沦丧,很多情况人们是被迫的,就像现在中国人说人心很坏啊、腐败啊,大家 互相坑蒙拐骗,但大多数人并不想坑蒙拐骗的,只不过坑蒙拐骗到一定程度,你不这么做你就要吃亏、你就要倒楣,甚至官场都是这个样子的嘛!别人受贿,你不受 贿,你就是异类,别人看了你都不顺眼,觉得你在威胁他,一定要把你给除掉。所以哪怕你不想腐败,仅仅是为了保全自己,你也得跟着一块去腐败。那么你想想他 们并不愿意腐败的,只要大环境没有了,谁都愿意让自己良心心安,都会这个样子。所以这种情况,我觉得自由民主的制度,是道德重建政治制度这么一个基础。
   林晓旭:你刚才说到那些精神运动,让我联想起来,实际上很多人经过那么多讲精神文明运动、学雷锋运动,但是做到一定程度,包括当时做学生的我都觉得好像是“皮”了,一旦通过政治手段来宣传,是不是反而带来更多的弊端呢?
   章天亮:对,就像胡平先生刚才讲的,你是在用一个强制的手段去让别人学。比如说学雷锋,那个时候学校停了课,我们每个人都要去做一件好人好事,学校组织大家去帮军属挑挑水什么之类,都是这样的,是一种政治任务,并不是发自内心的去做。
   人真正要做好的话,他如果不能发自内心想要做好,当这个约束条件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行事。
   林晓旭:所以这根本是人心的问题,我们也联想到郭律师刚才谈到,人们要能明白人生的真正意义。那现在我们看看郭律师的讯号是不是好了,能不能请郭律师再谈两句。郭律师,您现在还听的清楚吗?
   郭律师:现在可以。
   林晓旭:刚才您谈到了人生意义,如果民众明白了这点,会有更强大的力量,能够使道德文化重建,能不能请您再继续谈一谈?
   郭律师:我刚才谈到真正的信仰能够给人们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战胜的。所以我认为一个政府、一个政权,对人们的信仰的打压是非常残暴愚蠢的。
   根源在于中共当权者对宗教信仰相当无知;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它知道宗教信仰的力量,所以非常害怕宗教信仰,因此对宗教信仰进行疯狂的镇压。实际上中共取得政权以后,一开始就对宗教信仰进行非常严厉的打击和镇压。
   中国在1949年以前,“一贯道”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一贯道”被镇压实际上是因为其理念反共!所以它们最早遭受打压。近年来我了解到内部文件表明中共将大约十个左右的宗教团体视为邪教,其中包括法轮功,其中大量都是基督教的团体,从它的内容来看,都是涉及到这些宗教团体带有反共的色彩。
   所以只要你是反对共产党的党文化或反对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这样的宗教团体一概被打成邪教。事实上,宗教信仰对人的精神面貌和道德回升有至关重要的力量。我认为有真正宗教信仰的人,他们的道德水准实际上都是相当高的,当然不排除其中个别人仅是口头上的信仰者实际却是虚伪的人,但是大部分真正的信徒,他们的道德水平都是高的。
   刚才我听到谈到黄色文明和《河觞》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个人看法是这样的,《河觞》的问世,从政治这个角度,通过文化来谈政治,这个观点我赞成。但我不太赞成的是《河觞》把中国的传统文化说得一塌糊涂,或持根本上特别否定的态度。
   我自称是孔孟信徒,我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接触孔孟的原著,比如像《论语》、《大学》、《中庸》、《易经》、《道德经》等经典著作,我是在大学毕业以后才阅读。接触以后才发现中国古文化真是太棒了,也就是说,我的思想观点或是我的基本思想实际上是来源于中国的古文化。
   但是我本人并没有因受到这些古文化的影响而使我变得没有道德信仰,或是被党文化占据;恰恰相反!我认为孔孟思想是非常伟大的,有可能是历朝历代统治阶级利用或者说后世的媚世学者,为了迎合当时统治阶级的要求,对孔孟的精神做了一些歪曲的解释。
   我个人认为,文化和政治只要不是在一个专制体体制下,那么民族的文化是可以得到充分的发展和发扬光大的。在任何时侯任何条件下,由政府或者利用政体或者政权来统治文化、控制文化,这种文化一定会变质。道德文化的重建一定是要把政治体制的开放或者打破政治思想的专制,废除专制思想以后,文化和道德才能得到重建也必将获得发扬光大。
   还有一位先生谈到一个观点我是非常赞赏的,就是道德的重建应当先于文化,这点我非常赞,至少应同时进行。道德在任何时候、在任何条件下,其内容都有一个普世公认的道德标准,不可能说我今天是这个道德,明天变成另外一个道德,朝三暮四,可以随意改变。
   在中共这种专制党文化的统治下,它扭曲了所有的原本普世公认的道德标准,变得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整个社会变成道德虚无,变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一个可以共同遵行的标准。
   中国当代社会的道德水准沦丧到最低点,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当代中国特别是现在,可以说已经跌到了最低点,什么都是假的,如假药、假食品、 假文凭等等,什么都可以作假。这个原因在哪里呢?这个原因在于人们已经丧失道德标准,一切都是为了钱,老百姓是为了钱;当官的、共产党的当权者都是为了权,为了权归根究底又是为了钱。
   林晓旭:一环扣一环。
   郭律师:他们的追求就变成所谓的物质。
   林晓旭:郭律师,因为时间关系只能到这儿,谢谢您精彩的评论。两位嘉宾,也感谢你们今天跟我们一起来探讨文化道德重建的问题。
   章天亮:我们希望在2006年中国真正能够走入文化跟道德重建,并且能够取得相当的成绩,我觉得这样的话才能看到中国一个光明的未来,中国大陆的民众也能享受到他们应该享受到的权利。
   林晓旭:我们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中国在2006年在文化道德方面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感谢各位观众收看我们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期节目再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