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齐天大圣:郭律师出国后有些令人失望了。至于袁红兵观点如此,没有希望过也就没有失望。革命还有什么真伪?如果有的话,古今中外所有的革命都是地地道道的伪革命。当然,对于革命一词的定义也许不同,但本人坚决反对一切暴力革命手段。即使你有高尚的目的,也不能使用不正常的手段。
   
   有幸拜读了署名为郭国汀的对袁红冰教授《改良,还是革命?》一书的评价,和文作者的初衷大相径庭的是我对袁教授的“雄文”只能得出负面的印象,概括为三个字——假、大、空。

   
   袁教授指出共产主义“革命”乃伪革命,袁教授所提倡的毕是“真”革命了。袁教授所赞赏的是“政治命运就如同草原上的野马,只服从强者的驾驭。具备坚硬的政治意志、严密的组织结构、严明的政治纪律、迅速决策和果断行动能力的民主革命组织。”——活脱脱一个孙文在世,只是不知须不须向领袖个人宣誓效忠打指模了。虽然这种革命组织冠之以“民主”,也不知和那个“民主集中制”的组织有几许不同。
   
   袁教授指出和中共展开三大心战(参见上文),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颇有革命大家的风范,号召人民进行“大起义”,这不禁令我想起一些六四学生领袖们希望看到的流一点血唤醒人民进行的起义。别了,袁红冰!中国已不是二十世纪初小知识分子狂热症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天真学生的时代了。
   
   郭国汀:人们只有当灾难降临自身之后,才会真正明白什么是真理!本律师在2005年2月23日以前,与楼上诸位或许属同类政治改良派。吾原拟在中国当十年人权律师,然后再转行至北大或清华任法学教授即是明证。然而,流氓政权的下流无赖之举,彻底粉碎了吾之政治改良梦。尤其是自3月6日中共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拘禁本人,继而非法取保侯审,进而枉法软禁两个半月后,使我彻底认清了中共专制流氓暴政的本质。如果说我,一个公开宣称欲成为中国人权律师者的亲身体验不足为凭的话,郑恩宠,朱久虎,郭飞雄,李伯光,陈光诚,高智晟,许志勇,李建强等律师受迫害的经验足资印证:在中国连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都毫无保障,普通国民决不可能有人权!而没有人权决不可能有自由,更不可能有法治,当然也不可能有民主或是宪政!也决不可能有任何实质意义上的政治改良!只是还未轮到阁下而已!当然汝等不愿意做人那是另一回事。做幸福的猪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能活着!
   
   太石村、东洲惨案,万洲暴动,矿难层出不穷。当今中国实质上已成人间地狱,中共已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的恶魔,对法轮功信众令人发指的疯狂迫害,接二接三的恶警察强奸案,酷刑折磨至死法轮功信众高达三千之众。屠杀了数千万国民的中共杀人犯罪集团,强暴全体国民精神心灵灵魂56年的最大强暴犯,六四学生血迹未干,东洲农民土地维权竟然又遇坦克机枪屠杀! 如此下流无耻残暴至极的专制流氓暴政,诸位还想与之改良岂非与虎谋皮,一厢情愿?!跪着造反求自由民主?!
   
   至于指责本律师为愤青或新左派之类,尽管持汝之论。一切让时间作判决,历史是最公正无情的判官。无论如何希望各位睁眼瞧世界,不要受愚民封锁之愚见左右。 是对是错是真理是谬论自有公论。吾之观点一家之言而已,谢谢楼上各位指教。至于袁红冰教之论,楼上哪位指责其论是假大空者,建议您好好研究袁教授原文及其四部堪称中国文学经典之作后再论会客观公正的多,凭空指责下如此结论,只能证明阁下无知,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当然南郭也是无知的,指责南郭无知即可,无需无端波及袁教授吧。如果阁下也能写出与袁教授相提并论的大作,吾服了你!
   
   值此新年来临之际,祝自由中国论坛网友们来年幸福快乐。
   
   郭国汀于加拿大
   2005年12月30日
   
   申:改良,改革,革命。
   定义模糊不清的情况下,什么也说不清楚。笼统地说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也没有意义。在郭律师的热情推荐下,本人拜读了袁红兵的大作《改良,还是革命?》。
   凡是他大量使用文学性语言的段落我都十分反对。他批判改良思想的段落较少散文风格,我比较同意。总的印象是,袁红兵的这篇文章是一篇政治抒情散文,不是严谨的议论文,更不是什么政论文章。对这种文章,是认不得真的。当然,如果我也学袁红兵先生或郭律师做些情绪化的评论的话,我会说:原先生的文风实在是文革得厉害。所以我衷心建议某些民运分子:改良也好,革命也罢,请先从自己开始。看看自己的思想血液和精神遗传中有多少专制主义的毒素是急需予以改造清理的。
   
   郭国汀:袁红冰先生的语言风格相当独特,亦非常有感染力号召力,初时可能不适应,一旦适应,您就会不得不服袁先生驾驭语言的高超能力.如果我说袁先生是当今中国首屈一指的语言大师,肯定会有众多著名文人跟南郭急,要是我说袁红冰先生是个富有诗人激情,文学家的素养,政治家的大智,英雄的豪迈,法学家的严密,思想家的深邃,满怀赤子之心的当代中国大才子,相信是恰如其分的公正评价.
   
   袁红冰独特的语言风格恰恰是他获得成功,而且必定获得巨大成功的拿手技能.一个能将枯燥乏味的政治、法律问题,用优美华丽高雅的语言表现得淋漓尽致的学者,一个能将严肃的政治法律问题用文学辞汇轻松愉快地述说的政治家,一个充满英雄人格激情的自由民主战士,肯定比那些故作高深肚里没货故作深沉头脑空虚之辈更能打动人心吸引听众和支持者.
   
   政论文并非唯有学究似的咬文嚼字的风格才能存在,思想才是精华,语言是思想的载体.吾更注重的是袁先生的思想,尽管我对袁先生的语言技能同样佩服"民运分子"阁下如是说,吾却言"民运志士仁人",尽管南郭还不配获此光荣称号.
   
   敬佩有才华有才智有思想有激情的真英雄,崇敬为国为民勇于牺牲甘于奉献的民运志士人,是每个国人最起码的做人本分.自已贪生怕死无可非议,生命毕竟只有一次;,麻木不仁可以理解,暴政之下不得不如此;然而对为国为民勇于牺牲奉献的不和民运志士仁人冷嘲热讽实不应该.不知君以为然否?
   
   袁红冰先生的政论文对于启蒙激励广大国人能起到远比那些长篇大论的政论大得多的作用.中国民众最需要的并非理论指导,而是觉悟觉醒;思想启蒙的重任远未完成.南郭愿意作些启蒙工作,尽管南郭本身亦需启蒙;一旦国人真正觉醒彻底明白中共无可过救药的专制流氓暴政的本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民主运动的胜利进程.每个国人的积极参与,人人坚持说真话拒绝说假话,一个真正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的新中国必将到来,这一天已为期不远.吾坚信之.
   
   郭国汀:吾之所以对袁红冰推崇备致,自有我的理由,日后我会拿出充分的依据来证明此点。国人妒忌心太重,包括民运志士仁人在内,不能承认大才子大政治家的天才。然而天才是客观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天才是最宝贵的,而袁红冰正是吾国政治天才之一。我是律师,也是与大众一样的人;或许不同之处在于我推崇英雄,敬佩英雄,承认天才,崇敬天才,仅此而已. 只要看中共如何封杀袁红冰教授,就知道中共是如何害怕袁教授了.<自由在落日中><金色的圣山><文炀>堪称中国小说经典之作.建议楼上诸君精读后再对袁教授作评论.
   
   郭国汀:反共产文字狱最力的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郑贻春先生,同样被中共以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七年徒刑.南郭认为颠覆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不但无罪,而且有大功于国于民实乃替天行道!因为"中共专制流氓暴政"决不等同于"中国国家政权",两者不论名称或是内容根本不是一回事.中国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不过是中共依靠暴力谎言欺骗窃取,依赖暴力谎言恐怖手段维持的非法政权.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必须通过全民定期进行公开公正的公投方式确定.这是主权在民的现代法律精神的体现,也是当代国际法的通例.正是在此意义上,中共专制流氓暴政实质上始终是个非法政权,正因为中共自已深知其政权的非法性,不相信自已政权的合法性,因而害怕民众否认其极权专制政权,因此才会几十年党禁报禁言禁,才会大兴文字狱迫害敢言真话的人士.才会逆流而动严厉封锁国际互联网!然则大江东去,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自由民主是当代世界势不可挡的泱泱大潮.中共负偶顽抗并不能挽救其必定灭亡之命运.中共灭亡已进入倒计时的伟大历史变革时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