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专栏
·新加坡捷富意运通有限公司诉上海中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中国海关实际运作的宣誓证言/郭国汀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译
·亚洲的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及其仲裁制度的特点-颜云青 郭国汀 译(下)
***郭国汀律师专译著
***(1)《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郭国汀校
·寄语中国青少年——序《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译后记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二编 海上货物保险格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三编 海上船舶格式保险单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南郭点评:陈泱潮先生30年前在其天才著作《特权论》中对改良主义作了论述,今日读来仍感觉是那么贴切到位。陈先生指出:“既要维护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又不敢触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个公有制社会生产力的桎梏,而在枝节问题上进行一些小改小革,叫做改良主义。”
   
   就改良主义的前途而言,陈先生预言:“在顽固不化、盘根错节的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统治面前,在空前激烈和尖锐的阶级斗争面前,改良主义路线的前途,不是投降,就是毁灭。”

   
   就改良主义的实质而论陈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改良主义者的治病方法是舍本逐末,以标代本。受既得利益的局限和束缚,跳不出既得利益的圈子。试问头痛医脚,脚痛医头,能医得好病吗?在急需动大手术才能拯救生命的情况下,延缓手术就等于死亡!而仅仅依靠强心针是不能治愈重病的。”
   
   陈先生正确地主张:“我们并不排斥在革命策略下的改良。”并指出“改良主义者的斗争是“毫无策略”的“跪着造反”!” “他们不懂得在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特权把持下,限制特权只能是一句空话。”
   
   就改良主义的作用来说,陈先生精辟地指出:“改良主义未能及时采取这一步骤,而是一方面强调劳动者的主人翁意识,因而等于否定特权的统治,另一方面又强化官僚主义者阶级的“一元化领导”,因而也就等于强化劳动者奴隶般无条件绝对服从物的地位。这样,就进一步将劳动者本身置于尖锐的矛盾之中,从而使整个社会生产置于异常混乱的状态。其结果必然加速整个国民经济陷入停顿和濒临崩溃。”
   
   陈先生认为改良主义的根本缺陷在于:“改良主义者不清楚叉路口社会社会生产方式的内在的基本矛盾,因此他们不能使既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得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解脱。改良主义既要公有制经济向社会主义发展,又不能有效地排除修正主义上层建筑对公有制经济的统治和支配作用。”因而改良主义注定行不通。
   
   回顾陈泱潮先生早在30年前对于实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预言,实践证明他当年提出的理论相当准确,他对改良主义的分析批判,即便今日看来不但未过时还具有指导意义。他并非一概否定改良而是主张不排除在革命压力下的改良。并从根源上指出了改良主义行不通的原因:不了解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的特定内含——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矛盾,因为找不到病根,治医也就无从谈起。南郭精读三遍以后认为《特权论》是一部研究马列原著并超越马列的当代马列主义经典之作。不但是每个民运人士必读经典,也是每个共产党员必修的正宗马列主义经典专著。对等马列主义同样不能持一概否定态度,因为马列主义本身亦含有一定合理因素,其主张社会公平,照顾穷人,帮助弱者的思想,实际上在今日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反倒得以较多实现;今日中国在中共一党专制独裁暴政治下,早已完全背叛了马列主义善的一面,发扬光大了其阶级斗争,暴力谎言恐怖恶的一面。
   论改良主义/陈泱潮
   
   一、改良主义行不通的原因
   
   既要维护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又不敢触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个公有制社会生产力的桎梏,而在枝节问题上进行一些小改小革,叫做改良主义。然而,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行不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正如上一节所述,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矛盾,是对抗性矛盾,它们之间是不能相容的;其次,列宁说:“改良就是在保持统治阶级统治的条件下从统治阶级那里取得让步。革命就是推翻统治阶级。”(《列宁全集》29卷471页)改良主义,不是打碎而是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用年轻人一定胜过年老人进化论来冒充辩证法,代替阶级论,以强调精神变物质来冒充唯物论、代替存在决定意识;用形而上学的斗争方法代替革命的辩证的斗争方法。改良主义对付修正主义的方法不是强有力的斩草除根的治本的方法,而是一套隔靴搔痒、割韭菜、摘蘑菇、打强心针、吃止痛片、服鸦片的治标方法。这套方法不过是使总崩溃变为逐步瓦解过程的方法。在顽固不化、盘根错节的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统治面前,在空前激烈和尖锐的阶级斗争面前,改良主义路线的前途,不是投降,就是毁灭。
   
   二、改良主义者
   
   这种改良主义路线,发端于统治集团中的左翼,立足于小资产阶级的“革命”立场,受着现实的阶级斗争:官僚主义者阶级与广大劳动人民之间你死我活的尖锐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推动,反映着社会主义受现有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作用在叉路口的彷徨和徘徊。改良主义者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多少有别于统治集团中的顽固派,他们感受到不变不行的压力。但他们的所谓变,是在维持旧质稳定性、维持旧统治秩序目标下的细枝末叶的改良。他们也承认统治机器发生了毛病,甚至也可以承认是发生了大病,但是病根在哪里呢?他们要么是真的摸不准,要么就是摸准了不敢触及。总之,他们的治病方法是舍本逐末,以标代本。受既得利益的局限和束缚,跳不出既得利益的圈子。试问头痛医脚,脚痛医头,能医得好病吗?在急需动大手术才能拯救生命的情况下,延缓手术就等于死亡!而仅仅依靠强心针是不能治愈重病的。我们并不排斥在革命策略下的改良。有时候,止痛和注射强心针是必要的。但是,治病只懂止痛和打强心针,乃是庸医所为。很多病人就坏在庸医的手里。在急剧的社会变革面前,以包医天下的面目出现的改良主义者,正是这样的庸医。他们不能超越常态,他们不敢打破常规,他们不知病根何在,他们医皮毛不医根本,他们要切除“癌细胞”,但不懂“癌细胞”产生的根源和活动的规律。改良主义对修正主义的批判,有如空想社会主义者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他们所设计的继续革命的蓝图,也好似傅利叶的法朗吉!此类改良主义者具有小资产阶级的一切特征。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小生产的劣根性;一方面有革命的狂热性,另一方面“思想容易右”。他们患得患失,或为官僚主义者阶级的既得利益所局限,或对官僚主义者阶级的既得利益垂涎三尺。他们能够为了现在牺牲过去,却不敢为了将来牺牲眼前。他们所处的阶级地位、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使他们不能“将阶级斗争进行到底”,不敢“争取到最主要的东西”,“不敢作任何冒险。”他们的斗争是“毫无策略”的“跪着造反”!他们不懂得在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特权把持下,限制特权只能是一句空话。他们既脱离了人民群众,又遭到官僚主义者阶级的仇恨,处境十分危险。一到决定关头,官僚主义者阶级定将把他们浸入血海!列宁指出:“马克思主义者赞成进行争取改良的斗争,即争取改善劳动者的状况(虽然政权仍然落在统治阶级手中)的斗争。但同时马克思主义者也最坚决地反对改良主义者,因为他们用改良直接或间接地限制工人阶级的意向和活动。改良主义是资产阶级用来欺骗工人的,只要资本的统治还存在,尽管实行个别的改良,工人总还是雇佣奴隶。” (《列宁:反对修正主义》136页)随着改良主义的毁灭,改良主义者必然发生分化,大部分会左转站到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立场上来,也有一部分会沦为逃兵,极少数则会右转去做投降派,助官厅剿方腊。
   
   三、改良主义的客观影响
   
   主要在于它撕开了官僚主义者阶级的面纱并形成了“‘下面’不愿照旧生活而‘上面’也不能照旧统治”(《列宁全集》第31卷66页)的局面。当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已经发生尖锐矛盾,“以致这种生产方式的日益迫近的崩溃可说是可以用手触摸到了;只有采用同生产力的现在这个发展阶段相适应的新的生产方式,新的生产力本身才能保存和往前发展”(《马恩选集》第三卷306-7页)已经成为当务之急的时候,改良主义未能及时采取这一步骤,而是一方面强调劳动者的主人翁意识,因而等于否定特权的统治,另一方面又强化官僚主义者阶级的“一元化领导”,因而也就等于强化劳动者奴隶般无条件绝对服从物的地位。这样,就进一步将劳动者本身置于尖锐的矛盾之中,从而使整个社会生产置于异常混乱的状态。其结果必然加速整个国民经济陷入停顿和濒临崩溃。恩格斯指出:“国家权力对于经济发展的反作用可能有三种:它可以沿着同一方向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发展得比较快;它可以沿着相反的方向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它现在在每个大民族中经过一定的时期就都要遭到崩溃;或者是它可以阻碍经济发展沿着某些方向走,而推动它沿着另一种方向走,这第三种情况归根到底还是归结为前两种情况中的一种。但是很明显,在第二和第三种情况下,政治权力能给经济发展造成巨大的损害,并能引起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的浪费。”(《马恩选集》第四卷483页)改良主义者不清楚叉路口社会社会生产方式的内在的基本矛盾,因此他们不能使既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得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解脱。改良主义既要公有制经济向社会主义发展,又不能有效地排除修正主义上层建筑对公有制经济的统治和支配作用。资本主义社会的企业,生产上不去,可以宣告破产;而“社会主义社会”的企业,生产上不去,既不能解散,还得由国家养起来,吃“大锅饭” 。“社会最重要的进步职能即积累被剥夺。”(《马恩选集》第三卷350页)劳动者自主劳动的主人翁精神向谬误方向的转化,或者被迫走向反面,自觉不自觉地消极反抗--变相罢工似的--普遍怠工。在这种状况下,整个社会生产遭到破坏。随之而来的是消费的紧张,日用百货缺乏,国计民生受到影响,物质生活的供不应求,加剧社会矛盾,使不满情绪普遍增长,势必危及政权的稳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