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郭国汀律师专栏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 2003-1-30 23:08:06)原载中国律师网
   
   新年到了!
   真诚祝愿中国律师们新春万事如意!

   老一辈律师身体健康长寿!
   中年律师健康寿长!
   青年律师早日成才!
   年青学子立雄心树壮志为吾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努力学习,读书,思考!
   中国的母亲得子女成龙成凤之喜!
   妻子,姐妹们永远美丽爱情之树常青!
   孩子们学业进步,品德长进!
   人人献出一点爱!
   祖国和平繁荣昌盛!
   
   
   
   自由万岁 新年好 -
   2003-12-31 23:41
   
   各位中律网友们新年好!因种种原因一段时间未上网,值此新年来临之际,借助中律网谨向过去的一年里,关注中国命运前途及为郑案呼吁呐喊支持的所有网友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同时向以宋江为代表的反对派致以节日的问候!
   愿民主自由法治人权科学宽容的中国早日实现!
   愿思想言论新闻舆论出版结社讲学演讲教育的真正自由早日实现!
   愿我们都能讲真话说实话而不至于被剥夺律师资格,不至于不予注册!
   愿中国律师们真正成为顶天立地敢做敢为敢当的英雄!
   让我们共同努力奋斗,争取说真话求真知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维护正义,良知的自由.
   让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做真正的主人,决不做奴隶!
   中国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国,而不是任何党派独家的中国!
   让明哲保身,麻木不仁的活命哲学见鬼去吧!
   自由万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来看,如果特别补偿满足施救费用的必要条件却仍拒绝按施救费用予以赔偿,似乎并无充分理由。
    假使能够根据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中被保险人义务(施救费用)条款(第13条) 获得赔偿的话, 被视为共同海损的“救助”(salvage)和“救助费用”(salvage charges)即不能在保险金额之外或者在“只保全损险”保险单下获得赔偿。(“salvage” which is treated as general average and “salvage charges” are not recoverable in addition to the sum insured or under a “total loss only” policy as would be the case if it were recoverable under the Duty of Assured (Sue and Labour) Clause (Clause 13) of the Institute Time Clauses Hulls)
   (3)碰撞抗辩或诉讼的费用无权以第13条项下施救费用的名义获得赔偿。第8章有关碰撞责任的部分业已谈到:“施救费用条款”并不适用于“碰撞责任条款”(Xenos v. Fox (1868))的保险赔偿。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8条第3款专门规定了保险人对碰撞责任下的法律费用的责任问题。
   (4)不足额保险。依据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3条第4款之规定,被保险人必须按比例承担不足额保险下的施救费用。
   1906年《海上保险法》明确规定了不足额保险下共同海损分摊和救助费用赔偿予以比例扣减,但对不足额保险下施救费用比例扣减问题却未明确。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13条第4款,在上述规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保险人的赔偿责任,应当按照保险单载明的保险金额,与船舶的保险价值之间的比例计算。但是,若产生该笔费用的事故发生时的船舶完好价值大于船舶的保险价值,则按照保险金额与该完好价值之比例计算。第13条第4款后半部分则明确了保险人承认全损的条件下这一比例扣减规定的适用问题,使条文订得更加完善。于保险人业已承认全损之情形,则有关不足额保险下比例扣减之规定仅对施救费用超过获救财产价值的部分适用。该条款的全部内容如下:
   “13.4 保险人对依据本条规定产生的费用的赔偿责任,应当按不超过船舶保险金额与约定的船舶保险价值的比例计算。如果产生该笔费用的事故发生时的船舶完好价值大于船舶的保险价值,则应按照保险金额与该完好价值之比例计算。如果保险人业已承认全损赔偿请求,而本保险中的保险财产又获救的,则上述规定不应适用;但如果施救费用超过获救财产的价值,则上述规定仅适用于该超过部分的施救费用部分。”(13.4 When expenses are incurred pursuant to this Clause 13 the liability under this insurance shall not exceed the proportion of such expenses that the amount insured hereunder bears to the value of the Vessel as stated herein, or to the sound value if the Vessel at the time of the occurrence giving rise to the expenditure if the sound value exceeds that value. Where the Underwriters have admitted a claim for total loss and property insured by this insurance is saved, the foregoing provisions shall not apply unless the expenses of suing and labouring exceed the value of such property which is in excess of such value.)
   (5)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有较特别的规定,这就是其第13条第5款。其前身,即旧条款的第9条b款,虽倍受批评,但最终还是被现有条款承继下来,只是略有修改。该条款内容如下:
   “13.5 如果根据本保险提出的船舶全损赔偿请求获得承认,且为救助或企图救助船舶和其他财产已经支付了合理费用但无残值,或者所支付的费用大于残值时,则保险应当按照比例赔偿该费用或者超过残值的费用中按照具体情况确定的为保险船舶合理支付的那部分费用。但是,如果船舶保险金额低于船舶发生事故时的完好价值,根据本条款可获得的赔偿数额,应当按照不足额保险部分的比例进行赔偿。”(13.5 When a claim for total loss of the Vessel is admitted under this insurance and expense have been reasonably incurred in saving or attempting to save the Vessel and other property and there are no proceeds, then this insurance shall bear pro rata share of such proportion of the expenses, or of the expense in excess of the proceeds, as the case may be, as may reasonably be regarded as having been incurred in respect of the Vessel, but if the Vessel be insured for less than its sound value at the time of the occurrence giving rise to the expenditure, the amount recoverable under this clause shall be reduced in proportion to the under-insurance. )
   有人认为:第13条第5款中的“残值”(proceeds)仅指船舶的残值,而不包括销售船载货物的所得款项(proceeds of sale of the cargo)。由于第13条针对的是船舶保险合同下的赔偿请求(且保险人业已承认船舶全损索赔),故没有充分理由认为其必然适用于船载货物。另有观点认为:该残值应是净残值而非毛残值。特定情况下,计算净残值时,还应将可能减少残值数额的项目予以扣除。
   由于实践中船东往往将销售船舶或其残骸的净残值(如果有的话)据为己有,用以弥补其支出的部分费用。有鉴于此,该条款规定费用余额分摊制度,亦即保险人按照一定的比例赔偿该费用,或者按比例赔偿超过残值部分的费用,“该费用是因船舶而合理支付的”(as may reasonably be regarded as having been incurred in respect of the vessel)(但是不足额保险除外)。当然,理算师有根据公平原则进行自由裁量的余地,而非仅仅机械地拘泥于分摊制度。
   下面这一案例可以用来阐明订立第13条第5款的目的和作用。有一艘载货船舶触礁搁浅,救助人不愿意采用“无效果,无报酬”救助形式,最终船东被迫与拖船公司签定了按日计酬的救助合同(contract with a tug on a per diem basis)。这就意味着不论船舶是否脱浅(get off the strand),船东均应按日支付报酬。假使船舶和货物最终获救,则拖带费用将作为共同海损计入费用。但是,如果救助未能成功,船货均未获救,或者拖带费用超过了获救财产的价值,如何是好?这种费用既不能作为共同海损,因为分摊价值为零且船舶保险人只赔偿全损损失而不负额外赔偿责任;同时,这也不是救助(salvage),由于这是合同下产生的费用因此也不是“救助费用”(salvage charges);而且,由于这种费用是为了船货双方的利益而产生,因此,也不能算作施救费用。可见,如果没有第13条第5款之规定,即便船东为了各有关利害方而花费了此等费用,也无法从船舶保险人处获得赔偿。而第13条第5款通过比例分摊的方式,使与船舶相关的费用可以在全损赔偿之外,从保险人处获得赔偿,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上述尴尬局面。
   货物保险
   以上有关船舶保险的规定对协会货物保险条款同样适用。与协会船舶保险条款相比,协会货物保险条款的被保险人义务条款(第16条)只是在开头表述上略有不同,具体条文如下:
   “16 当发生本保险所承保的损失时,被保险人、其雇佣人员及代理人有义务:
   16.1 采取合理措施以避免或减少这种损失,且
   16.2 妥善地保留或者行使对承运人、保管人或其他第三人追偿的一切权利,保险人除负责赔偿承保责任内的任何损失外,还应赔偿被保险人为履行上述义务产生的任何适当和合理的费用。”
   “16 It is the duty of the Assured and their servants and agents in respect of loss recoverable hereunder
   16.1 to take such measures as may be reasonable for the purpose of averting or minimizing such loss, and
   16.3 to ensure that all rights against carrier, bailees or other third parties are properly preserved and exercised
   and the Underwriter will, in addition to any loss recoverable hereunder, reimburse the Assured for any charges properly and reasonably incurred in pursuance of these duties.”

[上一页][目前是第4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