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
郭国汀律师专栏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希望之声专访郭国汀 中共是最大的犯罪利益集团
   
   2004 年12月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发表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后,在10月18日再次发表一封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 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人民的关系,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中共高层震动。之后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吓电话,并频繁被北京司法当局等部门找去谈话,当局指称高智晟已经越过了底线,并要求高收回他的公开信,遭拒绝后于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律师事务所营业一年。
   
   2005年12月12日,高智晟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用颤抖着的心和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对此,本台记者采访了著名维权律师郭国汀。

   
   郭国汀认为高律师这个举措是真正大英雄的行为,义无反顾,认准了一个目标就坚定勇敢的往前走的大无畏的精神。
   
   郭国汀说: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意义重大,主要是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胡温上台以后,镇压法轮功这个势头啊没有被遏制住,不但没有制止没有停止反而还在继续着惨无人道在全国范围内的疯狂镇压,而且这个镇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或道义的(依据),任何方面的依据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彻底披露了中共当局掌控下的法院、公安、警察、监狱系统的黑暗,简直暗无天日,比地狱还可怕。这是我认为他第三封信披露的真相最重要的意义所在。
   
   郭国汀谈道:在国外也看到好多关于酷刑演示,上百种酷刑刑罚,各种各样的酷刑对待法轮功学员,令人不可思议的种种酷刑,这些都是国内传出来的,到底真假?通过高智晟亲自去调查,作为人权律师调查核实的这种事实、情节,增加了他的可信度。因为高智晟本人他不是一个法轮功学员,他只是一个人权律师,作为人权律师具有很高的公信力,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利害关系的话,他说的话他做的事,从法律上来讲,从道义上来讲都具有更大的可信度,所以我更会相信高智晟的说法或者他亲自调查核实的结果。这种情况下,很显然这些他披露的事实并不是首次出现在国际社会,但是作为一个更具有公信力的这种说法或证据,确实是互相印证,佐证了法轮功学员在国际上已经大量披露的中共当局非常下流无耻的残暴行为。
   
   郭国汀继续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个人认为,高智晟本人现在已经是精神升华了,也许他刚开始从事律师职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么多,但是随着一步一步的发展,一次一次的搏斗,跟社会黑暗面斗争,或者跟整个政权令人不可思议的种种违法乱纪的各种现象,到最后等于跟中共当局当权者摊牌。在这些搏战之中,他已经成熟、 已经成长起来,而且越战越勇,他不是那种很容易就被人打下去或打趴下的人,他现在已经成长为打不垮拖不烂的人,他那种已经成熟,已经成长壮大起来的精神力量是很伟大的,他本人的精神已经得到很大的升华。我在2003年的二月份在北京大学做了一场演讲,演讲的题目叫做《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我觉得高智晟现在就是我当初在北大演讲中所讲的那种伟大的律师,他已经完全够格。
   
   在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中,高律师揭露了中共从六四屠杀到虐杀法轮功学员到最近广东汕尾事件,从这几十年来中共政府对无辜的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他深刻地指出这个制度是不符合道德的,完全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和能力。
   
   郭国汀表示: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揭露的问题,包括对中共整体体制的彻底否定,对它这种制度从法律层面、道德层面或者说任何一个层面都是进行了彻底的否定。在中共建政56年期间,它发动的每一场政治运动或者每一次重大举措,几乎百分之百都是错,而且百分之百都是罪,它这个错已经达到犯罪的程度。正因为如此, 如果它十年八年不动,不采取一些高压政策或者非常强烈的这种杀人啊威慑啊,那么这个政权就无法运作。
   
   郭国汀形象地说:我认为张林写的一篇文章,对共产党的惯性,这种非法作为的惯性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在共产党的眼里,共产主义共产社会的眼里,就像陀螺一样,定时就必须抽它一鞭子,不抽它就会停下来。”那么共产党杀人或者共产党犯罪,就跟陀螺原理一模一样,只要时间稍微拖长一点不来这一下子,它这个政权就马上就崩溃或者说就完蛋。我认为高智晟这封信只是把这个强化了,把共产党整个体制,非法性、非道德性或者说非理性已经非常强化了,所以又是一种非常好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老百姓,应该明确应该明白,不光是中国的民众,包括中国民运人士,或者政治异议人士,都应该明白,应当彻底抛弃对共产党的任何幻想,或者对胡温本人的任何幻想,完全应该抛弃,不要再有任何幻想。因为这个制度,共产党的体制,已经是腐败透顶。我曾经说:朽木不可雕,及腐肉不可能保鲜,共产党就是朽木就是腐肉。用任何的方式来扶持它,或者改良它或者改善它,完全不可能。所以,现在唯一从出路就是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发出每一个人自己真实的声音,争自由、争独立、争解放,真正的解放,现在已经是唯一的出路。所以,象东洲事件或太石村事件或者说去年全国发生的7万4000起民事抗争,实际上是社会发展到今天,一种不可遏制的趋势。靠单个人的抗争,单枪匹马的抗争,或者某地区的局部抗争,无法对抗中共强大的那种掌握了所有国家机器资源的这么一种邪恶的力量。所以现在中国人必须团结起来,争取维护自己的每一项权利,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想推翻中共专制独裁流氓暴政,历史把这个重大的责任,放到当代每个中国人的身上,不是哪个人的责任也不是哪个党派哪个团体的责任,而是当代中国人历史的重任。
   
   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从各个角度公开否定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他最后谈到对法轮功的平反问题,他从另一个高度鄙视和抛弃中共,觉得中共不配,无论从道德上还是良知上它都不配它扮演的那个角色,不让凶残了半个世纪的中共再频繁的玩这个平反的把戏。
   
   郭国汀表示:中共不配为法轮功平反,也不配为六四平反,因为中共统治集团实际上是一个犯罪利益集团,而且是一个杀人的犯罪集团,杀人的犯罪集团决没有权力,自己来为被它杀的人平反的,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同样中共统治集团又是一个精神强暴集团,对中国人民强暴了56年,对全体中国人民精神、心灵和灵魂进行了强暴,它等于就是一个最大的强奸犯,强奸精神的强奸犯。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也根本没有任何权力来为被强奸的被奴役的或者是被强暴的人民的精神上的损害进行平反,原因就是它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罪犯集团,它没有权力,它根本没有任何权力,它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即停止作恶,减轻罪责,这是中共当权者唯一能做的,法律上也好,道义上也好,它唯一能做的就是这一点。老百姓也好,人民也好,实际上我认为只要中国人民知道共产党的真象,一定会抛弃中共,已经没有人会这么傻,或者还在愚蠢透顶的寄希望于中共改恶从善,中共表面上好像还很强大,实际上是崩溃之前的回光返照。所以我认为中共虚弱无比,不是说什么强大,它根本不强大,如果真强大的话它根本就不会害怕政治异议人士或者反对派或民众的公开批评或公开争论。正因为它自己没有底,或者它自己是非法的,不具有合法性,它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是合法的,所以它就特别害怕。我认为战战兢兢的不是中国人民,而是共产党。
   
   高智晟有文章指出: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凶,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以上报道是由希望之声记者蔡红采访、编辑,雅梅为您播报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