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郭国汀律师专栏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作者:南郭
   今读刘路兄“郭国汀律师我为你扼腕可惜”一文。本不拟论辩,因为兄弟间的争论本不宜公开且近日心情实在不佳。但公开函涉及诸多重大问题不得不辩,也不敢不辩。刘兄函中提及百万退党潮是“海外激进团体搞地对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没有多少正面价值的政治活动,并且推进这项活动的团体也不是什么健康的力量”,兄之所指显然是指法轮功。然而吾以为退党大潮不但有正面价值,而且此种价值决不可低估。对法轮功我除了敬佩有加之外还能说什么?

   首先,非常感谢刘路兄的厚爱,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我们曾在中国律师网上并肩战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兄之哲思,文采,正义感和出色的辩才,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确实是神交已久的好友。2003年7月我们共同发起的《废除或修改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致胡锦涛先生公开函》网上签名活动,足证兄之眼光与胆略,虽然为此我们均受到当局秋后算账。刘兄因此受暗算,律师执业证被强行收回,而我被非法停业并被迫流亡海外。
   出国后我得以畅游互联网,方知悉在我遇难期间海内外众多朋友们声援,幸得国际组织,加拿大律师维权组织,安世立大律师,民运人士,法轮功朋友们声援,我才得以免受进一步迫害并避难海外。尤值一提的是遍布世界的法轮功朋友们真诚无私的帮助,令我体会到了纯真善良美丽的人性的光辉。
   刘兄函中提及百万退党大潮对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没有多少正面价值,吾实不敢苟同兄之观点。吾以为退党大潮是发表《九评共产党》后顺理成章的举措,它对推动中国最终走上自由,民主,法治,人权,宪政,抛弃一党极权专制独裁体制有着不可低估的重大历史和现实意义。法轮功群体在中国及全世界坚持已六年的和平抗暴运动,在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当前海内外呼吁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运动最卓有成效的一场和平抗争运动。其意义决不亚于印度圣雄甘地倡导的和平不合作抵抗运动,也足以与马丁路德金提倡的和平抗争民权运动争辉。中共统治集团业已沦为人类历史上最反动,虚伪,无耻,下流,残暴,极端自私自利的正在迅速法西斯化的流氓集团,象朱溶基等清廉正直之士仅是中共当权者的例外,绝大多数当权者皆已坠落成货真价实的贪官污吏。中共早已彻底丧失民心,抛弃中共一党极权专制独裁体制肯定是全体中国国民的共同心愿。而抛弃暴政不外乎两条路:一是暴力革命;二是和平抵抗;前者吾以为唯有在特殊情况下作为下策,因为以暴制暴或以暴易暴没完没了,受害者永远是中国普通民众;后者通过彻底披露中共本质真相,揭露中共历史上及当前所犯的滔天罪行,通过退党大潮,通过全世界华人和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自由民主的人们结成最广泛的反抗中共暴政同盟,必将最终促使中共跨台,迫使中共早日还政于民还权于民。而九评共产党引发的退党大潮正是和平抗争的最佳方式之一,怎能争眼瞎说其没有多少正面价值?!
   至于法轮功是否健康力量,我实不敢认同刘兄之见。法轮功群体6年来不屈不挠的英勇和平抗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是中共依靠谎言加暴力窃取国家政权50多年来首次卓有成效的民间伟大和平抗争。法轮功学员坚韧不拔前赴后继地勇敢讲真相,揭露中共种种令人发指的流氓镇压手段暴行,业已创造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最伟大的民间和平抗暴斗争的奇迹,已经赢得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正义人士的理解支持,正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体现了中华民族真善美的源远流长的古老文明,法轮功事实上正在为中国人赢得世界荣誉。任何对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视而不见的人,注定要犯历史性的大错。
   对于法轮功我直至1999年7月20日方首次听闻,因为当时我的亲朋好友无一人是法轮功学员,因而我并未特别关注。2001年2月间读到一篇发表在《百姓信报》上有关辽宁省强制法轮功学员办学习班及北京某协会万人批判法轮功的新闻,我在日记中对中共当局此种荒谬绝伦之举有所批评。2003年2月至8月间我在中国律师网上三次撰文批评当局镇压法轮功的祸国殃民之举。随后受理了黄雄失踪调查案,瞿延来绝食抗争案,陈光辉被迫害成植物人案,及雷江涛案,吴爱中案等六起涉及刑法300条的法轮功学员案件,由此得以广泛查阅互联网上有关法轮功的正反两方面的超过400篇文章,法规,案例及书籍。同时在网上通读了《转法轮》及李洪志先生在历次法会上的全部讲话。因此多少可自称对法轮功已有相当了解。尽管由于智慧悟性水平所限,我不敢说自已已精通法轮功,且我对李洪志先生的某些说法,确实不理解也并非毫无保留的认同。但并不妨碍我对法轮功业已取得和正在取得的辉煌成绩表示敬意,对李洪志先生为中华民族所作的贡献表示敬佩。
   法轮功实质上是一种源于中华古老文明的修炼,也是一种有神论的信仰。其要求学员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最终达到开功开悟功成圆满返本归真的境界。其目的是通过修炼使人超凡脱俗回归家园,客观上由于其主张唯有通过修心性,使人们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使得法轮功群体的道德水准空前回升。其解答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至少是一种多少能自圆其说的有神论理论信仰。正由于其根植于中华五千年儒释道博大精深的文化,令人信服地解答了人生意义目的等重大问题,且其功法确实对修炼人的身心健康有神奇的效果,因而在短短的七年内使得法轮功学员迅速达到7000万以上,如今据称已有上亿学员且洪传全世界60余个国家,《转法轮》业已被译成25种语言,这一事实本身就是奇迹。
   通过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我有机会大量精读有关法轮功的正反两方面的文章,精读《静水流深》《超越生死》《疾风知劲草》《为你而来》我多次情不自禁地为主人公的悲惨遭遇流下同情之泪,为中共当局背天理灭人性耗巨资疯狂镇压法轮功之祸国殃民之举义愤填膺。尤其是了解到瞿延来,陈光辉的感人事迹,实际接触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听他们自我介绍谈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变化的体会,令我对法轮功运动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不能不肃然起敬。一个人为了信仰自由竟能绝食绝水长达780天(长期被监狱当局强行灌食,数次导致生命垂危仍不言放弃!)这是何等伟大非凡的意志?决非凡人所能为。据了解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监狱中绝食百日以上者数不胜数,法轮功信仰亦因此而辉煌。
   正因为通过了解自四九年以降中共搞得一系列政治运动,我深知中共当权者的无赖,无耻,欺骗手段,当权者大多无视法律,也不知法治为何物,更因为我深知在中共独家掌控下的法院,检察院,公安,国安实质上并无独立审判权,侦察权,公诉权;而全国媒体全是党的喉舌的国度也就没有新闻舆论监督可言;一方面是毫无限制的特权,另一方面是没有任何实质有效的监督,而不受限制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腐败。因此我在办理法轮功案件时格外谨慎,总想在全面研究充分了解法轮功的基础上提出辩护意见。我在互联网上先后发表《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我的心里话--为杜导斌抗辩》(内含为法轮功辩护的内容)《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质疑三项原则》《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评上海监狱当局非法拒绝辩护律师会见法轮功当事人》,并向司法部长挂号邮寄《陈光辉保外就医申请书》所有这一切旨在基于法律和理性,依法为法轮功抗辩。
   上述举措实质上反映了我在此之前,仍低估了中共当权者的无耻无赖程度,高估了中共当权者的理智和智慧,亦即对中共极权集团仍抱有改良改善的幻想。岂料中共当权者实在小肚鸡肠竟于2005年2月23日不惜采取流氓手段骗走我的律师执业证,抢走工作电脑(迄今非法扣留不还!)并以荒唐至极的莫须有的罪名(违悖宪法规定的四项基本原则),予本律师停业一年处罚。进而在公然玩弄法律欺世盗名般地举行公开听证会结束当天,再次威胁要我到此为止(即承认该荒谬绝伦的行政处罚决定)被我当场义正辞严拒绝后。更为荒唐的是:中共当局竟于3月6日出动几十名警察,分别到我家中和办公室以所谓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名(因为我曾邀请三名记者旁听我的“公开听证会”!),强行查,非法扣留家庭电脑,私人日记,及所有人权案卷(迄今非法扣留!) 随即竟采取完全切断我家电话,没收手机,全面监听,跟踪,软禁直至5月19日才口头解除所谓取保侯审!其目的旨在拖过我提起诉上海市司法局行政诉讼的时效。一个号称“强大无比”的政权(公安警官之语)竟下流到此种地步,令我对之讨厌至极!
   来到加拿大后有幸接触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绝大多数是大学以上教育水准,其中不乏教授,生物学博士,医学博士,电脑工程师,甚至有法官和律师,我还与五位白人学员有过交谈,他们均真诚信仰法轮功,而且修炼后均奇迹般地抛弃了过去的不良生活习惯,诫毒;或使原来体弱多病的身体变得连年不得任何疾病。他们多表现得为人真诚,善良,热情,坚忍,乐于助人不求回报。他们的头脑清醒,理智思维决不亚于常人,聪明才智更远胜于一般人,我认为自已在许多方面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兴起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大陆中国在中共无能缺德谎言加暴力的统治下的56年,导致全民道德水准急剧下降自然生态环境已界崩溃边缘,全社会虚假横行,人与人之间虚伪盛行,而法轮功倡导真善忍,要求学员做好人行好事,凡事为他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找克已忍让, 法轮功学员事实上业已成为中国人道德水准最高的群体,仅此一点足以证明法轮功在提升国人道德水准方面功效非凡.因此吾以为为法轮功辩护是中国律师的天职, 决非 “趟这湾浑水?”
   至于我被中共当局迫害的真实原因,与我公开宣称要成为中国人权律师,近年来大量为政治良心犯,强制拆迁受害人,法轮功学员所作的认真细致大胆直言不讳的辩护,公开批评中共64血镇压爱国学运,公开谴责当局非法无理镇压法轮功,公开批评胡锦涛先生上台后的一系列愚不可及的举措有关。事实上为瞿延来和陈光辉辩护并在国际互联网上公开披露上海监狱当局及苏州监狱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正是我被非法停业并受迫害的直接导火索。我公开嘲讽所谓四项基本原则,公开宣称 “中共已经到了末日”及在互联网上发表议政文章由来已久,且全部真名实姓,但当局通过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律师协会,国安和公安不断找我谈话交朋友(两年间竟达31次谈话!)企图阻止我为上述人士辩护,公开发表个人政见。正因为中共当局实质上已将法轮功视为头号敌人,岂能容忍辩护律师公开为之真实地抗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