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郭国汀律师专栏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
    一、卖方违约
    §691 未交货。我们已经探讨过与CIF 合同有关的适用于卖方违约的原则(参见第六章)。这些原则,包括适用于分期付款交货的原则,在细节上作必要修正后对FOB 合同同样适用,若卖方未按合同交货期限交货,买方的法律救济是要求赔偿未交货的损失。损失的大小可根据《货物买卖法》第51条第2款和第3款的规定来计算。表面上看来,这些损失的计算要参考FOB 合同交货地违约之日类似商品的市场价,包括买方为履行合同项下义务所支出的一切合理费用,比如,因船舶滞期或者空舱而产生的费用。1这项原则是在Standard Casing Co.v.California Casing Co.案中2由 Cardozo 法官提出的,此案涉及一份FOB 旧金山装货的合同,卖方未交货,买方按目的地—纽约的市场价来计算损失。这位博学的法官否决了买方的主张,他阐释道:

    “我们认为,不管提单是签发给买方或是给卖方,运输的风险都是由买方承担的……如果情况是这样,运输一开始卖方便已完成履行合同的义务。并不存在保证货物到达目的地……而仅是保证将货物交付承运人。此种交付地如果合同被继续履行,也就是卖方最终履约地;如果合同未履行,它必定是违约地。加利福利亚的市场价不同于纽约的市场价,所以必须以交易谈判价格作为计价依据……毫无疑问,任何情况下货物交给承运人,买方都希望货物将(平安)到达目的地。由于发货人的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只计算到运送到目的地是不够的。”(p.418)
    如果卖方预期违约(见前§313),买方在一定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解除合同,例如在Metro Meat Ltd. v.Fares Rural Co.Pty Ltd.and Ano. 3一案,就是这种情形。该案中,买方购货是为了转售,而转卖又是合同的一个条款,买方可以索赔其利润损失以及由于违反转售合同他所应承担的任何损害赔偿。4但是,买方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减轻损失。
    §692 所交货与合同不符。然而为了确立计算损失的标准,不得不援引许多判例来确定货物到达预定目的地的市场价格。特别是直到货物到达目的地后才发现卖方所交货物与合同规定不符时更是如此。纽约上诉法院判决的Perkins v.Minford et al 案5,涉及以FOB 古巴港条件卖白糖并把白糖运送到纽约所造成的损失的索赔。该索赔称直到货物运抵目的地后才发现货物的品质缺陷。
    “一般而言,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是由合同价与本应当交货之时、之地的市场价之间的差价确定,Standard Casing Co.Inc. v.California 6案,以及具有某种相似情况的Seaver v.Lindsay Light Co.7案所适用的规则……,该两案中(卖方)均未提供所卖货物8。原因很清楚,通常情况下,得知(卖方)违约买方可以从其他卖方那里购货,以避免随后市价上涨来保护自已。但如果买方不知道(违约)又该怎么办?如果交货地远在异地,买方不知道也无法知道,而是直到买方实际收到货物或收到提单时才知道合同未被完全履行,他又该怎么办?由于违约直接和自然造成的损失是多少?
    §693 如果买方因所交货物不符合合同规定而拒收货物(关于买方拒收权参见§629),他可以索赔运费、保险费和其他费用9。目的地的市场价格决定这些赔偿,这在上面提及10的Van den Hurk v.R.Marters & Co.11一案中,Bailhache 法官就是这样裁决的。然而,即使买方选择接受货物,放弃卖方违反条件其所拥有的拒收权,而要求相应的货价折让,也是可以的。例如,在Obaseki Bros v.Reif & Son Ltd.12一案中,Goddard首席大法官,就是这么裁决的。在该案中,他确认了仲裁员作出的裁决,该裁决裁定以FOB自非洲港口装运的不符合同规定的货物,其损害赔偿额应以在英国本应当交货时的市场价格与实际交付之日的市场价格的差额计算。因为卖方还延迟交货,买方还可以要求赔偿由此产生的运费的增加部分。当然,这一规则同样适用于卖方负有责任的货物运抵时已损坏的货物。例如,货物包装不良或积载不当或有一项货物运抵时具有商销品质的默示担保。13如果货物由于船方违约遭到损害,假如风险仍归卖方,无论货物所有权是否已经转移,卖方仍有权起诉承运人14。
    除非卖方违反合同条件构成拒绝履约,买方不能拒收货物。适用原则已在有关CIF 部分讨论过,此处不再赘述。完全可以认为那种合同条款既非严格意义上的条件条款,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保证条款,以及违约的严重程度可以决定损害赔偿额的观点,同样适用于FOB 合同(尽管涉及不确定因素)。因此,在Tradax International S.A.v.Goldschmidt S.A.15案中,法官认为销售8000吨叙利亚大麦含有0.1%的杂质应是一份合同允许的误差,而不应被视为构成违反条件。法院应当倾向于将其解释为中间条款,只有在发生实质性的和严重的违约之场合买方才有权拒收。在该案中,卖方应提供一份质量证明表明不纯度的百分比和大麦中的杂质。提交的证明书标明最高的不纯度为0.1%,但是买方辩称他们本应可以拒绝接受该证明,因为其不符合合同规定,该抗辩被驳回。Slynn法官指出商人们认为这种形式的质量偏差无关紧要。卖方因此有权对买方不当拒收索赔损失。
    Slynn法官在其判决书中写道:
    “大家一致认为不纯度的规定不是对货物本身的描述,因此,并不存在1893年《货物买卖法》第13条之默示条件,使得买方有权基于不符合同为由拒收。该法第14条也没有任何默示条件可以援引。因此,似乎对我而言,在下列这些判例的基础上,即The Hansa Nord (1975) 2 Lloyd,s Rep.445;[1971] Q.B.44,pp.451,61,由 Denning勋爵裁决(pp.457,70-71Q.B.) 由Roskill勋爵裁决,以及在Hong Kong Fir Shipping Ltd. v.Kawasaki Kisen Kaisha Ltd.案[1961] 2 Lloyd’s Rep 478 [1962] 2 Q.B.26) 在缺乏明确协议或事先约定这是一个条件条款的情况下,法院应当倾向于把不纯度条款解释成中间条款,只有发生严重的和实质性的违约买方才有权拒收货物。”
    此外,Slynn 法官继续写道:
    “买方不得不考虑由质量证明证实的违约是否实质性的和严重的,或是根本违约的;或者,另一方面,它是属于可以用调价方式来满足的违约。在上诉委员会的诸多判例中,答案只有一个。那些判决非常明确,表明(我必须非常重视这些问题的结论)商人们认为这种质量缺陷,不能被视为买方有权拒绝最终质量证明或拒收货物。所以,我认为,由于最终质量证明表明货物有4.1%不纯度,买方并不当然有权拒收这些单证。(p.612)
    §694 延迟交货。当延迟交货构成违约时,如果在合同订立时双方当事人能够预见此种可能的结果,16那么,损害赔偿额相当于由于支付的货币贬值而造成货物费用的增加部分。增加的运输费包括滞期费17或实行另购替代货物与若按时交货本应可以实现的货价之间的差额,可以作为损害赔偿额。18但是,如果目的地的市场价低于买方能够另购的价格,那么,他无权获得多于他实际损失部分的赔偿。19
    §695 没有市场。在FOB 合同起运地货物没有市场的情况下,目的地的市场价(或任何其他合理的市价)一般也将作为计算损失的依据。Spargue v.Northern Pacific Railway 20 一案便是这么认定的:
    “他(卖方)想必已知道如果没有根据协议及时交货,致使买方不能在交货地或附近得到同样数量和质量的木材,他将承担损失,包括协议时目的地交货之时市场价与合同价之间的差额,减去若合同被履行时所发生的检验费、运费等。”21
    在其他情况下,合同也可能明确规定参考违约之日预定的目的地货物的市场价来计算损失。22
    在Esteve Trading Corp v.Agropec International“The Golden Rio”23一案中,一份以FOB Rio Grande 条件出售巴西和/或巴拉圭大豆的FOSFA连环合同,关于一方当事人破产或无偿付能力的条款的含义产生争议。该条款规定,根据类似货物当时通行的市场价“或者”依据“在转买或转卖时确定的价格”即时终止合同。通常情况下,中止付款并不构成预期违约,受影响一方将不得不等到合同被履行之日,如交付货物之日或直到发生实际违约行为之日。241987年7月28日买方破产,当时货物尚在海上,船舶正在开往目的地—比利时的航程中。因为未发生转买或转卖情形,因而有必要确定类似货物当时通行的市场价。GAFTA上诉委员会Antewerp /Ghent CIF 价来裁定此问题,扣除运费和保险费。买方不服并认为参照物应当是芝加哥贸易委员会确定的价格,因为7月份大豆合同报价的最后一天(即7月22日)的价格比该委员会制订的价格高出10% 。Evans 法官在他的判决中驳回了买方的抗辩(维持了该委员会的裁定)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芝加哥贸易委员会的参考价格,因为7月28日的价格很可能低于8月份的装运货物价格。但他补充道:
    “这里存在一个根本问题,也是原则问题,因为破产行为本可以在7月31日以后发生,或者在以FOB条件购买7月现货时,很可能会更迟发生破产。7月一过,7月装船就成为不可能。于是,对于8月份或更迟装运的货物而言,就只有FOB市场价格,那并非对合同货物而言。
    “实际上,一旦运输期限一过,对于在该期间装运的货物而言将不会有一个FOB的市场价。装运期限一过,除非买方同意指定装货船舶,卖方不会同意再装运货物。所以,从法理角度讲,装运期一过,FOB销售将不复存在。”(p.276)
    他认为:市场的存在并不会限制一个公认的交易,“市场价”也不会限制一个已公布或已记载的价格。很多商人互相联系足以证明市场的存在。(由Sellers法官裁决的ABD Metals & Waste Ltd.案[1955] 2 Lloyd’s Rep.456 p.466)。25因此,他认为只要有可能以FOB 7月Rio Grande 装船买到货物,这个价格就是合理的参考价。所以合同规定的货价,或者是浮动价直至合同规定的目的地,或者是班轮预计到达目的港时的交货价,这些价格均可供参考。Evans法官拒绝接受原告的主张:即便不可能以FOB 7月Rio Grande 装运的市场价购货,它仍然是相关的市场价(延迟运输所作的必要的价格调整)。因为,用他的话来说,“这是没有运出的货物的当前的市场,即使这些货物随后运至同一目的地,它们的航次,到达日期及风险均不相同。如果这批货是在8月份而不是在7月份运出,无论事实上还是法律上它他都不是相似的货物’。”26
    §696 当有争议的货物没有市场时,应适用《货物买卖法》第51条第2款规定的一般原则,在这些情况下,为了确定损害赔偿额几乎毫无例外地参照转卖价或利润的损失来计算损失的大小。在Societe Co-op. Suisse des Cereales et Matieres Fourrageres v.La Plata Cereal Co.S.A.27案中FOB交货因阿根廷政府颁布的一个出口禁令而受阻28,Morris法官评论道:假如他判卖方对损失负有责任,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是没有责任的(因为合同义务由于出口限制而得以免除),那他一定会对伦敦谷物贸易协会上诉委员会裁决的赔偿额表示不满。该赔偿额是根据合同价与货物在阿根廷国内价加上到违约之日已发生的FOB费用之间的差价计算的。他认为像本案这种情况,由于出口禁令而使货物没有市场,不能适用第51条第3款,而应参照第2款的一般原则来计算损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