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 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至理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委托,指派我们作为其一审诉讼代理人,今天到庭应诉。
   


   我们对合资双方由真诚合作始,诉诸法庭终的结局深表遗憾。然而我们仍怀着促使双方再度真诚合作,共创未来的诚心,借此庄严的法庭陈情。希望能在诸位法官阁下,双方律师的共同努力下,圆满地解决双方之间的争议。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
   是否存在“虚假投资”?
   方是否有权单方解除合同?
   争议双方应负的法律责任?
   
   兹根据本案的基本事实,相关证据和有关法律,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了自己的出资义务,原告无理指责被告“投资虚假不实”既无事实根据,也无任何证据。
   
   1、合资合同第十条规定:甲方(被告)以人民币70万元出资占44%用于基建厂房、水、电、通讯及作为流动资金。(见原告证据一)
   
   2、自该合同生效至1993年10月13日被告已累计投资79,4678元。(见原告证据八)
   
   3、虽然《合资法实施条例》第74条规定:“合营企业凭执照,在银行开立外币存款账户和人民币存款账户,由开户银行监督收付”。由于被告投入合资公司的90万员人民币以现金形式投入,未经开户行监督收付,因而华兴会计师查帐报告指出其“依据不足”(见原告证据八)。然而同法第25条亦明定:“合营者可以用货币出资…以建筑物、厂房出资的,其作价由合资各方按公平合理的原则协商确定,或聘请合营各方同意的第三者评定”。换言之,若以货币出资而无法按货币出资方式验资,(如本案)亦可按实物出资方式验资,其作价既可由双方按公平合理原则协商确定,也可由双方同意的第三方评定。
   
   4、正由于被告出资时未严格依法办理,将本应先存入合资公司账户的现金,直接用于支付第三方,其验资方式不得不改按实物出资方式验资。事实上,原、被告双方先后三次聘请县、地、省三级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查帐,结论是原、被告双方的出资均已到位。“…但经过对公司资金占用情况的分析…,基本上可以确定中方的资金已大部分到位”。(见原告证据八)
   
   5、值得一提的是:漳州会计师的评估是由石田先生亲自聘请的,(见被告证据十一、十二)而华兴会计师则是双方一致同意聘请,并约定查帐结果有效(见原告证据八)。而且,原告委派的专业人士程标及其诉讼代理人自始至终参与了华兴会计师查帐的全过程。(见原告证据十五、十六)
   
   6、华兴会计师事务所查帐报告表明至1995年2月28日止,合资公司资产总
   额已达3,795,225.48元,其中:流动资产365,185.66元,固定资产2,758,390.95元,开办费669,626.87元。对中、日双方投资用途的列表分析,可以明显看出,中方投资早已到位(见证据二十)。双方投资购置的固定资产达2,758,390.95元均有实物可查、可见。
   
   7、原告由于受余某个人私利未能得逞而挟怨挑拨离间,对被告出资产生怀疑是可以理解的,(见被告证据九、十)然而,原告先后聘请漳州华兴会计师评估、查帐后,仍不顾事实,坚持拒不验资则于理不合。因为,余某诬告根本不可信,且早已证明余某诬告之事无一能够成立。
   
   8、再从华兴会计师事务所查帐报告显示郭丽丽出资的时间表上亦可看出郭丽丽的出资是真实可信的。
   
   二、日方无权单方解除合同,解散合资公司。若日方强行解除合同,应赔偿被告由于无理解除合同所造成的被告方之经济损失。
   
   1、合资合同依法已于1992年3月生效,原告于1993年2月取代原合资外方,并经有关部门批准确认(见原告证据四、五、七),因而该合同对原、被告双方均有约束力。依《经济合同法》第16条:合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之规定,原告无权单方解除合同。
   
   2、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原、被告双方均没有法定的或约定的足以导致可以解除合同的违约行为。
   
   (1)合同第29条规定的终止合同的条件为:一方不履行合同、章程规定的义务,或严重违反合同、章程规定,造成合营公司无法经营或无法达到合同规定的经营目的,视作违约方片面终止合同。
   
   (2)章程第35条规定的解散合资公司的条件与合资法实施条例第102条规定完全相同:
   
   A、合资期满;
   B、公司严重亏损,无力继续经营;
   C、一方不履行合同、章程规定的义务,致使公司无法继续经营下去;
   D、因自然灾害、战争等不可抗力;
   E、未达到经营目的,又无发展前途。
   
    然而本案既不存在被告不履行合同义务之情,也不存在被告严重违反合同规定之事,更不存在无法经营或无法达到经营目的之事实。因此从法律上及合同上看原告根本无权单方终止合同。
   
    3、原告由于受余某的恶意挑拨,开始怀疑被告出资,进而采取消极不作为,不合作立场,致使合资公司长期不能进行正常生产,甚至在经漳州华兴会计师评估和查帐之后,仍固执地坚持要求解散马上可投产赢利的合资公司。
   
   4、既然原告无视合资公司早在1994年1月便已具备安装投产赢利的条件之事实,不顾双方可以很好的合作共同赢利的事实,不承认合法有效的会计师评
   估、查帐报告,拒不履行合同义务,致使合资公司损失日益增加,反而一意孤行强行终止合同,解散合资公司。依法原告应对此根本违约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赔偿被告由此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争议双方的违约责任
   
    1、原、被告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均存在一些违约行为。中方主要表现在:
   
    (1) 货币出资未严格按法律规定存入合资公司开户行帐内,导致给验资增加了一定难度。但此过失已由会计师评估查帐弥补,未造成合资公司实际损失。
   
   (2)中方于1994年5月19日在未达法定人数且没有外方董事参加的情况下召开董事会扩大会议。这一方面是因为合同第17条规定不完善所致,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原告对被告多次书面通知日方尽快解决设备安装、投产等问题置之不理的情况下(见被告证据六、七、十一、十二、十三)为解决公司面临的实际问题所致。实际上,被告于当日便将有关情况通报了原告,原告始终未提出书面异议,而且指派中国技术员安装设备,实际上也是拖至8月份。因而应视为原告默认。
   
   (3)关于原告指责被告“擅自开动未经南韩技术人员进行调试之机器设备,进行非法生产”问题。
   
   A、原告负责采购的机器早已于1993年11月运抵工厂,公司筹建工作亦已于1994年1月基本完成(见被告证据六)。安装机器培训技术人员是原告的义务(见原告证据一),原告却无限期拖延不履行,借口要按日本记账法,拒不履行验资手续。致使无法及时验资、安装投产。
   
   B、中方为合营公司利益曾多次口头、书面催请原告尽快履行安装、培训义务,但原告一直置之不理。(见被告方证据六、七、十一、十二、十三)。
   
   C、实际上原、被告双方在1995年1月17日董事会中亦确认,“机器照常运转”。(见证据八)
   
   (4)关于被告曾购入四套国产设备及以合资公司全部增产抵押贷款问题。
   
   A、被告是在数次书面通知原告尽速验资、安装机器,尽早投产得不到答复的情况下,为使机器配套,便于投产,决定增购四套国产机械,并及时书面通知了日方。
   
   B、原告早已收到通知,但从未提出书面异议,而是置之不理。此举是中方为了合资公司利益而采取的必要的减轻损失的措施。涉外经济合同法第18条规定:“当事人违反合同的,他方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或采取其他合理补救措施”。第22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他方违反合同而受到损失的,应及时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因此,中方为了维持公司生存而采取必要的措施完全合法。
   
   C、中方从未以合资公司全部资产贷款,这既不必要,也不可能。若按照日方的逻辑,放任公司垮台,听任机器生锈报废才是合理的。
   
   2、日方存在下列违约行为
   
   (1)日方应承担原合资外方逾期出资的违约责任。合同第十一条规定:“双方在领取了营业执照后应在三个月内完成出资”(见原告证据七),因此自1992年9月26日起应按合同第12条规定每日罚金3%。日方承诺公司之债务由其承担(见被告证据四、五(1)、(2)、(3)、(4)),原、被告双方均逾期出资,日方累积违约金为31.0894万元,中方累积18.0754万元。对冲后日方应支付中方13.0139万元。”
   
   (2)日方始终未派总经理石田世进到位,未履行经营管理之责,而双方争议的起因就在于公司经营管理缺陷,日方未及时委派南韩技术员安装调试设备、电机等,造成公司无法及时投产,迄今未履行负责外销80%公司产品之义务,反而向竞争对手下大量定单;拒不验资致使公司无法及时办理有关手续,无法办理流动资金贷款,严重阻碍公司顺利投产。更为严重的是,坚持无理解除合同、解散公司,致使原定经济目标落空。
   
   (3)既然日方无权单方解除合同,既然日方固执地坚持解散合资公司。日方理应赔偿中方自一九九四年八月至实际解散公司之日已实际产生的亏损损失;赔偿中方预期利润损失。
   
   综上所述,双方真诚合作始,由于小人从中作祟,导致日方怀疑,不信任中方,进而固执地坚持解除合资公司。中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虽然某些做法不妥,但属于可以改进,而且可以纠正的一般过错行为,日方同样也存在大量违约行为。双方出资均早已到位且已超出出资额,目前公司早已进入万事具备,只欠真诚合作阶段。只要双方真诚合作,公司很快即可赢利。
   
    既然双方均不存在足以导致解除合同之违约情事,也不存在合资公司无法经营下去之情形,若日方坚持解散合资公司,应当赔偿中方因此而蒙受的经济损失。
   
   
   
    被告方委托代理人:
    至理律师事务所
   郭国汀 律师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五日

此文于2015年10月2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