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四编 对船东的附加保险]
郭国汀律师专栏
·什么是政治形态
·民主法治及权力
·True meaning of the Republicanism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如何制约流氓暴君下屠杀令扑灭宪政民主大革命?
·关于成立临时或流亡政府我的原则与立场
·公平游戏规则公平竞争是第一价值原则
·中国民主运动要不要遵守公平游戏规则?
·中国民运长期四分五裂的根源何在?
·郭国汀:唯有程序正义才能根治中国民运四分五裂顽症
·民运内部必须是平等尊重基础上充分争论协商妥协式的真诚合作
·自私是否人的本性?
·暴君与暴政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虽然它从来就不是协会条款,上述条款的前身,“班轮疏忽和附加危险条款”(Liner Negligence and Additional Perils Clause),自1930年代引进后被广泛使用。尽管它包括在许多保险单中,特别是那些主要班轮经营人的条款中,并在其历史上受制于许多不同的解释,其措辞从未被法院检视过。
   1983年10月抓住对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进行重大修改之机,制订颁布了协会附加危险条款。
   该协会条款如今规定(在1995年11月1日版本中)如下:
   1 in consederation of an additional premium this insurance is extended to cover
   1.1 the cost of repairing or replacing
   1.1.1 any boiler which bursts or shaft which breaks
   1.1.2 any defective part which has caused loss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overed by Clause 6.2.1 of the Institute Time Clauses-Hulls 1/11/95,
   1.2 loss of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aused by any accident or by negligence, incompetence or error of judgement of any person whatsoever.
   2 Except as provided in 1.1.1 and 1.1.2, nothing in these Additional Perils Clauses shall allow any claim for the cost of repairing or replacing any part found to be defective as a result of a fault or error in design or construction and which has not caused loss of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3 The cover provided in Clause 1 is subject to all other terms, conditions and exclusions contained in this insurance and subject to the proviso that the loss or damage has not resulted from want of due diligence by the Assured, Owners or Managers. Master Officers Crew or Pilots not to be considered Owners within the meaning of this Clause should they hold shares in the Vessel.
   1 作为附加保险费的回报,本保险扩展承保:
   1.1 修理或更换下述部件的费用:
   1.1. 1任何破裂的锅炉或断裂的尾轴
   1.1.2 已造成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1/11/95)第6.2.1.项承保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坏的任何有缺陷的部件
   1.2 由于任何意外造成的或任何人的过失,不称职或判断错误造成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害。
   2 除上述第1.1.1项和第1.1.2项规定者外,本附加危险条款概不允许修理或更换有缺陷的部件的费用索赔,如果该缺陷是设计或建造的过失或错误造成的,而且没有对保险船舶造成损失或损害
   3 第1条规定的承保范围,受本保险所包含的所有其他条款、条件和除外的制约,并受损失或损害非起因于被保险人、船东或经理人未克尽职责的但书的制约。船长、高级船员和船员或引航员持有保险船舶股份的,不视为本条意义上的船东。
   还有与1983年10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及美国协会船舶保险条款连用的协会附加危险条款。这两种格式及文本中措辞的不同之处规定于上述第1.1.2项。
   1983年版本规定:
   1.1.2 any defective part which has caused loss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overed by Clause 6.2.2 of the Institute Time Clauses-Hulls 1/10/83
   1.1.2 已造成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1/10/83)第6.2.2项承保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坏的有缺陷的部件。
   在美国协会船舶保险条款中则规定:
   1.1.2 any defective part which has caused loss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overed by the peril “any latent defect in the machinery or hull” as it appears in lines 79/80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Hull Clauses (June 2, 1977)
   1.1.2 已造成1977年6月2日美国协会船舶保险条款第79/80行所承保的“船体或机器的任何潜在缺陷”危险引起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坏的任何有缺陷的部件。
   这些仅是以不同方式提及在主条款中作为造成损失或损害原因的潜在缺陷。
   “作为附加保险费的回报,本保险扩展承保”。(In consideration of an additional premium this insurance is extended to cover)
   这些措辞清楚地表明本条被设计用于提供扩大的保险范围,其对价是支付附加保险费。
   1.1 the cost of repairing or replacing
   1.1.1 any boiler which bursts or shaft which breaks
   1.1.2 any defective part which has caused loss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overed by Clause 6.2.1 of the Institute Time Clauses-Hulls 1/11/95
   1.1 修理或更换下述部件的费用:
   1.1.1 任何破裂的锅炉或断裂的尾轴
   1.1.2 已造成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1/11/95)第6.2.1 项承保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坏的任何有缺陷的部件。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保险条款第6条规定承保特别是由于锅炉破裂、尾轴断裂或船体或机器的任何潜在缺陷引起的间接损失或损害,但不承保修理或更换锅炉、尾轴或有潜在缺陷部件的费用(除非是由于其他承保危险的作用引起的损害所致)。协会附加危险条款扩展本保险的范围至修理或更换已破裂的锅炉、已断裂的尾轴及已造成主条款承保的损失或损害的任何有潜在缺陷的部件的费用。实务将此种措辞视为提供了一种“简易保险”(coverage simplicity),换言之,使得无论何种原因造成的锅炉破裂、尾轴断裂或有潜在缺陷的部件的修理或更换费用均可获得赔偿(受第3条制约)。“破裂”一词应赋予其正常的,普通意义上的含义,构成破裂无须完全断开。什么构成锅炉断裂迄今在英国倘无司法判例,但可以从美国法院的判例获得指导,美国法院已判定在锅炉中发现裂缝并不足够,因为其恶化的状况,发动机的正常运转使得排气管与锅炉壁脱开并不构成“破裂”(and where because of its deteriorated condition the wall of an exhaust line gave way through the normal action of the engine exhaust this did not constitute “bursting”. Presti v.Fireman’s Fund Insurance Co. ).
   在Promet Engineering v. Sturge(The “Nukila”)案中 ,简要地审查了协会附加危险条款第1.1.2项与其它条款,1983年10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6.2.2.项或1995年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第6.2.1.项之间的关系,在该案中,Hobhouse大法官对“任何有缺陷的另部件(any defective part) 作了评论,他指出:
   “在附加危险条款中使用‘另部件’一词,通常只是为避免排除被保险人有权主张赔偿之需,如果他证明了根据英琪玛丽条款扣除对原始的有缺陷的另部件的修理或更换费用的索赔。为此目的,无须定义‘另部件’一词的含义。”
    1.2 “由于任何意外事故造成的或任何人的过失、不称职或判断错误造成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害。”(loss of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caused by any accident or by negligence, incompetence or error of judgement of any person whatsoever.)
   本款承保的范围特别广泛。“意外事故”(accident)一词的经典定义是Lindley勋爵在Fenton v.Thorley 案中 作出的:“引起伤害或损失的任何非预期的,未料到的事件”(any unintended and unexpected occurrence which produce hurt or loss).依据此定义协会附加危险条款的承保范围与在偶然发生的事件中承保“一切险”的保险所提供的保险范围相似,但正常磨损和固有缺陷并非偶发事件。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55条规定:“除非保险单另有规定,保险人对正常损耗……不负责任”。值得注意的是,该除外仅与正常磨损本身有关,并不处理间接损失或损害(consequential loss and damage)。举例言之,油轮的输油管在某处不易进入的弯头部位,由于内部锈蚀已脆弱不堪,尽管在各方面均已尽谨慎处理仍未能发现该磨损。一般认为由于原油进入泵舱(pump room)导致该输油管突然无法供油,将构成“意外事故”,根据协会附加危险条款,对于间接损害有权索赔,更换已磨损的输油管的费用除外。除了那些由于故意施加的损害之外,承保任何意外事故的保险将有效地包括从被保险人的观点看来偶然发生的所有的事件。
    2 “除上述第1.1.1项和第1.1.2项规定者外,本附加风险条款概不允许修理或更换有缺陷的另部件的费用索赔,如果该缺陷是设计或建造的过失或错误造成的,而且未对保险船舶造成损失或损害”( Except as provided in 1.1.1 and 1.1.2, nothing in these Additional Perils Clauses shall allow any claim for the cost of repairing or replacing any part found to be defective as a result of a fault or error in design or construction and which has not caused loss of or damage to the Vessel.)
   本条款承保的“由于任何人的疏忽、不称职或判断错误”造成的保险船舶的损失或损害,受第2条规定的限制,旨在排除发现有缺陷但尚未造成损失或损害的另部件的索赔。本条目的在于因设计或建造错误引起的有缺陷的部件,只有在服务过程中出现故障或失灵造成间接损失的情况下,才能获赔;如果该部件已经预见到故障或失灵而不宜使用,或只是发现其有缺陷但未引起任何其他损失,则不能获赔。例如,一个发动机制造商会向其用户发函通知发动机的操作者,经验表明,某一另部件已证实由于设计错误和制造期间不当安装造成疲劳性故障(fatigue failure)当务之急应进行检查。由于此种检查而发现的任何有缺陷的另部件的更换或修理费用不在承保之列。然而,如果该另部件在使用过程中,于接到制造商的警告之前已发生故障,其更换费用在承保之列。相似地,如果某一另部件在使用过程中发生故障,随后检查证实是因设计不当所致,对该替换另部件的设计和制造方面的任何改进费用,均不在保险单承保范围之内。“设计错误”(fault design)一词在Queensland Government Raiways v. Manufacturers’ Mutual Insurance Co.案中, 昆士兰最高法院的澳大利亚高等法院在原审及上诉审中对其进行了司法讨论。
   该案涉及因重建码头费用的索赔,该码头在建造过程中,被特大暴雨过后的洪水冲跨。保险单格式为“建造商一切险保险单”其中特别规定:
   “……本保险将不承保或包括:
   (vii)改进错误工艺或建造的费用……
   (xi)由于设计错误引起的灭失或损害及其由此引起的责任。
   保险人否认责任,辩称该灭失是由于该码头设计错误引起的。仲裁员查明按当时的工程技术知识,该新码头的设计还是令人满意的,但对事故随后的调查表明这些码头在洪水中受到了比已预计的大得多的横向的力的作用。

[上一页][目前是第6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