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 2003-11-20 15:28
   今天中午正在休息,突接电话告知:据称:郑恩宠夫人蒋美丽女士,因前往北京最高法院拟就郑恩宠手写新闻稿件请求鉴定及面见张思之律师以便商讨上诉事宜.于今天中午被上海当局(疑是警方)从北京押回上海并被五名身份不明者(疑是警察)强制抬入拘留所!但未出示任何拘捕手续,也未告知在场的郑恩宠之弟,她到底触犯了哪国法律.
   
   我作为郑恩宠律师的辩护人,对(警方)此举深感遗憾,更感痛心!郑案真相业已大白,该案之性质纯属烂用国家强制力打击报复正直诚实勇敢的人民律师的恶性案件.如今又在毫无根据明显违法的情况下,对为夫申冤的蒋美丽女士实施拘捕!如果郑太太关心关爱夫君有罪,如果郑太太相信法律有罪,假如郑太太也在天安门跃入金水河,假使郑太太也驾车在天安门广场发传单,要是郑太太也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或许按某些荒谬绝伦的家法,郑太太也构成了扰乱社会治安罪?!郑太太前往最高法院申诉何罪之有?(事先本人不知情,否则会阻止她做此种无用之举)郑太太会见其夫之辩护律师张思之何罪之有?

   
   这种事如果发生于文革,反右时期,我不会奇怪;但发生于今天,发生于祖国首都,发生于上海!
   
   郑恩宠辩护律师郭国汀
   2003年11月19日13点30分
   
   胆小者不必读不必跟不必想不必说!如果我们可爱的祖国,任由一群无法无天的小人横行霸道,假如连律师们都装聋作哑,假使连法律人都不站出来主持公道.等待中国公民的必将是暗无天日!迎接中国人民的必将是奴隶制!我不能再保持沉默,尽管有关部门已找我数十次谈话,尽管我曾答应暂时不再上网评论郑案!尽管我曾考虑暂时停止接受中外记者就郑恩宠案件的采访!
   
   然而这一切均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fair play!
   
   那是一项前提条件而非充要条件.同时高级知识分子并非以文凭为唯一标准认定,而是具有真才实学者.诸如林肯并无高级文凭但谁也不能否认他是个真正的高级知识分子.郑恩宠的文凭仅是大专,但并不妨碍他成为拆迁及行政诉讼领的高级专家型律师.国家领导人的德行是第一位的,同时其高智商当然是必要条件.否则让无知者领导一个国家岂有不败之理?!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如果中国人全都奉行明哲保身哲学,尊从长官意志,服从专制极权政治的淫威,同时对新闻信息封锁逆来顺受,对于欺负人民的事不敢说个"不"字!没有全世界爱好和平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的外部力量的支持,那么中国永远不可能进步,永远也不会有未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该醒了!
   
   什么叫做愚不可及?自以为聪明的个别人,怎么尽用些没有脑袋的蛮夫愚忠之辈?对拆迁户实施24小时人盯人监控,进行全日电话监控,一名实施监控的警员竟对被拆迁户外马亚莲女士(24小时监控对象)下身猛踢造成她下身肿胀痛半月不逾,而且求告无门.对郑恩宠律师长期电话监听监控.我原来都不敢相信,然而现在竟一一证实.我们最现代化的大上海呵,这难道就是现代化的代价?水能载船,水亦能复船.不爱民的政府,怎能指望民爱之?
   枉法判决人民律师还不满足,竟还枉法拘捕被冤判律师的妻子!共和国还有没有法律?洛克早在数百年前便指出:国家间争议的解决唯有两途:法律和战争.当法律无法解决时,便只有战争.同理民间争议的解决也只有两途:法律和自焚?.....不是说稳定压倒一切吗?!究竟谁在制造不安定因素?!
   
   宋江老弟,你太过神经了!惊闻此信息,我心中如倒海翻江.在数十次不胜其烦的谈话打扰之后,我曾答应暂时不再上网评论郑恩宠案,暂时不再接受中外记者就郑案的采访.然而有关人士烂用了我的承诺.
   
   如此无法无天的非法勾当,相信每位尚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为之痛心疾首,都会为之怒为之呐喊!当然奴隶除外,胆小者除外,已经不具有人之本性者除外.宋老弟是中律网上坚持最久的一位网警,尽管高产,言不由衷之处还是可从字里行间略见一二,可见老弟良心未泯,尚属儒子可教.这也是南郭还会理采阁下的原因.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尽管你声斯力绝为专制极权鼓与呼,我理解你同情你但不欣赏你!
   
   中国律师网是最开放的网站之一,我的辩护词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载两次均被网管删除!北大之自由精神似乎已死亡?谁应对北大的坠落负责?谁之罪?我为北大哭泣!真诚感谢中律网诸位勇敢的网管班主们!向诸位网管及班主们致敬!你们为中国律师保留了最后一块言论自由的阵地,你们的功绩必将永载中国律师发展史册.
   
   郑恩宠律师指出:法治的基础在人权,人权的基础在私有财产.没有人权的法治是可怕的法治,在郑案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印证.最高人民法院业已成为最高CP法院.中国唯有实现真正的司法独立,任何政党不得染指法院的一切事务,才可能会有司法公正.
   
   英国詹姆斯王朝时代,一位名叫考克的法院院长拒绝按詹姆斯国王的指令审判一起案件,国王传令全体皇家法院法官到宫."叛逆不忠犯上作乱!"国王狂暴地斥责道.法官们个个吓得抖缩跪倒在地.国王问道:如果将来再次指示要法院停审某个案子,他们会怎么做?全体法官均战战兢兢地回答,将按国王的指令行事.唯有考克院长回答:我将做那些适合于一个法官该做的事.结果他丢了院长的乌纱帽.然而历史首肯了他的非凡勇气!全世界的人民都记住了一位真正的法官的名字:考克.(见<审判的艺术>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P1.郭国汀译)
   
   甘面壁读十年书, 愿乘风破万里浪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