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党员是罪犯!——评贺卫方教授的中共分成两派说
·中共党员是罪犯 无耻无行文人是重罪犯!
·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共暴政丧尽天良!不但温家宝而且胡锦涛皆乃政治精神重症患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杜绝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三项原则
·郭国汀律师系统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暴政论文目录
·郭国汀中共政权已经彻底流氓化
·中共是极端残暴下流无耻的流氓暴政 郭国汀
·怀念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杨天水/张林
·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及专制暴政与人种信仰关系的论战 郭国汀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我的退党(社)、团、队声明
·从中共控制媒体看中共政权的脆弱
·关于加国公民起诉江泽民罗干李清王茂林案的宣誓证词(英文)
·中共极力扶持缅甸军事专制政府及苏丹专制暴政
·请胡锦涛立即停止疯狂攻击郭国汀律师的电脑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申曦(曾节明):剥胡锦涛的画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其人其事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虚伪狡诈邪恶凶残阴险的真面目
·申曦(曾节明):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申曦(曾节明):盖棺认定胡氏中共暴政
·申曦(曾节明):江泽民的心病
·申曦(曾节明):邓小平罪孽深重
***(35)中国政治体制批判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批判极权专制政治司法教育体制主张自由人权宪政民主文章目录
·郭国汀律师政论时评目录
·中国反抗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
·郭国汀与横河谈中共暴政阉割国人灵魂使警察成为恶魔
·孙文广、程晓农、郭国汀谈共产党的公务员非法歧视政策
·划时代的审判,创造历史的壮举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
·致加拿大国会的公开函
·中共已是末日疯狂/郭国汀
·三权分立的哲学基础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汝竟敢骂共党骂毛泽东!
***(36)中共司法体制批判
·从人权律师的遭遇析中国人权的实际情况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中共专制暴政下为什么冤假错案堆积如山?
·中共勞教制度是人類歷史上最野蠻的制度
·马亚莲案与废除劳教制度
·郭國汀談中共勞教制度下的性酷刑
·郭國汀談萬名公民提出廢除勞教制度建立叻ㄐ袨槌C治法
·郭国汀:违宪、违法
·郭国汀律师谈中国司法现状
·郭国汀称司法黑社会化免死承诺难保赖昌星的命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实质----被阉割与自宫
·郭国汀 司法公正的前提条件
***中共专制暴政是国人一切深重苦难的总根源
·人权律师郭国汀称中共制造法拉盛事件旨在嫁祸抹黑法轮功以转移公众视线
·郭国汀 纽约时报报导死难学生亲属周月悼念地震中无辜牺牲的亲人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
·谁之罪?
·中共专制暴政的罪孽学校跨塌致数千名学生死灭最新统计
·一篇被全球英文博客转载最多的四川地震实况报导
·郭国汀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我愿意收养一个为救人而牺牲的教师或母亲的遗孤
·中国人持继追问为何众多学校震成碎片废墟? 被全球英文网站转载最多的地震专文
***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
·朗保罗--美国2008年大选最雄劲的黑马
·美国大选最新民意进展分析——美国2008年总统大选南郭点评系列之二
·美国2008年大选程序正义与演讲精华
·欧巴马的通往白宫之旅
·前国务卿鮑威尔支持欧巴马
·麦肯总统候选人的基本政策主张
***(42)中国民主运动研究
· 自由宪政民主运动与中共暴政的决战主战场何在?
·国人应当认清中共政权的极权专制流氓犯罪本质
·真正觉醒后英勇的你我他才是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基本力量
·是谁制造了大陆中国的“暴戾之气的泛滥”?
·我为何对中共极权暴政及胡锦涛没有仇恨维有鄙视?
·是共特黑而非民运黑
·我所了解的政治新星曾节明
· 南郭点评陈子明社会运动与政治演练
· 序《我的两个中国 --一个六四天安门学生反革命的实录》
·时代的最强音:“六四”屠城二十一周年口号
· 警惕共匪假冒民运人士故意毁损民运声誉—答人民思想家
·论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辩护
·郭律师点评杨建立博士论三个中国
·退出自由中国论坛的公开声明
·陈尔晋与张国堂之争的性质
·我的几个基本观点答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中国民运战略研究
·中国民运当前面临问题与对策研究
·郭国汀加入民主中国阵线的公开声明
·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案号:(98)闽经终字第364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本律师经认真研究全案的事实和证据、查阅大量的法规、判例和专著,就本案争议的问题得出的结论乃是:
   1、上诉人是在得到了被上诉人“若为期租,不必另行办理申请批注”的明确咨询意见之后,才将“建达”期租给第三方的。
   2、保险条款第17条实质上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3、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应解释为光租,而不应解释为包括期租或航租。
   4、退一万步言,即便保险条款第17条明文规定“期租或航租”,依法不构成保险合同中的保证条款。
   5、“建达”轮沉船原因是因为保单第一条第一款、第五款规定的原因所致,被上诉人应依法履行赔偿义务。
   6、被上诉人迄今未拒绝接受委付,依法应视为默示接受委付。
   兹论证如下:
   一、上诉人曾电话咨询过被上诉人的经办人魏宁并得到了“若为期租,不必另行办理申请批注”的明确答复后,才将“建达”轮期租给第三方。被上诉人作为保险人无权因自己的过错,援引保单第17条主张合同失效。
   1、原审判决认定:“原告所提曾电话将期租情况告知魏宁,魏宁答复期租不必另办手续的说法,经庭审质证不能确认”。此种认定虽有魏宁于1998年4月21日之书面声明及一审庭审质证魏宁的说法为凭,然而与实际情况不符。
   2、魏宁于1998年3月7日答李辉伯律师调查时曾证实:“建达”轮期租前(约97年8月中旬),被保险人汤成锋打电话问我:“期租是否需要申请保险公司批注?”我回答:“若为期租,关系不大,不必另行申请批注。”(见李律师1998年3月7日调查魏宁笔录)。
   3、问题是魏宁前后两次绝然相反的证词必有一真一假,法官应根据具体情况查明证人为何翻供。
   4、经调查并经二审法庭当庭质证证实,魏宁之所以翻供确实是受到了被上诉人事后的威胁利诱使然。被上诉人在得知魏宁作证的情况后,由公司的四位领导出面对魏宁施加压力,威胁举报其擅自扣下保费的问题,进而在律师的指导下撰写了“书面声明”并许诺“若‘建达’轮案不赔,兑现奖金”。(见证据七及二审庭审笔录)
   5、证人魏宁对于是否有过电话咨询一事的两种证词,何者为真,何者为假业已一目了然。我们认为魏宁3月7日和9月17日答律师调查及二审当庭质证的陈述是真实可信的。而其1998年4月21日之书面声明及一审庭审质证的说法则是证人在受到了被上诉人的威胁利诱下的产物。根本不足采信。
   二、保险条款第17条实质上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1、查《保险法》第17条:“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2、原审判决对于该条是否属“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未作认定。
   3、一审庭审已查明,被上诉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及事故发生前,从未向上诉人说明过该条款的明确含义,更未明确说明‘船舶出租’一词的含义。
   4、最大诚信原则是保险法的基本原则,而保险法第17条规定之保险人的说明义务,正是被上诉人应当履行其最大诚信原则的具体体现。保险法第四条规定:从事保险活动必须…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被保险人而言则体现在履行第16条之告知义务。
   5、除外责任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应无疑义。但被保险人若未履行第17条之义务其后果乃是“保险合同失效;保险人有权终止合同或拒绝赔偿”。而合同失效也好,终止也罢,拒绝赔偿当然也就免除了保险人的责任,当然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
   6、既然第17条属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既然被上诉人订立保险合同时并未向上诉人明确说明,而该条之船舶出租含义不清,人们一般均理解为仅指光租,事实上,迄今连保险界人士甚至是专门从事船舶保险业务的专业人士均认为该出租应指光租而不包括期租或是航次租船,依保险法第17条之规定,该款之出租事后人行作出的解释理当无效。事实上,河北抚宁县法院及北京等地的法院已有类似判例,认定此种条款属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见《中国保险报》1998年10月31日头版之“白纸黑字算不算‘明确说明’”)。
   三、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应解释为光租,而不应解释为包括期租和航租。
   1、《保险法》第30条明确规定:“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有争议时,法院或仲裁机关应当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2、原审判决却根据被上诉人诱导询问下由人行出具的所谓答复(见银条法(1998)11号文)作出了与法律规定完全相反的有利于保险人的解释。
   3、保险条款第17条之“船舶…出租”,由于用语不明确,与实践中人们的理解不符,尤其是专业保险人士(例如,中保财产保险公司福建公司、上海分公司、青岛分公司、平安保险公司福州分公司、晋江支公司船舶保险专业人士)迄今仍持船舶出租仅指光租而期租和航次出租无需办理申报和批改手续之论(见证据一至证据六),因而双方当事人对该条款确有争议,依法理应作对上诉人有利的解释。
   4、事实上1986年人保之《船舶保险条款》第六条明确规定只有光船出租,才需事先书面征得保险人的同意,而最早出现“船舶出租”用语的乃是1988年1月人保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14条。1996年11月之《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第17条基本上抄自上述条款。也即“船舶出租”一词在保险界约定俗成,历来专指光租出租,否则就不应出现连船舶保险部的专业保险人士迄今均仍认为其是指光租之论了。
   5、值得一提的是,遍查国内海商法专家、保险法学者之专著,大多仅是抄录了1986年人保之《船舶保险条款》的相应规定,没有一位专家或学者提及在船舶定期保险期间,若船舶期租或航次出租必须办理申报或批改手续。反之,至少有三位教授、学者在论及“国内船舶保险条款”时认为仅在光租的情况下,应当办理申报与批改手续。例如:由我国海商法专家司玉琢教授主编之《海商法新论》在有关保险一章保险终止一节提及1986年〈船舶保险条款〉和1988年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但在论述保险终止的条件时亦明确指出:“被保险船舶的船级社、船级、所有权、船旗、管理人、光租和被征购、征用等实际上是明示保证,若有破坏,除非事先取得保险人的书面同意,保险人可视保险合同已自动终止,对此后发生的任何费用和责任皆得拒绝赔偿”。(〈海商法新论〉第469页)付昕之〈保险合同实务〉十章运输工具保险合同,三节国内保险合同,二国内船舶保卫险合同的主要内容在论述保险合同终止时亦指出仅光租需办理批改手续。(P113)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海上保险法造诣颇深的海商法专家汪鹏南教授在其《海上保险合同法说论》第五章第三节“国内船舶保险条款”(第315-325页)题下提及1988年1月之《国内船舶保险条款》和1996年1月之《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并论述道:“在保险期间一旦发生危险变更的重大情况,特别是船舶出售、转让、光船出租或变更航行区域,被保险人应当事先书面通知保险人,经保险人同意并办理批改手续后方为有效,否则从这些重大情况发生时起保险人得选 择解除合同,对此后发生的损失,保险人可以拒赔。”此外,最高法院主编之〈海商法讲义〉(第273页)张既义等〈海商法概论〉(第228页)吴焕宁之〈海商法学〉(第265页);张湘兰之〈海上保险法〉(第76页);沈木珠之〈海商法比较研究〉(第403页);李政明之〈海上保险合同的原理与实务〉(第57页);《最新保险纠纷防范与处理实务全书》(第181页)均持类似观点。这些专家和学者的看法应当说代表了中国海商法界及海上保险界的主流意见。
   6、既然理论界对此问题的一致看法乃是光租时才需要告知,保险实务上专业人士亦均认为是只有在光租的情况下才需办理申报批改手续,其原因在于期租情况下并不导致危险增加,也不影响保险费率。况且保险合同条款所用出租一词,本身含义不明,若将其解释成航次出租或期租亦在内显然是荒谬的,因为船舶被航租或是期租在船务实务中是家常便饭、司空见惯的。既然双方对此词的法律含义有严重争议,理当依法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保险人若要将期租也当作保证条款,至少必须明确规定期租字样。然而即便保单中已明确规定期租也未必就能成为保证条款。
   7、其实正因为上诉人对该‘船舶出租’的理解吃不准,曾于船舶期租前特意电话咨询过被上诉人的经办人魏宁,在得到了“若为期租,可不必办理批改手续”的明确答复后才期租的。
   四、退一万步言,假设保单明确规定“期租和航租”若未办理批改手续,可以导致合同失效。因其不构成保险合同中的保证条款,此种规定亦因违反我国保险法的法定要求而无效。
   1、〈海商法〉第235条规定:“被保险人违反合同约定的保证条款时,应当立即书面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收到通知后可以解除合同,也可以要求修改承保条件,增加保险费。”原审判决便是援引本条规定作出判决的,也即,原审把“船舶出租”解释为“船舶期租”,进而认定其属于保证条款。
   2、保险法中的保证条款相当于买卖法中的条件条款,因而并非可以随心所欲地自定何为条件、何为保证。
   3、事实上,〈保险法〉第36条明确规定:“在保险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的,被保险人按其合同约定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解除合同。被保险人未履行前款规定的通知义务的,因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也即,按照中国法律构成保证条款的法定条件乃是“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增加”。若该危险程度不变,或没有增加,并不构成保证。况且依该条第2款保险人只有在保险事故与危险程度增加两者有直接因果关系时才能免责。
   4、期租和航次出租并不导致危险程度的增加,与光租不同,在期租和航次出租的情况下,船东、船舶经营人、船长、船员均不变,航行区域、船舶安全管理、安全检查、船舶的维护保养、船舶证书年检、特检也不变。因而不会引起“危险程度增加”正因为如此,1986年〈船舶保险条款〉第六条明确规定,只有光租出租,才需事先书面征得保险人的同意。而经营国际运输的船舶,期租人的范围远比国内沿海船舶的期租人为广,实在没有丝毫理由将沿海船舶的期租也列为须事先办理批改手续的事项。
   5、保险人欲以该条主张合同失效,按照〈保险法〉第36条之规定,必须证明该条款构成保险合同的保证条款。而欲证明此点,则必须证明期租必然会导致船舶危险程度的增加,且与沉船有直接因果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