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还原蒋介石》:孙中山的“联俄容共”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
·《还原蒋介石》:篡党夺权
·《还原蒋介石》:‘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骗局
·《还原蒋介石》:蒋介石领导北伐
·《还原蒋介石》:中山舰事件真相
·《还原蒋介石》:北伐雄师所向无敌
·《还原蒋介石》:中共恶意制造南京事件
·《还原蒋介石》:共产党阴谋操控反蒋运动
·《还原蒋介石》:上海三次起义
·《还原蒋介石》:汪(精卫)陈(独秀)联合宣言
·《还原蒋介石》:四一二清党真相
·《还原蒋介石》:恢复北伐
·《还原蒋介石》:宁汉政府相争
·《民族英雄蒋介石》33、汪精卫武汉政府清共
·《民族英雄蒋介石》34、南昌暴动
·《民族英雄蒋介石》35、蒋介石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36、蒋介石访日
·《民族英雄蒋介石》37、蒋(介石)宋(美玲)联姻
·《民族英雄蒋介石》38、广州暴动国民党与苏联决裂
·《民族英雄蒋介石》40、济南事件
·《民族英雄蒋介石》39、北伐第二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1、浩气长存的蔡公时
·《民族英雄蒋介石》42、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43、北伐最后阶段
·《民族英雄蒋介石》44、日本关东军暗杀张作霖
·《民族英雄蒋介石》45、北伐军胜利汇师北京
·《民族英雄蒋介石》46、满洲易帜归国民政府
·《民族英雄蒋介石》47、关税自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48、李宗仁及冯玉祥反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49、南方战云--叛乱的瘟疫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福建国航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与广州海运(集团)有限公司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
   代理词
   案号:SU200405号

   尊敬的高移风首席仲裁员、司玉琢、杨运涛仲裁员:
    作为福建国航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就涉案争议的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本代理人经认真研究全案基本事实,相关证据,有关法律,参与本案全部仲裁活动,认为被申请人在有关船舶维修保养、船舶保险及支付租金三方面严重违反了双方签订的《光船租赁合同》第8条、第9条和第11条的特别规定,申请人依该特约定,有充分的理由与依据撤船,终止合同。兹提出如下代理意见,敬请诸位海事专家慎重考虑,支持申请人的正当合法请求。
   一、 基本案情:
   为便于仲裁合议庭客观公正地审理本案,兹归纳本案基本事实供仲裁合议庭参考:
   1 2003年4月9日,福建国航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与广州海运(集团)有限公司订立“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合同条款对保养和营运、保险和修理、航行区域,交船时间,租金支付地点、收款人及银行账户,仲裁及适用法律等均有明确规定(详见证据1)。
   2 2003年7月28日,申请人授权中海发展货轮公司作为投保人为“国鸿”轮在特定期间办理保险。(见证据2)
   3 2003年8月20日,双方依合同约定办理了船舶交接(证据3)。同日,船东和租家代表与船长共同签署“船长声明”。其中特别确认:主机1号和6号缸漏水较严重;三台电机工况差,每台负荷只能吃水到200KW左右;两台主消防泵不知为何四周用钢索加固等(证据4)。
   4 2003年8月11日,中海发展货轮公司,按PICC86船舶保险条款,为“国鸿”轮办理了包括战争险在内的保险(证据5、证据6)。
   5 2003年12月18日申请人致函被申请人要求其尽快办理光船租赁登记,否则将考虑终止合同(证据7)。
   6 2003年12月31日,中海发展货轮公司,改以自已单方的名义作为被保险人,按沿海内河船舶保险条款,变更了“国鸿”轮船舶保险(证据9、证据10)。
   7 2004年2月19日,中海发展货轮公司,以自已单方的名义作为被保险人,为“国鸿”轮办理《船东保障和赔偿责任险》(证据11)。
   8 2004年2月间申请人多次派员登轮进行检查,并于4月16日致函被申请人指出:要求加强对船舶安全和防污染设备进行正常保养;对船舶的控制和操纵系统定期认真试验(证据12)。
   9 2004年4月18日船东在黄骅港对该轮进行例行检查,发现如下严重问题:(1)电罗经工作不稳定,误差大;(2)两台测深仪已损坏未修;(3)计程仪已损坏未修;(4)大舱温度探测系统已损坏未修;(5)主机至今没有吊缸记录(时间,备件,人员熟悉程度,拉伸器M/E)其中1号和6号主机截止4月16日累计已达9061小时;(6)付机至今没有吊缸记录,付机负荷最多使用200KW,超过负荷时排温太高;(7)生活污水处理装置不能使用(原因处理装置漏泄无法使用);(8)消防泵已损坏(新泵未安装);(9)主机换向机构有时(机动操作时)正车会跑向倒车(证据13)。4月22日,申请人致函被申请人,就上述问题要求被申请人切实加船舶管理,保留行使光租合同中的一切权力(证据15)。
   10 2004年4月20日,申请人就“国鸿”轮保险事致函被申请人指出:保单受益人应为共同受益人、应投保战争险(证据14)。5月10日,被申请人函复称:“如贵司坚持要求保单抬头必须要以船东和租船人共同的名义,我公司可与保险人联系,争取保险人采取通融做法,满足贵公司的要求。”关于战争险问题:2004年起,“国鸿”轮退回国内走沿海运输,考虑到沿海运输战争风险非常小,因此,2004年度起“国鸿”轮与我公司其他内贸船舶,一样转投PICC1996沿海内河保险条款,国为该条款没有战争险条款,我司无法投保战争险……如贵司坚持要我公司按照光租合同的要求投保风险极低的战争险,我们只能转回到投保PICC86年外贸条款(证据20)。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在5月25日上海海事法院听证会上根本未提及所谓批单,且仍强调:“由于‘国鸿’轮是经营同内沿海运输的船舶,保险公司对国内沿海运输没有战争险险种,及由于沿海运输战争风险很小,无需投保战争险,也无法投保战争险(见上海海事法院海事强制令听证会庭审笔录)。特别值得提起仲裁合议庭注意的是:被申请人在7月16日向仲裁秘书处提交答辩状时,却奇迹般地出现了下述两份有明显伪证嫌疑的证据材料。一是附件24编号分别为1758和1760的两份批单;二是无保险单签发日期编号分别为PCAA20044401H000000028号PCAA20044401H000000027号的两份保险单(证据16、证据21、)。在8月17日仲裁庭开庭时,被申请人再次当庭出示一份有明显伪证嫌疑的,编号为PCAE200444940900000049号批单(见被申请人当庭提交的批单)。
   11 2004年5月2日申请人为行使撤船权收回部分船舶证书。5月20日,申请人正式书面通知被申请人撤船(证据22)并于5月21日分别向上海海事法院提交《海事强强制令申请书》;向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提交《仲裁申请书》,就其未对必要修理的主机、付机、污染,消防、保险问题的违约行为,正式要求海事法院和仲裁庭支持申请人的撤船终止合同的要求。
   12 由于被申请人在保险、必要的维修保养、支付租金及光租登记等一系列违反《光船租赁合同》特别约定的严重违约行为,申请人依合同和相关法律,有权撤船并解除合同。
   二、被申请人未按合同特别约定履行保险义务,未按约定将申请人作为共同被保险人,也未投保特别约定的战争险,虽经申请人书面要求改正,被申请人仍未在约定期限内加以改正,依《光船租赁合同》第11条之规定,申请人有权撤船
   1 双方签订的合同明确规定了被申请人投保相关水险、战争险和保赔责任险的合同义务
   〈光船租赁合同〉第11条明确规定:“保险和修理(a)在租期内租船人应负担费用为船舶投保水险、战争险和保赔责任险。投保各险的样式经船东书面批准,船东不得无理拒绝给以批准。租船人安排投保的水险、战争险和保赔责任险应维护船租双方及“经批准的承受抵押者”(如有的话)的利益,租船人可以在上述保险方面维护他们可能委派的任何管理人的利益,根据船东和租船人的利益所在,所有保险单上的抬头应以他们的共同的名义。
   如果租船人没有按上面附条(a)的规定和要求安排投保上述保险的任何一种,船东应通知租船人,于是,租船人应在七日内改正上述情况,如果租船人没有那样做,船东有权从租船人处撤回船舶,这不影响船东对租船人有的其他索赔要求。”
   2 根据该条规定,可归纳出如下三项原则:
   (1) 租船人须为船舶投保三种保险:水险、战争险和保赔责任险;
   (2) 所有保险单上的抬头须以租船人和船东共同的名义;
   (3) 若租船人未按规定和要求安排投保上述三种保险的任何一种,经通知在七日内未改正,则船东有权撤船。
   
   3 被申请人在保险问题上有如下违约行为:
   (1) 投保人和被保险人是案外人中海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货轮公司。其一非租船人,二不是管理人或经营人,与“国鸿”轮的经营管理毫无关系,对保险标的物“国鸿”轮无论是在投保当时还是在可能的出险当时均无任何保险利益。依据《保险法》第12条之规定,本案原始保单所证明的保险合同无效;一旦发生保险事故,船东或租船人根本无法根据该保险单向保险人主张保险赔偿;即便可以证明案外人是管理人或经营人,其也仅对经营管理船舶过程中产生的责任有保险利益,对船舶本身仍然没有可保利益。因此,其将自己列为被保险人而将真正的被保险人船东排除在外,肯定损害了船东的利益。至于2003年7月28日申请人《关于“国鸿”轮保险事宜》的函,明确授权有三项限制性条件:一是“贵司将以光租形式承租我司的“国鸿”轮;二是期间则仅限于“该轮从接船之日到交船之日止(即从国外接船之日,至2003年8月11日交船之日止);三是案外人仅作为投保人而非被保险人。亦即,唯有在从国外接船之日起至交船之日期间的保险,才委托作为承租人的案外人以投保人的身份代申请人投保而已。事实上,2003年8月11日交船之日始的新保险单便是以申请人作为被保险人投保的。2004年1月1日案外人将自己作为被保险人为“国鸿”轮投保显然没有任何依据。
   (2) 在水险中未将船东与租船人作为共同被保险人。直接违反了该特别约定,侵害了申请人作为船东的利益;尽管被申请人于2004年7月16日向仲裁庭提交的附件24称:4月27日保险人已按其要求通过批单的方式,将申请人列为被保险人;然而,特别提请仲裁庭注意的是:该批单有明显伪证嫌疑,一则直至7月16日被申请人首次提出“批单”说,根本不符情理。因为早在5月10日被申请人答复有关保险问题的函中,其辩解是因为“保险人要求保单上的被保险人的名称应与保费发票保持一致……我们只能按保险人的规定办,如果贵司坚持要求保单抬头必须要以船东和租船人共同的名义,我公司可与保险人联系,争取保险人采取通融做法,满足贵司要求。”亦即,直至5月10日,被保险人仍然认为是否将申请人列为共同被保险人无关紧要,如果申请人坚持该项要求,其可与保险人联系!如果其真的在4月27日已通过批单的方式改正了这一违约行为,不可能不向申请人主张,更不可能在5月10日还征询申请人的意见,是否一定要改。被保险人于2004年6月23日致PICC总公司特殊风险部函中却称:“因贵司电脑系统原因,保单上的被保险人只能打印一个”(附件25)。二则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在5月25日上海海事法院关于海事强制令听证会上也对所谓批单之事只字未提。若真有所谓批单之事,其代理人也不可能不提及。因此,该批单明显是事后倒签的产物。
   (3) 退一万步言,假设批单属实,在《船东保障和赔偿责任保险单》中,被保险人仍然是案外人,且其也未在约定期限内改正。依据前述“所有保险单上的抬头须以租船人和船东共同的名义”之特约,申请人行使撤船权仍然无可非议。至于被申请人当庭提交的所谓批单,同样存在明显的伪证嫌疑。一则该批单系用普通函头纸打印而非用印刷的专用批单,没有系列编号;二则直至8月17日开庭当时,被申请人才首次提出其早已通过批单形式,改正了其在原船东保障和赔偿责任保险中的违约之处,与其5月10日就保险问题的专函回复明显不符,不足采信。
   (4) 未投保战争险,申请人依合同特约有权撤船。至于被申请人“由于‘国鸿’轮航行范围是中国沿海,因而无法投保战争险”之说,根本不能成立。事实上双方于2003年4月9日签订《光船租赁合同》当时,均明知该轮航行区域为中国沿海。合同约定的航行区域范围是:证书适航区域范围。而船舶交接时:国内沿海航行证书齐全(证据1)。《海上货船适航证书》载明:准予航行近海航区。本船核定的经营范围:国内沿海及长江中下游各港间货物运输。2003年8月在福州国内船舶检验中心验船时均按1999年《非国际航行船舶法定检验技术规则》进行检验(证据18、证据19))。事实上,2003年8月11日被申请人即按PICC86年船舶保险条款投保,包含了战争险。而且2003年12月31日被申请人自已所属的“森海”轮,航行区域同样是中国沿海,亦投保了包含战争险在内的PICC86年船舶保险(证据8、)。可见,航行区域为中国沿海的船舶根本不存在不能或无法投保战争险的问题。按被申请人的说法其于2003年5月10日补投保了包括战争险在内的PICC86年船舶保险条款(证据21),再次证实根本不存在航行中国沿海区域的船舶不能或无法投保战争险之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