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郭国汀律师专栏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南郭/推翻颠覆中共流氓暴政有功无罪!
   关于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议案(李建强议案)
    胡锦涛先生:

     全国人大常委会:
     我们是一批律师、法律学人和关心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渴望祖国实现民主、自由、繁荣、富强的知识界人士,几年来,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痛心的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第二款规定在执行中出现以言治罪的现象。不少的关心国家前途、追求民主自由的优秀青年因言论而获罪。他们被捕的理由毫无例外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他们当中有还在大学读书的有理想、抱负的女学生,有刚刚走出校门准备用自己所学报效社会的青年士子,甚至有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但却自强不息、为残疾人事业奔走呼号的残疾青年,他们仅仅在网上发表了讽喻时政、希望推进政体改革的文章,或许某些言论存在过激现象,但无论如何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不能不说,在法治时代,因言获罪是我们民族的悲剧。
     作为法律学人,我们认为,出现这样的悲剧,除了某些司法者滥用权力、侵犯公民宪法权利以外,立法上的欠缺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立法指导思想上的失误,法律工具主义的立法原则导致了《刑法》第105条第二款成为一个以言治罪的大网,成为悬挂在人民头上的恐怖之剑。现在,废改这条恶法,还人民以安全已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了。
     一、《刑法》105条第二款不符合犯罪构成理论
     根据刑法学通说,犯罪构成是指我国刑法所规定的,决定某一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及其程度而为该行为构成犯罪所必需的主观和客观方面的总和。犯罪构成包括犯罪主体、犯罪主观方面、犯罪客体、犯罪客观方面四个要件,缺乏任何一个方面,该行为即不能构成犯罪。
     下面,我们从理性和法治的角度来分析105条第二款。
     该条规定,以造谣、诽谤或者其它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应当注意的是,这条规定并没有限定煽动以武力方式“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由于没有对什么是“颠覆”、什么是“推翻”、什么是“社会主义制度”等概念进行厘清、限定,这就使得司法实践中打击对象的外延无限扩大。从理论上讲,某公民在报上、网上发表文章要求对政府机关进行改革也可以理解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要求废除收容遣送制度、暂住证制度也可以理解为“煽动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河南省人民检察院一位检察官不就是因为对户籍制度提出异议而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前身)定罪判刑的吗?法律条文概念上的含混、逻辑上的模糊使得法律本身出现了解释上的不确定性,成了出入人罪的原因。
     不难看出,这样的规定,严重违背了犯罪构成理论。
     首先,根据这个理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行为人在主观方面必须有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而“颠覆”、“推翻”是两个表述以使用武力为显着特征的暴烈的群体行动的动词,用言论和文章来“颠覆”、“推翻”一个政权、一种制度的说法违背人们的常识性认识。
     从这个角度上讲,由于不使用武力无法达到颠覆和推翻的目的,故排除使用武力的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根本不可能存在,因为行为人缺少主观方面“颠覆”和“推翻”的故意。
     其次,排除使用武力的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际上不过是对现行政治体制进行改革的言语诉求,在客观方面没有刑法意义上的社会危害性,更谈不上造成危害后果。
     国家要进步,社会要发展,只有改革才有出路,这是包括执政党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识,邓小平先生甚至说,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要改革,就必然涉及到方方面面,就不能有禁区。我们的社会制度、政党制度、司法制度都在改革的范围之内,都是改革的对象,非武力的“颠覆国家政权”,实际上就是全体中国人民对旧的政治体制的扬弃、对新的社会制度的选择,这是人民的天然权利,也是人民神圣的宪法权利。这种行为不但没有社会危害性,反而是社会我们社会进步的希望和动力。
     二、《刑法》105条第二款导致以言治罪,侵犯人民的宪法权利
     这个罪是从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改过来的,刑法修改时就有很大争议。很对法学家认为这个罪名可能侵害言论自由,导致以言治罪。查国外的立法例,规定这种犯罪的少之又少,且都是以煽动使用暴力、推翻合法政府、对抗法律为界线的,但遗憾的是立法机关最终没有采纳学者的意见,坚持不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仅限于以武力的方式,这样就在法律上留下了很大的口袋。根据这一条规定,在某些特殊时期,出于某种需要,许多仅仅是对现实不满、批评、讽喻执政党和政府的言论便可随意解释成颠覆国家政权,这就为以言治罪开了方便之门。
     我们认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应该独立成罪,所谓“煽动”者,蛊惑、唆使是也。煽动必须有具体的对象,即应该有被煽动者的具体存在。如果有一个人,跑到学校、机关或者工厂、农村组织一些人员发表演讲,号召推翻现政权,我们可以认定他是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国统区的中共党员不就是这样做的?)。但这种行为实际上已经包含在105条第一款颠覆国家政权罪里了,该款规定:“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对首要分子或者罪刑重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它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剥夺政治权利。”上述
   那个例子中,站在台上号召颠覆政府的不就是作为组织者的首要分子吗?根据第一款完全可以治罪,何必再制定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呢?
     有网友说,前段时间被捕的某些人的言论没有具体的指示对象,怎么成了“煽动”?他们没有号召暴力推翻合法政权,怎么成了“颠覆”?其实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早在立法的时候学者们就提出了,对这个问题,全国人大法工委刑法室刑法处黄太运处长在济南市刑事法官培训班上这样解释:“我们也查阅了国外对宣传、煽动方面的定罪界限,这个界限一般是在什么地方?都是在要煽动使用武力,来推翻合法的政府,来对抗法律。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没有把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仅限于以武力的方式。这是考虑到我国的实际情况,以及为了维护国家政权、社会稳定的需要。”
     这就再清楚不过的说明,之所以要对不同言论治罪,不是因为真正危害了国家安全,而是因为影响了我的稳定!为了稳定,为了一己之私,连起码法律规则、连言论自由的宪法原则都不顾了。
     有人说“这个罪名很明显是假国家安全之名镇压推进改革的民主力量而预设的法律陷阱,是典型的恶法,因为,要改革就不会有绝对的稳定。这条法律,是对改革的反动!”言辞虽然过激,却是一针见血。
     弗兰西斯培根有句名言:人民的安全就是最高的法律。我们再次呼吁胡锦涛主席,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了人民的安全,拿出勇气来,就像废除《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一样,启动违宪审查程序,废除或修改《刑法》105条第二款、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中国公民:
     李建强 /网名刘路 律师 青岛
     郭国汀 教授/ 律师 上海
   2003年7月1日原载中国律师网
   南郭点评:刘路即山东李建强律师,现在青岛执业,是一位才华横溢,思维敏捷,文采超群,辩才一流的出庭律师。因刘迪,罗永忠;徐伟,海科,张宏海,杨子立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杜导斌相继因言狱获罪被捕被无罪重判;刘路和郭国汀律师在中国律师网上发表短评支持上述志士仁人。随后刘路就因言获罪问题发表了一篇评论写出了中国律师的心声;南郭极力鼓动刘路修改之作为中国律师群体上书第一号议案,并建议该议案命名为“李建强议案”。刘兄果然才思敏捷出手不凡,当天迅速写出了上述应当载入中国律师发展史册的《李建强议案》。南郭随即在中国律师网上为公开上书极尽宣传鼓动之能事,不到20天该议案点击率高达5000人次,终于有约150名律师勇敢地签上了他们的名字;被民间誉为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上书第一例。随后送达中共高层,然而,迄今不但没有任何书面答复,反而给此次网上签名上书活动发起人的待遇极高:李建强律师于2003年10月间被山东省司法局强取收回律师执业证,没有任何说明也没有任何理由;仅是口头告知半年内不得有任何过激言论,以观后效;至于郭国汀律师则直到2005年2月23日被上海市司法局采取流氓手段骗走律师执业证,并被中共当局联手驱逐出境。
   此次中国律师集体上书活动意义重大,标志着中国律师参政议政意识的觉醒,也意味着中国律师作为最具潜力的政治力量已经开始形成,南郭坚信中国律师和中国法律人必将成为中国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建设的中坚力量。
   目前中国人权律师业已与中国法律人精英群体联手,以贺卫方教授为代表的中国法学界杰出代表人物,诸如:王怡,陈永苗,李柏光,郭飞雄……在陕西石油案,太石村案,陈光诚案中皆有精采表现;可以断言中国人权律师与中国法学界良知教授学者的联手,必将使争中国自由民主人权运动进入一个新阶段。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泱泱大潮势不可挡,任何人任何党派试图阻止历史潮流滚滚向前纯属徒劳。废除“煸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理所应当,该法是典型的恶法也是中共流氓暴政用于迫害中华政治精英志士仁人的所谓法律依据。
   南郭认为:颠覆中共流氓暴政不但无罪,而且有大功于国于民于中华。反共决不等于反中国。中共流氓暴政本身决不等同于中国国家政权;两者无论从名称到内容实质均无任何相同之处;中国国家政权属于中国全体国民,唯有取得全体国民的同意和授权,执政者才具有合法的执政地位。而该同意和授权必须按法定程序定期在自由状态下不受任何外部力量强制或威胁利诱下进行的不记名投票公开选举得以确认。然而中共流氓暴政从未举行过任何一次符合上述要求的全民公投。因此中共流氓暴政自始不合法,这正是中共用暴力流氓谎言欺骗窃取中国国家政权56年来,一直党禁报禁进行法西斯流氓专制统治的深层原因。也是中共流氓暴政当局不顾人间一切公道公德,甚至视其自已制定的宪法如草纸般的根源。中共流氓暴政一日不灭亡,中国人民的苦难一日不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