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郭国汀律师专栏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2003年8月26日下午2点至4点30分,张思之大律师不顾酷暑,以76周岁的高临坚持前往上海市第一看守所会见郑恩宠律师.当郑恩宠律师见到张老时激动不已,称谢不已!张大律师仅是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应当谢谢你!中国律师应当谢谢你!中国人民会感谢你!"
   
   郑恩宠律师在十分激动的情绪下痛说自已的苦难史,令我感叹不已!

   
   "我在黑龙江奉献了自已的青春与生命,回到上海时已年近而立,在一家街道工厂日薪七角,白天蹬三轮车,夜晚灯下苦读,想把失去的青春和时间夺回来.自30岁至36岁苦学六年整,终于考取律师资格,改变了自已一生的命运.我当然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律师生涯.执业十年头八年每年都是上半年办案下半年挨整,严查频整了我十年什么问题也没有.最后两年干脆无理不给我注册,做为一名专职律师不能执业意味着什么?其实我只要答应不代理拆迁官司,立马就可以注册执业搛我的人民币,我实在是因为自已苦出身,实在是了解到那么多贫苦无依的平民百姓,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被任意剥夺于心不忍呀.我的同辈人中一家两口子失业者大有人在."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告市司法局?为什么要告当时的分管律师的市司法局付局长和律师管理处处长?
   
   郑律师若有所思随即答到:我当然知道告他们会有什么后果,可是我是为全体中国律师的利益告司法局收费不合法的;如果领导不经考试即可取得律师资格,此风一开全国有多少司法局领导?局长副局长处长副处长科长副科长,全国少说也有数万人,这意味着中国将平空产生数万名假冒伪劣律师!我告他们决不是为我个人的利益!
   
   郑律师接着说道:我认为中国律师的主战场并非在高尖端领域而是在维护广大人民的基本权利领域,如果中国律师全都搞大规模,以创收标准论英雄,中国律师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张思之大律师连叫:好!说得好!
   
   我这次被捕肯定是因为我揭发周正毅,5月9日我就写了周是上海的赖昌星的书面材料,原定5月22日开庭时当庭披露,后开庭日期临时推迟到5月28日,因此在法庭上第一次正式揭发周正毅,虽然此后海外报纸多有报导有关周案,但直到6月5日,香港卫视专门派记者用录相机在我家录了两个小时共百余页有关周案的证据材料.次日我就被捕了.因为我被公安局已监控了至少两年多,电话完全被监听,平日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我只不过做了一名中国律师应当做的事,我不理解公安局凭什么监控我,监听我?我的人权又何在?这可能与我在1995年揭发仰融有关,我曾撰文在多家报纸上发表,该案例还被当年上海市高院作为优秀案例刊载,全国人都知道上海有条南京路步行街,可很少人知道上海还有条子虚乌有的朱家湾步行街.21亿元投资拆迁掉成千上万民居,到头来却是黄梁一梦!骗子逍遥法外,涉案官员照样升官发财.此外就是我知道上海太多动迁黑幕,十年大动迁,至少有200名以上的上海动迁居民以死抗争.伴随着官员的辉煌政绩的是多少平民百姓呼天不应唤地不灵的血泪史!上海土地的增殖是上海人民几代甚至数十代人民流血流汗得来的,决不应当成为开发商发财,政府官员政绩的资本,更不应成为官商分赃的金库!
   
   法治的基础在人权,人权的基础在私有财产.中国老百姓唯一的财产可能就是仅乘的那么一点房产.可是说拆就拆一夜之间变成一无所有,又如何让人民心服口服?其实我的当事人并非一字不识的文肓,事实上有许多中产阶级,知识阶级人士甚至不少法官,警察也找我帮他们打自已的拆迁官员.曾有六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八名警官的房子也被莫名其妙地拆迁,他们也找我打官司.可见拆迁问题已是继三农问题之后又一重大社会问题.只有依法合情合理兼顾各方利益,特别是应当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才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
   
   我写了好几部书,代理拆迁案十年,500场拆迁官司,令我有不吐不快之感.如果说中国律师业需要有人牺牲才能进步,我愿意作此种牺牲,但愿能唤醒人民的良知.(说道这郑律师眼圈都红了!)
   ...
   时间飞逝而去,又到了我们说再见的时侯,我们相互道珍重.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两位曾因报道郑恩宠案件的中国记者向郭国汀律师透露:全国至少有四名记者因报道郑恩宠律师一案而被有关部门24小时连续监控,电话被监听.不许再作任何采访报导!还有干脆将报社永久性查封的.后来该不愿透露姓名的记者委托让我向郑太太转交人民币1500元以表示他对郑律师的一点敬重与心意.正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呵!
   
   最后老中青三代中国律师在此种特殊的背景下悲壮地告别:相信法律,相信自已,相信人民,相信中国的明天,让我们为真理正义而战! (这里我把自已称作青年律师,尽管吾当年已经45周岁,执业已18年.因为作为人权律师的确刚刚开始!)
   
   我代表郑恩宠律师谢谢所有关心他的命运以及中国的司法政治改革前途的人们!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在互联网上阅毕诸多大道小道消息,我的心情无法不沉重.因为据上海市政府某官员称:"非搞掉郑恩宠不可!"
   
   尽管如此,我坚信真理的阳光必将战胜谬误的黑暗,让所有破坏法治自私自利的贪官污吏们在人民的伟大力量面前发抖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