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
·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 郭国汀
·我为法轮功抗辩的真实心声
·法轮功真相之我见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血腥残暴迫害法轮功的根源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国际法分析
·中共滥用教制度镇压法轮功的法理解析
·当代中国的盖世太宝[610办公室]研究(英文)
·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中共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刘如平律师!郭国汀
·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郭国汀章天亮曾宁谈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FALUN GONG PERSECUTION FACTS HEET
·RELIGIOUS FREEDOM AND FALUN GONG IN CHINA
·2
·Falun Gong Wins Motion in Historic Torture Lawsuit against Former Head of China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Dr Wang Wenyi will be remembered by history as a great courage hero
·法轮功是比中共有过之无不及的一人专制吗?-答谭嗣同先生
·法轮功讲真相无罪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揭开“时代精英“画皮
·答时代精英,
·再答时代精英教导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25、人民一旦知道国王滥用人民授予的权力时,随时有权限制,改变,削弱或取消他的权力。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132页。
   
    26、不管采用哪种政体,最高权力必须以人民同意为基础才是合法的。任何统治者除非其采用的管理方法,方式符合人民的自然而合理的愿望,否则不可能成为合法的统治者。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72页。
   
    27、政权只是在它能够保障社会福利时,才是合法的。服从违抗自然和违反社会目的的政权所制定的不公正的法律,意味着听从情欲摆布,屈从狂妄意图和任性要求。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第45页。
   
    28、我的敌人的残酷越不公正,我越有权与他斗争;如果他夺去了我必然作为社会一员的特权,我就有一切人权来反对他的暴政。马布利《马布利选集》第139页。
   
    29、人们优柔寡断,漫不经心,听任事件自流和恶习横行,在国家中就会到处建立起某种冷酷无情的暴政来;暴君统治下的庶民,除了忍耐和懒惰,恐怖同时并存的一些有用的奴隶品质以外,别无其他德行。马布利《马布利选集》第150-151页。
   
    30、共和宪政体制下,有分权制衡制度,有确定,公平,透明,非歧视的分配权力的游戏规则,特别是权力转移的规则;政治上没有垄断,有进入政治的自由,政党自由(结社自由,所有政党和公民在法律面前平等);禁止政治和宗教迫(和)害。杨小凯 _(博讯记者:牛虻)
(清水君案上诉辩护词附件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values at the place of arrival bears to the gross sound value:
   (4) “Gross value” means the wholesale price, or, if there be no such price, the estimated value, with , in either case, freight, landing charges, and duty paid beforehand; procided that, in the case of goods or merchandise customarily sold in bond, the bonded price is deemed to be the gross value. “Gross Proceeds” means the actual price obtained at a sale where all charges on sale are paid by the sellers.”
   “71.货物、商品或者其他动产发生部分损失的,除保险单另有明文规定外,赔偿范围如下:
   (1) 如果定值保险单承保的货物、商品或者其他动产的一部分发生全损,赔偿范围为保险单确定的保险金额中的比例部分,该比例为灭失部分的可保价值占全部可保价值的比例部分。可保价值的确定与不定值保险时的相同;
   (2) 若不定值保险单承保的货物、商品或者其他动产的一部分发生全损,赔偿范围为损失部分的可保价值,可保价值的确定与全损时的相同;
   (3) 如果被保险货物或商品的全部或者一部分以受损状态运抵目的地,赔偿范围以(该货物、商品的) 完好毛值与受损价值的差额占完好毛值的比例计算,在定值保险单情况下,是保险单确定的金额的该比例部分,或者,在不定值保险单情况下,是可保价值的该比例部分;
   (4) “毛值”是指货物的批发价格,如果没有这种价格,则是货物的估计价值,不论哪一种情况,加上已预先付讫的运费、卸货费和关税之后的价值;但是,如果货物或商品按惯例在关仓出售,那么关仓价格就视为毛值。“毛收入”是指所有出售费用均由出售人支付时获得的实际出售价格。”
   不定值货物或商品保险相当罕见。但是,该法第71条第2项、第68条第2款,以及第16条第3款的规定表明,在这种情况下,可保价值是被保险财产的主要成本,加上海运费,与海运相关的费用,以及就全部海运过程产生的保险费用。
   部分保险标的的全损(Total Loss of Part)
   定值保险单项下,对于部分(货物和商品等)保险标的的全损所承担的责任是发生全损的部分标的的保险价值。不定值保险单项下,确定发生全损的部分标的的可保价值占全部保险标的的可保价值的比例,再将此比例适用于保险价值,计算出所应承担的责任。
   不同种属的财产以单一价值投保的,该法第72条要求按同样的方法计算,不过实践中,为了操作上的便利,通常根据货物的发票价值对保险中的价值按比例分配。1885年制定的海损理算师协会操作规则E3承认了这一做法,而且当个别种类、品质、或性质的货物的主要成本难以确定,也没有可予使用的发票价值时,该法第72条第2款以及该操作规则明确规定,使用到岸净完好价值作为确定比例的基础。
   “规则E3----货物保险价值的比例划分
    不同品质或性质的货物以单一价额的形式在保险单中定值投保的情况下,为了理算索赔之目的,如果货物的发票可以区别该不同品质或性质的货物的单独价值,则依据发票价值对该总额按比例划分;除此之外,依据到岸净完好价值划分。
   部分受损(Partially Damaged)
   若货物因承保危险或风险而致损后到达目的地,通过比较受损货物的毛完好价值和毛受损价值,并将由此计得的贬值率适用于适当的保险价值或者可保价值来确定应当赔付的数额。
   这一汇编入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71条第3款的原则,确立于 “Lewis v. Rucker” 案 和“and Johnson v. Sheddon”案 。
   前一案例中,一票糖船货因海水浸入,在抵达目的港时受损严重,以致必须以低于其到岸完好价值的每一大桶3英镑的价格出售。索赔人寻求获得保险价值和受损价值之间的差额,该差额本应达到每一大桶10英镑,并坚持认为如果这票糖以完好的状态运抵,本应可以仓储起来直至市价大幅度上涨。
   Mansfield(勋爵)大法官判决,保险人并不关心市场波动,而是按照交货港完好价值与受损价值之间差额的比例,并且不论该货物的市价上升或者跌落,都支付保险单中列明的货物价值的该比例数额。
   Mansfield勋爵还判决,保险人“就保险单承保的最初成本或价值而言,其关注的是货物将安全运抵;他并不关心该货物会给商人带来多少利润或损失;他也不关心货物接下来的价值会是多少”。他指出,如果部分被保险货物可以区分其最初的价值,如同100大桶糖中有10大桶碰巧灭失,则保险人必须赔偿这10大桶糖的最初成本,无需考虑另外90大桶糖可以出卖的价格。
   在“Johnson v. Sheddon”案中,Lawrence法官完全赞同Mansfield勋爵在“Lewis v. Rucker”一案中所阐明的原则,并且判决,保险人除了对于市价涨跌不负责任外,对于货物抵达目的港后因港口税收或费用而产生的任何后续损失也不承担责任。对于因被保险人就受损货物被迫支付如果这些货物完好到达目的地时应当支付的相同费用(例如出售费用和税收)所产生的损失,保险人不应承担责任,因而,在计算赔偿范围时,应当采用毛收入而不是净收入。
   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71条第4款对“毛值(gross value)”所下的定义,包含了一项货物按惯例在关仓出售时的例外情形,海损理算师协会操作规则E1和E2 也迎合了这种习惯做法,即以保税价格而非付税价格为基础理算单独海损。
   海损理算师协会的操作规则E—货物的单独海损,还订入了特殊条款:精棉进水及/或不纯的扣减条款(E4)、切割烟丝进水扣减条款(E5)和羊毛进水扣减条款(E6)。
   出售受损货物的,用以比较计算贬值率的该货物的完好价值和受损价值,均应当以出售之日为准来确定,这样才能得到正确的比较结果。这项在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71条第3 款予明确表述的重要原则,是在“Francis v. Boulton”一案 中判决确定的。
   一艘装载大米的驳船在与一艘蒸汽船的碰撞事件中沉没,一段时间内大米一直浸没水中,直至该驳船被起浮,这些大米继而被烘干并售出。当事人提起诉讼,请求确定发生的是全损,还是仅仅是部分损失,以及在后一情形下,该损失应当依比较大米抵达目的港时的完好价值与受损价值来确定,还是依比较大米在出售之日的完好价值与受损价值再加上重整费用来确定。
   由于该大米能够被重整并且已经以“大米”的形态售出,法院判决,没有构成全损,但是确定损失的正确方法是比较出售之日的完好价值和受损价值。保险人有义务根据施救条款赔偿重整费用。1982年10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条款第16条 被保险人的义务条款是该条款的现行格式,其措辞的含义涵盖了被保险人及其受雇人和代理人所合理产生的各种具体费用。
   尽管在目的地有稳定的货物及商品的贸易量,例如有定期的买卖或拍卖的情况下,1906年《海上保险法》第71条各款关于依目的地的完好价值及受损价值计算贬值相对容易,但是第3款和第4款所规定的步骤仅涉及“货物和商品”,因而当仅由第1款和第2款提及的“其他动产”以受损状态交付时,有必要考虑关于赔偿范围的一般性规定,特别是该法第75条第1款,该款规定:
    “Where there has been a loss in respect of any subject-matter not expressly provided for in the foregoing provisions of the Act, the measure of indemnity shall be ascertained, as nearly as may be, in accidence with those provisions, in so far as applicable to the particular case.”
    “本法前文未予明文规定的保险标的发生损失的,应当依据与该具体情形的适用最相近似的条款来确定赔偿范围。”
   1934年1月1日协会重置条款(Institute Replacement Clause)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