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受贿案辩护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受贿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东方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亲属之委托,指派我们作为林桂池受贿案的一审辩护人。经过认真阅卷,必要的调查,听取公诉发言及刚才的法庭质证,我们对本案有了全面的了解。
   

   起诉书指控我的当事人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并且非法接受贿赂款20,482.09元,辩护人认为:这一认定证据不实,定性不当,同时认定的分红款数额与事实亦有较大出入,林桂池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兹就本案事实及有关法律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 被告林桂池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第一,本案不存在林桂池利用职务,仗权发包之情形,事实上上级领导事先已经集体研究确定了承包人,将南菜北调业务发包给翁俊英、郑树森等人并非林桂池的行为使然。因而认定林桂池利用职便,为翁俊英等谋取利益,根据不足。因为:
   
   1、从发包过程上看,东山县蔬菜公司是由翁、郑等人提议设立的,而南菜北调的承包业务也是他们事先取得县社会企业局及农委领导同意,承包该项业务的最终决定权在县社会企业局,事实上承包合同最后也是经社会企业局领导集体研究、修改决定的。而被告并未利用其职务将该项业务强行发包给翁、郑等人,也没有剥夺他人的承包权。
   
   2、从承包合同的内容上看,该合同体现了双方权利、义务对等,不存在林桂池故意予承包人优惠条件的情形。同期同类型的承包合同,承包人的待遇甚至比本案涉及之合同还要优惠,例如:东山县果品公司由公司解决贷款资金,1985、1986年度上缴管理费1.2%;前楼供销社,由该社解决资金,1985—1987年上缴管理费仅1%;而岱寮树沈龙顺承包前楼供销社,由该社协助解决资金,1985、1986年度仅上缴0.8%。
   
   3、至于起诉书指控林桂池为翁、郑等“解决资金提供方便”,则是发包方依合同应尽的义务之一,发包方正是基此,才有权收取1.3%的管理费。
   
   第二,被告不存在“以入股为名,非法接受、索取贿赂”的事实;反之,林桂池参与合伙承包南菜北调业务是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
   
   1、1984年7月8日,翁、郑、林桂池订立了合伙协议,明确的规定了各合伙人的出资额,盈余的分配及亏损分摊的比例。该协议符合我国法律关于合伙的规定。
   
   2、被告人有出资1000元,至于股金来源并不影响合伙的性质,林桂池有向翁俊英借款1000元作为出资,这已为证人翁俊英当庭证实;同时翁在1990年3月12日(见卷宗P51)及1990年4月4日(见卷宗P60)亦证实了借款的事实。
   
   3、林桂池应交纳的股金1000元之所以没交成,是由客观原因造成的,他主观上以为这1000元已经在第一次分红中扣除了,故以后一直未主动还翁;今天证人翁俊英亦证明,郑树森的股金两千元也是他死后,由其儿子代还的。从情理上看,林桂池分红款多达一万多元,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赖掉区区千元的股金。
   
   4、林桂池自己亦有参与大量的经营活动,法庭调查及证人亦证实,林桂池主要处理后勤事务,联系通知发货,接待北方客户,还下到下英乡、经里乡等检查货物质量、核定价格,到云霄和平农场及广东绕平联系柑桔货源等。
   
   5、翁、郑等没有行贿的故意。他们始终认为自己是在合伙经营,按协议支付分红款履行合伙协议的义务,因而才出现有几角几分的分红款,天下哪有行贿几角几分的?天下又哪有行贿还要做帐的。若真是以入股为名,那根本没有必要算得那么细,而且也不会每次都按比例给林桂池分红。
   
   6、林桂池亦没有受贿的故意,他同样始终认为自己是参与合伙经营,合伙生意有盈,理当有权分红,若合伙生意亏损,他同样也要承担赔偿责任。
   
   7、现行法律明文禁止党政干部经商,林桂池并非属党政干部,因而林桂池参与合伙并未不违法。但是,林桂池作为发包方的经理,却参与承包方的合伙,这显然是不正当的。因而其因此所得的收入,也是不正当收入。但我们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环境来孤立地看待本案,1984年正值我国改革秩序较乱的年代,党政等机关经商者大有人在;甚至党政要人直接或间接经商者亦不乏其人。林桂池正是受到这股席卷全国的经商热的不正之风影响而参与合伙的。然而,这毕竟不能与犯罪相提并论。
   
   综上,林桂池并非以入股为名,而是名副其实地参与了合伙,他接受分红款是基于他参与合伙这一客观事实,并非由于将南菜北调业务发包这一事实使然。因此,尽管其身为发包方经理却参与承包方合伙这一行为是不正当的,但这一行为属民事上的不正当行为,并未触犯法律。
   
   二、 认定1989年3月接受翁俊英的二千元属受贿根据不足
   
    辩护人认为林桂池没有受贿的故意,因为他自参与合伙仅得到分红款两次,而他明知合伙生意有赢利,事实上合伙帐迄今仍未清结,证人亦证实迄今合伙还有3万多元的债权尚未收回。根据合伙合约,被告有权享受分红,适逢被告之子结婚,故林桂池数次以委婉的方式提醒翁俊英要钱。当翁给其两千元时,林桂池主观上认为是分红款,以后多退少补。至于被告不同意为郑辉龙担保贷款,并非刁难承包人,而是履行职责,郑辉龙的还贷能力不明,身为公司经理的被告深知担保责任重大,这样做是无可非议的。证人翁俊英亦当庭证实:既存在着所欠人情,同时也存在合伙帐未清的客观事实。因此,辩护人认为在不能排除林桂池是要求分红的可能性的情况下,片面认定其是受贿,证据是不足的。
   
   三、 关于林桂池索贿500元的问题
   
   1984年8月被告确有向林宝顺等提出要入股做红鲟生意,被告确实也接受了500元的分红款,但认定其是索贿则根据不足。因为:
   
   1、被告虽未投资,但林宝顺三兄弟同样未投资,其资金来源主要是借贷,因此该合伙有其特殊性。当事人未约定股金的多少,却规定了分红的比例。
   
   2、被告有参与合伙的劳动,例如:装车、搬运等,而且第一批货就是由被告亲自押送到深圳交货结算的。
   
   3、根据最高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6条:“……提供技术性劳务而不提供资金、实物,但约定参与盈余分配的,视为合伙人。”之规定精神,结合本案,未约定股金,而且当事人确有参与共同劳动的事实,不宜认定系空股。挂名空股应指那些既不付资金,也不参与劳动,不承担风险而领取工资、分红款的做法。
   
   四、 起诉书认定的分红款数额不实
   
   起诉书认定:1984-87年被告先后三次接受翁俊英等人“贿赂”人民币17982.09元。实际上被告仅从翁等人分得分红款二笔,即第一笔4,000元和地二笔借款7,000元后转化成分红款,共计11,000元。外加1989年3月翁拿给被告的2,000元分红款,总计13,000元。从账面上被告应分得分红款一共三笔,共计15,203.50元。而起诉书把被告未收到的6,982.09元及借款7,000元和林朝阳的工资600元均列入“赃款”,理应予以扣除。
   
   辩护人认为认定被告领取了6,982.09元分红款,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因为:
   
   1、被告始终不承认领取了这笔款项,也未在该分红表上签字。尽管被告在第三次分红表上也未签字,但被告却承认领取了7000借款,而由分红款冲抵。
   
   2、证人翁俊英在1990年3月12日(见P57)说:“林桂池向郑辉龙预借了3526元;余下的3456.09元是我拿给林桂池的”。但郑辉龙证实他并未借给林桂池3526元(见卷宗P65、1990年4月6日,郑之证词、1990年5月24日律师对郑辉龙的询问笔录)。
   
   3、证人翁俊英,今天作证时亦无法说明何时、何地将3456.09元交给林桂池(见1990年5月24日律师询问翁俊英笔录)。
   
   上述事实说明,无法证实被告收取了6,982.09元这笔款项,也不能排除翁自己冒领了该笔款项。
   辩护人认为,属于林朝阳的工资600元,及被告未领取的6982.09元理应退还。
   
   综上所述,本案被告不存在以入股为名的事实,而是实际参与了合伙,其收受的款项是基于合伙这一客观事实,而非基于发包这一情节。被告人主观上没有受贿的故意,客观上也并未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因此,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其不正当的做法应按不当收入合理处分。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慎重考虑,并希望采纳。
   
   
   
   
   
   东 方 律 师 事 务 所
   律师:郭国汀、范荣明
   
   一九九O年五月二十六日
   
   南郭注:1990年4月25日吾母李珍美女士因医院误诊死于心肌梗塞,她病危期间一直期望我和在山东青岛平度的四姐能赶回长汀见上最后一面。而我原定于4月25日在福建东山岛开庭。4月24日深夜12点接东山县法院值班法官电话告知电报内容:“母病危速回”!可是困守孤岛夜间无车亦无任何其它交通工具,我只好干等至次日凌晨5点20分乘岛上唯一班车离岛,几经展转日夜兼程,于26日早上七点赶回位于长汀县中心区梅区路家门口,只见大姐满面悲容而来,失声哭泣道:汀弟你终于回来了!妈等不及了,她最后是念着你和娜姐的名字离去的。瞬间不觉泪如雨下,被大姐扶持着来到妈妈的灵柩前,吾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悲不能抑,三天三夜,每每一个人静坐在妈妈的灵前,任热泪长流不止……5月26日回到东山县完成庭审并发表了上述辩护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