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面对中共流氓暴政全体中国人应当做什么?
   
   作者:郭国汀
   
   【大纪元11月12日讯】天生我才必有用_为郭国汀律师而作

   作者:KK
   
   郭国汀律师是我在中律网认识的好朋友,也是挚友。我们经常通过短信、电子邮件进行交流,对他的才华横溢、对他的雄心大略、对他的忠贞爱国,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对政治体制、制度的弊端敢于直言,丝毫不考虑个人的安危,我曾经多次劝他要注意安全,要对得起老婆孩子,可是他的每一次回答都让我感动,大有“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的大无谓精神,而且已经做好了准备,时刻准备下地狱,以此来推动中国的民主法制进程。我为在我们中国这种政治土壤中能生出这么一个奇才、“怪才”、优秀人才而百思不得其解。试问全国还能找出第二个郭国汀吗?他是磐石下的一粒种子,为了寻找阳光,用自己的身体顽强的支撑着强大的压力,经历了千曲百折长成了参天大树,也炼就了他那一副钢筋铁骨。他应该是栋梁、他应该是楠木。可是由于生不逢时,他天天被有关领导关照,被国安局关照,这么一个难得的人才,天天在地狱门前徘徊,如今又愤然离开了中律网(唯一一个应该让他信赖的网站,因为这是他的家)。这是国家的悲哀,也是中律网的悲哀!我相信中律网会因为他的离去而失色很多。最后祝郭律师保重身体,“天生我才必有用”。
   
   2003年10月日原载中国律师网。
   
   南郭点评:此文系一位素未谋面的中国律师网友在看到《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而作。它证明郭国汀律师因成为中国人权律师后,长期横受中共当局歇斯底里非法打压的无情事实;印证了在现行中共一党极权专制体制下必定逆向淘汰——心术不正道德败坏唯善阿谀奉承吹牛拍马者,那怕你不学无术缺德无行却高官任做,不义之财照发;反之,正直诚实勇敢的律师;那怕你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纵使你出口成章,雄辩涛涛、即使你既不爱钱,也不好色、纵然你遵纪守法,无懈可击,你仍然摆脱不了随时随意被强行停业、被取消律师资格、被人格侮辱毫无人权可言的恶运。
   
   中共掌控下的司法部/局纯属中共恶党的帮凶恶奴和工具因而决不会容忍正直诚实勇敢的律师。
   
   当正义律师受到荒唐至极的打击报复时,伪中华全国律协及各省伪律师协会,尽管每年强制收取每个事务所高达人民币25000元(初为50000元),另加每位律师2500元(原为5000元)的所谓律师会员费,至于如何使用每年收取的数千万元律师管理及年检费,律协与司法局如何分享该巨额费用,广大律师无从知晓,更无权过问!(注:郑恩宠律师2000年作为全国首个律师义无反顾地状告上海市司法局乱收费并大获全胜!故改由律师协会出面收取并降费一半。上海市全体律师均为郑恩宠律师此举的直接受益人,然而在郑案一、二、再审整个期间,公开声明支持郑恩宠的上海律师仅有三名!且全是匿名!私下表示支持的上海律师不超过10名!至于郭国汀律师因为郑恩宠辩护,为政治良心犯,文字狱受害者,法轮功学员辩护而受到上海市当局疯狂迫害时,全上海唯有一名律师事后电话慰问,但随即受到国安人员的登门关照!一方面表明上海律师的公益公德公道正义感实在太强,另一方面证明上海当局对律师的严厉监控,已经使得上海律师变得麻木不仁,谈人权色变的地步。律协除了谋财害命地强制律师每年至少五整天学习之外,决不会为受迫害的律师发出任何公道声援支持之音;真不知道要此种无能软骨自私至极的律师协会何用?!郑恩宠律师受迫害时是如此,郭国汀律师受到中共当局疯狂政治迫害时是这样,高智晟律师受到北京市司法局荒唐至极的迫害时还是一样!
   
   中国律师有何必要花大钱买迫害?中国律师为何必须花巨款买个蛮横无理的婆婆(司法部/局)管理自已?中国律师为什么必须白养除了谋财害命(无端浪费他人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鲁迅语录)而当律师们无端受到中共流氓暴政迫害时装笼作哑别无他能的伪律师协会?!
   
   中国律师,中国法律人,国民们,同胞们,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在历史上曾经何等辉煌,无论汉唐还是康乾盛世,中国曾骄傲地雄居世界民族之林之首。然而在中共暴力强权欺骗统治56年后,全民被强制洗脑成愚民愚夫,中华文明被摧残得几乎丧失殆尽,中华传统美德被摧毁殆尽,中华大地生态环境被毁灭性破坏,中国人心灵被毒害得几乎无可救药,仁义礼智信荡然无存,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侯!
   
   事实反复证明:中共统治集团业已坠落成为货真价实地地道道无可救药的极端自私自利流氓成性残暴至极的黑社会法西斯犯罪利益集团。中共依靠暴力欺骗屠杀手段,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并依强权暴力欺骗流氓手段维持其风雨飘摇的血腥统治,在既无外侵又无内战的和平年代,制造了八千万国民死于非命的空前绝后的政绩!中共彻底剥夺国民思想言论信仰结社自由权,导致国民思想精神创造力退化;中共强制奴役全体国民用马列毛歪理邪说反复强暴毒害全体国民的精神心灵和灵魂56年,造成全体国民道德伦丧虚假甚行,麻木不仁,自私自利!国家最宝贵的政治仁人志士数十上百万被屠杀,甚至临刑前还被人格受尽侮辱,肉体精神被强暴,被割喉甚至被活体取人体器官!更有不计其数的青年才俊仅因思想言论的表达,或因文章而身陷中共流氓暴政文字狱!纳税国人养活的“解放军”竟勇敢地用坦克机枪对付手无铁,和平示威要求自由民主权利的爱国学生和请愿市民!中共烂用党政军学媒一切国家机器资源,耗资成百上千亿纳税人的血汗钱用于镇压法轮功。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信众,采取经济搞跨肉体消灭名誉搞臭方针,动用几十种刑具,烂施种种人类历史上最野蛮下流的酷刑,刘成军、瞿延来、陈光辉、高蓉蓉受到令人发指的疯狂迫害。。。数十万计学员被任意拘捕被劳教被无罪重判,其中有案可查被迫类致死者已高达2800人。一言以蔽之,中共恶党对中华民族犯下了罪不容恕的滔天罪行。如此流氓暴政不灭亡,天理不容,神鬼不依!
   
   南郭再次强烈呼吁:凡我不愿意做中共奴隶的炎黄子孙,所有不甘再忍受被中共流氓暴政阉割被强暴的华厦儿女,凡是不想再做幸福的猪的中华男女,全体渴望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平宽容幸福生活的中国人;人不分男女老少,地不分东西南北,信仰不分耶儒佛道法轮功,面对天怒人怨,人神共愤业已黑社会法西斯化的中共流氓暴政,唯有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勇敢地发出每个真正的中国人的伟大怒吼:
   
   流氓中共立即下台!还政于民还权于民!立即结束中共一党极权专制独裁的罪恶体制!立即无条件释放全体因讲真相,传九评,修炼宣传法轮功而被捕,被劳教,被判刑的法轮功信徒及全部因宗教信仰而被迫害的信众!立即无条件释放全部在押政治良心犯,思想言论自由犯!立即开放党禁报禁,实现思想、言论、出版、舆论、结社、讲学、演讲、教育的真正自由!彻底抛弃、唾弃、推翻中共流氓暴政!
   
   2005年11月11日@(http://www.dajiyua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