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郭国汀律师专栏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原审原告):龙岩市新罗区恭发农村信用合作社
   住所:龙岩市新罗区九一北路10号
   法定代表人:廖益三 职务:主任

   委托代理人:郭国汀,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律师
   地址:上海市东方路800号宝安大厦21层200122
   电话:021-68753872;传真:021-68753789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龙岩市国土资源局
   地址:龙岩市新罗区安南路莲花小区
   法定代表人:廖礼团 职务:局长
   第三人:谢柏源等
   
   上诉人因被上诉人行政侵权损害赔偿一案,不服龙岩市新罗区人民法院(2001)龙新行初字第67号行政判决,兹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原判第二、三、四项
   2、判令被上诉人依法赔偿由于其违法行政侵害上诉人的合法正当权益造成的经济损失人民币1,167,203元及其逾期利息损失,其中包括:
   (1) 借款本金人民币107万元;
   (2) 自1998年3月25日至1999年4月27日银行利息损失97203.10元;
   (3) 自1999年4月28日起计至判决生效执行之日止的逾期利息损失按每日万分之三计。
   
   上诉理由:
   上诉人认为:尽管原审法官们对本案进行了认真的审理,基本查明了全案的事实和相关证据,并正确地判定:被上诉人“作出‘同意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行为和出具龙抵证(98)字第033号《土地使用权抵押证明书》的行为违法。”但是原审据以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的四项理由无一能够成立。因为原审法院错误解释适用有关法律、法规,必然导致错判,严重损害了上诉人依法享有的合法正当权益。兹阐述上诉理由如下:
   
   一、原审认定部分证据的证明对象有误。
   原审认定:被告“证据材料3证明原告与龙岩市东市场开发有限公司向被告提交的申请抵押登记的材料。”(判决书第5页第6-8行)
   但被告在一审提交法庭的证据材料3却是:“(98)第5164号《借款合同书》”(见一审判决书第4页第9-10行)。
   该份证据不能证明原审认定的证明对象,充其量仅能证明借款事实及间接证明被告已出具龙抵证(98)字第033号〈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
   
   二、原审据以驳回上诉人诉讼请求的四项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或与本案事实不符,依法不能成立。
   (一)原审认为:“造成权益人合法权益受到损失的必须承担国家赔偿责任的行为,必须是国家机关或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务中带有强制性的行政行为”。
   
   原审的此种认定缺乏法律依据。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67条:“法人的合法权益受到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侵犯造成损害的,有权请求赔偿”。
   依据〈国家赔偿法〉第2条:“国家机关违法行使职权侵犯法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权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第4条:“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财产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4)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及第9条:“赔偿义务机关对依法确认有本法第3、4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
   上述法律明确规定:只要行政机关违法行使职权侵犯法人的合法正当权益造成损害的,受害人即有权取得国家赔偿,而赔偿义务机关则应当予以赔偿。
   〈国家赔偿法〉第3、4条的7项规定确实均属于带有强制性的行政行为。然而该法第4条第4款明确规定“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与之相应的同法第28条第7款进一步规定:“对财产权造成其他损害的,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无论从文义,还是从立法者本意,或是从法条本身的规定来理解,均得不出原审的解释。原审判决隐含的意思似乎是:由于被上诉人的违法出具〈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的行为不属于“强制性的行政行为”。因而上诉人的赔偿请求没有法律依据。但此种解释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更不符合逻辑。
   其实,土地抵押权的生效必须以登记为前提,而法律早已将此种强制登记的权力赋予了土地管理部门。因此,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本身即有强制性。被上诉人在明知故意的情况下出具该〈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的违法行政行为,正是属于此种“造成财产损害的其他违法行为”。
   
   (二)原审认定:“原告是抵押借款的贷款方,又是申请办理抵押登记的申请者,本身有义务审查借款人的抵押物是否具有合法的所有权或使用权,也理应明知抵押者的抵押物尚未取得合法使用权证。”
   
   原审上述认定主观武断,完全错误。
   就事实而言,涉案土地使用权抵押权登记及办理有关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的全部手续,均由借款人单方向被上诉人办理。上诉人仅是在相关栏内加盖了公章而已。对此事实被告在其答辩中早已承认:“被告是根据龙岩市东市场开发有限公司的申请以及提交的有关材料,办理了土地抵押登记,颁发了土地使用权抵押证明书” (判决书第3页第2段)并通过其代理人再次当庭确认(见2002年5月13日庭审笔录被告代理人的陈述)。
   就法律而论,迄今并无任何法律规定抵押权人有义务审查有关土地使用权权属问题,反之,众多法规明确规定,这是土地管理部门的法定义务(见〈担保法〉第42条;〈土地登记(修正)规则〉第6、7、10条)。
   有义务并且有能力审查抵押物是否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者,只能是被上诉人。土地使用权抵押必须登记方能生效,土地管理部门是法定登记机关;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必须已经取得土地使用权为基础;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必须审查其权属来源;凡未取得土地使用权或其权属有争议者,不得办理抵押登记。惟有土地管理部门,才有法定义务并且具有审查资格与权力,原审却令完全不具备条件与资格及权力的上诉人承担所谓审查不严的后果。
   从涉案借款合同约定及相关法规来看,借款合同第4条明确规定:“有关抵押手续由借款人办理”。(1997)国土(籍)字第2号国家土地管理局《关于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有关问题的通知》第3条“土地使用权设立抵押权……一方到场申请抵押登记的,必须持有对方授权委托文书”。可见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完全可以由借款人单方进行。
   上诉人信赖作为国家行政机关的被上诉人出具的《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及其抵押登记证明,有充分的合同、法律依据,无可非议。原审“上诉人有义务审查土地使用权,且明知抵押人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之认定,完全不能成立。
   
   (三)原审认定:“被告抵押登记和做出的抵押证明行为违法,没有必然造成原告贷款给借款人和贷款无法收回的事实发生”。
   
   原审的此项认定违背事实与逻辑。
   涉案借款合同是抵押借贷合同。若借款人不提供合法的抵押物,上诉人根本不可能在自身权益毫无保障的情况下,贷给借款人百万元的巨款。事实上上诉人是在借款人提交了被上诉人于1998年3月20日出具的正式《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之后,才于同年3月25日签订借款合同的。
   被上诉人的违法行政行为侵害了上诉人依法享有的抵押担保物权,由于被上诉人违法办理虚假的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导致上诉人无法行使抵押权,造成上诉人的贷款损失无法通过实现抵押权收回的严重后果。如果被上诉人依法行政,借款人就不可能办理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也不可能取得《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上诉人也就不可能在毫无担保的情况下,贷给借款人巨款,上诉人当然不会遭受贷款损失。
   抵押担保依法只要借款人不能按期归还贷款,抵押权人即有权依法处分抵押物。由于被告违法办理虚假的土地使用权抵押登记,颁发无效的土地使用权抵押证书,致使上诉人无法行使抵押权,造成原告的贷款损失无法通过实现抵押权收回。因此被上诉人的违法行政行为与上诉人的贷款损失之间有着必然的因果关系。
   借款人迄今为止仅归还利息16083元,本金分文未还。原审调取的证据材料业已证实,借款人公司营业执照已被工商管理部门吊销。因此,根本无法再从法律上已不复存在的借款人处收回任何贷款。
   
   (四)原审认定:“在再审判决生效后,其没有再申请强制执行。因而,原告是否无法收回全部贷款及利息,事实不清。”
   
   原审此项认定将抵押担保物权与普通债权相混,且与事实不符。
   首先,被上诉人侵犯的是上诉人依法享有的抵押担保物权,理应承担侵犯抵押权的相应后果。而抵押权的实现不以先实现债权为前提。抵押权人完全有权直接通过实现抵押权的方式,挽回损失。
   其次,借款人公司营业执照已被依吊销,其法律主体已不复存在,其无法还贷早已是不争的事实,更属不证自明的常识。执行程序依法也只能终止。
   再次,再审判决仅是撤消了原审判决涉及涉案土地使用权抵折价或拍卖、变卖的判决,维持了对原审判决第一项的借款人应归还上诉人借款本金及利息的判决。因此,根本无需另行申请执行。
   
   三、原审适用法律不当
   原审仅适用《担保法》第44条及最高法院《关于执行〈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6条第四项、第57条第二款第三项。
   本案争议是行政侵权损害赔偿,属国家行政赔偿,理应适用《行政诉讼法》第三条及《国家赔偿法》第2条、第4条、第9条。另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3条的规定:“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或法律依据的,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本案被上诉人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已对上诉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严重损害,上诉人的请求有充分的事实与法律依据。因此,原审驳回上诉人的赔偿请求于法无据且违背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
   
   恳请贵上诉法院支持上诉人的合法主张判如所请为感。
   
    此致
   
   
   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龙岩市新罗区恭发农村信用合作社
    2002年6月2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