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 从司法解释上看:最高法院对何谓固定物、何谓浮动物早已作定论。最高人民法院法发(1995)17号《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第16条规定:“船舶触碰”是指船舶与设施或者障碍物发生接触并造成财产损害的事故。而“设施”是指人为设置的固定或者可移动的构造物,包括固定平台、浮鼓、码头、堤坝、桥梁、敷设或者架设的电缆、管道等。我们认为最高法院对船舶碰撞,船舶触碰及固定物体浮动物体所下的定义,与国际上通行的理解一致,与保险原理吻合,与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的本质特征完全相符,因为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是责任险的用语而非基本险的用语,对第三者的责任必定涉及这些固定物和浮动物体的所有人,因此,顺理成章地该固定物体和浮动物体必定是人为设置或构造物。该司法解释颁布在后且属有权解释,理所当然效力高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1988年所作的内部适用的错误解释,因而对本案具有约束力。
   6、 此外,从词义上看:该解释强调的是“猛力的直接接触”,而新世纪轮据称是“吸入”芦苇等物,“猛力接触”与“吸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何况被上诉人的代理人在其一审代理词中所称的‘发动机从船底前部吸水管吸入水…其推进装置容易与水上漂浮物发生碰撞或触碰’。庭审中还称其吸水管直径比人体还大,但没有任何防护罩。既然吸水口是在船底,又如何能与水上漂浮物触碰?且若高速前进中的船舶应当会产生向前向两边相当大的推力,此种推力大到可能造成间接船舶碰撞(即浪损),早已把水上漂浮物推开;因此,要么该芦苇等漂浮物是在该轮静止状态下进入吸水口,要么该芦苇等物是在水体中而非漂浮在水面,这也就不是所谓漂浮物了;如果该轮真的没有防护罩且容易吸入漂浮物,被上诉人明知有此种风险,在投保当时理应履行告知义务。那么因被上诉人未履行《海商法》第222条之告知义务,即“合同订立前,被保险人应当将其知道的有关影响保险人据以确定保险费率或者确定是否同意承保的重要情况,如实告知保险人。”保险人有权解除合同拒绝赔偿。既然此种高速客轮,按被上诉人的说法,没有任何防护装置,容易吸入漂浮物,从而损坏主机,当然属于该条之“有关影响保险人确定保险费率…的重要情况”;再者,“浮动物”与“漂浮物”是性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人为设置的构造物,后者不具有人为因素,根本不在船舶保险范围之列。即便芦苇、绳子等物属于“漂浮物”也决不等同于“浮动物”。“浮动物”是指“可移动的构造物”。而构造物显然与漂浮物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
   综上所述,国内船舶保险条款从未承保所谓船舶触碰“固定的和浮动的物体”。保单条款从未使用该抽象术语就是明证;至于人保的《国内船舶保险条款解释》,姑且不论其是否能约束其他公司,暂且不论其是否具有对抗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的效力,我们认为它是有关草拟人员对“船舶触碰”未作深入研究,对何谓“固定物和浮动物”未能正确理解,对基本险与责任险的基本概念未能准确理解的必然产物。即便本案要适用所谓“固定物和浮动物”,我们已从其渊源、常识、语义、词义、逻辑、制定者本意、理论、司法解释各方面充分论证了本案新世纪轮因机器吸入芦苇等漂浮物根本不属于本案保险承保范围。
   三、关于新世纪轮是否属于“爆炸”事故问题
   首先,被上诉人在一审及二审庭审整个过程中,从未主动提及此种诉讼主张。我们认为上诉法院不宜主动审理此问题。
   其次,证据充分表明,本案根本不存在保险承保风险中的“爆炸”,新世纪轮吸入芦苇等物造成的事故,性质上属“机损”而非爆炸。从证据上看,当日轮机日志记载:“检查发现右主机右面花地板有大量油,经查油底壳打坏;左边花地板也有油经查机架打坏。”轮机长只字未提爆炸一词而是客观地描述为“打坏”;被上诉人于事故次日向上诉人提交的情况简报称:“经初步查验,右主机机壳破裂,油底壳碎裂,估计该右主机报废”,根本未提及所谓爆炸之事;而97年2月18日的“情况简报(2)”又称:“该机损坏程度远比14日简报严重,现已初步确定所损机件有34件”也没有只字涉及“爆炸”;2月21日被上诉人才首次提及所谓“右主机油底壳被炸开约50cm左右一个三角形口子,主机水管炸裂”;至于所谓“机舱爆炸”之说则出现于3月27日之中国船级社的检验报告;然而,如果事故果真是由于爆炸所致,被上诉人理应在事故发生当时便提出此种主张,而非等到事故发生数十日之后。因而轮机长及2月14日和2月18日之情况简报的内容真实可信,而2月21日函的说法及检验报告的说法明显缺乏有效证据支持。
   第三,更重要的是,按检验报告的说法,也仅是“机舱爆炸”而非右主机爆炸,也非因机舱爆炸导致右主机损坏;事实上该检验报告第1点结论已有定论:“右主机第三缸B排组活塞咬缸、活塞头与活塞裙的连接螺栓拉断,使连杆伸出缸套,撞击机架和油底壳、洞穿机架、油底壳及滑油冷却器、使曲轴变形、连杆断裂、缸套及A排活塞、缺套连杆损坏。其起因是由于主机负荷突然增加致使B3活塞咬死,拉断。”该检验报告以明确的术语确认,右主机损坏的原因是因为“…活塞咬缸…螺栓拉断…连杆断裂…活塞咬死,拉断。”因此右主机损坏显然与所谓机舱爆炸无关。
   无论本案适用新旧船舶保险条款,无论是否将船舶碰撞扩张解释为船舶触碰,也无论是否将船舶与固定物和浮动物触碰作为基本险承保的范围,无论如何,本案船舶因机器吸入芦苇等物致机损,不属于本案保单承保范围。上诉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特别授权代理人
    郭国汀律师
    2000年4月27日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代理词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