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论诗人/郭国汀
·诗论/郭国汀
·人性兽性的证明 南郭
·论嘲讽/南郭
·讽刺与赞美
·南郭点评芦笛
·竞技的由来与意义
·思想言论自由
·精神与物质同性
·自由的含义
·历史的价值
·战争与国家
·自学与真才实学
·欢迎批评批判
·其实我对法官充满了敬意!
·情由可言,难言之隐
·沉重的心!
·我为小点格格说句公道话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
·为自由为独立为思想的彻底解放大家努力呵!
·吾之专业乃出庭诉讼律师
·怒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代理词
    案号(2003)黄民一(民)初字第620号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接受原告委托,指派我们作为本案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经仔细研究本案全部事实、相关证据以及有关法律。我们认为被告以电子邮件的形式用恶毒的语言侮辱诽谤原告并冒用原告名义散发有关公司外罚决定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和姓名权。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的侵权手段恶劣,影响极坏,且被告再三地重复侵权行为;对原告造成很大的精神损害。兹根据本案的事实、证据以及相关法律规定,阐述如下代理意见:
   
   一、 本案的基本事实
   
   被告钱轶娜系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出口部职员, 因违犯公司劳动纪律受到公司行政处罚而心怀不满, 串通许家成(被告2)寻机报复。许家成遂于2003年1月2日晚以上海热线吸铁石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向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员工发送157封电子邮件,侮辱、诽谤公司总经理王峥及出口部经理常虹,电子邮件中包括:“龙飞公司内部黑,妖魔鬼怪来掌权,疯狗。。。。。。新年送上贺礼来,大大花圈立两旁,左边写上悼王峥,右边写上挽常虹,烧上纸钱若干许,告慰两者的亡灵”极为恶毒的词语,对原告进行恶意人身攻击,人格侮辱,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证据1)。 之后,被告许家成分别于2003年1月5日x时x分至x时x分和2003年1月6日用东方网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假冒原告姓名,以公司总经理的名义向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职员发出处理公司员工决定的邮件,侵犯原告的姓名权,并且严重干扰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证据2、3)。被告钱轶娜和许家成均承认上述事实(证据4、5)。
   
   二、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
   
   1、 被告钱轶娜因违犯公司劳动纪律受到公司行政处罚而心怀不满, 串通其朋友许家成(被告2)寻机报复。
   2、 许家成遂于2003年1月2日晚通过免费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向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员工发送157封电子邮件(26个电子信箱)侮辱、诽谤公司总经理王峥及出口部经理常虹。
   3、 其所用言词极为恶毒。诸如:“妖魔鬼怪,疯狗,新年送上贺礼来,花圈立两旁,悼王峥,挽常虹,烧上纸钱,告慰两者的亡灵;王常白骨堆”(证据1)。
   4、 原告及龙飞公司的员工在新年伊始的上班第一天看到由被告发出的上述内容的邮件。原告的精神受到极大损害(证据6)。
   5、 被告对发送上述电子邮件的事实供认不讳(证据4、5)。
   6、 被告的行为是我国法律明文禁止的违法行为。《民法通则》第101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第120条还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
   7、 因此原告有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损害原告的名誉权,并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 消除影响同时判令被告因侵犯原告名誉权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三、被告假冒原告的姓名以电子邮件的形式散发虚假的处罚决定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
   
   1、 被告在实施了上述恶劣的侵权行为后,变本加厉。
   2、 被告分别于2003年1月5日x时x分至x时x分和2003年1月6日用东方网免费邮箱[email protected]假冒原告姓名,以公司总经理的名义向上海龙飞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职员发出处理公司员工决定的电子邮件数百封(证据2、3)。
   3、 被告的此种侵权行为严重干扰了公司正常的经营管理秩序,造成内部混乱,严重损害了领导的形象,造成恶劣影响,很多员工产生误解(证据6)。
   4、 被告钱轶娜和许家成承认上述事实(证据4、5)。
   5、 被告的上述行为是法律禁止的违法为。《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 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1条规定.盗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称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犯姓名权、名称权的行为。
   6、 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权。
   7、 因此原告有权请求判令被告停止损害原告的姓名权,并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 消除影响,同时判令被告因侵犯原告姓名权赔偿原告损失10,000元。
   
   四、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
   
   第一被告是龙飞公司的员工,因此知道公司其他员工的电邮地址,也知道公司发生的一切事情的细节,若没有她的积极配合,协助,第二被告根本无法实施此种特殊的侵权行为;第一被告否认自已知情不能成立,因为如果没有两者的合作,第二被告无法知道公司具体部门人员的职位,更无法知道公司具体决定。从被告编造如此详细的情节分析,只能是两被告共同行为才有可能。因此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
   
   综上所述,两被告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共同实施了侵害原告名誉权和姓名权的行为,两被告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明显违法,原告的名誉受到了两被告的不法侵权行为的严重侵害,原告的精神受到了严重侵害。被告的侵权行为与原告受到的精神损害之间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原告的姓名权亦受到了被告的不法侵权行为的侵害。依法原告有权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在其损害的范围内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有权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及损失。
   
   我们认为本案被告采取的手段、性质恶劣(用电子邮件方式发送数百封侮辱诽谤邮件),使用的言语恶毒、刻薄,造成的恶劣影响范围大、后果严重(此起全公司内部混乱,猜疑,严重干扰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秩序),对原告的精神损害严重(因难以断定是谁所为防不胜防)。根据我国相关法律及有关司法解释,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原告特别授权代理人: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  
    
   郭国汀  魏雄文律师     
   
   2003年5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拖方存有过失。因此,应当证明其存有过失。
   45、285 U.S.195 at pp.200 and 202, 1932 AMC 468 at pp.471 and 472 (1932).
   46、See also Stall &McDermott v. The Southern Cross, 196 F.2d 309 at p.311, 1952 AMC 876 at p.879 (5 Cir.1952); McDermott Inc. v. Amclyde, 1997 AMC 692 at pp.701-702 (E.D.La.1996).
   47、The Syracuse, 79 U.S. (12 Wall.) 167 at p.171 (1871); The Webb (The William H.Webb v.Barling), 81 U.S.(14 Wall.) 406 at p.414(1871);The Margaret ,94 U.S.494 at pp.496-497 (1876). See also “Liabilities of Parties to a Contract of Towage with Respect to Injury sustained by the Tow or Tug during the preformance of the Towage Service”,(1928) 54 A.L.R. Annot. 104-260 at pp.108-109.
   48、Cornell S.b. (S.D. N.Y. 1943), appeal dismissed 321 U.S. 634, 1944 AMC 344(1944); Mississippi Valley Barges Lines v. T.L. James & Co., 144 F. Supp.662 at p.666, 1956 AMC 2186 at pp.2191-2192 (E.D.La.1956), aff’d 244 F.2d 263,1957 AMC 1647 (5 Cir.1957),cert. Denies 355 U.S. 871, 1958 AMC 247(1957). See also Parks &Cattell, 3 Ed., 1994 at p.19; T.C. Robinson, “Private and Contract Carriage and Towage on the River”, (1971) 45 Tul.L.Rev.846-862 at p.850, note 26;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2 at pp.248-249.
   49、Byrnes v. M/V Z.P. Chandor, 1987 AMC 2587 at p.2589 (N.D. Cal. 1987);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 2 at p.360; Maraist, 4 Ed., 2001, at p.135.
   50、The Connemara, 108 U.S. 352 at pp.357-358 (1880); Knickerbocker Steam-Towage Co.v. The City of Havehill, 66 Fed. 159 at p.160 (D.C.N.Y.1895); Waterman S.S. Corp. v. Shipowners & Merchants Towboat Co.Ltd., 199 F.2d 600 at p.601, 1952 AMC 1988 at p.1989 (9 Cir. 1952); Evanow v.M/V Neptune, 163 F.3d 1108 at p.1114, 1999 AMC 516 at p.521 (9 Cia. 1998). See also Brice, 3 Ed., 1999 at paras. 1-336 to 1-339; Maraist, 4 Ed., 2001 at p.126.
   51、285 U.S. 195 at p.200, 1932 AMC 468 at p.471 (1932); The Webb, 81 U.S. (14 Wal.) 406 at p.414 (1871); South Inc. v.Moran Towing & Transport Co., 360 F.2d 1002 at p.1005, 1966 AMC 1987 at p.1989 (2 Cir 1966); Nat G. Harrison Overseas Corp. v.American Tug Titan, 516 F.2d 89 at p.94, 1975 AMC 2257 at p.2262 (5 Cir 1975), modified 520 F.2d 1104, 1975 AMC 2271 (5 Cir 1975); King Fisher Marine Service inc. v.The NP Sunbonnet, 724 F.2d 1181 at p.1184, 1984 AMC 1769 at p.1772 (5 Cir 1984); In re Christiansen Marine, 1996 AMC 2353 at p.2356 (E.d. Va. 1996); McDermott Inc. v.Amclyde, 1997 AMC 692 at p.701 (E.D. La.1996); Falcon Construction Co. v.Bacon Towing Co. Inc., 613 F. Supp. 221 at p.223 (S.D.Tex. 1985), aff’d without opinion 797 F.2d 975 (5 Cir. 1986). See also C.Lugenbuhl, “Tug and Tow and Collisions”, in International Maritime Law Seminar. The Law of Tug and Tow, The Continuing Legal Education Society of British Columbia, Vancouver, 1979; Parts & Cattell, 3 Ed., 1994 at p.18 et seq.; Schoenbaum, 3 Ed., 2001, vol. 2 at pp.245 and 250; Maraist, 4 Ed., 2001 at p.125.

[上一页][目前是第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