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郭国汀律师专栏
***(52)郭国汀论法官与律师
·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法官律师与政党 郭国汀
·尊敬的法官大人你值得尊敬吗?!
·郭国汀与中国律师网友论法官
·法官的良心与良知/南郭
·法官!这是我法律生涯的终极目标! 郭国汀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从 “中国律师人”说开去
·唯有科班出身者才能当律师?!答王靓华高论/南郭
·律师的责任——再答李洪东/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南郭
·我为北京16位律师喝彩!郭国汀
·郭国汀律师与网上警官的交锋
·我是中国律师我怕谁?!
·郭国汀 好律师与称职的律师
·温柔抗议对郭律师的ID第二次查封
·第五次强烈抗议中国律师网无理非法封杀郭律师的IP
·中国律师网为何封杀中国律师?
·中律网封杀删除最受网友们欢迎的郭国汀律师
·最受欢迎的写手却被中共彻底封杀
·我为何暂时告别中国律师网?
·南郭:律师的文学功底
·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律师?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
·将律师协会办成真正的民间自治组织
·强烈挽留郭国汀律师/小C
·the open letter to Mr.Hu Jintao from 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for Gao Zhisheng
·自宫与被阉割的中国律师网 /南郭
·做律师首先应当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南郭与王靓华的论战/南郭
·呵!吉大,我心中永远的痛!
·再答小C君/南郭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历史不容患改!历史专家不敢当,吾喜读中国历史是实
·思想自由的益处答迷风先生
·答迷风先生
·答经纬仪之民族败类之指责,汝不妨教教吾辈汝之哲学呀?
·南郭曾是"天才"但一夜之间被厄杀成蠢才,如今不过是个笨蛋耳!
·答时代精英,
·长歌独行至郭国汀律师公开函
***(53)大学生\知识分子与爱国愤青研究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南郭强烈推荐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和所有关心中国前途的国人精读)
·大中学生及留学生必读:胡锦涛崇尚的古巴政治是什么玩意?!
·是否应彻底否定中华传统文
·向留学生及大中学生推荐一篇好文
·向留学生大学生强烈推荐杰作驳中共政权威权化的谬论
·强烈谴责中共党控教育祸国殃民的罪孽!--闻贺卫方教授失业有感
·學術腐敗是一個國家腐敗病入膏肓的明證
·中共专制暴政长期推行党化奴化教育罪孽深重
·教育国民化、私有化而非政治化党化是改革教育最佳途径之一
·论当代中国大学生和爱国愤青的未来
·给中国大学生留学生及爱国愤青们开书单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强烈推荐大学生与爱国愤青必读最佳论文
·敬请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民族英雄郑贻春教授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兄弟姐妹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清水君
·敬请海内外爱国愤青们关注爱国留学生英雄冯正虎
·爱国愤青主要是因为无知
***(54)《郭国汀妙语妙言》郭国汀著
***随笔\散文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儒家文明导至中国人残忍?!
·儒家不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
·商业文明决定自由宪政民主体制
·关于儒学与中华传统文化之争
·孔子的哲学识见等于零且其思想落后反动?!
·中华文化精华杂谈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体制纯属欺骗国人的摆设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人的本质
·圣诞感言
·宽容
·友情
·批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中国人难以团结协作的根源何在?
·
·特务
·民运人士需要静心学习思考充实提高自已的理论休养
·诚实是人类最大的美德
· 真理是客观的永恒的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马虎学风要不得
·爱与战争及宗教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最爱我的人去了--哭母亲/郭国汀
·论爱情/郭国汀
·难忘的真情至爱
·初恋
·忠诚的品格
·论幸福/郭国汀
·生命感悟/南郭
·人生 道德 灵魂/南郭
·学者 神 上帝 /南郭
·论英雄
·思想家是真正的王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剥放屁狗们的皮 海容百河
   
   中国人,自古以来,讲究礼尚往来,今有所谓“律师的良心”,昧着良心,发了一帖“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建议你拜张思之律师为师学学如何写辩护词 ”的妙文,后又有不少“新手上路”发帖攻击,人家既然这么有礼,我也回文一篇,以示往来。
   
   每次郭国汀律师上网发帖,总会引来一群有着共同语言,共同目标的人(大多是从没见过的家伙,以郭国汀律师为目标),在中律网发帖为文,咆哮咬人。郭律师一来,他们亦来,郭律师一走,他们亦消失,实在是妙事;在接郑案之前,郭律师发文研讨法律,他们没有发过寸言尺语,在接郑案之后,郭律师一发帖,这些人便争相取闹,不但攻击郭律师的人格,甚至侵犯郭律师的私隐,这不也是很妙的事吗?

   
   发帖为文,本是难得,然而观其言论,却不是人言人语,而是狗言狗语,甚至纯粹放狗屁,或直接人身攻击,或做谦虚状,名褒实贬,或制造舆论,揭人隐私。所以,我们不能称之为人,而只能直接唤之为狗。
   
   骂人为狗,看似不对,实则不错。一个人,不说人话,却只会狗言狗语,样子象人,内在全狗,不唤之为狗,岂非与事实不符?岂非违背讲究“实事求是”的毛泽东思想?当然,要是到了哪天,狗突然良心发现,能说有人性的良言忠语,根据“实事求是”原则,我们称之为人亦可。现在,放屁狗放屁正欢,让其当人,为时尚早。
   
   人之为人,有选择的自由,可以做人,当然也可以做狗,我本来不应该干涉别人为人的自由,奈何以“宋江,心潮澎湃”(他们放屁最早,资格最老)为首的狗们,却每况愈下,专职放屁,整个中律网四处臭屁,无孔不入,实在让我无法忍受,所以愤而为文,****放屁狗之流,并拔开其假皮,显露其丑陋面目。
   
   “宋江,心潮澎湃”等大哥级放屁狗,自郭律师接手郑案之后,一直潜伏于中律网,其发所谓的主贴,绝大部分是转贴别人的文章,跟帖时,也基本都是寥寥数语,一言而过,对于法律专业上的帖子,更是惜墨如金,从来不开尊口,时间一长,便让人知道其并非不想发言,而是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而已,特别是“宋江”,自从被网友“吴秀夫”,“何新辉律师”,“屡战屡败”,“不屈不挠”等指出其法律知识谬误百出,“ 八窍通了七窍”时,不但不展示其身为“律师”该有的法律水平,还不断地强调“作为同行”,“本律师”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辞,这样的应对,又哪里象一个真正有自尊心的律师呢?只让人更加怀疑其身份,更加看不起而已。其虚伪之皮,一揭就穿。
   
   更虚伪的皮,是所有放屁狗引以为荣的信念,这些信念,多见于其狗屁发帖和跟帖。正是这些信念,构成了它们层层的皮,覆盖了它们懦弱的,自欺欺人的,低劣的心;也正是这些皮,让它们“心虽不安,理却怡然”,乃至“勇往直前”。现在,让我一层层来拔开。
   
   第一层皮---“上海经济繁荣了,迁拆行动造益了广大人民”。其言下之意,只要上海经济繁荣,牺牲几百几千个迁拆户的利益又算得了什么?这个论调,与当年被陈独秀早已驳倒的御用文人的论调,如出一辙---“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造益所有人”,实际上,举迁拆为例,迁拆户的那一部分利益,确实“牺牲”了,却没有“造益所有人”,而是落入了迁拆商和政府贪官的口袋,钱落入他们口袋后,又转移到他们国外的银行户头,或送子女出国,或吃喝玩乐,仅有一小部分拿来美化上海,建设上海,以骗倒放屁狗和愚民们。所谓“上海经济繁荣了,迁拆行动造益了广大人民”,自然只是好听的借口而已,放屁狗们不做深思,不敢深思,却反而信以为真。不确信的,就拿高楼大厦,磁浮铁路,外国高科技这些洋东西来塞人之口,要知道,当年甲午战争前的北洋水军,其洋装备何等先进,真正开打,却惨败于小日本之手,很多时候,表面的东西,是没有用处的,只有人民内在的富裕和归心,才是真正的繁荣富强。迁拆行动,正是直接严重伤害了人民,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放屁狗却以“上海的确繁荣了”来当信念,实在可笑之极,却不知道自己只是真正得益的迁拆商和政府贪官的打手,在大众面前,振振有词,却不懂历史,显得越发地愚昧。
   
   第二层皮---“你们这样做法,把天下都搞乱了”。天下本来平安无事,百姓安居乐业,奈何迁拆商与政府贪官勾结,横行霸道,鱼肉百姓,平常爱欺负人,现在还巧取豪夺了百姓居住了几十年的安乐窝,正是这些人,把天下给搞乱了,放屁狗们一句谴责的话都不说,看到百姓怨言,律师执言,反而说他们“你们这样做法,把天下都搞乱了”,这是何等颠倒黑白,何等狗屁混蛋?郑恩宠律师,为受害的贫民打了五百场迁拆官司,以至“十个区长,九个对郑不满”,最终身陷囹唔,被人罗织入罪;郭国汀和张思之两位律师,看到郑被冤枉,在人人惊避的情况下,不惜危身救郑,不惜与政府打官司,不惜未来前途,这不是义举,又是什么?放屁狗们老是说郭是为钱而出,后死咬着郭律师事务所亏损一事不放,其言行何等卑劣;又老是说郭是为名抄作,却不知郭本来著译作等身,本身已不是无名之辈,更何况,郭之所失,如得罪了政府,引来了放屁狗,妻子提出离婚等,实在远远大于其所得,可以说是后患无穷。
   
   有些网友说不该“网上造星”,其实只是浅见,要知道,一个因义得罪政府的人,想安稳无恙,必须“闻达于诸侯”和受人民尊爱。余杰,李敖等民主人士,能生存至今,亦是因为其知名度和受人爱戴。“网上造星”,是为了保护人,不是过分,不是不该,反而是必须的,应该的。
   
   第三层皮---“郑案二审维持原判的结果,全是郭律师一人之错”。这些论点,以“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建议你拜张思之律师为师学学如何写辩护词 ”为最,郭律师身为一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拥有数十年的辩护经验,其辩护词更曾编汇出书,又出版了大量的著译作,放屁狗不向郭律师学习,反而为攻击郭律师,口不择言,胡说八道。他们那些无理取闹的论点,我不屑去驳,却已经有很多正义的网友进行了批驳。这些事情,虽然是一出闹剧,但是,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放屁狗们对郭律师的无理针对,其主观恶意昭然若揭,也证明了郭律师对郑案所做的一切,引起了有关利害者的重视,是起了作用的,并不是绝对的“国家之大事不可为”,希望郭律师和所有正义之士,能够再接再厉,让郑案传遍全国,象刘涌一案,得到最高院的提审。
   
   放屁狗的皮,层层相覆,要全部拔开,实在是极高难度的作业,我先拔其主要的突出的三层皮,让其寒心,若其能放下屠倒,自然立地成佛,回头是岸,但若冥顽不灵,我也只能发挥我的“拔皮功”,不厌其烦地作业。
   
   研究放屁狗的历史,发现放屁狗,也是人变成的,其变化过程,有三个阶段:一是“放狗屁”,程度最轻,虽会放屁,仍算是人,二是“狗放屁”,程度稍重,偶尔放屁,却不再是人,成狗了,三是“放屁狗”,程度最重,不但是狗,还专职放屁。
   
   刚开始大模大样的“宋江”之流,平常还人模人样,人言人语,还立志为我们“下一场及时雨”,可以称为良人,但在郭律师发消息到中律网之后,马上进化神速,一下子连跳三级,成了“放屁狗”,梨花带雨地控诉郭律师,其下的不是“及时雨”,而是“狗屁雨”,雨水夹着狗屁而来,叫我们怎堪忍受?“宋江的进化”,实在是达尔文进化论的一大新发现。
   
   最近新来的几位放屁狗(不是放屁狗者,别对号入座,我只针对上文所列的歪理者而言;有兴趣的网友,不妨象“华自民”网友一样,将其名单收集,列于帖后),更是不用进化,直接基因突变,一上来,就直接放屁,连从人转变的步骤,都省了,这更是基因学说的又一大伟大发现。
   
   放屁狗,就算狗数再多,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想挡住真理的传播,就象要挡住太阳的乌云一样,结果只会被阳光彻底蒸发。
   
   放屁狗们,就算你们的主子,再怎么夸奖你们,再怎么称兄道弟,不义之人,有怎么会真心对你们?“走狗烹,良弓藏”,这是为走狗者千古不易的下场,不要想着能侥幸逃脱;你们白天就算能够繁花富贵,但在黑夜无人之时,你们又怎么面对自己被反复挫伤的良心?
   
   放屁狗们的主子们,就象鬼魅一样,在黑暗之中,偷看着我们,看着我们吵闹的好戏,看着我们如热窝之蚂蚁,想让我们见识强权的厉害,见识“人多力量大”的厉害,奈何,我们不怕,不但不怕,还非常地鄙视。深夜越黑暗,离黎明就越近,光明的阳光,终将照耀大地,让所有鬼魅形神俱灭。
   
   
   
   --------------------
   大海可以容百川,因为它将自己摆在最低;
   小事终究成宏图,源于自己将它做到至优。
   
   南郭评论:海容君是活跃在中国律师网上最有水准的一位年青律师才俊,其人品,文采,逻辑,辩才,聪慧均属一流,当属威震三军的雄辩律师.可惜迄今从未谋面,亦不知其真名实姓,此等精英人才当然属值得深交的君子之列.此文很有文学大师的风采.辩得特务们哑口无言,无地自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a period of 30 consecutive days and a return shall be allowed for the proportion of such period during which the Vessel is actually laid up in the approved port or lay-up area.
   23.2.3 loading or discharging operations or the presence of catch on board shall not debar returns but no return shall be allowed for any period during which the Vessel is being used for the storage of catch or for lightering purposes
   23.2.4 in the event of any amendment of the annual rate, the above rates of return shall be adjusted accordingly
   23.2.5 in the event of any return recoverable under this Clause 23 being based on 30 consecutive days which fall on successive insurance effected for the same Assured, this insurance shall only be liable for an amount calculated at pro rata of the period rates 23.1.2(1) and/or (2) above for the number of days which come within the period of this insurance and to which a return is actually applicable. Such overlapping period shall run, at the option of the Assured, either from the first day on which the Vessel is laid up or the first day of a period of 30 consecutive days as provided under 23.1.2(1),(2) or 23.2.2 above.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