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国民主运动领袖论?答方文武先生
·关于筹建过渡政府与公选民运领袖问题的讨论
·关于民运领袖过渡政府与程序正义的争论
·历史功臣还是历史罪人?
·中国民主运动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精神领袖?
·谁是中国民主运动政治精神领袖的最佳人选?
·谁是中共极权专制暴政最害怕的劲敌?
·郭国汀:汪兆钧信是中共内部爆炸的一颗原子弹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反抗中共专制暴政的先驱者与英雄(修正)
·相会伟大的刘文辉烈士英魂
·敬请胡锦涛先生立即制止下属恶意疯狂攻击南郭之电脑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草根吾友欲往何处去?
·真实的陈泱潮故事
·陈泱潮自传之二
·强烈推荐国人必读之最佳政论文
·答小溪先生质疑
·驳斥草虾兼与草根商榷!
·伟大的中国文化复兴宣言 郭国汀
·关于宣讲人权公约基金申请推荐函
·必须立即终止反动透顶的行政官员任命制
·自由中国论坛的不锈钢老鼠到底是什么角色?
·关注李宇宙的命运
***(43)中国民主运动的思想、理论与实践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特权论的精髓——对共产专制特权制度的深刻致命批判 郭国汀
·枭雄黑道乱世的一百年!郭国汀
·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两党制
·陈泱潮评胡锦涛
·陈泱潮论江泽民
·我为什么特别推崇陈泱潮先生的思想理论?
·天才论/郭国汀
·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
·极权专制暴政的根源/郭国汀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简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
·陈泱潮论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新南郭点评
·论高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
·中国何往?——政治思想论战书 /新南郭
·陈泱潮论改良主义/郭国汀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序幕 郭国汀
·陈泱潮妙评邓小平的“瞎猫屠夫理论” 郭国汀
·陈泱潮精评毛泽东 郭国汀
·论共产党官僚垄断特权阶级 郭国汀
·共产党官员为什么普遍腐化堕落?郭国汀
·“三个代表”是个什么玩意? 郭国汀
·对抗性的社会基本矛盾 郭国汀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 郭国汀
·共产专制特权等级制 郭国汀
·人民“公仆”是如何变成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老爷的? 郭国汀
·神化首要分子神化党与邪教 郭国汀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陈尔晋论今日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及前途与命运
·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作者:曾节明
***(44)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宪政人权民主绝食抗暴民权运动
·南郭致涵习近平先生
·郭律师致高智晟女儿格格的公开信
·福布斯报导高智晟失踪事件
·胡锦涛必须对高智晟受酷刑负直接罪责!
·郭国汀 高智晟律师为何不发声?
·我眼中的高智晟
·郭国汀 从我的经历看中共当局诽谤高智晟的下流
·所谓高智晟公开声明及悔罪书肯定是伪造的
·真正的中国人的伟大怒吼!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安世立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的声明
·闻律师英雄高智晟再遇车祸有感 郭国汀
·呼吁全球万人同步大绝食宣言
·全球接力绝食抗暴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
·郭国汀声援和平抗暴 呼吁抛弃中共
·中国律师界应全力声援高智晟
·专家剖析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
·抓捕关押高智晟的整个过程都是违法的/郭国汀
·中共迫害高智晟亲人丧心病狂,中共党魁胡锦涛难辞其咎
·绝食维权抗暴日记
·郭国汀 漠视大陆维权是一种自杀行为
·英雄伟人与超人高智晟
·告全体中国律师及法律人书----闻高智晟被秘密绑架感言
·郭国汀: 高智晟遭秘密绑架可能成为中共灭亡的导火索
·给真正的中国女人的公开信
·郭国汀:驳刘荻的非理性投射说
·决不与中共专制暴政同流合污--------第29个全球接力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一部见证当代中国社会现实的伟大纪实作品--序高智晟《中国民间企业维权第一案》
·郭国汀呼吁国际重视高智晟妻儿的遭遇
·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我为中华律师英雄杨在新喝彩 郭国汀
·郭国汀向老戚致敬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全球万人同步绝食抗暴日记 郭国汀
·责令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兰州大学学生刘西峰!郭国汀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ANSLEY支持声援全球绝食抗暴运动的声明
·郭国汀:中国律师应当向高智晟,浦志强律师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众所周知,当货物运往国外时,买方经常会不合理地行使拒收权,并以此及货物远隔重洋的事实,作为压价的筹码……”98
   §636 首先要记住的是,就简单的经济规律而言,商业上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在价格上升的市场中一般不会被拒收。潜在利润通常会使得法律上有缺陷的货物被接受——因而拒收更多是旨在规避市场的疲软,以及因此产生的价格下跌。为避免不当拒收造成损失,卖方常在合同中插入“拒收条款”,以排除或限制买方的拒收权(通常约定以货物价款上的折扣来替代拒收权,或允许“合理”的容差和缺陷比例)。这些条款常从不利于其起草人的方面加以解释,此种合同约定:
   “交付的货物应被视为在各方面与合同相符,买方必须接受货物并支付相应的货款,除非卖方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14天内,收到买方关于货与合同不符的通知。”98
   上诉法院在Szymonowski & Co.v.Beck & Co.案中99判定,此种例外仅适用于拒收权,一旦超过约定期限,买方即丧失了拒收权,但若交付的货物与合同约定不符,买方依然有权索赔,Scrutton大法官对此详述如下:“货物以FOB条件交付时,其目的地何在并不清楚,而货物在装船时一般无法进行检验.”(p.467)
   一份销售货物给纽约买方、条件为FOB勒阿费尔的合同约定:以保兑信用证项下的现汇付款赎单,而且“任何有关重量、质量或其他方面的索赔,均须在向买方交付提货单或其他物权凭证后10天内,以书面方式提交卖方。” Bankes,Atkin和Younger大法官(在G.F.Taylor & Co.v.E.Ofverberg & Co 案中100)判定:约定的时限应从货物交付到纽约买方之日,而非单据从交付到伦敦银行之日起算。
   贸易惯例有时会限制拒收权,或可能意图确定适当的验收地。101美国的一部联邦法律——《易腐农产品法》102——制定之“要旨在于防止收货人利用发货人因距离遥远,及因此导致的实现法律权利的繁琐和昂贵费用而从中谋利。”103
   假如拒收权为次之的损害赔偿权所替代,则诉讼将通常在卖方所在地国进行。“对于卖方而言这比起在其不熟悉的外国法院起诉要有利得多.”104
   五、货物离岸交货不构成接受(acceptance)
   §637 以往当货物运抵目的港才得以检验时,买方行使拒收权曾出现理论上的困难。虽然1967年的《不当陈述法》(Misrepresentation Act)第4条(2)款对有关法律进行了修改105,早先的《货物买卖法》中体现的基本原则却是货物一旦被接收(“接收”与“接受”是两个性质上有重大区别的术语,接收货物并不必然等同于接受货物,但接受货物则必定已接收了货物,前者仍可以行使拒收权,只要能证明货物品质不符合同或卖方的行为构成违反条件;后者则丧失拒收权,即便卖方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买方仍只有索赔损失之权而无权拒收货物。译者注),则不论买方是否曾有过检验机会均丧失拒收权(在此种情况下,违反合同要件的行为,被视为违反保证行为,守约方仅能主张赔偿)106。因此有人主张货物一旦交付承运人,则视为在离岸点对货物不可撤回的接受;买方在境外的拒收权亦因此丧失。Bigham法官曾在驳回此种抗辩时指出:如果FOB合同中约定,除卖方因货款未付行使留置权,货物一旦装船,则视为其所有权业已转移。他说:107
   “原告提出了另两个论点,即依合同条款规定,货物在装船后所有权即行转移;或换言之,被告通过将货物装上他们的船接受了货物,并因此致使货物所有权转移。因而卖方必须收下货物,对货物品质低劣只能主张补偿。我认为以上观点毫无道理。合同中有关所有权转移的条款,仅适用于完全符合合同规定的货物,对任何其他货物并不适用;船长收取货物根本不等于依合同接受货物,船长仅仅是出于运输目的收取货物的代理人,其对购销合同一无所知,亦非依合同接受货物的代理人。”
   §638 尽管这是对该案情的正确分析,即在卖方使得货物所有权转移,以便买方不能拒收之情况下,任何拒收的意图均不能使货物所有权复归卖方;然而,如果卖方拒约履约,也就不存在此问题,而在当事双方的权利和救济,取决于在任何规定的时刻货物所在地点之条件下,108 Bigham法官的论述毫无意义。根据前文所述,不可避免的结论看来是依照表面证据,所有权确定在货物离岸后转归买方。然而,为了不损害买方的拒收权,或为使卖方能够合法地占有货物,该所有权转移仅被解释为附条件的转移。换言之,在适当的验收地确认货物符合合同约定是所有权转移的条件。如果货物经检验与合同不符,则其所有权复归卖方。Devlin法官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 Shippers Ltd. 案中109所述的适用于CIF合同的原则,亦同样适用于FOB合同。下文中的美国判例对此作了明确的阐述。
   §639 在Pierson v.Crooks案中110,以FOB条件出售钢铁的英国卖方辩称,美国买方在装船时已经接受了货物。Andrew法官说“假设所有权……在货物交付船舶时已经转归(买方),则其仅是买卖双方之间有条件的所有权转移,此项条件即是在纽约的验收权和对品质低劣的货物的拒收权。”
   而在Delaware Railroad Co.Ltd. v.U.S.案中111法官指出:“接受有两种类型——一为货物品质的接受,一为货物所有权的接受。两者不必同时进行……合同……约定接受交付的货物时所有权应当转移……但如果买方在将来的验收中发现货物品质与销售合同的规定不相符,则其可解除合同。”
   §640 接受。(acceptance)《货物买卖法》第35条对已被相关判例作出注释的有关CIF合同作了规定。112简言之,在1967年《不当陈述法》通过之前,较为近期的判例认为,FOB买方若采取了与卖方拥有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便丧失了对货物的拒收权。例如,要是买方将货物转售,而下手买方又被推定视为已拥有货物的所有权(如未处置货物,亦未查询其是否适销,则仅有转售行为不足以损害拒收权113)。则买方即使尚未有合理机会检验货物,亦丧失了拒收权。在早先的判例如Molling v.Dean114或Morton v.Tibbett115案中,不论是否存在转售(转售时检验被推迟由境外的下家买方进行)均允许拒收权的判决之权威性受到质疑。正如Bankes大法官在E.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16提到:“在Molling v.Dean案中,并不能清楚地看出法院判案的依据”。117而Roxburgh法官在提及Pelhams(Materials) Ltd.v.Mercantile Commodities Synd.案的判决时118坦言:“幸运的是……我从Hardy & Co.v.Hillerns & Fowler案中……得到启发……我对此十分高兴,因为我相信尚有与此判决不一致的先例……我很高兴无须自行决定如何使本案的判决,与过去的判例相吻合。”(p.284)
   §641 枢密院在马耳他的Benaim & Co.v.Debono上诉案119中作出了类似的裁定。在马耳他订立的以FOB直布罗陀条件出售鳗鱼的合同中,马耳他买方在鳗鱼被下手买方拒收后,试图以品质低劣为由,对卖方行使拒收权。直布罗陀适用《货物买卖法》,但依据马耳他《民法》,买方有权解除合同,枢密院认定直布罗陀法律是合同准据法,并判定买方依《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规定丧失了拒收权。
   §642 上述规则产生的严厉后果与商业实务并不相符。它延滞货物流通且不必要地抬高了价格。特别是从案例中可以明显看出,此结果仅是基于所有权的考虑(根据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某个行为),而非因为买方在如此处置并发出拒收通知后,卖方无法立即取得对货物的处分权并因此产生损失所致。120然而,在法院中限制此规则适用的努力收效甚微。在E.& S.Ruben Ltd.v.Faire Bros & Co案中121,买方在转售前122(依未经《不当陈述法》修订的《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原则),必须已实际占有货物的主张未被采纳。Hilbery法官判定,由于卖方依买方指令,将货物直接发往下手买方,买方应视为已经接受货物并已丧失拒收权。在卖方营业地交货的推论是充分的,此后的转售是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然而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and Shippers案中123,Devlin法官判定仅仅提交提单、而未随即将货物实际交付给下手买方的做法,并不损害买方拒收货物的权利。他指出必须对两种不同性质的违约所导致的两种拒收权加以区别,即有关单据不符的拒收权,和因货物不符合同规定产生的拒收权。他认为接受单据仅是有条件地转移所有权,所有处分单据的行为,仅仅是处分了附条件的所有权。因此,由于转让单据而丧失的拒收权,仅与单据拒收权有关。它并不必然导致货物拒收权的丧失。虽然Devlin法官考虑的是CIF 合同项下的权利,但没有理由为何上述原则就不能同样适用于FOB合同,在FOB 合同中,甚至可能提单从未提交给卖方,而是船东依买方指令签发提单。124当然在此种情况下,不存在接受单据的问题;但这并未使处理单据和处理货物之区别消失。在没有检验机会的前提下,以FOB条件交付的货物,其所有权的转移是附条件的。除此较小的区别,以及货物的潜在缺陷,即使经合理检验也无从发现的情况外(1967年修订之前的),法律规定以FOB条件,从供货商处购买货物的出口方,如以类似条件将货物转售给外国买方,则即使下手买方在国外检验后,以品质不符为由拒收货物,买方亦不得行使拒收权。如果由于货物品质和装箱方式等原因,致使在目的地之外的其他地点进行货物检验,均可能损坏其对于最终用户的用途,那么该规则确实存在例外。正如Greer法官在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25所述:
   “在某些情况下,货物从发运地运抵下家买方后仍然可以被拒收……可能由于货物的状况,如果在运抵客户之前检验,会损坏其对于用户的用途,在这种情况下,货物虽然已经运抵客户,但买方仍可行使拒收权……”
   §643 Branson法官在Jordeson & Co.v.Stora Kopparbergs Bergslags Akiebolag案中126阐述道:“我认为真实的情况乃是,除了Greer法官认为可能存在的非常特殊的情况外……买方将货物交付下家买方的事实,足以使其丧失拒收权。我认为此案中,没有任何一方对仲裁员提出,此案在任何方面系特殊情况……这些货物在交付下手买方之前检验不会产生任何损坏,合同亦未约定,货物直至交付下手买方后方接受检验。正如Heilbutt v.Hickson案127一样——则其在这些事实基础上有权得出结论……即买方已经丧失了拒收权.”(p.205)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