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众所周知,当货物运往国外时,买方经常会不合理地行使拒收权,并以此及货物远隔重洋的事实,作为压价的筹码……”98
   §636 首先要记住的是,就简单的经济规律而言,商业上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在价格上升的市场中一般不会被拒收。潜在利润通常会使得法律上有缺陷的货物被接受——因而拒收更多是旨在规避市场的疲软,以及因此产生的价格下跌。为避免不当拒收造成损失,卖方常在合同中插入“拒收条款”,以排除或限制买方的拒收权(通常约定以货物价款上的折扣来替代拒收权,或允许“合理”的容差和缺陷比例)。这些条款常从不利于其起草人的方面加以解释,此种合同约定:
   “交付的货物应被视为在各方面与合同相符,买方必须接受货物并支付相应的货款,除非卖方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14天内,收到买方关于货与合同不符的通知。”98
   上诉法院在Szymonowski & Co.v.Beck & Co.案中99判定,此种例外仅适用于拒收权,一旦超过约定期限,买方即丧失了拒收权,但若交付的货物与合同约定不符,买方依然有权索赔,Scrutton大法官对此详述如下:“货物以FOB条件交付时,其目的地何在并不清楚,而货物在装船时一般无法进行检验.”(p.467)
   一份销售货物给纽约买方、条件为FOB勒阿费尔的合同约定:以保兑信用证项下的现汇付款赎单,而且“任何有关重量、质量或其他方面的索赔,均须在向买方交付提货单或其他物权凭证后10天内,以书面方式提交卖方。” Bankes,Atkin和Younger大法官(在G.F.Taylor & Co.v.E.Ofverberg & Co 案中100)判定:约定的时限应从货物交付到纽约买方之日,而非单据从交付到伦敦银行之日起算。
   贸易惯例有时会限制拒收权,或可能意图确定适当的验收地。101美国的一部联邦法律——《易腐农产品法》102——制定之“要旨在于防止收货人利用发货人因距离遥远,及因此导致的实现法律权利的繁琐和昂贵费用而从中谋利。”103
   假如拒收权为次之的损害赔偿权所替代,则诉讼将通常在卖方所在地国进行。“对于卖方而言这比起在其不熟悉的外国法院起诉要有利得多.”104
   五、货物离岸交货不构成接受(acceptance)
   §637 以往当货物运抵目的港才得以检验时,买方行使拒收权曾出现理论上的困难。虽然1967年的《不当陈述法》(Misrepresentation Act)第4条(2)款对有关法律进行了修改105,早先的《货物买卖法》中体现的基本原则却是货物一旦被接收(“接收”与“接受”是两个性质上有重大区别的术语,接收货物并不必然等同于接受货物,但接受货物则必定已接收了货物,前者仍可以行使拒收权,只要能证明货物品质不符合同或卖方的行为构成违反条件;后者则丧失拒收权,即便卖方的行为已构成根本违约,买方仍只有索赔损失之权而无权拒收货物。译者注),则不论买方是否曾有过检验机会均丧失拒收权(在此种情况下,违反合同要件的行为,被视为违反保证行为,守约方仅能主张赔偿)106。因此有人主张货物一旦交付承运人,则视为在离岸点对货物不可撤回的接受;买方在境外的拒收权亦因此丧失。Bigham法官曾在驳回此种抗辩时指出:如果FOB合同中约定,除卖方因货款未付行使留置权,货物一旦装船,则视为其所有权业已转移。他说:107
   “原告提出了另两个论点,即依合同条款规定,货物在装船后所有权即行转移;或换言之,被告通过将货物装上他们的船接受了货物,并因此致使货物所有权转移。因而卖方必须收下货物,对货物品质低劣只能主张补偿。我认为以上观点毫无道理。合同中有关所有权转移的条款,仅适用于完全符合合同规定的货物,对任何其他货物并不适用;船长收取货物根本不等于依合同接受货物,船长仅仅是出于运输目的收取货物的代理人,其对购销合同一无所知,亦非依合同接受货物的代理人。”
   §638 尽管这是对该案情的正确分析,即在卖方使得货物所有权转移,以便买方不能拒收之情况下,任何拒收的意图均不能使货物所有权复归卖方;然而,如果卖方拒约履约,也就不存在此问题,而在当事双方的权利和救济,取决于在任何规定的时刻货物所在地点之条件下,108 Bigham法官的论述毫无意义。根据前文所述,不可避免的结论看来是依照表面证据,所有权确定在货物离岸后转归买方。然而,为了不损害买方的拒收权,或为使卖方能够合法地占有货物,该所有权转移仅被解释为附条件的转移。换言之,在适当的验收地确认货物符合合同约定是所有权转移的条件。如果货物经检验与合同不符,则其所有权复归卖方。Devlin法官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 Shippers Ltd. 案中109所述的适用于CIF合同的原则,亦同样适用于FOB合同。下文中的美国判例对此作了明确的阐述。
   §639 在Pierson v.Crooks案中110,以FOB条件出售钢铁的英国卖方辩称,美国买方在装船时已经接受了货物。Andrew法官说“假设所有权……在货物交付船舶时已经转归(买方),则其仅是买卖双方之间有条件的所有权转移,此项条件即是在纽约的验收权和对品质低劣的货物的拒收权。”
   而在Delaware Railroad Co.Ltd. v.U.S.案中111法官指出:“接受有两种类型——一为货物品质的接受,一为货物所有权的接受。两者不必同时进行……合同……约定接受交付的货物时所有权应当转移……但如果买方在将来的验收中发现货物品质与销售合同的规定不相符,则其可解除合同。”
   §640 接受。(acceptance)《货物买卖法》第35条对已被相关判例作出注释的有关CIF合同作了规定。112简言之,在1967年《不当陈述法》通过之前,较为近期的判例认为,FOB买方若采取了与卖方拥有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便丧失了对货物的拒收权。例如,要是买方将货物转售,而下手买方又被推定视为已拥有货物的所有权(如未处置货物,亦未查询其是否适销,则仅有转售行为不足以损害拒收权113)。则买方即使尚未有合理机会检验货物,亦丧失了拒收权。在早先的判例如Molling v.Dean114或Morton v.Tibbett115案中,不论是否存在转售(转售时检验被推迟由境外的下家买方进行)均允许拒收权的判决之权威性受到质疑。正如Bankes大法官在E.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16提到:“在Molling v.Dean案中,并不能清楚地看出法院判案的依据”。117而Roxburgh法官在提及Pelhams(Materials) Ltd.v.Mercantile Commodities Synd.案的判决时118坦言:“幸运的是……我从Hardy & Co.v.Hillerns & Fowler案中……得到启发……我对此十分高兴,因为我相信尚有与此判决不一致的先例……我很高兴无须自行决定如何使本案的判决,与过去的判例相吻合。”(p.284)
   §641 枢密院在马耳他的Benaim & Co.v.Debono上诉案119中作出了类似的裁定。在马耳他订立的以FOB直布罗陀条件出售鳗鱼的合同中,马耳他买方在鳗鱼被下手买方拒收后,试图以品质低劣为由,对卖方行使拒收权。直布罗陀适用《货物买卖法》,但依据马耳他《民法》,买方有权解除合同,枢密院认定直布罗陀法律是合同准据法,并判定买方依《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规定丧失了拒收权。
   §642 上述规则产生的严厉后果与商业实务并不相符。它延滞货物流通且不必要地抬高了价格。特别是从案例中可以明显看出,此结果仅是基于所有权的考虑(根据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某个行为),而非因为买方在如此处置并发出拒收通知后,卖方无法立即取得对货物的处分权并因此产生损失所致。120然而,在法院中限制此规则适用的努力收效甚微。在E.& S.Ruben Ltd.v.Faire Bros & Co案中121,买方在转售前122(依未经《不当陈述法》修订的《货物买卖法》第35条的原则),必须已实际占有货物的主张未被采纳。Hilbery法官判定,由于卖方依买方指令,将货物直接发往下手买方,买方应视为已经接受货物并已丧失拒收权。在卖方营业地交货的推论是充分的,此后的转售是与卖方所有权不相符的行为。然而在Kwei Tek Chao v.British Traders and Shippers案中123,Devlin法官判定仅仅提交提单、而未随即将货物实际交付给下手买方的做法,并不损害买方拒收货物的权利。他指出必须对两种不同性质的违约所导致的两种拒收权加以区别,即有关单据不符的拒收权,和因货物不符合同规定产生的拒收权。他认为接受单据仅是有条件地转移所有权,所有处分单据的行为,仅仅是处分了附条件的所有权。因此,由于转让单据而丧失的拒收权,仅与单据拒收权有关。它并不必然导致货物拒收权的丧失。虽然Devlin法官考虑的是CIF 合同项下的权利,但没有理由为何上述原则就不能同样适用于FOB合同,在FOB 合同中,甚至可能提单从未提交给卖方,而是船东依买方指令签发提单。124当然在此种情况下,不存在接受单据的问题;但这并未使处理单据和处理货物之区别消失。在没有检验机会的前提下,以FOB条件交付的货物,其所有权的转移是附条件的。除此较小的区别,以及货物的潜在缺陷,即使经合理检验也无从发现的情况外(1967年修订之前的),法律规定以FOB条件,从供货商处购买货物的出口方,如以类似条件将货物转售给外国买方,则即使下手买方在国外检验后,以品质不符为由拒收货物,买方亦不得行使拒收权。如果由于货物品质和装箱方式等原因,致使在目的地之外的其他地点进行货物检验,均可能损坏其对于最终用户的用途,那么该规则确实存在例外。正如Greer法官在Hardy & Co.(London)Ltd.v.Hillerns & Fowler案中125所述:
   “在某些情况下,货物从发运地运抵下家买方后仍然可以被拒收……可能由于货物的状况,如果在运抵客户之前检验,会损坏其对于用户的用途,在这种情况下,货物虽然已经运抵客户,但买方仍可行使拒收权……”
   §643 Branson法官在Jordeson & Co.v.Stora Kopparbergs Bergslags Akiebolag案中126阐述道:“我认为真实的情况乃是,除了Greer法官认为可能存在的非常特殊的情况外……买方将货物交付下家买方的事实,足以使其丧失拒收权。我认为此案中,没有任何一方对仲裁员提出,此案在任何方面系特殊情况……这些货物在交付下手买方之前检验不会产生任何损坏,合同亦未约定,货物直至交付下手买方后方接受检验。正如Heilbutt v.Hickson案127一样——则其在这些事实基础上有权得出结论……即买方已经丧失了拒收权.”(p.205)

[上一页][目前是第5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