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
郭国汀律师专栏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南郭
   
   真诚致意罗先生:

   
   罗君之批评吾表示诚恳接受.吾今后会注意改进.不过容我稍作辩解可否?君之函吾确曾收到过,我也读过一遍,觉得您的观点似乎不对,而且离题比较远.但又没时间作研究后答复,故吩咐我的助理刘蕾小姐作一研究并负责答复您.我真的不知道她竟没有答复.我得将她开除,还是手下留情,兄的意见呢?事后一忙,即忘至九霄云外了.若非君提醒我真不知道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更重要的是,当时由于本所政治经济等出现重大危机,去年由于本所新设立,加之本人不务正业,管理无方,导致本所净亏损近50万元;我作为事务所主任,真是无地自容呀;我已连续失眠30余日,实在力不从心。更严重的是,由于我在网上直言不讳,而且全是真名实姓,某权力机关(南郭注:国安局)为了我的安全还是为了国家的安全,两度登门关怀备至。吾诚皇诚恐尚且不及,正所谓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此情此景,小弟还要求兄弟我关心他人之事,吾实在有点力不从心呵(此点汝可向东海松,刘刚兄印证吾言是否属虚)。
   
   汝指责我自吹自唪羞杀吾弟,实乃吾与汝观念不同耳,吾国人,特别的酸文腐儒,历来虚伪作做,明明心里巴不得人们对之称颂有加,却是一片自欺欺人的称呼,君不见吾国电视节目狂轰烂炸者均为清朝时之大臣对皇帝的 “奴才长奴才短”之称。长期耳濡目染,不是奴才也会变成奴才的平方!明明对自已的文章视之若盖世华章,却非要称之为拙著拙文;明明希望得到人们的肯定与赞赏,却从不敢公开诉求;就象我南郭一样,明明作梦都想发财致富,竟将执业格言定为“一不怕死,二不爱钱!”谁相信哪?
   
   吾以为肯定自已,相信自已,敬佩自已,赞颂自已,无可厚非;只要你不是瞎吹乱捧即可,只要你货真价实就行;从心里学角度言,无自信者断无成功之理,自信者虽不一定都成功,但惟有自信者有可能成功;汝愿作无自信者还是自信者,悉听尊便;是故建议仁兄每日早晚对镜猛喊:我很伟大!我最光荣!我永远正确!!!坚持 50年包您真的如愿以偿!盖谎言重复三遍即成真理,“奴才”听闻十遍焉有不成奴隶之理?君只需上网瞧瞧,在吾辈律师中尚且有那么多诸如王靓华、李洪东及错兄等鸿儒巨师心甘情愿作党奴,老夫夫复何言哉!
   吾之自报家门实在是被那位文字大师错兄给逼出来的,并非在下真的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吾不致于那么弱智,怎能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之理?不过,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100年!如果有机会牛一把,尽情显露一下未偿不可;因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正是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今霄良月不自乐,更待何时?
   
   吾面临的政治经济精神生活重压,相信汝是无法想象的,是故吾以为你对我的批评并不客观公正,然而吾之所以花时间解释,其实又作了一次免费宣传介绍广告,以消除你的批评对我的声誉的不良影响,您不致于认为不妥当吧?
   
   我每天只有不到四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而且常年如此,每天跑步万米,翻译两小时,上班路途一小时,工作学习读书讨论上网十四个小时,可仍然有处理不完的事。即便我是神仙,也无法亲自答复所有的求助求教;尽管实际上我的好为人师的毛病很严重.这几个月来让我帮改论文者有之,请我帮改诉状者有之,令我帮助解决困难者亦有之,要我讲演者有之,请我作序者还有之;我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呀;何况律师的时间是何等宝贵,每工作小时理论上可收费250美金(所以我也象个二百五!)如果我一心一意扑在律师业务上,这并非什么高不可攀的世上难事。然而我为何对中国律师网情有独钟,花费那么多时间精力在此纸上谈兵?实出于对众多网友的爱和敬,吾深知此处卧虎藏龙,亦不乏财狼狐假虎威之辈;我对中国律师中有良知有才华有理想有热情的青年才俊充满敬意.差点变成了同性恋.(纯属开心,千万别当真)
   
   我表面上自高自大,实质上是相当谦虚的,只是君不懂而已;好了,得罪之处只能请您海涵了.顺便说一句,吾本乡下人,来自最贫困落后之穷山恶水之间,没有任何资格瞧不起人,更无自高自大之本钱贬低别人.仅仅因为“错兄”目中无人地动辄指责他人是法盲,嘲笑南郭这个不懂那个不知(从严格意义上他的言行已构成诽谤和侮辱罪,因为公然嘲笑一个专职律师不懂法律足以构成此罪),好象天底下他是个最完善的人似的,为了反击他的狂妄无知,吾不惜牺牲自已而已.瞧又来了,除了自吹还是自捧.休战也罢!
   
   汝若有机会来大上海,无论公私,务请告知,届时您才能真正感受到我们客家人的真诚实在与好客.
   
   您真诚的朋友:郭国汀
   2003-07-01于沪
   
   
   附罗先生原文:
   羞人!!( 2003-6-30 23:15:40) 几天没有上中律网还挺热闹!终结者一向在本网的观点与大家不同,这是有目共睹的。我认为这很正常,表明在本网上有的是奇葩,表现本网的多样性,何乐而不为?郭律师在行内有较高的知名度,但不能让人理解的是:今年三月份,我有一个关于保险合同纠纷的案子,着实让我着急了一陈子。起不起诉关系到当事人的切身利益。闻郭律师之大名,向他的信箱和事务所连发了几封电邮,但至今无回音。情急之下自己解决了法理问题。明天正式起诉。当时是怀着多么大的希望向郭律师求救,但又如何!后一想别人有什么义务帮我解答,倒也作罢,也想通了。
   
   今天看你们在这里争论,我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执业九年了,摸索了一套与当事人良好相处的经验。那就是以心交心,以诚待诚。多年的经验告诉我,本质坏的当事人毕竟是少数。用心和当事人交往,你会收获友谊和真情。没想到在大多数文化水平低,素质不高的当事人那里,我们且能友好相处。几年来我获得多少真情,而在这里,在我们同行这里,竟然是相互挖苦和讽刺,不仅自我感觉都好,而且从字里行间恶意贬低同行。可悲!终结者在本网人缘不好,郭律师你是知道,你犯得着列举一大堆头衔和著作来抬高你自己吗?你这样说,今后像我们这样一些边远地区的律师还怎么和你交流?你离我们那么高!
   
   一 想到今天我在贫穷的当事人家中为他女孩讨公道,一想到当事人那双无助的眼神,我觉得你们俩好无聊!把人性中的自高自大和蔑视对方表现得淋漓尽致。你们习惯在北大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多了不起!习惯于大案和做学问之中,多么得意!请你们俩都记住,老百姓最需要律师,最需要我们。少一些无谓的争论,去感受那些 弱势群体和正渴求法律求助的人们的心情。在他们中找到最有意义的东西,去感受人间更多的真情。再回过头来看一看自己的言行,你会另有一番感吾。
   
   终结者爱找别人的错别字,这是好事。说得到对的地方我们采纳。也减少了自己出丑的机会。我是一名山区的小律师,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本科生,没有任何著作和头衔,望本贴的争论双方听君一言! “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