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郭国汀律师专栏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处理货抵目的港后收货人不提货的措施
·评一起重大涉外海商纠纷案的判决
·托运人对海运合同货损、货差没有针对承运人的诉权
·海上货运合同货差纠纷案析
·共同海损案法律分析
·货物被骗属于货物一切险承保范围
·上海吉龙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诉上海捷士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无单放货争议案
·GENERAL TRADE诉绍兴县进出口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品质纠纷案析
·货代违约造成贸易合同毁约应向谁索赔损失?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2002年国际船舶保险条款
·Peter . Liu劳动争议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郭国汀
·自有集装箱被占用案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与中国包装进出口安微公司签发放行提单再审争议案析/郭国汀
·析一起签发放行记名提单再审争议案/郭国汀
·上海亚太国际集装箱储运有限公司诉天津海峡货运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被盗损失代位追偿案析/郭国汀
·海上保险合同争议起诉状/郭国汀
·民事答辩反诉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律师与法官之间究竟应如何摆正关系?
   
   风神吾弟频频出招近又指责本人:“律师给法官个人写信,而且称兄道弟的,不管是在庭前还是庭后,这都是不恰当的!我要是对方的律师,在庭前见到这样的情况时,一定请求这个法官大人立即回避!因为,这表面的东西已经足以使我方为自己的利益担忧!在庭后发现这样的情况时——特别是庭审结束后以私人信件的形式向法官施加影响或压力、而且材料还存在卷宗里影响了整个合议庭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对判决书说不!因为,我方当事人没有机会针对这些信件所阐述的观点发表任何意见,法官在程序上剥夺了我方平等地发表意见的权利!已经构成程序违法的再审理由!”
   
    风神老弟似乎有点与为兄的过不去?与法官称兄道弟有何不可?不过礼貌用语耳!有哪条法律规定律师不得给法官写信?有哪位法官会因为一封称兄道弟的函便偏听偏信?若真有效,此武器汝当亦可一用呀!

   
    吾之函是公开函,故要求入档。函中似乎并无任何见不得人的东西。汝等别站着说话不腰痛,吾之所以仅采取如此温和的方法提醒法官注意审限或公正及正义,实乃吾深知法官有法官的难处。还因为我可不想将法官们得罪光了,否则让汝等吃不了兜着走!各位如果有一点分析能力,不难发现其实我实在非常照顾主审法官的面子,不然的话,我大可向各位庭长院长们投控告函,亦可向人大投申诉函。这样做对经办法官个人前途肯定不利!觊觎庭长宝座者大有人在焉。
   
    至于因一方律师给法官写了几封私函,且公开入档,便有风神老弟之违反审判程序之论,吾首次闻之。那么多律师公开半公开请法官们吃喝玩乐,甚至更多反而是符合程序了?!
   
    中国律师与法官之间的关系究竟应如何处理?此问题大了,足以写篇博士论文。故不在此详论,吾仅期望作为法律人我们应当:
   
    相互尊重、相互平等、相互学习、共同提高、仅此而已。
   
    过份吗?!
   ( 2003-2-21 20:55: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凑醣悴痪哂泻戏ㄐ浴5侍馐牵笔本蠖嗍泄瞬⒉换骋伤暮戏ㄐ裕墙邮苌踔磷栽傅 选择了它,虽然这个选择过程没有经过一套严格的程序。从事实这个层面看,中共政权在产生之初是具有合法性基础的。
   
   6.吴中英写道:“权力 党”,是指掌握、占有或垄断国家权力的政党。而“政党领导国家政权”,就是政党对国家权力的占有或垄断的一种方式。 政党是一个政治组织。而国家,也可以说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垄断的政治组织。如果不受其他国家或政党的控制,那么,他就是一个独立的政治组织。也就是说,政党 与国家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政治组织。所以,政党占有国家的权力,就像是一个人占有另一个人的权力。在国家的非常时期, 国家不能独立地、很好地实施自己的权力,为了国家的权力可以更合理地实施、更好地实现,为了国家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方向等等,可以让政党占有或垄断国家的权 力。这就是政党合法地占有了国家的权力。但是,在国家的正常时期,国家完全能够独立地、很好地实施自己的权力,那么,不管政党以任何理由占有或垄断国家的 权力,都是非法的。这就是政党非法侵占了国家的权力。因此,在国家的正常时期,“权力党”的存在是不合理的、是非法的。
   
   归纳上述各种主张, 就政治的性质而言:传统专制政治与现代民主政治及工具性政治与目的性政治之分;中共自称是共和国,也自欺是人民民主制,因而肯定不能适用传统专制政治标 准;适用现代民主政治标准,则中共肯定从建政之初迄今从未获得合法性证明。就政权的合法性评判标准而论,则有如下几种:暴力、政绩、道义、价值判断、事实 判断、天命、政治选举、非常时期、正常时期、列宁主义提供的合法性价值观是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毛泽东则将之修改为易于为具有传统意识的中国民众接受的一套 准则:代表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等等。“六.四”大屠杀,既扼杀了中国社会和平改革的最后希望,同时毁掉了中共 自己。至此,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在国人心中彻底丧失。中共政权的苟延残喘已经完全靠暴力和黑社会流氓手段高压维系了,它的谎言和欺骗业已失灵。
   
   暴力并非政权合法性的标准,否则纯属成王败寇的强盗逻辑;流氓强盗依赖暴力同样可以建立起有效的统治,但并不能因此而自动获得政权的合法性。况且此一时彼一时,一切因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
   
   政绩也非政权合法性标准,希特勒法西斯统治的政绩可谓辉煌但决不能因此证明法西斯党的合法!何况中共的所谓政绩与法西斯德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其祸国殃民性质远比造福人民大得多,在中共专制暴政下,造成国人道德、信仰、生态危机三危并临,实在谈不上什么政绩;
   
   就道义价值判断,中共完全不具丝毫合法性,它夺权靠暴力谎言和欺骗,维持政权还是靠暴力谎言恐怖专制,毫无道义基础可言;
   
   从 事实层面看,中共政权在产生之初表面的合法性基础稍加分析也不能成立。因为民众接受中共统治的事实是建立在信息垄断封锁愚民政策基础上的,实质上是在受欺 骗的情况下,信息不通人们处于无知状态下受中共欺骗宣传误导下的同意,因而并非真实意思表示;而受骗的非真实意思表示自始无效。因此即便从事实层面判断分 析,中共从执政之初即不具备合法性!更不用说中共执政57年从未举行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由选举!
   
   古代社会的天命说标准对中共政权更不适用。中共极力鼓吹无神论,中共建政后干尽了欺天悖理诽谤上帝诋毁神明毁灭传统文明道德的勾当;因此用天命来为中共合法性辩护显然对不上号;
   
   至于非常时期说同样不能证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首先该非常时期说本身不能成立,除非对所谓正常与非常时期有明确的定义,难以实际操作;如果夺权之初或当时或建政后一段必要时期可称之为非常时期的话,中共早已进入正常执政时期,因而必须还政于民!
   
   无 产阶级专政与人民民主专政或毛氏95%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之论,更是荒唐至极;因为该理论并非真理,仅是人为提出的一种谬论而已;它煸动仇恨鼓 动斗争,至于5%的敌人是不确定的,实质成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奴才标准,任何人只要不随独裁专制者之意随时可以打成敌人因而被中共专政!刘少奇,邓小 平,林彪,王张江姚四人帮在文革中的下场,胡耀邦,赵紫阳在邓小平时代的遭遇皆是明证;
   
   现代民主政治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志即是主权在民,政 权的合法性源于人民的同意授权,此种同意授权必须经过定期的在不受暴力威胁利诱的情况下,公开自由选举得以证明。凡是不经定期自由选举,凭武力暴力欺骗恐 怖手段获取和维持的政权,均不具有合法性。既然中共自建政以来从未举行过任何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公开自由选择,既然中共迄今无法证明其政权获得了中国人民的 同意授权,因此,中共政权实质上始终不合法,事实上中共自已始终对自已非法窃取的政权合法性缺乏自信也不敢相信,这正是中共始终强制实行党禁、报禁、言禁 的根源。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