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郭国汀
   
   从知青生涯得出的经验有:罪恶的根源之一在于贫穷!脑力劳动是高

   级劳动!打压知识分子的统治者,必定是专制独裁者或愚蠢残暴的暴
   君。
   
   然而,促使统治者打压知识分子者几乎总是知识分子中的败类所为。
   秦始皇为何烧书又坑儒?当权的妒儒李斯提议的。焚书是中华民族的
   首个大灾难,次年由于尚有儒生议论朝政,于是又坑儒。460名被坑
   的儒生因为各自贪生怕死而相互揭发,最终被一网打尽!当时的李斯
   总理,最终下场同样可悲极了。这正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朱明皇,原先并非天生恨书生。当他马背上打下天下后,其初衷也是
   主张“乱世用武士,平时用文士”。可恨当朝部长们进言:“不可,
   千万不可!文士们皆能言善辩,善讽古论今,万岁您和尚家门出身如
   何消受?”元章老弟一听,这班部长们所言极是。于是,朱明皇帝不
   但不重用知识精英,即便用了也严令每周2个下午必须政治学习,年
   终必需写思想总结报告。报告中必须载明坚持八项基本原则,拥护九
   个代表,坚持和尚领导世世代代500年不动摇!朱元章老弟好文喜
   墨,部长、局长、处长级干部的年终的思想汇报,他老人家均不辞劳
   苦,通读精读之。凡发现其中有“则、生、非”等字者一律杀无赦。
   原来,朱元章这位老弟出身不太好,不是诸如北大、清华毕业,而是
   出身和尚门,故文字狱生焉。
   
   清初康熙至乾隆4朝共搞文字狱100余起,杀害无数文人且株连九族,
   最终把中国读书人的脊梁骨给打断了,当然不会有思想创造力。一秀
   才因“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一诗句而被杀头!大文豪金圣叹同
   样因言狱罪,死于刀下,妻女充公。
   
   毛泽东时代反右时,文革中文字狱之惨烈,远非前人可比。文人们相
   互揭发竟相表忠,争先恐后,当然远非那460名儒生所能想象的!至
   少儒生们不会出卖老婆、情人、挚友、兄弟姐妹!近日张林、郑贻春
   分别被胡锦涛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5至
   7年!笔者通读过张林和郑贻春网上所有的文章,从未发现其鼓动任
   何人采用暴力推翻中共政权,更不用说暴力推翻国家政权。而1个政
   权如果仅被人们的言论便足以推翻,只能证明该政权早已不合法失去
   了民心。退一万步言,假设有人主张暴力推翻中共当局,是否构成煽
   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我认为,即便如此,仍然不构成犯罪。因为,中
   共当局并不当然等于中国国家政权,唯有中共当局取得中国大多数人
   民通过全民投票选举承认,其政权才具有合法性;而中共是依靠暴力
   和欺骗推翻合法的中华民国政权窃取政权的,它建政56年从未经人民
   投票选举确认,因此,中共当局并不具有现代国际社会公认的合法
   性;其次,推翻1个暴政是否构成犯罪?答案是否定的。问题在于中
   共是否暴政?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则是肯定的!中共当局迄今死抱文字
   狱不放,根本原因在于中共对其窃取政权的合法性缺乏自信,在于其
   欺天悖理,根本经不起人民的质疑批评;在于中共除了暴力欺骗别无
   所能!中共专制独裁者以为通过暴力欺骗便能使共产皇朝千秋万代当
   然是痴心妄想!张林、郑贻春不但不是罪人,反而是真正的中国当代
   英雄,也是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中共法院的枉法裁判敲响了中共流
   氓集团的丧钟。
   
   有人说,中国不需要思想家,因为中国人天生富于感情思维而贫于理
   性思维;数千年竟未产生1位世界级的大思想家,大概中国人头脑结
   构与西人不同,云云。然而,笔者以为根本原因在于吾国始终奉行专
   制独裁制度,中共则集极权专制独裁之大成,严重抑制了中国人的思
   维创造能力,而专制制度又与中国的地理环境条件有关。如果学人提
   出的异同于当权者欢喜的思想理论,动辄被投入监狱、甚至杀头,谁
   还敢思想呢?西方诸国古时或中世纪时虽然也实现封建专制,然而其
   国领土小,此处不留人,自有留爷处,思想者大可一走了之。事实上
   许多思想大哲正是在流异国他乡或在狱中写下不朽名著的。由此可
   见,人权之充分保障是一个社会健康成长的首要前提。没有人权的国
   度,必然是奴隶国。欲推翻文字狱,首先必须抛弃中共极权专制独裁
   体制,要让中共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似乎不太可能,唯有全民觉醒,
   认清中共的流氓本质,才能真正将中共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转自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