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大家]->[郭国汀律师专栏]->[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作者:郭国汀
   
   【大纪元10月7日讯】思想自由最为珍贵,吾国为何自孔孟之后几无思想大家问世?西方诸国则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大哲学家/大思想家/代有传人,而吾国则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出了个伟大领袖毛泽东!盖西方诸国自中世纪宗教改革特别是文艺复兴后,随着新大陆的发现,各列强忙于对外殖民因而当局放松对内之思想扼制;各国争自由权之运动一浪高过一浪早在17世纪中叶荷兰/英国人们的思想自由权便已获认可;法国革命,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胜利;1804 年拿破仑民法典问世,各国人民思想言论出版自由权已牢固确立矣;加之西人素有贵族传统骑士精神,可食无忧故有那么多政治思想哲学世界名著问世。

   
   当然在争自由的路上亦有可歌可泣的众多事例:
   
   《乌托邦》作者并非贫农或贫民出身,其实乃贵族子弟后荣任大法官。可他老兄忧国忧民爱民之心决不比诸位少分毫,因着此书竟杀头也在所不辞;
   
   布诺因提出新主张而被处火刑,宁死不放弃自已的主张;
   
   加利略因提出新科学理论身陷囹圄;
   
   前辈的牺牲,换来了后学的累累硕果:马克思,恩格斯若非得益于西方的思想言论自由,恐怕共产主义亦不得传扬吧。芦骚,孟德斯九,洛克,哥白尼,黑格尔,尼采人杰伟哲层出不穷,皆出自西方。
   
   吾国同期则是明清两朝,两朝共同点即仇视学人,残杀知识人读书人数以万计且株连九族。彻底掩割了中国知识份子,连命都不保何来思想?何来发明创造?
   
   新中国成立后,最大的不幸在于对知识份子的迫害,较之封建王朝有过之无不及。思想改造运动,批胡风,批胡适,批红楼梦,反右彻底毁灭了新中国的希望;思想言论出版自由则免谈,举凡有任何不同意见或敢于批评者,轻者叫做“落后分子”重者叫做“反动分子反革命!”在中国大陆共产党一统天下之情况下知识份子敢不听话吗?!让你立马失去谋生的职业,旧时文人若不满皇上,大可“采菊东蓠下”;而在西国则可去国离家远走天涯;即便在民国时期,公民出国易如反掌,否则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国要人又何能出国?
   
   反之,卖身求荣者出卖朋友者或一心想当官者或没有独立思想者,大多被当作先进份子被提升重用。一个国家的悲剧莫此为盛。
   
   在此种人人自身难保,个个担心他人告密,天天诚皇诚恐,战战惊惊活着的情况下,怎么会有思想会有创造力?中国自1949年以来作家们出了几部值得一读的好书?哲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几乎所有的社会科学家们加在一起出了几部值得一提的著作?
   
   近几年虽有所好转,然而禁区雷区仍然重重!
   
   君不见内参分成最高级/高干级/一般干部级?何时彻底取消此等荒谬的内参制,新闻真正自由,吾国就有救了。吾经办的案件有四件涉及最高级别内参报导,然则无一不以惨烈之结局告终或不了了之。
   
   南方周未按理够可以了,然则当吾真请其对涉港亿元合同欺诈案采访报导时,同样流露出“叶公好龙”之无奈。
   
   是故: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实为吾国吾民根本利益之大事,惟有自由民主政体下方有可能产生思想大家,才能够救吾国!君以为然否?
   
   (2003-2-619:34:4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

应考虑保险人已付保险赔偿金额和赔付日期,在被保险人与保险人之间分配,尽管加上利息后,保险人可能获得其赔付的保险赔偿的金额。
   除了内部提及的其他条款被重新编写之外,1995年版本条未作任何修改。
   直至1969年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I.T.C.)修订版,船舶保险几乎始终如一受制于适用于有某些具体定义的每一航次的相对免赔额(franchise);其效果乃是一旦该相对免赔额已达到,即可全额索赔。自1969年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引入绝对免赔额(deductible)之后,确切的数额被确定,其被适用于“在每一次单独事故或事件中承保危险造成的损失索赔的累计金额”。由于在处理船舶时会遇到各种情况,这些措辞引发了解释难题。
   在1971年5月召开的海损理算协会大会上通过了下述决议:
   “一个包括保险人和船东的代表在内的特殊委员会,被指定来考虑解释在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中‘每一次单独事故或事件’的表述,特别是有关累加损害(progressive damage),并对此种解释的方法作一说明。”
   该委员会首先考虑按照委员会成员提交的书面文件,解释第12条的相关部分,该文件旨在表明“事故或事件”要求比单一的‘事故’作更宽泛的解释,而‘单独’(separate)一词暗指在某些情况下涉及多个事故或事件,当这些事故或事件构成一个相互关联的事件时,仅可适用一个免赔额。
   该委员会指定了一个由四名海损理算师组成的工作小组来审查有关多个事件情况下此种解释并向该委员会报告。
   该工作小组于1972年1月10日出具了调查报告。该报告考虑了30个多个事件情况下的案件,该工作小组对每一案件作了归纳并对有关是否应扣减一个或多个免赔额问题提出了简短的评论。这些判例和评论,在其前面附加了一份对该工作小组的结论的分析意见,被作为1972年5月举行的海损理算师协会大会报告该委员会的报告的附件。
   该工作小组确认,对第12条的解释,对大多数涉及是否应适用一个或多个免赔额的案件,提供了一种合理的基础,但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对该条款进行严格解释将导致不公平的结果。因此,该工作小组提议在这些情况下,应适用某种更为合理务实的做法,而不应对该款进行严格解释。
   该委员会在其第二次会议上讨论了工作委员会的报告并考虑了下述问题:
   “1 下述任何重要因素决定应适用几个免赔额:由该事故或事件引起的
   (a) 不同索赔标题的事实,也即,单独海损、共同海损分摊和3/4碰撞责任。
   (b) 某些索赔项目根据不同的原则可获赔偿的事实。如果保险单条件因附加其他条款而变更,例如,疏忽和附加危险条款(the ‘Liner’ Negligence and Additional Perils Clause).
   (c) 在某些情况下,累计损害可以区分为一个以上保险单期间索赔的事实。
   (d) 部分损害的修理先于确定因同一事件或事故引起的其他损害已经进行的事实。
   该委员会认为这些因素均与解释第12条无关。
   2 对第12条的解释应采用何种一般方法?该委员会认为,第12条的解释,应赋予每个词语在其上下文中适当的地位和重要性,要求:
   (a) 下列情形应适用一个免赔额
   (i) 仅发生了一个引起索赔的事件或事故,或
   (ii) 即便发生了一次以上的事件或事故,这些事件或事故不是独立的而是构成引起索赔的相关联的事件。
   (b)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或多个引起索赔的事件是由于某个新原因的结果,与前面的事件没有直接关联,也即,在法律上将被认为是一种“新的妨碍诉因”(novus actus interveniens),那么对于该索赔可以适用多个免赔额。
   3 对于该工作小组所考虑及评论的多个事件情形的例子应如何看待其重要性?(what weight should be attached)该委员会认为这些例子提供了对多个事件情形条款的合理解释的指南,虽然他们不应被视为某一特殊情形对任何当事方有约束力。在许多判例中,保险人的代表们指出他们不同意该工作小组的评论。该委员会承认在实务中决定适用的免赔额数量取决于详细地考虑每个案件的事实。
   4 关于在这些情况下,实务中严格解释该条款将导致不公平的结果的解释难题,又有何种解释建议,亦即:
   (i) 在发生连续事件的情况下,若建议严格解释仅适用一个免赔额,但是,该工作小组认为适用多个免赔额更为合理。
   (ii) 在发生连续事件,建议严格解释而适用多个免赔额的情况下,但是该工作小组认为仅适用一个免赔额将更为合理。
   在该委员会海损理算师们的建议中,重点考虑的问题乃是在此种情况下,船东和保险人各自放弃对条款进行严格解释,以便避免争议和简化索赔的理算是否合理。人们理解此种解决方法将涉及双方某种程度的“相互容忍”(give and take),且此种方法的效果必须详细研究。同时,该委员会表示了此种期望:在此种情况下,赋予该条款某种意义上既合理又实用的效果。”
   该条款明确规定,所有的索赔的累加包括碰撞责任、共同海损、救助和施救费索赔。然而,对于全损或推定全损索赔不适用免赔额,或在此种索赔的情况下,根据第11条(包括施救费用)任何费用均可索赔。
   在第12.1款中部插入的相当古怪的古老的检查船底条款(Sighting Bottom Clause)(规定保险人将赔付船舶搁浅后检查船底的费用,即便未发现任何损坏),规定专为该目的而合理发生的费用,及因此提出的任何索赔均可获赔而不适用保险单免赔额。
   前面提及的决定什么构成一个单独的事件或事故的难题,在因恶劣天气或浮冰损害中尤其成问题。第12.2款规定对于在两个连续港口之间的一个单一海上航程中,由于恶劣天气(或浮冰)所造成的损坏,应视为由于一次事故造成的。对于恶劣天气或浮冰延续的时间超过保险承保的期间免赔额的分配亦作了具体规定。这或许举例说明更佳。
   一艘船在航程期间遇到浮冰(1985年12月20日至1986年1月10日)。相关的保险单保险期间均为12个月,前者自1985年1月1日起,免赔额6000英镑;后者自1986年1月1日起,免赔额12000英镑。
   船舶航海日志记载浮冰日期为5天,2天发生于1985年,3天发生于1986年(未记录具体的损害发生于何时)。
   修理费共花了10000英镑。
   适用第12条免赔额规定的索赔将按下述处理。
   1985年保险单年度 索赔
   修理费 10000英镑
   应由本保险单承担的2/5 4000英镑
   除保险单免赔额2/5×6000英镑 2400英镑

[上一页][目前是第13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