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角落里的枪》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角落里的枪》]->[三十一--]
《角落里的枪》
·(一)--(五)
·(六)--(十)
·十一--十五
·十六--二十
·二十一---二十五
·二十六
·三十一--
·三十六--四十
·四十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一--


三十一


   林放在经过了两天的调整后,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了。看着战友从活生生的一个人在瞬间就成了冰冷的尸体,又再次看见战友的遗体被化成了灰烬。他暗暗在心里发狠一定要给死难的战友复仇。让自己的双手沾满妄图分裂祖国的敌人的鲜血。即使自己成为一个混世魔王也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所以的罪孽就让我来承担好了。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林放觉得世界在这一刻又变得明亮了,心情不在灰暗。 从阿富汗回来的特种兵在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的带领下走出机场。看着北京的天空。林放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终于来到了日思夜想的首都了。他马上想起了天安门、故宫、颐和园,希望有时间多照几张照片给小雨带回去。他没有想到的是前来迎接的居然是国家总理和国防部长。为了不引起外界的注意,温总理和曹部长都没有带几个警卫。车子悄悄的停进中南海的院子。除了林放被要求单独跟总理和曹部长走了,其余的都在警卫的带领下去游览北京城里的名胜古迹。羡慕的看着战友离开了。林放收回了思绪。稍微整理了一下军装在总理亲自的带领下来到了国家领导人平时工作和接见外宾的地方。“这是勤政殿,你等一下,一会主席要亲自接见你。”

“什么?”林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胡主席要接见我?”

“不要紧张嘛,主席也和你一样的啊,又不是三头六臂。”曹川部长拍拍林放的肩头开着玩笑冲淡了他的不安。总理看着拘束的林放:“你们这次为国家立了大功啊!虽然现在杜昆和桑德还没有交代什么有实质的东西,可是作为‘东突’的第2、3号人物他们一定知道很多的情报。开口只是早迟的事。”曹川部长接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桑德一直要求见你。”

“嘿,他是想还我两耳光吧!”林放想起自己曾经给了他两耳光。“不是,我听他的口气好象挺佩服你哦。”总理站起来不停的走动,“也许,你可以在他身上打开缺口。”说完了静静的盯着他的眼睛;“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们尽力配合。”林放不明白总理的话是什么意思,一时楞在当场。还好这个时候胡耀华和一群人从外面进来了。 没有想到的是进来的一群人居然都是大人物。听着曹川部长一一给他介绍。林放张大嘴楞楞的说不出话来。军委的7个常委聚齐了来接见自己这个小小的少校。不可能,林放使劲的晃动自己的脑袋。暗暗掐了自己一爪。疼的龇牙咧嘴的表情被胡耀华看在眼里。带头大笑起来。“怎么,从枪林弹雨里都过来了,还怕我们几个老头子吗?”醒过劲的林放马上立正敬礼:“首长好!”

“不要客气了,我们今天专门抽空走到一起来是为了听听你对国家西部战略的看法,说实话,你的看法与众不同。我们很想了解。只有集纳了各种意见才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从你的想法里不难看出你是个有铮铮铁骨和热血的爱国军人。”胡耀华收敛了笑容严肃的对林放说了这番话。“我们想知道你第一步想做什么?”林放整理一下思绪抬头对视胡耀华的目光,“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这个道理我们都知道。现在我的西部战略的第一步:要彻底解除‘东突’分子对我们新疆等广大地区的威胁。断绝美国不断在我们西疆找麻烦的念头。第二步:和美国在伊朗打一场看不见的代理战争,顺便检验一些常规武器的性能。保卫我们在中东的能源利益。在做这两件事的同时要彻底杜绝朝鲜拥有核武器的念头。”

“等等,”军委常委陆军上将于克凌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情和西部战略有什么直接关联吗?”

“有。”林放的话很坚决;“在5~10年的时间里我们的东风41和巨浪-2还没有完全部署好之前,我们对抗美国靠的是核捆绑论。把俄罗斯拴在了我们的战车上威胁和吓阻美国有可能对我们发动的核袭击。等我们国家的核部署完备后。即使那时的朝鲜仅仅拥有了几枚射程并不远的核弹,可对于我们来说都相当与现在的我们捆绑俄罗斯一样将被朝鲜牢牢的捆在他们的战车上。我们作为一个大国有能力保证国家的主权不被颠覆。而朝鲜在金家的统制下根本跟不上国际社会前进的步伐。在国内爆发出内乱将会是早晚的事情。现在是我们在支撑着他们摇摇欲坠的国民体系和国家安全,难道将来还要我们派兵给他镇压国内的不同政见潮流吗?”胡耀华和温总理相视一笑轻轻点点头。于克凌上将也颌首赞成了林放的看法。 “你的第三步战略就是收复台湾了?”另外一个常委空军上将王永全问到。“不,台湾始终是我们手里的菜,他反正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去。”林放大气的捏紧拳头:“我们要做的是守护好我们的海洋资源。这些都是不可再生的一次性能源。大力的发展海军。以我们的国力和美国拼是不明智的,我们应该大力发展应对的拳头产品。反舰武器、潜艇、海军航空兵等。要给和我们抢资源的东南亚国家一点颜色,让他们明白这是我们中国的势力范围。即使他们的美国主子再强大,也是鞭长莫及。”

“可是我们如果对他们动手,美国必定要找借口帮忙,还不是等于和美国直接抗衡?”温总理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插话了。“我们和美国必将有一战,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是我们怎样打这一仗?”林放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胡耀华看了林放一眼,“你继续说,按你的思维好好讲讲。”看着身边的领导信任的目光,林放接着说了下去,“我们根本不和他们做正面接触,对所有的对手都实行一击就退的战略。只要达到了预定的战术目标,我们就摆好防御姿态等他们来挑战好了。战争从来都是不择手段,一切都要做到无所不用其极。”林放顿了顿:“我信奉的是:做军人一定要忘记什么叫卑鄙,没有一个敌人会因为你的光明正大而对你也推心置腹;历史永远是胜利者的丰碑是失败者的坟茔,不管什么手段只要能赢得战争你就是个合格的军人。这就是我的格言。”他把自己在167师1连训诫下属的话都搬了出来。“你很有信心,很好。”胡耀华站了起来,“你认为怎样才能打赢一场局部的高科技战争呢?”

“不,我从来不认为有什么真正的局部高科技战争。”林放反对他的提法:“所谓的局部高科技战争只有在势均力敌的两个国家或者集团对战时才会发生。美国无论是在第一、二次海湾战争、南斯拉夫战争中所体现的只是他们强悍的国力和军力,纠其根本是因为他的对手太弱了。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这种胜利也只有美国才好意思拿出来炫耀,换成了是我都不好意思给人说;我今天把一个5岁的小孩打的满地找牙。”听到林放这一番话,所有的人都楞在那里。这个少校也太狂了吧!“那按你的意思,我们只要熟读《孙子兵法》就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了。”王永全上将略含讽刺的问到。“战争永远都是靠人来决定胜负的。只是怎样运用而已。”林放不惧的盯着王永全的眼睛,“武器再厉害还是要靠人来使用。即使有一天武器智能化了,战场上还是要靠人来决定胜负。不同的是战场上躺的不在是有血有肉的士兵而是冰冷的钢铁罢了。”

“你……”看见林放挑恤的眼光,王永全几乎控制不住要发火了,从来没有一个下属敢用这种口气和目光来对他。“好了,不要争论这个问题了,那林放我问你,”主席打断了王永全的话:“就算你说的,还没有一场真正的局部高科技战争发生。如果一场局部的常规冲突在我们国家周边出现了,你会怎样应付?我是说如果。”主席特意强调了‘如果’的语气,可在他眼里流露出的杀气和霸气让林放明白了这个或者才是今天接见自己的真正目的.

三十二


   沉思了半饷,林放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主席是想趁伊朗有战事的时候收复台湾吧?”

“是的,这是我们在仔细的研究讨论了你在军校写的论文《在新的国际形式下再论持久战》和上次写的《西路战略安全的首要目标》之后唯一和你的看法相反的地方。”见林放说破了自己的意图,胡耀华也不隐瞒了:“就象你在作战计划里写的一样:我们现在需要一场战争来证明自己。”林放看着主席的眼睛,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猛然的又明白过来,主席也需要一场战争来奠定自己在政坛的基础和树立人民心目中的威信。他感觉到了主席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无与伦比的霸气。中国需要一场战争来奠定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一个和中国的大国身份相符的地位。 “如果我们要在这个时候收复台湾肯定是个好时机。”林放环顾周围,“我们要逼美国在伊朗战争的胜利和台湾之间做出选择。”

“这话怎么讲?”温总理问:“我们为了收复台湾就要放弃中东的能源吗?”

“不,”林放摇头:“恰恰相反,我们不但要收复台湾还要美国彻底的陷入我们的战争代理商——伊朗的战争泥潭。让我们有时间恢复在收复台湾的战斗里受的伤。等我们恢复力气后再来给美国有力的一击,让他不得不退出亚洲的势力全力去争取伊朗战争的胜利。从而奠定我们在亚洲拥有绝对的领导地位。堂堂正正的和美国在国际事务上一较长短。当然最后的结果是必然要放弃伊朗。”

“那岂不是背信弃义?”温总理倒吸一口凉气:“这对我们的国际形象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啊!”

“现实的利益和虚幻的名誉,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林放无奈的摊开双手:“如果我们的战略目标能达到,说我们好的将大有人在。最后的结果是拖虚了美国,我们就联合俄罗斯从开始阿富汗出兵。扶持倾向与我们的伊拉克等原油生产大国。然后再找个适当的机会把伊朗给捞回来。彻底的和美国均分中东的石油资源。对于俄罗斯来说这是他恢复国际地位和国内经济的绝好机会,他们会放弃吗?如果他偏向与美国,等着他们的就将是我们垮台然后他接着被继续打压和分裂。北极熊虽然愚昧也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吧?不过我们还要密切注意的是日本的动向,不能让他和美国达成默契。即使牺牲再大的利益也要挑拨他们的关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必须在战争的初期把俄罗斯拉下水,让他去对付小日本……” 等大家再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天早就黑了。在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又流淌了5个小时。主席和在场的所有常委都同意了林放的两线战略,包括对他有看法的王永全上将也支持了他的方案。 此时关押在国安局的桑德还在叫嚷着要见林放。“我说你不累吗?”看守的武警觉得他简直不可思义。提审的时候有气无力象一个死人。过了又精蹦蹦的叫嚷个不停要见林放。“哎,你知道林放是干什么的吗?”说话的这个武警问他的战友。“我怎么知道,我们的职责就是看好他们。”对着还在嚷嚷的桑德:“把他们的一举一动据实上报,不要他们找着机会自己嗝屁就可以了。我管他林放是做什么的。”说话的同时还目不转睛的盯着桑德,害怕他想不通了搞个自杀什么的举动。“也是。”先说话的武警叹息一声:“我原来的目标是做个真正的军人可以上战场杀敌保家卫国,谁知道却给分到这个鬼地方来了。” 林放在国安局孙副局长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关押桑德的房间。看见坐在椅子上的桑德目光呆滞的盯着铁窗,“你不是要见我吗?我来了。”林放走进了打开的铁门,给桑德递过去一支烟,“我知道你只吸雪茄,可是我不习惯那玩意。只有这个你要不?”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桑德犹豫一下还是接过了林放递过去的《中南海》,就着林放凑过去的火点上。“好辣。”

“将就一下吧,可是要5元钱才能买一包哦!”林放深深的吸了口露出沉醉的表情。“在阿富汗的那几天我可是一口也没有吸啊!憋惨了。”桑德看着林放:“我一直在等你来,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哦!”林放吐出一个烟圈:“只要是我可以讲的,你就问吧。你有什么想给我说的也可以告诉我,给你说我可不是来审讯你的。我没有那闲工夫。”桑德不停的狠吸几口然后紧盯着林放的眼睛:“我想知道,在美军对我们进行轰炸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把我压在身下?”顿了顿:“我要知道你的实话和你心里的想法。因为你比我更清楚的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你有可能被乱飞的弹片给炸死,你不怕吗?”

“我该怎么给你说这个问题呢?”林放用手指把烟头掐熄了:“我又不是超人,当然也会害怕。如果我硬要说不怕肯定是假话。但是在当时的情况是驱使我做出那种动作可以说纯粹是本能的反应。”

“本能?”桑德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为什么会是本能呢?一个正常人的本能应该是立即趴下躲避才对啊?”

“哈哈哈,你说的没有错。正常人的本能会促使他立即趴下,以最大限度的减少弹片对自己的伤害。”林放盯着墙壁:“可惜我不是正常人,我是一个军人。我的职责就是完好的把你和杜昆带回国内接受审讯。我不怕告诉你,假如我知道那样会立即丧命,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保护你们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国内?”桑德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转头望着天花板:“我的国内是在美国的流亡政府。”

“是吗?”林放又点了支烟顺手把烟和火放在桌子上:“你出生在新疆的伊宁是吧?在国内读完了高中接受一个亲戚的资助在1991年去了美国深造。本来你会是个很好的科技工作者,可惜在1994年的时候你认识了现在的‘东突’首脑杜热。在他的挑唆下你开始憎恨这个生你养你的国家,憎恨每一个汉族人。为什么?国家有哪点对不起你了吗?”

“国家,这不是我的国家,我是属于突厥共和国的勇士。我们发誓要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来缔造一个真正属于突厥后裔的伊斯兰国家。”桑德的眼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狂热和激情:“我们早晚都会有国家的。” 林放用悲怜的眼神看着陷入了宗教式狂热的桑德:“任何想分裂我们祖国的图谋都是不可能成功的,你们以为在美国的帮助下就会有成功的希望了吗?你们太天真了吧?美国其实才是世界是最大的流氓国家,不要被别人当了枪使还要沾沾自喜吧。当年他们为了争取得到中国在反恐立场上对他们的支持,就宣布你们的‘东突厥斯坦’是恐怖主义组织并把你们列入了黑名单里;今天在他们虽然把阿富汗打得更加的破乱不堪了吧!却还是没有能抓到他们想要的拉登。可是拉登当年不是接受美国的援助和培训吗,当年接受培训的拉登是为了抵抗前苏联的入侵,还算的上是阿富汗的民族英雄。可是当年他不该把对美国的不满发泄到平民的身上,这种行为是全世界都不能容忍的。你们的‘东突’不也是在他的资助下发展起来的吗?即使现在美国允许你们在他们国内成立了所谓的‘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改天再有个类似于‘9。11’的事件发生了。他们更加需要我们得到我们国家的支持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在美国国内大张旗鼓的剿灭你们。你信不信?” 桑德久久的沉默不语。看出他内心在挣扎的林放决定再加把火:“现在你们‘东突’的所作所为和拉登的9。11有什么区别?你们在新疆多处搞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在乌鲁木齐搞公车炸弹袭击、暗杀在新疆的党、政、军领导,甚至密谋杀害现任的大阿匍。这就是你们要的真正的伊斯兰国家?为了筹集‘东突’组织所需要的活动经费,你们不惜引诱贩卖自己的同胞,这就是一个所谓追求正义和真理的党派的所作所为?”

“你不要说了。”桑德痛苦的低下头,他想起了在逃亡的时候杜昆对于在后面掩护和保护他们的‘东突’分子的态度和话。心里莫名的痛楚起来,为了自己也为了当时拼命的抵挡林放他们的进攻的死难者。 “可兰经。”桑德最后给林放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