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王丹、于浩成:好民警郭少坤为民伸冤,反遭迫害,目前一身病残,亟待救援!]
郭少坤文集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丹、于浩成:好民警郭少坤为民伸冤,反遭迫害,目前一身病残,亟待救援!

    郭少坤原是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民警,因在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间,曾向红十字会捐款,救助在天安门广场绝食请愿的学生并先后与异议人士于浩成,学运领袖王丹结交,一直有来往,以致遭到中共当局迫害。一九九九年又因为民伸冤,控告徐州市公安局滥用警权,殴打并拘留上访村民(控告徐州市丰县半栖乡政府干涉选举,多年来乱收费等问题),遭到该局报复,以敲诈勒索的莫须有罪名(郭曾在一九九七年执行该局分配的扫黄任务,无故被诬指勒索、嫖客,经专门立案调查已做结论,无事实根据并恢复郭的工作)将郭少坤逮捕并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今年一月郭少坤刑满被释返家,但由于他在狱中得不到治疗,原有的伤病更为恶化(他于八十年代初在黑龙江省铁力县公安局工作时,原为优秀干警,因制止省地高干子弟流氓斗殴,导致二等乙级伤残,眼睛伤残仅剩视力 0.1;又于一九九六年执行公务时,摔断右腿一直未痊愈),目前他的左眼视力全无,仅有光线;右眼亦有病变,发现视神经萎缩;右腿关节僵直,肌肉萎缩。医嘱急需治疗,但因郭已被开除公职,生活无着,经济困难,根本无力治疗,坐以待毙。

    在此,我们特将郭少坤最近来信一封以及他在狱中写的《绝命书》公开发表,并做以下呼吁:

    (一)中共当局应根据其自行制定的《国家公务人员辞退办法》以及《人民警察辞退办法》中有关因公致残并被确认丧失工作能力的,及患有严重疾病和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不得辞退”的规定,立即恢复郭少坤的原有职务和待遇,并恢复抚恤金给因公负伤致残的二等乙级伤残干警郭少坤。

    (二)吁请各界人士自愿捐款(多少不计),援助一贯同情并参加民运的真正的好民警郭少坤,以解其燃眉之急。

    郭少坤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湖滨新村七十九号楼 5-601 室,邮编 221006,电话:(0516)5710617

   《中国人权》地址: 350 FIFTH AVE,ROOM 3309,NEW YORK,NY,10118,USA,电话:(212) 239-4495 传真:(212) 239-2561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二日

(附)郭少坤给于浩成的信

    尊敬的于老师: 您好!

    寄来发表在《中国之春》的大作收阅,我不止一遍地读着此文,并读出了我们之间的情谊和真挚感情,往事历历,转眼已去二十年。二十年来,我们无时不在互相关心和牵挂,荣辱与共,相濡以沫。尤其是您在各方面给我的帮助,不仅使我,也使我的全家及所有亲友为之感动并难以忘怀。也正因为在您的教诲下,在您的道义形像和精神鼓舞下,使我在认识并踏上了中国民主大业的道路上能与诸多朋友一样,能够无所畏惧,奋勇拼搏,矢志不渝,无怨无悔。我想,我会将一如既往,在残生中为了中国的民主和法治竭尽所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报您及朋友们的知遇之恩。

    中共当局为我构陷了一起旷古罕见,可气可恨可炙可恼的二年冤狱,充份暴露了中共的基层政府的丑恶嘴脸和腐败行径。有了无数个类似徐州市这样不要廉耻,丧尽理性和法度的基层政府,有了默许甚至怂恿这类政府的上级乃至中央政府,中国的现状是可想而知。我们国内的所有具有民主理念的道义人士、良心朋友的境遇和命运也更不难想像。因此,我等非常希望在海外享有充份自由空间的朋友,能在国内朋友们需要的时候,从各方面予以支援,以共同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在这方面,从我认识的朋友中间,口碑极好的就是您及王丹、刘青等人,而对一些利用搞民运是为了出国的机会主义者,大家都嗤之以鼻。在此,我又想起了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在写给《向民运朋友的致敬信》中提出的五点主张:一,除了良心,一无所有;二,为了理念,百折不挠;三,求同存异,五湖四海;四,为民请命,万死不辞;五,相信历史,芬臭自明。我本人是这样提出的,也是这样做的。我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重蹈历史上所有功利主义及其由此发展成的专制主义者的复辙。二年冤狱的思考和磨练,更使我坚定了这一信念。我曾对南京的朋友樊百华先生在面谈时说过这样一句话:“谁也打不倒你,无非你自己打倒自己;谁也写不好你,只有你自己写好自己。”对此,我为了完善和塑造个人的人格品质,将永远坚持自己的民主理念和支撑从事这一理念的必需人生信念。请您能为之而理解和洞鉴。

    由于在狱中得不到治疗,一身双残的伤病均有所加重,现在左眼视力全无,仅有光感,读书、写字只有靠已经病变的一只右眼(也发现神经萎缩),右腿关节僵直,肌肉萎缩,医嘱“急需治疗”,可是,共产党彻底砸了我的饭碗。吃饭都成问题,遑论看病。因此,我最后一次在向中共的最高当局提出申诉,要求他们依法和人道对我负责。而如果得不到答复解决之后,我将准备向全世界的华人组织、国际残联、红十字会、慈善机构发出呼吁,吁请他们关注我这个为社会民众的安全而至伤残警察的命运,并给以声援和资助,或者,我将通过您及王丹等好友以个人名义为我募捐。不过,在此之前,我仍对中共的最高当局及领导人抱一线希望,一旦破灭,即付实施。到时,也会使全世界人民更清楚地看到中共所称的“人权”、“人道”、“民主”实质本相。

    另,考虑到我在为争取民主、人权时可能再次遭到的迫害,现将在狱中立下的《绝命书》寄呈与您,请转交刘青发布并告王丹,我会依照书中的要求去实施。

    由于我不知王丹地址,暂无法通信,请您将此情况转达并代问候。祝他更加成熟、进步,不负对他抱有期望的人们的片片真情实意!

    从《北京之春》中,看到您的照片,为您的身体健康而高兴。随信寄去我出狱后回乡和看望我的乡亲们的合影。您可从那雪花飞舞、天寒地冻的时节,看到人民对我这个游子的真实情感──我返乡那天,一百余名男女老少,其中八十多岁的三、四个,冒雪在距我老家住址的二里地外,放着鞭炮迎接我──从此也更使我感到了大地的坚实和温暖。是的,春天不会远了,人民没有相信中共当局冠以我这个“招摇撞骗犯罪分子”的恶名,反之,究竟是谁在向全世界人民“招摇撞骗”,历史不久也会给予答复和肯定的。

    代问伯母好!并问相关朋友如刘宾雁、严家祺等先生好!

    顺颂

    吉安!

    郭少坤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北京之春2001.05.http://bjzc.org/bjs/bc/96/9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