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村支部书记之死]
郭少坤文集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村支部书记之死

   

   关于我家乡的共产党组织和它的领导人们所干的种种坏事,连我都说腻烦了。可是,它还总让人说不完、道不清,而且是越说越有意思,越说越能够让世人们看清共产党基层组织和他们的领导人罪恶的行径和丑陋的面孔,从而折射出他们的实质真相并暴露在世界文明社会的面前,加速他们的自我毁灭进程。

   我总有一个问题弄不明白,你说出现在媒体舞台上的共产党总书记和其他高级领导人在国内外都是那么风光无限、形象极佳,为什么偏偏底下的那些出现在广大人民群众视野里的基层组织及其领导人们的却是那么不争气,不但是不如他们的上级主人那么能说会道并那么极富有诱惑力和感染力,而且连起码的形象也是那么糟糕,其低能下贱程度不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绝无仅有,而且大大的损坏了这个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形象,让人民群众不能不为他们而汗颜并绝对的丧失信心。

   这次回家乡看望父母亲,乡亲们给我讲述了我们那个村共产党的村党支部书记(名叫李永海)死亡的故事,听了之后,除去为这位家乡人之死不能不感到丝丝的悲伤和凄凉之外,更令我陷入沉思的是,这位本来不应该死亡的老乡竟然是死在因为享受共产党组织的特权之下,尽管是所“享受”的特权并没有多大,但是,它却导致了他的死亡。

   众所周知,我们那个村的村民们由于公民意识的不断增强和法律观念的日益提高,近几年以来,这个村一直都在依法抵制乡县级共产党政府非法委派的村干部(包括党的干部)及其由他们组成的村委会,再加上由于乡县级的共产党组织也不允许村民们行使党中央给予的农民自治和各种民主权力,因此,这个村一直没有村委会和村干部,处于无政府状态,但是,这个注定要与人民和人民的民主权利为敌到底的统治者们,处于他们卑贱的本能需要,仍然是不顾法律的神圣和人民的意志,坚持委派村的党支部书记和村干部,使得一些利益之徒为其趋之若鹜,甘愿背着老百姓的骂名也要去充当共产党委派的非法干部,这个李永海便是其中之一。

   那么,这个村党支部书记李永海“上任”之后又都为自己的父老兄弟们做了些什么好事哪?据村民们反映,他连一件好事也没去做,刚上任时,村民门便要求他按照国家法律依法选举村委会,结果被他拒绝;村民们又要求他依法查处前村党支部书记郭庆周砍伐国家树木的罪行,他更是置之不理;气得村民们在夜间把他家的树给砍了,并向他喊话说:“看看砍你家的树木你心疼不心疼?!”吓得他连门也不敢出。

   这个村党支部书记上任一年多来,一件好事没干,但是,却在前不久的“保先(鲜)”其间,跟着中共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范楼乡的乡党委组织的由各村的党支部书记组成的庞大旅游团到了海南省旅游一回,据村民们说,这一次旅游共花费人民币七十多万元,显然,李永海也跟着风光潇洒的走了一回。

   回来后不久,县里面又召开党支部书记大会,李永海当仁不让的去参加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在参加完会议去洗澡堂洗澡时,一下子摔倒在地,送到医院去检查,被诊断为“胯骨骨折”,从此卧床不起,加上其它疾病乘虚而入,结果不治身亡,年仅五十余岁,这不能不让人在为其“呜乎哀哉”的同时,更多的想起了其他问题,也许是正如一位老人所说的那样:“如果不是那么死不要脸的去当党支部书记,又怎么能死这么早哪?!”

   据说,这位村党支部书记死后,他那因为强奸强劫犯罪正在服刑的儿子也未能回来看上他一眼,他那年迈的老父亲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站在他家门前破口大骂,。。。。。。

   写到这里,不能不使我想到那么多共产党的干部因为贪图享受而短命夭折的事情,例如云南省永善县的一个乡镇企业局的杜局长,他在参加完当时的“三讲”会议后,便到饭店大吃大喝,酒足饭饱之后,又来到了歌舞厅,在包间里面和小姐做“那事”之时,突然发病而死,可在死后,其家属竟然还要向他们的上级要求赔偿损失(见2000年11月《南方周末》)。

   还有这个死去的村党支部书记的前任上司(范楼乡乡党委书记仇心记)也是在前年因酗酒过度而死,至于那些因为用公款和人民的纳税钱整天泡在酒场、情场、浴场、色场、会场、官场,并且早已经中下各种各样的病毒已经死亡的或者是行将死亡的共产党官员,在此,也就无须论述了,总之,人们应该相信这句话,那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换句话讲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全报!”

   死者,死于共产党给予的特权享受之中而不知其荣辱,悲哉!

   生者,生于共产党给的不同待遇中苦苦追求而却不知其所向,憾哉!

   联想到许多因为吃喝玩乐而命丧黄泉的中共干部,除去让人民为其生厌恶心之外,更应该令人们思考的是,这样的现象究竟还要维持多久?我想,如果屡见不鲜,那就决不是那些死者的个人不幸了,将自己捆绑在这个中华民族和人民一起的中国共产党统治集团是否更应当做出深刻反思和醒悟了哪?如果你们认真负责的看到你们下级的官员并不是像你们的形象那么“高大”,也不像你们自信的那么好,而且在人民眼中是那么龌龊不堪,甚至是众叛亲离,是不是该想一个办法来彻底改变共产党的整体形象了哪?!

   至于如何来改变,也就看你们的理智和政治品质了,反正,这样的共产党人形象不论是在国际舞台上还是在国内老百姓的心目中都不是那么光彩,你们就看着办吧,是继续视而不见或者养痈蓄患,还是近快顺应潮流彻底解决,留下给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和决策者们考虑的时间也许不会太多了!

   

   2005年9月14日星期三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1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