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可怜的我们]
郭少坤文集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怜的我们

   当我坐在电脑桌前,吃力的(不时用放大镜寻找着每一个字母)进行打字写文章时,当我写完一篇文章发出去后,也同时当我期待着发表文章后惠赐的赖以生存的稿费时,我就有着一种无比忧伤的感觉和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忧伤的是我这么一个堂堂仪表、懔懔之躯的男子汉竟然在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当警察忠于职守伤残并且丧失劳动能力后得不到国家应有的待遇和抚恤,从而不得不在这里假装文人舞文弄墨,用笨拙的语言来控诉这个社会对自己的残害和不满以唤起道义上的同情和帮助;恐惧的是即使是以这种方式方法进行谋生,也会随时随地遭到在中国执政当局(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关押和一系列迫害,从而陷入更深的水深火热之中。总之是不能不让我感到做人之困难、生存之艰险。

   其实,这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可怜和无奈,而是历史上所有为了自己的祖国人民和公平正义而献身的所有志士仁人们的共同不幸,也是现实中所有因为追求自由民主事业的朋友们的共同不幸,纵观中国几千多年来的历史,在这茫茫乾坤、方圆几何的中华大地上,在那江山频移、朝庭轮换的史记上,在那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血写史书上,多少脍炙人口的帝王将相和忠臣奸贼的故事,多少英雄辈出的业绩,多少落寞稠怅和遗憾无穷,多少功过毁誉,可是,谁又见改变了我们中国的落后和黑暗了哪?中国人只是在不断更迭的专制王朝统治下演绎出绝无仅有的辛酸苦辣和喜怒无常的历史悲剧故事,并以此自慰,当世界已经走到今天的现代文明时,远离现代文明的中国人在强权暴政下更是在不知所向的摸索徘徊,从这历史的总体上看,能说不是中国人的可悲可怜吗?!当我们这些志在结束专制统治走向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道路上的人站出来,以崭新的面目和文明的方法来推动中国的进步时,遭到的仍然是那千年不变的无情打击和政治迫害,甚至和专制时代的姓氏王朝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能不注定了所有追求自由民主人们的悲惨命运。

   之所以说到“可怜的我们”,是因为我们的抗争并不是沿袭历史上那些传统的暴力抗争方式,我们既不是那历史上的好勇斗狠之辈去啸聚山林强占地盘,也不是像共产党夺取政权时那样舞刀弄枪征伐杀戮,更无野心窥视国家政权和公共权力,充其量我们只不过是顺应历史的发展和时代的要求,借鉴世界现代文明经验,为了彻底结束中国那种几千年不变的恶性循环的暴力统治制度而倡导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为了让子孙后代不在生活在独裁专制的恐惧下而建设一个美好的政治制度,去以一颗平常人的心和正常人的功能进行表达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方法,可仅仅是这样,竟然能够遭到掌握着千军万马和国家专政机器当政者的残酷镇压,乃至肉体上的消灭,这能说我们这些人不可怜吗?!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我们这些追求这一美好目标人们个人的“可怜”及其悲剧,更加是体现了我们整个民族的不幸,甚至是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们的共同不幸和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具体写照,因为,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有着崇尚公平正义的美德,尽管是以暴力方法进行夺取和维护,但是,它毕竟提倡和崇尚,可当今社会的统治者不但是不提倡和崇尚,反而对提倡者们进行打压和迫害,使应有的美好东西丧失殆尽,连做为一个正常人允许诚实的说出真话的权利也被剥夺,把皇天厚土造物主、尤其是爹妈给的所有功能都被扼杀掉,这能说不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不幸和全人类社会的悲哀吗?!

   所以,我们是可怜的!

   但是,我们却又是伟大和光荣的,因为我们不但是理性的为了结束中国人的苦难和建设一个美好的自由民主制度而进行着艰苦卓绝的奋斗,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在通过这种奋斗的过程中,充分展现了做为大写之人的活生生存在,因为人是高级动物,有思想、会说话,他们是区别于其它一般低能动物尤其是区别于野兽的唯一标识,既然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哪?!

   在此意义上讲,我们又不是可怜的!反过来看,那些野蛮的剥夺我们行使正当人权(思想话语权)的当权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和最值得憎恨的人,也是应为中国人民所不齿的人,更将是被历史证明的罪人。

   因为,首先他们是无父无母之人。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呱呱落地的第一声啼哭后和不久的呀呀学语时,母亲就开始教我们说人话,做人事,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什么是天理良知,什么是伤天害理,可是,当我们诚恳的说出真话时,却遭到那些掌握权力者们的野蛮打压和残酷迫害,虽然说我们是受害者,但是,谁又能说那些利用权势迫害我们的家伙不可怜哪?因为,他们连允许说出真话和人话的同胞都害怕并加以迫害,连做人的本性和自己父母的教育都不要了,能说他们不可怜吗?!

   其次,他们的无知更为可怜。因为我们从事的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这个事业就是要永久的结束几千年来的以暴易暴转移政权的方式,以和平、理性、公开的方法推动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道路上去,可是,面对着这以符合人类社会文明进步潮流、尤其是关系到子孙后代后代福祉的伟大事业,他们却怕得要命,狠得要死,动辄以暴力相威胁或者将人置之于死地,这等无知和虚弱能说他们不可怜吗?!

   由此可见,我们这些因为热爱自己的父母和祖国执着的追求真理受到野蛮迫害的人并不是“可怜”的,为了推动中国的进步和造福于子孙后代去建设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终将会成功并得到历史的肯定的,所以,我们并不“可怜”。

   真正可怜的将是那些不说真话和人语,缺乏基本人性而且在拼命阻挠人类文明到来的各种民族败类,他们那与一般动物无差别的短视行为和物欲生活方式,必将会被历史证明他们才是真正可怜而又可悲可憎之人,他们也必将愧对自己的父母和祖先,尤其是愧对人类社会文明和社会的进步事业,在此,毋须再更多的进行论证,历史很快就会给予最好的证明!

   因此,“可怜的我们”并不可怜!

   为国双残者 郭少坤

   2005年7月29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