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可怜的我们]
郭少坤文集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怜的我们

   当我坐在电脑桌前,吃力的(不时用放大镜寻找着每一个字母)进行打字写文章时,当我写完一篇文章发出去后,也同时当我期待着发表文章后惠赐的赖以生存的稿费时,我就有着一种无比忧伤的感觉和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忧伤的是我这么一个堂堂仪表、懔懔之躯的男子汉竟然在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当警察忠于职守伤残并且丧失劳动能力后得不到国家应有的待遇和抚恤,从而不得不在这里假装文人舞文弄墨,用笨拙的语言来控诉这个社会对自己的残害和不满以唤起道义上的同情和帮助;恐惧的是即使是以这种方式方法进行谋生,也会随时随地遭到在中国执政当局(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关押和一系列迫害,从而陷入更深的水深火热之中。总之是不能不让我感到做人之困难、生存之艰险。

   其实,这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可怜和无奈,而是历史上所有为了自己的祖国人民和公平正义而献身的所有志士仁人们的共同不幸,也是现实中所有因为追求自由民主事业的朋友们的共同不幸,纵观中国几千多年来的历史,在这茫茫乾坤、方圆几何的中华大地上,在那江山频移、朝庭轮换的史记上,在那硝烟弥漫、战火纷飞的血写史书上,多少脍炙人口的帝王将相和忠臣奸贼的故事,多少英雄辈出的业绩,多少落寞稠怅和遗憾无穷,多少功过毁誉,可是,谁又见改变了我们中国的落后和黑暗了哪?中国人只是在不断更迭的专制王朝统治下演绎出绝无仅有的辛酸苦辣和喜怒无常的历史悲剧故事,并以此自慰,当世界已经走到今天的现代文明时,远离现代文明的中国人在强权暴政下更是在不知所向的摸索徘徊,从这历史的总体上看,能说不是中国人的可悲可怜吗?!当我们这些志在结束专制统治走向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道路上的人站出来,以崭新的面目和文明的方法来推动中国的进步时,遭到的仍然是那千年不变的无情打击和政治迫害,甚至和专制时代的姓氏王朝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能不注定了所有追求自由民主人们的悲惨命运。

   之所以说到“可怜的我们”,是因为我们的抗争并不是沿袭历史上那些传统的暴力抗争方式,我们既不是那历史上的好勇斗狠之辈去啸聚山林强占地盘,也不是像共产党夺取政权时那样舞刀弄枪征伐杀戮,更无野心窥视国家政权和公共权力,充其量我们只不过是顺应历史的发展和时代的要求,借鉴世界现代文明经验,为了彻底结束中国那种几千年不变的恶性循环的暴力统治制度而倡导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为了让子孙后代不在生活在独裁专制的恐惧下而建设一个美好的政治制度,去以一颗平常人的心和正常人的功能进行表达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方法,可仅仅是这样,竟然能够遭到掌握着千军万马和国家专政机器当政者的残酷镇压,乃至肉体上的消灭,这能说我们这些人不可怜吗?!

   其实,这并不仅仅是我们这些追求这一美好目标人们个人的“可怜”及其悲剧,更加是体现了我们整个民族的不幸,甚至是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们的共同不幸和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具体写照,因为,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有着崇尚公平正义的美德,尽管是以暴力方法进行夺取和维护,但是,它毕竟提倡和崇尚,可当今社会的统治者不但是不提倡和崇尚,反而对提倡者们进行打压和迫害,使应有的美好东西丧失殆尽,连做为一个正常人允许诚实的说出真话的权利也被剥夺,把皇天厚土造物主、尤其是爹妈给的所有功能都被扼杀掉,这能说不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不幸和全人类社会的悲哀吗?!

   所以,我们是可怜的!

   但是,我们却又是伟大和光荣的,因为我们不但是理性的为了结束中国人的苦难和建设一个美好的自由民主制度而进行着艰苦卓绝的奋斗,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在通过这种奋斗的过程中,充分展现了做为大写之人的活生生存在,因为人是高级动物,有思想、会说话,他们是区别于其它一般低能动物尤其是区别于野兽的唯一标识,既然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哪?!

   在此意义上讲,我们又不是可怜的!反过来看,那些野蛮的剥夺我们行使正当人权(思想话语权)的当权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和最值得憎恨的人,也是应为中国人民所不齿的人,更将是被历史证明的罪人。

   因为,首先他们是无父无母之人。生我们养我们的父母,在我们呱呱落地的第一声啼哭后和不久的呀呀学语时,母亲就开始教我们说人话,做人事,告诉我们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什么是天理良知,什么是伤天害理,可是,当我们诚恳的说出真话时,却遭到那些掌握权力者们的野蛮打压和残酷迫害,虽然说我们是受害者,但是,谁又能说那些利用权势迫害我们的家伙不可怜哪?因为,他们连允许说出真话和人话的同胞都害怕并加以迫害,连做人的本性和自己父母的教育都不要了,能说他们不可怜吗?!

   其次,他们的无知更为可怜。因为我们从事的是一项前所未有的事业,这个事业就是要永久的结束几千年来的以暴易暴转移政权的方式,以和平、理性、公开的方法推动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道路上去,可是,面对着这以符合人类社会文明进步潮流、尤其是关系到子孙后代后代福祉的伟大事业,他们却怕得要命,狠得要死,动辄以暴力相威胁或者将人置之于死地,这等无知和虚弱能说他们不可怜吗?!

   由此可见,我们这些因为热爱自己的父母和祖国执着的追求真理受到野蛮迫害的人并不是“可怜”的,为了推动中国的进步和造福于子孙后代去建设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终将会成功并得到历史的肯定的,所以,我们并不“可怜”。

   真正可怜的将是那些不说真话和人语,缺乏基本人性而且在拼命阻挠人类文明到来的各种民族败类,他们那与一般动物无差别的短视行为和物欲生活方式,必将会被历史证明他们才是真正可怜而又可悲可憎之人,他们也必将愧对自己的父母和祖先,尤其是愧对人类社会文明和社会的进步事业,在此,毋须再更多的进行论证,历史很快就会给予最好的证明!

   因此,“可怜的我们”并不可怜!

   为国双残者 郭少坤

   2005年7月29日星期五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