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警察,民主的卫士]
郭少坤文集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察,民主的卫士

   十六年前的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民主运动虽然在无情的武力镇压下失败了,但是,她在历史上的作用及其深远意义却永远不会消失,她的精神将会永远鼓舞着无数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国人民奋勇前进,“六四”中死难的烈士会永垂不朽,“六四”精神会永存世间!

   “六四”虽然是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每一个身在其中的当事人都不会忘记当时的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场景,尤其是血泪的真情和那红旗的海洋,更是令人难以忘怀并铭刻心上。

   我清楚的记得,八九年的五月十七日,在当时开明的执政党人赵紫阳先生等人领导下的《人民日报》也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那一天报纸上的头版头条上刊登了一幅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游行的照片,照片的红旗上嚇然写着“警察,民主的卫士”字样,当时,使我以及很多追求民主法治的警察同行们兴奋不已,我们好像看到了未来中国民主法治和自由人权的胜利曙光,虽然在后来运动失败了,但是,至今我还收藏着这张极为珍贵的报纸,以让它作为历史进步的见证和鞭策自己为了民主事业而奋斗的教具。

   “警察,民主的卫士”,多么令人鼓舞的口号!十六年来,我无时不在思索着它的政治意义,我总在想,如果是我们的军队和警察以及所有国家机器全部国家化了,任何个人和党派都无法在凌驾于国家和人民之上,人治就会消失,法治就会兴起,民主就会占领政治舞台,独裁专制就会没有容身之地,那时,腐败就会得到有效遏制,犯罪就会大大减少,社会公平和正义就会实现,可是,在国家机器只掌握在某个政党和它的领导人手中时,国家机器就会随着个人的意志运转,个人的随意性就会强奸国家和人民的意志和利益,当足以改变中国这一恶劣状况的八九民主运动归于失败后,人治横行的恶果也就无处不见了,作为本来保护人民的国家机器反而成了为个别共产党领导人随意支配和为了自己利益服务的工具,导致了作为人民的军队和人民的警察成了人民的对立面,从而失去了它应有的功能和作用。

   在这个问题上,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可怕的牢狱之灾彻底的领教了它的危害性,作为警察的我,从自己理想的“民主卫士”却为了老百姓变成了被共产党(至少是江苏省徐州市的共产党)指使下的警察们专政的“囚犯”,在这一举世罕见的个案中,已经足以证明了专制的可怕,证明了民主的珍贵和法治的重要,而“六四”的意义也就更加不彰自明,不难相象,一个在绝对党的领导下的政法部门和警察机构是绝对担负不起历史的责任的,它的神圣职责也只能是在那些不受公共权利制约的无数党的组织和领导权利的滥用之下而受到亵渎,他们其中的任何成员也无法履行自己的职业道德,本来是作为“民主的卫士”的荣誉,也将会因此而受到玷污,这不能不说既是中国民主的不幸,也是作为中国警察的不幸。

   记得早年(大约在1995年)我还在公安局供职时,一天晚上和同行们聚会喝酒,酒至半酣时,一个派出所的年轻警察操起酒杯当作话筒,对我进行了“采访”,他问我:“八九年六四其间你为什么向大学生捐款?”我说:“为了民主法制社会在中国的实现”。他又问道:“我们社会主义法制和资本主义国家的法制有什么不同”?我说:“因为社会主义法制是在一个党的领导下实行的法治,它没有民主政治的参与,党国不分,党政不分,以党代国,一党代政,以权代法,所以不是真正的法制社会”。他接下来说:“这么说,我们当警察的不是国家意义上的人民警察了,那不就成了伪警察?!”话刚落地,引得其他同行们哄堂大笑。此情此景,记忆犹新,我还就此事在日记上记了下来,只不过是由于后来被抄家是把我的所有日记拿走,而时隔八年至今仍不主动退还,使我无法找到详细的时间,但是,我们的此番对话谁又能说不是那些真心想当好一个人民警察的人的心声哪?!

   历史果然就在此不久对以上问题做了一个完整的回答。

   1997年的三月份,我因为对民主事业的追求被当局以“违法违纪”为由,不顾国家法律对我的保护规定将我从警察岗位上辞退,但是,这并没有停止我追求民主事业和法制建设的脚步,打消我的信念,相反,我在自己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为了自己的民主权利上访遭到过去同行警察们的迫害后,我向那些所谓的执法警察部门及其他们的领导人进行了严正的交涉,我请他们依法办事,不要听任下面的那些自称代表党组织和政府而实际上在祸害老百姓的贪官污吏们的不实之词,尤其是虚假情况的反映,并且要求他们无条件的释放被关押的农民代表。但是,像我这么一个已经被打入另册的“异己分子”的话根本是不起任何作用的,我过去的警察同行及其领导部门,仍旧在听各级“党的话”,继续关押农民,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向媒体做了通报,后来在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被无辜关押的农民代表才得以被释放,接下来对我进行政治报复的事情也就不必细述了,我只是说,在这个案件中,究竟是谁充当了保护人民的人民警察角色,谁充当了专政人民的工具也就显而易见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无论是从民主政治的理论上,还是从现实社会的实践中,都无可辩驳的证明了它是一条通向文明社会的颠扑不破的真理,也是更多想做一个大写中国人的警察们的追求,尽管在今天一党专制的社会里很难得到落实,但是,随着历史潮流的推进和人们对自由民主的热烈追求,相信在不远的将来,这一符合人类社会文明要求的信条,将会和“六四”其间的更多政治诉求和口号一样,必然的得到落实和结果。

   因为,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它已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任何人的阻挡和破坏都将要注定以失败而告终并将被钉到历史的耻辱柱上。因此,我们在纪念“六四”的时刻,想到这些,便是对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最大的鞭策,也是对死者最好的悼念。

   2005年5月29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0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