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八问”连战先生]
郭少坤文集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问”连战先生

   连战先生,您好!

   当大陆人都在纷纷扬扬的传说着“国民党回来了”之时,我这个曾经为了你们国民党的死敌和政敌而卖命终身残废的共产党统治下的“共和国”的警察,在此,想问问你们以下几个问题,以请世人明察:

   一、 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和共产党谈第三次“国共合作”吗?我想,不可能是吧,因为你们作为已经下台的在野党已经没有资格代表政府谈“合作”问题了,你们总不会想来大陆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充当一个“政治花瓶”的角色吧?如果是那样,我劝你们最好别来,因为那个在大陆的“国民党主席”李沛瑶先生已经在大陆被“歹徒”杀害了,无论是从政治意义上还是从人身安全方面,我看,你们最好不要有这一目的。

   二、 你们是打算和共产党谈自己是如何因为独裁专制和腐败被赶出大陆的经验教训吗?我想也没有必要,因为共产党已经基本上听不懂中国话和看不懂中国字了,就连我们这些在大陆的同胞想用自己民族的语言和文化告诉他们,甚至是用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来约束他们,请他们遏制腐败,振兴中华,结果都被他们据之门外,甚至迫害致死致残,就你们曾经与他们为敌的这些人能让他们听得进去吗?我看你们还是免开尊口。

   三、 你们是否打算介绍一下你们台湾民主政治成功之路上的经验?想让中国和平统一在民主的旗帜下?我看也没必要,因为共产党不会想你们国民党似的,允许开放党禁、报禁,最终通过民主程序而体面的下台,如果你们要谈,恐怕也只是出力而不讨好。

   四、 你们还打算看看你们败走后的中国现状吗?比如说自然资源、生态系统、人文环境,社会风气、道德风尚等等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大是大非问题,我看也不可能,因为你们是没有自由选择余地的,如果你们真能有自由的话,我会带你们来我所居住的徐州市看看,至少,你们冯玉祥将军曾经说过的有利于国民的话在我们这里没有兑现,“老冯住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就杀谁的头”!遗憾的是,我们徐州市内为老百姓挡风遮雨的几万棵绿油油的法国梧桐树被共产党的市委书记砍了一个精光,我们家乡几千亩的防沙林被共产党的村党支部书记砍了个精光,这些你们能够看得到吗?显然不能。

   五、 你们台湾人民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吗?应该是有,不然的话,你们就不可能下台了,不过,我们这里连一个村的行政机构都没有民主选举,共产党自己制定的法律都得不到落实,你要不信,我带你到我们村去看看,看看我们那里有没有村民们自己选举的村长和其他干部,你们能和共产党谈谈这个小问题吗?!

   六、 你们在台湾能看到和读到不同于政府观点的报纸和刊物或者是电视广播吗?如果说能,那么你们在我们大陆这个绝对听不到不同声音的地方又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哪?

   七、 你们此行往来的费用,该不是由台湾人民的纳税钱和劳动人民的血汗钱支付吧?也不是有你们中华民国的财政来支付吧?我们这里可就不然了,我们家乡的一个乡党委书记就可以带领全乡的村党支部书记花费国家的70多万人民币去海南旅游,在这个问题上你们可以和共产党交流一下吗?!

   八、 最后,我再问你们一个和我本人有关的问题,无论是在你们的一党独裁专制时期,还是现在的民主政府执政之时,如果一个军警为了忠于职守终身双残,你们会不会代表国家政府依法进行抚恤哪?!会不会仅仅因为他行使道义和良心就对他进行迫害哪?!如果说不是,你们回去就告诉那些曾经在你们领导下、现在继续为民主政府做保卫工作的军警朋友们:千万别像我似的到大陆为共产党买命,否则,后果就会像我这样,为国家和为人民残废了而无人过问!

   连战先生,对我以上所提出的问题显然在大陆看不到,但是,我想,在你们回去后肯定能在你们那个自由的土地上通过媒体看到我的这份问卷,如是,则是我们共同之幸!

   中国大陆公民 伤残人 郭少坤

   2005年4月28日星期四 于大陆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19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