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郭少坤文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看到《议报》这一命题的征文,使我非常感兴趣,他不仅仅是为了纪念杨建利先生被捕三周年,更加重要的是通过这一活动来如何加强海内外的有效联系,更好的推动中国民运的进程,才是更值得研究并不容忽视的大是大非问题,特别是在当今出现了如“中国人权”等一系列有伤民运大雅或者说是不利于民运事业的问题的形势下,提出这样的课题,无疑对于重塑民运形象,整合民运队伍,统一思想,协调共进,会有着积极的历史意义。

   对于民运的基本常识,在此就没有必要论述了,因为人所皆知,民运是中国人的民运,是中国人民要永远的在中国结束独裁专制,走向公正平等及其足以保证这一目标实现的自由民主制度的道路,任何从事这一伟大目标活动的人士都是民运人士,一百多年以来,从孙中山到今天的所有大大小小的致力于民运的人士都值得肯定,虽然,由于历史的原因使得中国的民运仍然未能成功,但是,也正是有着无数优秀的民运人士们的前仆后继和英勇斗争精神,才使得中国的民运事业又有了新的起点和进步,当然,那些并不具备民主理念、带有造反精神所谓的“民运人物”和“人权斗士”则另当别论。

   也就是在这种形势下,那些被迫流亡海外并真正关心中国国内民运事业的优秀人士,如杨建利先生、王秉章先生、王策先生等人,不顾个人安危,先后设法返回祖国,积极投身民运活动,虽然,他们遭到了当局的镇压,但是,对于国内外的影响仍然是深远的,所需要指出的是,他们各自不同的方式方法有待商榷,其中的经验教训也值得记取。

   在杨建利先生和王秉章先生被捕的前后,也就是分别在2002年的4月份和7月份(我当时还在第二次被捕后的“取保后审”其间),我就清楚的知道将要发生一些大事,因为,当时在我的楼下,经常可以看到监视我的车辆和便衣警察,就连我周围的好心邻居也向我透露,说几天来一直有车辆和人员在24小时的监视我的住处,我虽然不知道究竟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我猜测和境外来人有关,果然不出所料,在那二个事期的先后,我通过媒体得知到杨建利先生、王秉章先生分别被捕,并在后来均以不同的罪名被科以重刑。

   对此,我除去对当局不允许热爱自己祖国的同胞回国推动国家的进步事业,反而对他们迫害感到愤怒之外,同时,更为杨建利先生们的牺牲而深感不安,我在和林牧先生通信中这样说过,如果杨建利先生他们不是以这种方式入境,而是和国内的相关朋友加强联系合作,通过国内朋友们合理合法的有效途径支持人民的民主活动,是否会更加有效哪?林牧先生也就此表示了相同的看法。是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但是,如何做到尽量避免无畏的牺牲,特别是注意保护像杨建利先生这样的朋友,恐怕也未必不是我们关注的问题,我想,就目前中国国内的民运形势来看,人民并不缺乏民主意识,他们缺乏的是合理合法的正确引导,尤其是有系统的组织联系,如果我们深入社会,密切联系群众,就能够了解到社会是个什么样子,人民需要什么,如果我们能掌握了第一手材料,就可以利用我们的政治资源有效的输送给人民群众,让老百姓进行合理合法及其有效的抗争,在这一点上,我以二年的牢狱之灾获取了这点经验:那就是如果老百姓自己出来抗争,要比我们这些被共产党打入另册的民运人士要有效,而且风险较小,当然,在老百姓因为合理合法的抗争被迫害时,我们绝对要挺身而出为其呐喊呼吁,但是,也正是这种牺牲,将会换取人民对我们的信任,在这一点上,我体会至深。

   所以,在国内外民运相结合的问题上,我想,如何能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如何做到有机制有效力的联系,充分发挥各自的作用,才能真正的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前进,否则,事半功倍并不要紧,更加可怕的是我们会因此习惯性而失去了人民对我们的了解和信任,到那时,即使民主大潮的机遇到来,我们也会因为群众基础的薄弱而贻误大事,因此,我在此建议国外的真正民运朋友,请你们多多关注国内的形势,尤其是国内正在为民运而受苦受难的朋友,利用你们的自由环境和经济能力,来有效的帮助他们,让他们不再为自己的苦难而产生后顾之忧或者影响精力,甚至是心灰意冷!

   说实在的,民运的戏路很多,国内有国内的唱法,国外有国外的调子,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究竟如何同心同德让中国的老百姓认识我们、理解我们、信任和支持我们,才是真正的民运戏路,否则,我们总不可能像那个伊拉克似的,等到美国大兵的解放才去展示自己吧?到那时,民主就是我们共同的不幸了,因此,我们要以充分的“理性、公开、和平“之精神加强合作,汇成一股强劲而无法抗拒的潮流去冲击专制势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卓有成效,使得专制统治集团土崩瓦解在倾刻之间,到那时,才是我们国人的共幸,也才能真正展现我们所有从事民运朋友们的功德及其价值。

   现在,国内朋友们有所不满的就是一些已经通过捞取到所谓的“政治资本”的人忘掉了民运的神圣宗旨,忘记了自己的理念,那些在国外已经先自由民主并富裕起来的人,忘记了尚在国内没有自由民主和为争取民主自由而正在受难的国人和朋友,这些和他们当时反对的、而又同出一辙的共产党人没有任何本质区别的东西已经成了当前民运界最大消极的因素,因此,我们提醒那些人士注意,希望你们少花点那些来路不明的钱,戒奢以俭,希望你们少做点无用之功,多为人民干点实事,要知道,民运人士不是自封的,是要有历史和人民认可的,谁最后能够赢得人民和历史的认可,谁将是最好的民运人士,因此,请那些自我膨胀和飘飘然的朋友们三思和止步吧?!

   最后,我们应该共同相信这么一个无可否认的规律,那就是“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所代表的现代文明潮流已经成了历史的定律,那么,我们在这个定律面前,究竟自己打算充当什么样一个角色也就只有由自己来选择了,是奇数还是偶数?是正数还是负数?是零数还是整数?我看,也就只有依靠自己的行为去做注释了!

   不论怎么说,我对杨建利博士等这种无私无畏的为民主而献身的精神而击节叫好,也更为赞羡,也正是他们的这种牺牲换来了我们更多的宝贵经验和教训,使我们更加成熟的走向未来,至少,他们和那些被民运界内外痛骂的伪民运者和政客们不能同日而语,他们的业绩将会昭告天下: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这个天,就是中国人民自由民主的天!

   郭少坤

   2005年4月21日星期四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19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