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北京上访纪实]
郭少坤文集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上访纪实

   

   为了生存和活命,确切地讲,为了让我的这具为国因公双残的躯体的健康,得到应有的人道关怀和法律的正当保护,在历经几年的上访申诉依然无果后,我不得不又抱病扶伤、冒着被肆虐于北京的“非典”侵袭的危险,于2003年4月20日从徐州启程,再次到北京的中共中央机关上访。两天的旅行,虽然毫无收获,但是,在此期间的所见所闻却令我耳目一新,感慨颇多,而且也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的哥”调侃

   看到北京人们谈“典”色变的表情,我也不想做无谓的牺牲,让自己的冤案石沉大海。于是,我准备将原定一周的上访改为2日。

   出了火车站已是上午10点多钟。凭经验,此时无论到哪个部门去上访,一定都排不上队、挂不上号了。因此,我决定将上午的时间用来看朋友。我找“的哥”问路。“的哥”说:“你要去的地方,附近没有公交车,打的,10多元钱也就到了”。尽管“打的”是一件超奢侈,我还是狠狠心、破天荒地坐上了一辆每公里1元2角的夏利车。

   司机40岁左右,很是健谈。一上车,他就问我从哪里来、要干啥?我说是从江苏徐州来上访的。他吃惊地说我不象上访,象干部。我说:“过去曾是,但现在我冤深似海,比窦娥还冤,在本省本市找不到衙门口和清官,只好来北京。”他笑了笑说:“你还以为北京中央的官都管事。和下面一个熊样!你没看北京的‘非典’,比他妈的伊拉克战争还厉害,可那个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还吹牛皮、说没事!这和那个伊拉克的新闻部长萨哈夫有何区别!都他妈兵临城下快要命了,还吹牛呢!老百姓都说,现在和明朝末年差不多了:当官的眼里只认钱和权,下面发生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你说这多危险呀。”

   我说:“我还以为仅是下面的官坏呢,没想到京官也是官僚,难怪我上访几年都没有解决问题。”

   “的哥”说:“我这开出租的,挣钱不多,可哪里人都见过,你只管问,只要他是中国人,讲良心话,没有几个说他们那里的官是好的。你说我们这些老百姓的纳税钱都养活他们干什么了?”说着说着,车子驶到了朋友家附近了。

吃闭门羹

   从朋友处出来已是下午2点,我急忙找公交车到公安部去上访。几经转车,我来到了位于米市大街的东堂子胡同的公安部信访处。下了车,我忍受着伤腿的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信访处门口,还没走到大门口,就看到门前围着一群背包提兜的上访者。走近一看,大门已经紧闭。我问那群人:“现在几点了,就关门?”一个男人抬手腕看看表说:“3点40,3点钟就关门了。”我说:“怎么会关这么早?”“他们怕死,怕‘非典传染’。”有人回答。还有人说:“他们告诉我们2个月后再来北京。这2个月不接待了。”听了这些话,再望了望紧闭的铁门,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了。

排不上队

   次日上午,我从北京三环路的住处向市内赶,准备到国务院的信访办去上访。几经换车,来到了位于永定门游泳池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此时是上午10点,我在长长的上访队伍中排队等待拿表。可还不到11点钟,窗口就关上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喊道:“下班了,上午不接待了,下午学习。”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有的叹息,有的责骂,有的面无表情,纷纷向后转。我只得随着人群往回走。这时,我突然想到朋友因为“非典”让我尽快离京的劝告,便急忙到火车站,买到了当日返回的车票。

盲人集访

   买到车票吃完午饭,正为此次上访无果而不甘心,突然想到中残联信访处距离北京火车站很近,于是,我便徒步来到位于长安大戏院后面的中残联信访处。刚到门口,我就见一群男女盲人,手拄拐杖,相互照顾着簇拥在大门旁。凭着过去自己当警察作信访工作时的职业病,我主动上前问他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人群中有的说:“是从河南开封来的。”有的说:“是从中牟市来的。”

   我问他们为什么来京上访。来自开封市的一对盲人夫妇说:“我们都是丧失劳动能力的盲人。本地政府不但不给救济,还给我们要农业税。我们实在没钱交税。乡村干部就威胁我们,要扒我们的房子。我们到开封残联去找。他们不管。我们只好集体到北京上访。”我说:“你们开封不是出包公的地方吗?你们为什么不去找现代包公?”他们说:“哎呀,现在哪还有包公,到处都是见利忘义的陈士美。”有一位来自中牟县的女盲人说:“我被人打了,花了1千多元钱,因为打人的有关系,认识干部,一分钱都不赔,还说告到哪都没有用。”

   听了他们的控诉,我不禁十分恼怒,竟忘了自己也是个同他们一样丧失工作能力的残疾人、也是一个应受到社会关助的弱者,便向人群讲:“虽然我也是告状的,可你们比我还苦。来,我告诉你们《中央焦点》访谈的电话。你们向他们求助。”盲人一听,纷纷靠过来。我告诉他们:“区号是010,号码是62986298。”盲人们便争相用盲文记了下来。

   这时已近2点,我上去打门。一个人开门说:“今天下午学习,不接待。”我喊道:“你们看看这20多个盲人千里迢迢,冒着‘非典’危险到这来上访容易吗?告诉你们领导,算你们行好积德,出来接待一下吧。”那个人看我态度坚决,语言恳切,便说:“等一会再说吧。”不一会,接待室的门果然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手中拿着几张表说:“你们先把表填上。”盲人们面面相觑,说:“我们不会填。”我说:“我帮你们填。”我接过登记表,分别把他们的姓名、案情填好交给工作人员,又要了一张表简单写上:“本人因公双残,急须治疗,而无人过问。”也交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你们都先回去吧。我们给你们当地领导联系。”我对盲人们说:“我先走了。请你们给我留个电话,日后我再问问你们的情况。”盲人们告诉了我以下几个电话:0371-2116532找刘庆杰;0378-6557221找王三民;0378-6698184找李双印,并异口同声地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起身与盲人们告别,向火车站走去。

胜利逃亡

   当晚,我乘坐北京至徐州的2565次列车返回。候车室内人声鼎沸。有几个北京小青年喊着:“谁想先进站交10元钱跟我走。”其中有一个戴口罩当兵的和几个人跟他们离开了候车室。上车后,看到大多数乘客都戴着口罩,我想到临行前在和鲍彤先生电话告别时,曾经提醒我:“在火车上要注意,因为人群密集,空气流通不好。”我很后悔没买个口罩戴上。一夜无话,次日早上顺利回到徐州。可万万没想到,我一出站口竟然没见到检票的。原来从车上下来的乘客象洪水猛兽似地把检票员吓跑了。同我一起下车的二位乘客说:“早知如此,就不买票了。”

   回到家里,总算松了口气,真有点劫后余生之感。次日,我跟南京朋友樊百华通话时讲了以上经历。当我讲到徐州火车站没遇到检票员时,百华竟然不相信,说:“怎么可能呢?省委书记李源潮不正在徐州市检查防范‘非典’的工作吗?他说,徐州是江苏的北大门,一定要把好关。”我说:“我看到的是关口大开,可能是在唱空城计吧!”……

   (2003年5月1日)

 2003.6.21 a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