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北京上访纪实]
郭少坤文集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上访纪实

   

   为了生存和活命,确切地讲,为了让我的这具为国因公双残的躯体的健康,得到应有的人道关怀和法律的正当保护,在历经几年的上访申诉依然无果后,我不得不又抱病扶伤、冒着被肆虐于北京的“非典”侵袭的危险,于2003年4月20日从徐州启程,再次到北京的中共中央机关上访。两天的旅行,虽然毫无收获,但是,在此期间的所见所闻却令我耳目一新,感慨颇多,而且也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的哥”调侃

   看到北京人们谈“典”色变的表情,我也不想做无谓的牺牲,让自己的冤案石沉大海。于是,我准备将原定一周的上访改为2日。

   出了火车站已是上午10点多钟。凭经验,此时无论到哪个部门去上访,一定都排不上队、挂不上号了。因此,我决定将上午的时间用来看朋友。我找“的哥”问路。“的哥”说:“你要去的地方,附近没有公交车,打的,10多元钱也就到了”。尽管“打的”是一件超奢侈,我还是狠狠心、破天荒地坐上了一辆每公里1元2角的夏利车。

   司机40岁左右,很是健谈。一上车,他就问我从哪里来、要干啥?我说是从江苏徐州来上访的。他吃惊地说我不象上访,象干部。我说:“过去曾是,但现在我冤深似海,比窦娥还冤,在本省本市找不到衙门口和清官,只好来北京。”他笑了笑说:“你还以为北京中央的官都管事。和下面一个熊样!你没看北京的‘非典’,比他妈的伊拉克战争还厉害,可那个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还吹牛皮、说没事!这和那个伊拉克的新闻部长萨哈夫有何区别!都他妈兵临城下快要命了,还吹牛呢!老百姓都说,现在和明朝末年差不多了:当官的眼里只认钱和权,下面发生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你说这多危险呀。”

   我说:“我还以为仅是下面的官坏呢,没想到京官也是官僚,难怪我上访几年都没有解决问题。”

   “的哥”说:“我这开出租的,挣钱不多,可哪里人都见过,你只管问,只要他是中国人,讲良心话,没有几个说他们那里的官是好的。你说我们这些老百姓的纳税钱都养活他们干什么了?”说着说着,车子驶到了朋友家附近了。

吃闭门羹

   从朋友处出来已是下午2点,我急忙找公交车到公安部去上访。几经转车,我来到了位于米市大街的东堂子胡同的公安部信访处。下了车,我忍受着伤腿的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信访处门口,还没走到大门口,就看到门前围着一群背包提兜的上访者。走近一看,大门已经紧闭。我问那群人:“现在几点了,就关门?”一个男人抬手腕看看表说:“3点40,3点钟就关门了。”我说:“怎么会关这么早?”“他们怕死,怕‘非典传染’。”有人回答。还有人说:“他们告诉我们2个月后再来北京。这2个月不接待了。”听了这些话,再望了望紧闭的铁门,我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了。

排不上队

   次日上午,我从北京三环路的住处向市内赶,准备到国务院的信访办去上访。几经换车,来到了位于永定门游泳池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此时是上午10点,我在长长的上访队伍中排队等待拿表。可还不到11点钟,窗口就关上了。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喊道:“下班了,上午不接待了,下午学习。”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有的叹息,有的责骂,有的面无表情,纷纷向后转。我只得随着人群往回走。这时,我突然想到朋友因为“非典”让我尽快离京的劝告,便急忙到火车站,买到了当日返回的车票。

盲人集访

   买到车票吃完午饭,正为此次上访无果而不甘心,突然想到中残联信访处距离北京火车站很近,于是,我便徒步来到位于长安大戏院后面的中残联信访处。刚到门口,我就见一群男女盲人,手拄拐杖,相互照顾着簇拥在大门旁。凭着过去自己当警察作信访工作时的职业病,我主动上前问他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人群中有的说:“是从河南开封来的。”有的说:“是从中牟市来的。”

   我问他们为什么来京上访。来自开封市的一对盲人夫妇说:“我们都是丧失劳动能力的盲人。本地政府不但不给救济,还给我们要农业税。我们实在没钱交税。乡村干部就威胁我们,要扒我们的房子。我们到开封残联去找。他们不管。我们只好集体到北京上访。”我说:“你们开封不是出包公的地方吗?你们为什么不去找现代包公?”他们说:“哎呀,现在哪还有包公,到处都是见利忘义的陈士美。”有一位来自中牟县的女盲人说:“我被人打了,花了1千多元钱,因为打人的有关系,认识干部,一分钱都不赔,还说告到哪都没有用。”

   听了他们的控诉,我不禁十分恼怒,竟忘了自己也是个同他们一样丧失工作能力的残疾人、也是一个应受到社会关助的弱者,便向人群讲:“虽然我也是告状的,可你们比我还苦。来,我告诉你们《中央焦点》访谈的电话。你们向他们求助。”盲人一听,纷纷靠过来。我告诉他们:“区号是010,号码是62986298。”盲人们便争相用盲文记了下来。

   这时已近2点,我上去打门。一个人开门说:“今天下午学习,不接待。”我喊道:“你们看看这20多个盲人千里迢迢,冒着‘非典’危险到这来上访容易吗?告诉你们领导,算你们行好积德,出来接待一下吧。”那个人看我态度坚决,语言恳切,便说:“等一会再说吧。”不一会,接待室的门果然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手中拿着几张表说:“你们先把表填上。”盲人们面面相觑,说:“我们不会填。”我说:“我帮你们填。”我接过登记表,分别把他们的姓名、案情填好交给工作人员,又要了一张表简单写上:“本人因公双残,急须治疗,而无人过问。”也交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你们都先回去吧。我们给你们当地领导联系。”我对盲人们说:“我先走了。请你们给我留个电话,日后我再问问你们的情况。”盲人们告诉了我以下几个电话:0371-2116532找刘庆杰;0378-6557221找王三民;0378-6698184找李双印,并异口同声地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起身与盲人们告别,向火车站走去。

胜利逃亡

   当晚,我乘坐北京至徐州的2565次列车返回。候车室内人声鼎沸。有几个北京小青年喊着:“谁想先进站交10元钱跟我走。”其中有一个戴口罩当兵的和几个人跟他们离开了候车室。上车后,看到大多数乘客都戴着口罩,我想到临行前在和鲍彤先生电话告别时,曾经提醒我:“在火车上要注意,因为人群密集,空气流通不好。”我很后悔没买个口罩戴上。一夜无话,次日早上顺利回到徐州。可万万没想到,我一出站口竟然没见到检票的。原来从车上下来的乘客象洪水猛兽似地把检票员吓跑了。同我一起下车的二位乘客说:“早知如此,就不买票了。”

   回到家里,总算松了口气,真有点劫后余生之感。次日,我跟南京朋友樊百华通话时讲了以上经历。当我讲到徐州火车站没遇到检票员时,百华竟然不相信,说:“怎么可能呢?省委书记李源潮不正在徐州市检查防范‘非典’的工作吗?他说,徐州是江苏的北大门,一定要把好关。”我说:“我看到的是关口大开,可能是在唱空城计吧!”……

   (2003年5月1日)

 2003.6.21 a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