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
郭少坤文集
·樊百华:抗议警方非法软禁郭少坤
·茉莉:希望各人权组织和媒体朋友关注郭少坤被软禁事件
·佚名:为民运的楷模郭少坤先生申诉
·吕耿松: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
·寒冰、中月推荐郭少坤先生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候选人
·于浩成:赠郭少坤
二、狱中诗文
·〔七律〕入狱有感——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一)
·〔七律〕狱中读史——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二)
·捣练子令——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三)
·致樊百华(1999.03.20)
·致樊百华(1999.04.10)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为了落实中共“依法行政”的治国精神,也是为了我这个为国为民而伤残的警察的合法利益,2004年12月16日我再次来到南京,到江苏省公安厅上访。虽然我明知道在公安部和国务院上访都没有实际意义和效果,到省级也更不会有用,但是,我不会因此而放弃权利,否则,又怎么去让人民搞维权护法呢!再者,我也可以借此机会到社会各处走动,更多地了解一下社情民意,以佐自己的政见观点,并更好地去踏踏实实做事。

   果然,还真的不虚此行。3天的往返和告状活动,虽然没有给自己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却听到了一些既令人发指、深思的群众反响。

   “做公务员真好,只要当上公务员,一辈子就不用愁了!但是,只要一进入这个队伍,就得学坏,把自己染黑,真是矛盾!”──这是我在去南京的火车上与一个正在南京工业大学读研的女大学生交谈时,她向我说的话。她又不无感慨地说:“本来自己想通过自己的学识到社会去竞争,但是在这个不注重人才、只注重关系和奴才的社会里,是没有办法生活得好的:去考公务员,既没有关系,又怕自己学坏,真是不知如何是好?”听了她的话,望着她那漂亮而稚气的面孔,我只得出了一句结论,那就是:这个社会正在改变着正常的人性!

   “国家二等乙级伤残按法律就根本不能辞退,再说为了“6.4”,“6.4”还不是早晚得平反!”去年来省公安厅上访时,那个接待过我的的年轻警官的这句话,经常萦绕在我的脑海里。可是,我这次去省厅接待室再没有见到他。是不是有一个愿意讲真话的人又被辞退了?我想。

   “我因为听《自由亚洲》电台被徐州市公安局找了2次,一次是因我和卢四清打电话,一次是因我和你打电话。他们说你们都不是好人。我说,我认为他们是好人,都敢于讲真话,郭少坤更是好人,他为国家残废了,又为老百姓请命坐牢。我虽然做为一个盲人,但也是中国人,怎么能没有同情心?要是换到你们身上,你们该怎么想?”──这是我在上访后去看望一个在南京谋生的徐州籍盲人张伟时,他对我讲的一番话。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的人,身为弱者,还同情弱者。他曾到上海市看望过宋中秋先生,并常关心我的生活。他又接著说:“去找我的警察还让我给他们按摩,因他们知道我是学按摩的。我怕他们继续找我的麻烦,就给他们按了,真卑鄙!”

   说完,他让我睡到床上,给我按起了受伤的腿。他还说:“你如果在南京有和你一样的同道朋友,叫他们来,我免费给他们按摩。”听了这位盲人朋友的一番话,我顿时想到一句话,那就是:“天地之间有杆称,那称砣就是咱老百姓!”

   “全国各地都是这样,乱收费没办法。”──这是我到省教育厅为农民代送状子时,一位接待我的工作人员亲口对我说的。他告诉了我这样一个道理:中国的事情就是在“没办法”中走向腐败和必然败亡的。

   “中国的法律是虚设的。行政干预、党的领导往往使法律丧失作用。律师也无可奈何!”──这是我在南京中山律师事务所为农民聘请律师时,著名律师张晓凌对我发出的哀叹和对我泼出的一盆冷水。其实,这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对中国的问题曾写过《无解》,确实没办法。执政者都不知所措。左转、右转都搞不清楚。老百姓怎么办?我们这些所谓的民运人士怎么办?当然,我们没有理由悲观,但是也不能盲目乐观:如果没有强大的民间反抗和压力,中国还有的是折腾,因为执政者不会主动进行政治改革、还政于民的。”──这是我在朋友樊百华家彻夜长谈时他所发表的一番见解。我认为这有道理。

   在返回的2526次火车上,一位铜山县的中年妇女在痛骂强占了他们的土地又不给他们合理补偿的乡村干部;一个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中年男人在向邻座的乘客讲煤矿工人的死亡惨况;几个到山东出差的南京市工人在痛骂搞垮企业后挟款外逃的贪官;……

   “漫漫上访路,岂止一人冤;处处闻民怨,翘首盼青天。”这是我此行内心的写照!(2004年12月21日于徐州)

 2005.3.15 b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