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郭少坤文集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洪哲胜先生:                     

   ********圣诞前后,我收到许多国外朋友的贺卡,在此我通过你向他们表示感谢,同时也谢谢你的帮助支持。*******

   *******江苏省徐州市 郭少坤*******

   

   亲爱的朋友:

   圣诞前后,我收到了由许月芬女士撰写的《亲爱的朋友》一文及由魏吟芬、王嘉莉、王凤凰、马英陛、沈希行、王可柔、张晓红、邵正印、林淑惠、马良骏、周峰锁、王希哲、邵江、胡芷民、卞克、林牧晨、吕中华、傅左成、李志伟等先生、女士联名寄来的贺卡18张。虽然上面没有台鉴,但都是寄到我家中的。如果没有错的话,我想应该是寄给我郭少坤的。因此,我虽有点受宠若惊,当之有愧之感,而却为还有着这么多素昧平生的朋友心中有我而感到荣幸自豪。在这些朋友中,除曾有闻名的王希哲、林牧晨先生和我在公安局工作时从《通缉令》上看到过的周峰锁先生有着不同的印象之外,其他先生、女士均未曾有闻所知,足见本人孤陋寡闻,至少是在民运界。但是,有着这么多素昧平生朋友的友谊,使我倍感欣慰。在此,我向以上朋友表示由衷的敬意和感谢,并借此机会与朋友攀谈几句,以供了解和增进友谊。

   首先,我向许月芬女士表示衷心的慰问。您的病情令人忧虑。您的精神令人鼓舞。我祝愿您能创造奇迹,战胜病魔,早日康复,继续为战胜世间的专制恶魔和人妖做出贡献。

   其次,我向诸位简介一下自己的情况。我是一名从警18年的三级警督、三等功臣、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曾2次因公负重伤、8次手术,现患有“双眼视神经萎缩”,面临双目失明的严重疾病和右腿粉碎性骨折留下的“创伤性关节炎”,并仍在医嘱的“对症治疗”期间。然而,我却因为在89“6.4”期间捐款给在天安门绝食的大学生和后来结交王丹,于1997年被当局违法辞退;不久,在1999年元月,又因家乡农民上访遭迫害而呼吁被判2年。2001年出狱后,我因上访申诉,再次于2001年10月16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嫌疑”被刑事拘留审查1个月。由于所谓的“犯罪证据不足”,于2001年11月23日被解除“取保”,至此才获得“自由”。由于遭到了以上惨无人道的政治迫害,我的人生陷入绝境。现在仅靠150元的最低生活补助费维持生计。这点连吃饭都不够的半瓶茅台酒钱,又如何支付昂贵的医疗费用。但是我决不会因此去向强权恶势低头。我除去进行个人维权的抗争之外,仍将要为中国的民主大业努力奋斗,以不负时代重托和人民的厚望,并愿与诸位互勉共进。

   最后,就本人对海内、外民运所了解的状况谈一点肤浅认识。

   首先,我认为民运总体是在前进的,但进展是缓慢和少见成效的。除去当局的拼命打压的外因,我们主要的原因是务虚较多、求实太少。我想,搞民运不能脱离民众。民运不是民运人士的民运,而是和广大人民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肉联系。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圈子里喊口号、搞呼吁、甚至是不怕去做牢,恐怕也很难得到广大群众的了解和支持。再加上我们内部派别林立、内耗严重、以及一些流氓特务的破坏,我们的工作往往是事倍功半,甚至功亏一篑。因此,我们必须紧密地团结人民群众,让人民认识我们。

   其次,是我们中的一些人由于受传统文化思想的影响,骨子里仍有着不民主或反民主的痕迹。有些人的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如同历代的当政者一样,即打天下坐天下。在获得了一定的资本和地位后,便忘了根本;不要说忘了人民群众,就是连当年曾不惜一切帮助过他和同甘共苦的朋友,也被遗忘得干干净净。有的还恩将仇报。他们选择的是如何重新拉拢、利用自己所需要的对象及其资源。有的等级观念严重,以人划线分明,对我有用者近之,无用者远之。这种远离草根、脱离朋友的政客作风,实在与当政者无二,确实不利于海内、外民运事业的发展进步。

   在此,我忽然想起刚刚被捕的朋友赵长青。我在2001年出狱以后去西安看望朋友时,他竟然偷偷地给了我50元钱,并千叮万嘱“不要对任何朋友讲他给过我钱”,因为这50元钱是他在刚出狱后朋友捐助给他的生活费。每当我忆及此事,我的心就激动不已。后来,今年8月,我在林牧先生处获知赵长青先生患肺结核病时,我也将一位叫寒冰的朋友刚捐给我的看病钱100元人民币,全部寄给了他。他在回电话时对我说:“我应该帮你这个一身双残的人,只可惜现在无能为力。”这种相濡以沫的感情不仅凸现了人格,也更增进了友谊,有利于共同理念的实现。当然,这方面的例子及朋友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我只是想说一句话:民主,在中国确实需要,但从事民主事业的人格力量、道德品质更为重要,因为它会更有利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实现。

   因此,在最后,我再一次用5年前给朋友们信中的几句话与朋友共勉:(一)除了良心一无所有,(二)为了理念,百折不挠,(三)求同存异,五湖四海,(四)为民请命,万死不辞,(五)相信历史,芳臭自明。

   显然,我更愿意与诸位朋友结交以获得更多的了解和相互支持。

   敬祝

   朋友们羊年大吉!

   郭少坤

   宅电:0516-5710617

   网址(朋友转):[email protected]

2003.1.26 a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