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狗年杂感]
郭少坤文集
·〔七律〕入狱有感——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一)
·〔七律〕狱中读史——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二)
·捣练子令——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三)
·致樊百华(1999.03.20)
·致樊百华(1999.04.10)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狗年杂感

   

   狗年的前后,我经历了很多既寻常而又具有不平凡意义的事情。用洪 哲胜先生给我回复的贺词“祝你有一个伟大的农历新年”来形容,还 真的是恰如其份。这“年”也过去了,静下心来,整理一下自己所经 过的事情并写出来留做未来的回忆,也许不失为一件好事。至于能否 引起读者的共鸣,还是那句话,就“见仁见智”去吧。

我和艾滋病患者

   春节之前,由北京的陈永苗、张大军先生等人发起的“关注艾滋病患 者”之倡议和签名活动触动了我的情感。当我看到连洪哲胜先生这样 的原本和国内大陆人民距离很远的道义人士都签名支持时,我大受感 动,毅然决然的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取出100元人民币寄到了北京的 张大军先生那里,请求他们转给中国的艾滋病患者及其他们的孤儿以 尽人道主义之情。事后,我带着愉快的心情辞别了鸡年并迎来了狗 年。

我和小偷

   我是一个冬泳爱好者。不论是三九寒天、还是冰天雪地,我都是脱得 赤条条地跳入湖里去游泳。此项运动已经坚持15年了。即使是在狱中 的日子里,我仍然是每天要用冷水洗澡。因此,我的身体状况除去为 国为民留下的硬伤(一只眼睛和一条腿)难以痊愈之外,其他各个部 件和功能都还是健康的。尤其是共产党给了我二次入狱的锻炼机会, 更使我意志坚强,身心健康。而我喜爱的冬泳运动也从来没有间断 过,不为别的,乃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已。

   大年30的前一天下午,我仍然到湖里去游泳,由于水温很低,游了50 米后就往回游。可就在我游到离岸还有20多米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 青年正在翻动我脱在湖岸上的衣服。凭着过去当警察的敏感和本能, 我大喊一声:“住手,你给我站住!”我原本想他一定会落荒而逃。 谁知道那个青年竟然就真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等我游上岸,穿上 拖鞋一瘸一拐地走到他跟前时,他突然向我跪了下来,连说:“叔 叔,你饶了我吧。我实在是饿得受不了啦,因为我已经二天没吃饭 了。我是内蒙古人,被人骗到徐州来搞传销的。来到徐州后,身分证 被骗去,钱也被骗得一干二净。我说的都是真的。”说着,他自动脱 下内、外衣让我检查。我也带着过去当警察遗留下来的恶习,(在没 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赤着身子翻起他的衣服:果然,没有翻到 一分钱。我问他:“你们被骗了,为什么不到派出所去报案?”他 说:“去了,他们说‘不管’。”看着他那可怜的样子,再联系到他 “作案”前后的举动,我判断他的确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偷。我一边穿 着衣服,一边对他说:“我不会把你送到派出所,但是,以后千万不 要这样做了。”他再次跪下来表示千恩万谢。这时的我,顿起怜悯之 心。我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腰包,里边装着一张100元的钞票和一个一 元的钢币。显然,我这个穷苦潦倒者不会施舍给他100元人民币。我 拿出那一元钢币,递给他说:“你既然二天没吃饭,拿去买几个馒头 吃吧。”青年人第三次跪下来连称“谢谢”并接过钱后一步一回头的 望着我离去。

   此时,有二个在那里吹乐器的中年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说:“抓住 了小偷还给小偷钱,真是有意思。”我说:“这年头是和谐社会,小 偷也要吃饭啊!”他们都笑了。

我和自杀者

   大年初一下午,我再次来到湖边游泳。我在脱衣服时,看见一对男女 在湖边争吵,我也没在意。可等我刚刚换上游泳裤头后,我突然看到 女青年向湖里走去。那个男青年已经不知去向。我又是赶忙大喊一 声:“站住!”那个女青年回头看了看我,继续向水中走去。我脱着 残腿,赶紧走到水中,一把拉住她就拼命往上拽。她挣扎不过,被我 拉了上来。此时的她下半身已经被湖水湿透。她不但是不感谢我,反 而喊叫着不让我管她,并继续向水中走去。我又拉住她。这时,游人 围观,我请他们给110打电话。一个小女孩掏出手机拨通了110。我向 110说明了情况和事发位置后,继续来到水里,开始了游泳活动。等 上岸穿上衣服后,我看到岸上停着一辆警车。我走过去,对警车上的 警察说明了情况。警察还算有礼貌地对我说了一声:“谢谢你啦!” 然后开车离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带着极大的欣慰, 回到了家中,并向家人谈及此事。他们也无不都对我表示了赞同,再 也没有谁来责备我“多管闲事”。

我和老师

   于浩成先生是我走向追求自由人权和民主法治道路的启蒙老师,并有 着20多年的个人交往。但是,我的“师道尊严”观念也随着这一关系 逐渐淡漠。因此,我在未经于老师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公开发表了他 给我的诗词并唱和之。大年初一,我在向于老师拜年时,他和我谈到 此事,但是,并没有责备我的意思,只是说我将他的诗发错了一个 字,即“一腔热血革秦政”,被我写为“一腔热血革暴政”发给了 《民主论坛》。我恍然大悟,才想到“秦政”和“楚冠”是相对的, 连忙向老师说:“对不起!”可于老师却不以为事,却哈哈大笑着说 “没有什么!”老师的宽容使我在倍受感动之时,也为自己的粗心大 意深表遗憾。在此,向我尊敬的于老师道歉之际,也向在《民主论 坛》看到拙文的读者予以说明并请鉴晾!

   德高望重的许良英先生也被我尊称为“老师”。我曾经在《北京之 春》发表了一篇《走进许良英》文章。同样是在大年初一向许老师拜 年时,许老师却声色俱厉地批评了我的粗心大意,说我在此文中把他 的工作单位都写错了。他本来是在中国科学院工作,可我却把他写成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我说,那是我经过向于老师请教后才写的。 他说我们都错了,并且指出了我文中的其他问题。许老师声色俱厉的 批评,使我更加感到自己在写作时的马虎,感到了许老师的一丝不苟 工作精神和严谨。虽然,当时接听电话时心情不那么舒畅,但是,在 放下电话后,却倍感许老师难能可贵的精神,思之良久,又感到有了 莫大的人生收获。

   当然,在狗年的前后,还有很多事情值得记忆感想和获益,但是,囿 于篇幅所限,就此打住吧。总之,狗年将如洪先生所愿:我们会共同 拥有一个“伟大的农历新年”!

   (2006年2月2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02] 修订:[2006-02-02]http://asiademo.org/read.php?charcode=GB2312&id=66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