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郭少坤文集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中秋回乡之际,村民们曾向我反映过丰县范楼乡京庄村的民选村长(据说是这个县唯一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村长)徐永锋被人杀害,后数月没有破案,尸体一直在陈放一事。交谈之时,村民们无不流露出对这位民选村长之死的惋惜和对此案的恐惧。同时,也抱怨着当地公安机关的无能,猜测着当地政府的黑幕等等。时隔月余,在这次我返乡之时,村民们纷纷向我报喜,说徐永锋被杀一案已经安徽省公安机关帮助侦破,杀害这位村长的元凶是本村党支部书记陈方朋,是由这位中共基层党支部书记亲手策划并雇用凶手将其杀害的。

   那么,在这个党领导一切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农村里,一个党的支部书记为什么要雇凶杀害一位村民选举的村长呢?从和村民们的交谈中了解到以下基本情况:

   一、由陌生的党政关系所形成的矛盾。之所以说是“陌生的党政关系”,就是因为在前面提到的这个村的村长是所在县乡唯一一个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显然,这对于向来都是党领导所有被委任指派的行政干部而言,这种新型的关系不能不说是“陌生的”,事实也是如此。这位民选的村长自上任二年来一直对选民负责,严格地执行国家政策和法规,对历来习惯于乱摊派、乱收费的基层政府的土政策坚决抵制,极大限度的减轻了农民的负担,维护了农民们的合法权益。但这对于一直都是靠乱收费、摊派而指农民的血汗油水养活臃肿的庞大机关的闲散人员以及靠此中饱私囊、吃喝嫖赌的县乡政府里的头脑而言,无疑是一大笔损失,他们甚为光火。一位姓陈的乡党委副书记曾对村支部书记说:“你们村要是这么干下去,你的书记也别想干了。”而村支书陈方朋又无法干涉行政,多次找村长徐永锋商量,要求徐按县乡的指标去向农民收钱,可徐就是不买帐,说:“父老乡亲选的我,我得对得起父老乡亲。”于是乡的干部和村支书便怀恨在心,直发展到村支书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而不惜雇凶杀人的地步。

   二、利益趋向的分争。这个京庄村是一个大自然村,也是一个农贸集会,同时又是一个乡的中心学校所在地。为了办好农贸集会(市场),这个村先后盖了不少门市房出租,共收入三十余万元。在这笔钱的使用上,村长徐永锋和村支书陈方朋发生了争执,前者是要把这笔钱尽快还给建学校的债务中去,其中包括欠工款。徐永锋曾说:“孩子们都进教室读书去了,可我们还欠人家建校工人的钱,怎么能行?”而后者则要把这笔钱投入到修建道路、装璜街面去。而且,这位村支书还接受了一个包工头的贿赂,包工头说只要把路让他修,他可以从中拿出多少钱回扣给村支书。一个是为了教育投资和信誉光明磊落,一个是为了华而不实的表面政绩暗箱操作,于是产生了激烈的矛盾,最终导致村支书陈方朋为了一己私利铤而走险。

   三、村长徐永锋是老上访户。前几年为了抵制基层政府的非法摊派和乱收费以及维护自己的民主利益而屡屡上访,“上边”(乡镇、县级)政府对其非常反感,他的当选是由于中央的《焦点访谈》曾到他们的村就民主选举问题採访过后,当地政府迫于压力才不得不让村民自行选举的。然而,在徐当选村长后,经常受到打压,甚至出现多次被人指使打伤后上级政府不闻不问的情况,由于基层政府对迫害徐永锋的现象怂恿、支持,一些社会上的流氓歹徒越来越肆无忌惮,他们曾扬言:“杀了徐永锋,然后再干掉徐善华(果园村的农民代表)。”因此,一场由中共支部书记预谋,流氓歹徒上阵,杀害民选村长的大案便由此发生,以致在案发后,出现当地政府不积极破案,甚至制造破案难度,使得徐永锋的尸体一直停放数月的现象。

   四、为首的杀人凶犯曾是丰县公安局范楼乡派出所联防队的队员,是村支部书记亲自找的帮凶。由此可见,官匪勾结的现象(如河南省兰考县农机局党委书记就曾雇凶杀害了举报他的职工一家四口人)在大陆是何等猖厥!

   五、案发后,当地政府对徐永锋之死表现得非常麻木,不但不支持公安机关积极破案,反而对受害家属进行威胁,多次强迫其家属火化尸体。由于家属坚持“不破案不火化”的强硬态度,最终才在其他省份公安机关的主持下,侦破了这些中共建国以来在当地的第一位民选村长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的大案。

   综上所述,已不难看出,大陆农村民主之所以举步维艰的原因所在,在这充满血腥的白色恐怖中,不禁让人看到了农民们在为了追求自己的民主权利中所付出的巨大代价是何等的惨重。同时也看了中共基层组织的官员是何等的残忍,他们为自己一党组织的利益及个人的官位而无所不用其极,视人民为敌人,和民主而不共戴天。从雇凶者、杀人者的残酷到他的上级组织的麻木无情,都足以使那些初尝民主禁果的农民们望而生畏,刚刚踏上民主道路的人们又心有余悸。好在徐永锋的案子破了,百姓们又找到了一点慰藉,但愿不要再发生此类民选干部被中共党的书记雇凶杀害的现象。也好在民选村长在大陆并不多见,但可以断言,只要有专制势力及支持专制的暴政存在,民主的诞生就不会那么顺利。如民选村长徐永锋被害的一案,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总而言之,还有的是折腾和斗争,不信就走着瞧吧!?

   郭少坤 原江苏徐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曾因公致残。因支持八九民运被开除公职。现致力于维护农民权益的社会活动。

北京之春2004年3月号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04/260/2004227233241.ht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